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七二六章 初识法则 1/3
    “什么事这么热闹,本座错过了什么?”黑驴撒着四腿跑回来,它被周恒那一脚可是踢得够远的。.

    “滚!”冰心竹正在气头上,看到黑驴过来立刻把气出在了它的头上,便是一脚飞踹而出,黑驴顿时又飞向了高空,瞬间化为一个小黑点。

    “本座招谁惹谁了——惹谁了——谁了——了!”天空中,兀自回荡着黑驴充满无辜和悲愤的怪叫。

    “姐姐,嫁了人之后,你这姓子可要改改,以后就得相夫教子,千万不能再这么粗鲁了!”冰秀兰教训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她当然要好好地说教一下。

    冰心竹气得差点吐血,什么时候这个只会偷懒胡闹的家伙有资格教训自己了?这一切还不是都因为这个家伙才惹出来的?

    “准备好聘礼,一个月后再来求亲!”太一教主将袖子一甩,转身离去,**的**随着走动而左右扭摆,充满了成熟的**。

    在场,只剩下周恒和冰心竹姐妹了。

    “那个——”周恒搓了搓手,“咱们就算是未婚夫妻了吧?”

    冰心竹心中气苦,冰秀兰胡闹就算了,怎么连师父也急着要将她嫁出去?她没好气地瞪了周恒一眼,道:“一个月之后,不许你来!”

    “干嘛,白拣的媳妇怎么能不要?”周恒回瞪一眼过去。

    “你——”冰心竹好想杀人,她是白拣来的?

    “行了,当咱老周家的媳妇也不亏了你!”周恒凑过去,道,“那啥,咱们也是一家人了,你的嫁妆是什么,我也不贪心,只要借你的天经一观即可!”

    还不贪心?一开口就是天经,你以为是大街上的石头吗,想要就能低头捡一块?

    “没有!”冰心竹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嘿嘿嘿,你是不是刚才没有过足瘾?”周恒笑了起来,眼神相当地危险。

    冰心竹不由地一惊,退后几步做出戒备之色:“你想干嘛?”她之前败给周恒并不是实力差得太多,而是在气势被周恒完全压倒,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再打过的话,她未必能赢,但也不会败得那么难看。

    “逗你玩呢,你以为我是蛮不讲理的人吗?”周恒笑道。

    你难道不是?

    冰心竹在心中说道,但她也不想激怒了周恒,毕竟现在师父、妹妹都站到了这个男人一边,她的底气实在不足。

    “问你个事儿——”周恒想了想,道,“你可知道数万年前曾经大闹绝仙城的那个万古邪尊?”

    “数万年前?”冰心竹摇了摇头,“我都未满两千岁,怎么可能知道几万年前的事情!”

    这女人确实天资骄人,不足两千岁就成为了十五相升华王,相比之下,周统也快要千岁了,但实力还只是十二轮曰耀王,差得太多太多。

    ——这境界越高,突破起来自然也越困难,尤其是曰耀帝到升华王这道槛,不知道困死了多少天骄。

    “不会吧,万古邪尊那么有名,你总应该听说过吧?”周恒凑到她的边上,毫不见外。

    冰心竹连忙躲开几步,皱眉道:“万古邪尊的名字当然听过,不过他早就死了!”

    “死了?”周恒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都是这么说的!”冰心竹又退了几步。

    周恒却是一把将她抓了起来,霸道地道:“走,陪我逛逛,认识一下!”

    “哎哟,放手!”冰心竹连忙叫道,这男人怎么随随便便就抓自己的手,好想一脚踹在他的脸上。她不禁反省,怎么自己突然这么有暴力倾向了?

    “害什么羞!”周恒抓着不放,拽着她出了莲园。

    两人走在前面,冰秀兰则跟在后面,笑得跟个狐狸似的。

    她能不得意吗,这可是她一手策划的,现在也一切尽如她的预料,让她无比得佩服自己,干得太漂亮了,终于把姐姐给嫁出去了,以后再没有人管着她。

    三人一路走过,路上的教徒看到周恒和冰心竹手牵着手时,莫不纷纷行注目礼。

    冰心竹如此美丽,在教中自然不乏追求者和仰慕者,此时见名花有主,又岂能不感叹复又惆怅?

    周恒反客为主,拉着冰心竹在太一教转了一圈,一边以本身的鲜血进行推衍,却始终没有感应到一丝一毫的异样。

    万古大帝并不在这里!

    “一个月后我来下聘,记得拿天经当嫁妆!”周恒终于放开了冰心竹的手,挥手告别。

    “滚!”冰心竹很不文雅地喝道。

    “姐姐,要淑女!要淑女!”冰秀兰连忙劝慰道,生怕周恒一个不喜就不娶了,那她的如意算盘不是要落空了。

    “你给我站住!”冰心竹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这可是罪魁祸首,她哪能放之离去!

    “姐姐,你抓住我干嘛,不要舍不得我,以后你就是人家的人了,要相夫教子,不需要再**心我了!姐,放手!放手——姐夫,救命啊!”冰秀兰诠释了什么叫乐极生悲。

    周恒对冰秀兰也是敬而远之,见她被冰心竹抓住了自然高兴还来不及,连忙溜之大吉。

    “姐夫,你不讲义气啊——”冰秀兰惨叫,看着冰心竹那阴沉的脸色她就知道接下来自己没有好果子吃了。

    周恒离开了太一教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黑驴已经回来了,看到他的时候只给了他一个后脑勺,将驴尾抽得啪啪响,显然对被两次踢飞是怀恨在心。

    他安抚了一下这头驴子,许下了一些好处之后,这头驴子这才肯与他说话,算是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太一教的教主,好像有点不凡!”周恒去见惑天。

    “她受了很重的伤!”惑天却是说出了一个让周恒震惊的消息。

    “什么!”周恒一愣,那女人居然受伤了?丝毫看不出来啊!他有些慎重地问:“如果她在全盛状态的话,能不能与你相抗?”

    惑天只是抬起头瞄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了下去,没有回答。

    显然,她根本不屑回答这个问题,太掉份了!

    从跨进那道门槛开始,再到惑天所在的巅峰之位,之间似乎存在着无数道的台阶!可这道门槛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太一教教主所说的“法则”?

    “法则是什么?”周恒问。

    “法则?”惑天微微一愣,她可以运用无上的能力,可这近乎于是她的本能,就好像黑熊力大无穷,可为什么它力量大呢?天生如此!

    她周围的空气现出了一个个细小的漩涡,每当她想得入神的时候,就会破坏空间的稳定,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她的强大,简直能吓死创世帝!

    过了好一会,她才点了点头,道:“整个世界都是由法则构成,比如水为什么要往低处流、火焰为什么是热的、树木为什么会生长!”

    “法则组成了这个世界,掌握了法则,就是掌握了世界!”

    “所谓的天经,便是天地蕴育的**,传载着天地之间的奥妙,即是法则!”

    “不过,天经所记载的法则是支离破碎的,才需要本身的力量去推动!若完全掌握天地法则的话,则一念动、天地变化,尽随于心!”

    周恒越听越是惊讶,无论是凡人的**、又或者成就了仙人,从聚灵到创世,这都是武者提升自我力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武者不断增强,因此获得了绵长的寿元。

    那么,所谓的“门槛”,就是指法则吗?

    血河天经其实就是数万道破碎的符文,抽取几块组成小符文便能发挥出恐怖的杀伤力。周恒只知道小符文的威力十分强大,但为什么会强大,他却是完全不清楚。

    现在听惑天说来,这应该就是规则之力!

    他清楚地记得,之前太一教主一击袭来,却被惑天的桃花轻易化解!要知道哪怕超创世帝轰出一拳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惑天却完全不需要,仿佛她本人就在周恒边上!

    这并不是力量,而是规则!

    天地规定你无法轰破,你就无法轰破!

    他不断地组合血河天经的破碎符文,其实就是在一步步地了解这天地法则!当然,他所触及的只是九牛一毛,整个天地的法则不知道有多么复杂,每部天经都只记载一丁点。

    为什么融合一界天经能够无敌,就是因为掌握得天地法则更多、更加完整!

    周恒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天经了。

    这应该是触摸到那道门槛最快捷、最有效的途径。

    不过对于周恒来说,现在考虑法则的问题也太早了,因为看他**血河天经就知道了,他组合小符文的数量便只能靠修为的提升。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升本身的实力,否则根本没有谈法则的的资格。

    七天之后,绝仙城突然发生了大震动,但只是持续了几分钟便告一段落。但周恒却是心中忽生感应,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

    “有一部天经要出世了!”惑天说道。

    “什么!”周恒一惊,惑天说过,天经之间彼此都能互相感应,可平时天经都会被得之者收在内世界,隔绝了感应,哪怕相隔咫尺也无法知道。

    而现在他感应到了,说明这部天经是无主之物?

    难怪惑天要用“出世”这个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