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七三章 两大天骄 2/3
    周恒轰开红莲而出,浑身的气势有若实质,狼烟一般冲天而动,形成了一条怒舞的天龙,做出咆哮怒吼状。

    四周围,所有曰耀王、曰耀皇都是心神俱颤,不由自主地软倒下来,只有曰耀帝、升华境、创世境的强者才能免受影响!

    这小子……好强大的气势啊!

    大家都知道武中王者可以靠气势削减对手的战力,但也只是削弱而已,要达到压迫到对手失去战力的程度,那么只有高阶武者对低阶武者才能做到。

    就像创世帝的一块血肉便能让升华帝崩碎!

    可周恒明明只是曰耀王,便算他打破了境界壁垒、拥有了曰耀皇级别的力量也就能勉强算是曰耀皇,为什么他的气势连曰耀皇都能压趴下?

    照这样来算,这家伙成为创世皇之后,天底下还有谁可以与他对抗?连创世**要跪伏于他的气势之下!

    “准姐夫,我就知道你行的!”冰秀兰顿时眉开眼笑,将小手拍个不停。

    “哈哈!”周恒大笑一声,双眼中的战意已是形成了太阳般的火焰,他看着冰心竹,将双拳一振,“来,放马过来再战,看我不收了你!”

    他原本对当冰秀兰的姐夫丝毫没有兴趣,但冰心竹如此冷漠无视他,反倒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至少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

    “放肆!”冰心竹清斥一声,俏脸上却是毫无表情,她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个臭男人而动容的。右手平伸,一朵红莲形成,化为一支长剑,她随意一斩,红莲剑便向着周恒削了过去。

    红莲还能化剑?

    周恒战意狂飙,却是丝毫不敢对这女子存下任何的轻视。

    他刚才用了整整八十枚破碎符文才轰开了对方的红莲禁锢,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隐隐生起了一种感觉,对方所修的**,恐怕和他一样!

    不是血河天经,而是另一部天经!

    对方的力量比他强、掌握的**又不比他弱,他岂能有一丝大意?

    步步生莲、掌掌莲花,这女子**得难道得红莲天经?

    惑天说过,天经是由天地蕴育,是天地间一种大道至理的具体衍化,只有在一部天经湮灭之后才会有新的天经蕴生取而代之,但两者却完全不会相同。

    叫不叫红莲天经也只有冰心竹自己知道,不过反正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便叫红莲天经好了。

    对方在红莲天经上的造诣,远远地超过了自己对于血河天经的掌握!

    因为对方已经可以将红莲具化,便如同当初的血河老祖,一念动、血河生,威力可说是惊天动地!这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还是有人传授的?

    一部天经只能由一人领悟到真义,但只是掌握一些皮毛的话却是可以传授许多人,比如孔傲昆便也学到了一丝血河天经的手段——严格来说,血河老祖也没有真正掌握血河天经,否则血河天经便会与他完全融为一体,根本剥夺不了。

    只有杀了血河老祖才行!

    越是在这种时候,周恒的心里反倒是涌起了一股股的杂想,他长啸一声,将破碎符文完全激发,九十九道符文流完全布于他的拳头之上,一片金光闪耀中,他展开了反击。

    轰!轰!轰!

    光以攻击力而论,九十九道破碎符文组成的攻击小符文连曰耀**能崩碎!而冰心竹的红莲剑却可以力拼这攻击小符文而不碎,其恐怖程度也可想而知了!

    这两者都堪称大杀器,彼此撞击之中,爆发出恐怖无比的余波,一圈圈荡过之处,所有人都被震得吐血!

    便是升华境、创世境的强者都不例外!

    没办法,之前可以抵抗住周恒的气势是因为他们的实际境界要高出许多,这里只是压制境界,并不能影响心境,他们自然无惧周恒的气息。

    可现在不同,这余波可是实打实的,正面相抗的连曰耀**能崩碎!虽然仅是余波荡漾,可依然对曰耀皇都有相当的威胁,大家又都被压制到了曰耀王,又有几人可以抗得住这样的破坏力?

    ——除了那些击穿境界壁垒的存在!但这些人又能有几个?

    周恒战到兴起,长啸不绝,双拳暴轰,老周家的人都有拿拳头砸人的习惯,这叫拳拳到肉、打得痛快!

    冰心竹的眼神中终于闪过一道讶色,为周恒的战力所震惊。

    对方的力量明明比她弱,可她偏偏就是无法**得了周恒,这种事情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这便引出了另一个问题,若是周恒的力量层次与她相同,那么两人再战又是怎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她有种无言以对的麻烦感。

    她清冷高寡,一是姓格使然,二来也是自视太高了,认为天底下根本没有人可以与她并列!可现在却跑出来一个比她更加妖孽的天才来,这对于她还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倒要看看这家伙究竟能够坚持到何等地步?

    她的美目中也升起了战意,能够让她如此慎重以对的,天底下的“同阶”武者不过寥寥几人!

    “红莲怒舞!”冰心竹清喝一声,身后猛然怒放开一朵巨大的红莲,咻咻咻,一道道花瓣蓦然飞旋而来,向着周恒削斩而去。

    在这一击上,她终是动了真格的!

    漫天花瓣飞舞,隐隐还能闻到莲花的清香,这本该是一片极美妙的场景,可周恒却是满脸的肃杀之气,这一击绝对应该是红莲天经中的绝技,威力恐怖。

    可恶啊,他的真实境界太弱,只能组合九十九道破碎小符文,若是可以将这组合数推到完全的话,他便可以将一个个小符文再组合起来,形成一条血河!

    血河对红莲,他有必胜之念!

    因为不管是面前这女子又或者是血河老祖,他们都没有真正地掌握天经之秘,打出来的血河、红莲似是而非,只能称作是“伪天经”。

    伪的遇上真的,那自然一碰即碎!

    可惜,现在他才只掌握了九十九个破碎符文,连一个稍微完整的小符文都没能组合成,更何况是组成一条血河了!

    战!战!战!

    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难得遇到一个掌握了天经的家伙,他一定要借对方之手好好揣摩一下。

    咻!

    无数道红莲花瓣齐射而来,周恒双拳急挥,将一道道袭来的花瓣崩碎!可这一招毕竟是红莲天经中的绝学,当漫天的花瓣悉数消失时,周恒也完全变成了血人。

    有些花瓣他打中了,但并没有完全崩碎,有些他躲闪了,但并没有完全让开。

    幸运的是,没有一处伤是致命的。

    治疗小符文在体内流转,周恒的伤势立刻开始愈合,但速度却远远没有平时那么快。

    这是另一部天经的压制!

    “我说过,由我出手,你会受伤!”冰心竹停下了攻击,语气平淡。

    嘴里不说,她心里却对周恒升起了微微的敬意,这是周恒用实力换到的。

    “男人不受伤,还叫男人吗?”周恒哈哈大笑,双拳一振,豪气直冲云宵,“再来打过,我也说过要收服你,男人便要说话算话!”

    冰心竹露出一丝恼色,这家伙居然敢当众调戏自己?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说得好!准姐夫,我支持你!”冰秀兰则是唯恐天下不乱地拍手叫道,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冰心竹被哪个强壮的男人扛了就走,以后再也不要来管她了。

    “放肆!”冰心竹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寒气,身后不断有红莲升起、绽放,仿佛是她的内心写照。

    “来战吧!”周恒双拳互相一碰,强势杀出。

    “自不量力!”冰心竹冷斥,这个对手确实很妖孽,可力量上的不足却是绝对的硬伤,在几万倍的力量碾压下,他拿什么来和自己拼?

    她一掌拂出,漫天红莲再生。

    嘭!嘭!嘭!嘭!

    这些红莲悉数打在周恒的身上,结结实实。

    冰心竹不由地一愣,按说周恒绝没有如此不济啊,怎么也会有一些招架之力!

    轰!

    金光闪动,周恒从漫天的红莲中杀了出来,他刚刚有些好转的身体此时受得更重,不但皮开肉绽,而且连骨头都露了出来,有几根更是断折了!

    但这一扑,奇快无比!

    周恒不闪不避不躲,为的就是这一扑的速度!

    他将迅云流光步展开到极致,身形急速迫近。

    冰心竹虽然吃了一惊,没想到周恒居然会用出这种拼命的打法来,但她有什么好怕的?她的力量更在周恒之上,便是近身搏斗也丝毫无惧!

    她素手轻抬,一掌推出,不带一丝火气,但一朵红莲盛开,却是蕴含着恐怖的杀伤力,足以将周恒的骨头都给打碎了。

    周恒心念一动,一只炉子却是蓦然出现,挡在了他的身前。

    什、什么?

    冰心竹一掌击出已是不可能收回,她不知道周恒突然祭出一只看似丹炉来的东西干嘛,想要靠这玩意来挡住她的吗?

    没用的!

    就算这只丹炉是用创世境的材料制成、坚不可摧,可她一掌下去劲力传递没可能化解,依然可以震碎周恒的骨头!

    结果并不会有什么不同!

    “妈呀,疼死本座啦!”这一巴掌还没有打到,火神炉已经扯着喉咙发出了惨叫,一道道神识波动犹如乌鸦叫似地冲击着周恒的神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