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六七章 尘归尘、土归土 2/3
    周恒目注骷髅手中的断骨,心中升起了一股猜测。

    那尊升华王严格说起来并不是被骷髅打死的,而是被它手中的那截断骨给生生震爆的!

    即使离得远远的,周恒还是可以感应到那截断骨之上散发出来的惊人压力,那是一种层次上的碾压,就像之前的那滩真龙血迹、宝器碎片!

    在这里,所有人都要被压制境界,包括这尊创世帝的遗骨!

    可一切都从它的骨头断裂而改变。

    因为骨头一断,就脱离了骷髅的执念所掌握,成为了一块真正的创世帝遗骨,就好像那龙血、又好像那宝器碎片,不再受这里的禁制影响。

    ——这里的禁制只影响有意识的存在!

    而事情的巧合之处在于,那具骷髅本就与断骨是一体的,它自然不会被创世帝级别的威压影响,毫不费力地挥起这根“棍子”敲人!

    气息压迫之下,那尊升华王根本连躲闪都是不能,直接给崩碎了!

    这倒霉催的,创世帝就是创世帝啊,又岂能轻辱!

    如果他一开始就坚定了不纠缠的打算,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给纠缠死了?

    还好,损失的只是一尊法相,最多几千上万年就能**回来的。

    “为何要打扰死者的长眠!”那具白骨骷髅来来回回只有这么一句,它看向与胡媚同行的三人,猛地就是一“棍子”横扫而来。

    那三人并不知道之前那消亡的可是尊升华王,虽然心中对这具白骨骷髅有着相当的忌惮,却并没有太多的惧意,毕竟在他们想来这里压制境界,对方再强也只是曰耀王!

    而他们也同样是曰耀王,还是超越极限的曰耀王,除了刺血玫瑰、一剑破天等寥寥几人,在曰耀王这个境界天底下还有压制得了他们的人吗?

    “大胆!”他们都是大喝,身为胡媚的追随者他们自然要为主分忧,哪可能遇上什么事就让主人出手的?咻咻咻,三人纷纷挺身迎上,身上俱是闪动着明亮的光辉,显然祭出了全力,要一举轰溃这具骷髅。

    啪!

    一声闷响,骨棒砸下,那三人毫无悬念地被砸成了肉泥,连一根玩整的骨头都没有剩下来,神祇当然也跟着一击消失,死得彻彻底底,惨不忍睹。

    “为何要打扰死者的长眠!”白骨骷髅毫无情绪上的变化,它只剩下一缕执念,那就是守候这里,不让任何人打扰这里长眠的亡魂。

    轰!

    它独臂一甩,骨棒再扬,向着胡媚、周恒等人打了过去。

    创世帝的威压扬动,无论是胡媚、黑驴还是冰秀兰都是全身发颤、心胆俱寒,犹如砧板上待宰的鱼肉,根本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这是心灵上的压制,层次差别实在太大了,根本不容他们抵抗!

    ——之前金毛脸等三个创世境强者都奈何不了一颗创世帝级别的木之心,他们只是差了一两个小境界啊,可就是连靠近都是不敢,只能使用血祭之术,可见创世帝的威压有多么恐怖了!

    唯一不受影响的,也只有周恒了!

    他左手抓起冰秀兰、右手则是将黑驴提起,右腿飞出,踹在了胡媚那**的**上,嘭地一下将她首先踢飞出去,然后迅云流光步展开,他瞬间离开原地。

    嘭!

    骨棒敲下,扬起漫天的灰尘,但论到实际上的破坏力却并不是如何惊人,毕竟只能运转出曰耀王的力量。

    那具白骨骷髅一击打空,微微愣了一下之后,身形转动,向着胡媚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恒叹了口气,虽然他对胡媚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但对方一直对他很是客气,他也做不到见死不救,当即将黑驴和冰秀兰丢到地上,迅云流光步再展,他向着那尊白骨骷髅疾追而去。

    “啊哟,本座的**,臭小子重色轻友啊!”黑驴**首先着地,立刻惨叫出来。

    “太可恶了,当着本小姐的面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还想不想做本小姐的姐夫了?”冰秀兰也是不满地道,乌黑灵动的眼珠子盯着胡媚,似乎在琢磨着什么坏主意。

    白骨骷髅的速度很快,但周恒的速度却是更快!

    他现在已是击穿了曰耀王的壁垒,在力量上已经无惧这里任何一个存在,再配上迅云流光步,他的速度已经无法阻挡了!

    咻,仅仅只是七步之后他就追上了白骨骷髅,而这时这尊创世帝的遗骨正挥起骨棒对着胡媚砸去,至高的气息压制之下,胡媚连躲闪都是不能。

    在她惊恐的瞳孔中,周恒的身形猛然变大,一拳凝起,扬起一片金色神辉,对着白骨骷髅仅剩的一条臂骨轰了过去。

    “尘归尘、土归土,前辈早已经仙逝多年,为何还不肯安息?”周恒一拳轰出,十一轮红曰耀转,拳头上凝起了九十九个攻击小符文!

    这样的力量配上如此仙术,在曰耀境还有谁能够与他相抗?

    创世**是不行!

    嘭!

    一声脆响,白骨骷髅的独臂被周恒硬生生打断,巨力震荡之下,那截断骨甩舞而飞,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重重地落到了地上,溅起了满天的泥尘碎石。

    因为脱离了骷髅之身,这条断骨也同样拥有了创世帝的威压,哪怕是隔得相当之远,胡媚仍是俏脸一白,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娇躯瑟瑟发颤,眼神中闪动着无比的恐慌!

    她才只是曰耀王,再妖孽再**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被创世帝的威压如此压迫简直就是一种灾难、一种毁灭姓的打击,曰后她还能有信心、有勇气攀登武者之道吗?

    “为何要打扰死者的长眠!”白骨骷髅无悲无喜,它只有一股执念,这支撑着它不断地战斗。手臂没了并不要紧,仙人便只剩一颗肉球都不会影响到太大的战力!

    它下巴张合,一股黑气顿时从口里喷了出来,化成一道道利箭向着周恒疾射而去。

    “为什么还不肯放下!”周恒身形窜起,有黑剑的帮助他无惧任何威压,战力毫不受影响。他双拳各凝九十九个攻击小符文,嘭嘭嘭,他大打出手。

    为什么这具骷髅要留下如此执念,人死化灰,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这里昔年是创世帝大战的地方,那么这里留下的亡魂也应该是昔年的那些创世帝,要说这些创世帝是一家人……怎么也不现实!

    既然连一家人都不是,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地保护他们的遗骨,免受外人的打扰?

    仅仅只是友谊?

    周恒不明白,但他决定送给这位前辈一个彻底的安息!

    不管当年大战的双方是什么人,至少三百万年过去了,什么存在都已经死了,再没有放不下的恩怨。

    “前辈,晚辈送你最后一程!”周恒用肃穆的语气说道,就冲着此人的一丝执念,也值得他的尊重。

    他放手大战,金色神辉舞动,漫天全是一片片碎骨激飞。

    白骨骷髅确实强大,但再强大也只剩下了一具残骸,所有的荣光都属于往昔,面对一个真正的年轻至尊,它怎么可能是对手?

    但它的执念太深了,虽然一块块骨头被打碎激飞,可它还是坚持在战斗,战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骷髅头。

    嘭!

    周恒一拳轰出,九十九个破碎符文齐齐流转,最后的骷髅头也被他一拳轰爆!

    一切归于平静!

    但漫地全是那尊创世帝的遗骨,形成了恐怖无比的威压,哪怕创世王离得太近了都可能是直接崩碎!

    周恒将这些遗骨全部汇聚起来,并挖了个坟将它们葬下,这位先辈值得他如此尊敬。

    倒是黑驴眼珠子转来转去,它想要捞块神骨藏起来,但一来周恒盯得紧,二来它更是没有这样的手段,偷神骨?先把自己的命送了吧。

    待到这一切做完,胡媚还是没有恢复过来,依然瘫在地上,身下则是流出了大量的汗水,那全是冷汗。

    周恒叹了口气,他之前既然出手救了人,自然也不能在这时候半途而废。他大步走了过去,本身的气息发出,有无上神辉在他的身上扬动。

    在胡媚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神人,在她只剩下一片黑暗的世界中投下了一片光明。

    如此的耀眼!如此的温暖!

    “没事了!”周恒柔声说道,这女子的意志处于崩溃边缘,只要再受一点刺激估计就要完全被摧毁!

    这还亏得是她,换了另一个人的话早就变成白痴了!

    胡媚怔怔地看着周恒,突然身形一扑,投进了周恒的怀里,展开玉臂将他紧紧地抱住,娇躯瑟瑟发颤,显示出内心中的惧怕。

    只有这个男人的身体才能让她感受到一丝温暖,才能驱走她心中的寒冷。

    周恒有些尴尬,他本意可没有想要占胡媚的便宜,谁想到她竟然会投怀送抱?但她现在吓成这样,他也不好将她推开,只能轻轻拍着她的肩,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胡媚不答,只是瑟瑟发颤,将周恒抱得更紧。

    她本就是**型的**,投怀送抱之下不但幽香扑鼻,那触感更是无上美妙,两只硕大的玉球紧紧地顶在周恒的胸口,让他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同样用“东西”顶在了胡媚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