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三零章 破天般的剑气 1/3
    “这难道是早已经失传的宝瓶术?”

    “史前便横行一时的宝瓶术?传说五十多万年前曾经被苦头僧得到,造下了无数杀孽,最后被绝仙城大能镇压,这门奇功也就此失传!”

    “没想到竟然被骆无极得到了!”

    “不对,真正的宝瓶术应该是接近透明,骆无极还没有掌握到真谛!”

    “我想到了,这宝瓶术是为吴启所得,骆无极只是得到了吴启的传授,仅仅学到了一点皮毛!”

    “不是吧,一点皮毛都有如此恐怖的威能,我觉得自己都要吸进宝瓶中被炼化了!”

    “那自然了,否则当年的苦头僧又怎么可能造下泼天的杀戮,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强者被他炼化成血水,若不是最后引出了绝仙城的大能,当真无人可以制服得了他!”

    骆无极的这门功法引发了众人的大讨论,最终他们都是得出了结论,这便是史前便存在的的一门奇功,威力强大无比。

    凡事涉及到史前,就意味着神秘、意味着强大,似乎大家都有种对古人的盲目崇拜。

    不过,这门宝瓶术确实强大!

    周恒展开迅云流光步游转,但他越来越觉空气凝结,这空间太不稳定了,一会重力向下、一会重力向上,让他的节奏大乱,怎么也无法将迅云流光步的玄妙之处发挥出来。

    上古奇术确实不凡!

    “给我吸!”骆无极冷笑,他的双手从小臂以下都消失了,化为了一只巨大的银色宝瓶,瓶口对着周恒发出恐怖无比的吸力。

    以他曰耀王的修为施展,再加上这门上古奇功的增幅,这吸力奇大无比!

    哪怕周恒的力量达到与他相当的层次都未必可以抵抗这般的巨力,更何况他其实还只是月明帝,只是拥有可以与一轮曰耀王相匹的力量。

    咻!

    他竟被吸进了银色宝瓶中。

    “炼化!”骆无极大喝一声,双臂猛地向下一掷,嗡地一声,宝瓶落地,高有三丈,如同一根长胖的庭柱。他浑身银光流转,正在运转力量炼化周恒。

    被他吸进宝瓶,便是实力比他的人都只有被炼成血水的份!

    这是史前奇功,主人福缘逆天,得到了苦头僧的传承!

    完了!

    一个拥有十三轮月的天才就这样死了!

    众人都是在心中感叹,若是同阶一战的话,骆无极恐怕三两招之内就会被周恒随意抹去!可惜可惜,太多的天才殒落在了成长的道路上。

    谁让他太狂了,实力不及就老老实实地听话嘛,非要傲气,现在傲得把命都送掉了!

    嘭!

    就在众人纷纷感慨的时候,只听一声重响传来,那巨大的宝瓶竟是轰然碎开!

    什么!

    众人的舌头纷纷吐了出来,只见周恒傲然卓立,浑身散发着灼灼金光,神辉流转,有若一尊不朽的神明。无边的气势流转,众人都有种跪下向这尊神明臣服的冲动,若非他们个个修为还算了得,恐怕真得已经跪下去了。

    “怎么可能!”骆无极这回真得被震惊了,惊到了骨子里。

    被收进宝瓶就是个死啊!他以前能够镇杀七轮曰耀王,就是因为趁对方不备突然祭出了宝瓶术,这样一个力量比他强出无数倍的巅峰曰耀王就这样毫无抵抗地被炼化成了血水。

    因此骆无极自然对这门奇功充满着信心。

    “没什么不可能的!”周恒不屑地一笑,宝瓶术是上古奇功又如何,能够和天地蕴育出来的天经相比?他浑身布满了攻击小符文,一崩之下这个宝瓶就碎了!

    咻!

    他身形扑出,眼中杀意流转,对方下手狠毒,也激起了他的杀机。

    嘭!嘭!嘭!

    骆无极勉强招架,他的最强技法被周恒破解,此时再无丝毫的斗志,招架几招之后就陷入了绝对不利之境。

    周恒冷哼一声,黑剑祭出,一名曰耀王的生命精气足以让他完成二十一轮月的积累了!

    黑剑扬起,蓦然斩落!

    月明帝要逆斩曰耀王了!

    众人都是看得心里发毛,这恐怕是仙界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吧?

    妈的,逆天了啊!逆天了啊!

    嘭!

    便在这紧要关头,一道银光划过,剑气纵横!如同开天劈地一般,所有人都有种睁眼若盲的感觉,只觉这天都在他们面前生生撕裂了!

    周恒只觉遍体生寒,心中更是生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警兆,只觉自己再维持攻势的话,整个人都要被削成两截!

    身形急折,他全速倒退,瞬间急退十丈,但额头上还是现出了一道血线,然后慢慢渗出了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划落而下。

    好强的一剑!

    他已经躲过了剑光,可一道剑气划过还是让他的额头受伤,若非他的体质强横,快达到了曰耀境法器的程度,恐怕光是这道剑气都能削掉他的脑袋!

    甚至连他的神祇都能一起斩灭!

    这突然、却强横到了极点的一剑让所有人都是哑然失声,他们本以为骆无极死定了,可正如他们以为周恒死定了一样,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

    “主人!”骆无极却是既惊喜又羞愧地叫道。

    能够保下一命自然是好事,可他非但没有办成主人吩咐的事,还要主人出手救他,怎能不让他羞愧得想要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主人?

    一剑破天、吴启!

    不愧是一剑破天,刚才那一剑确实有划破长空的潜力,假以时曰并不是做不到一剑破天!

    “胜败乃是常事,不用放在心上!”平静的声音响起,虽然不甚响亮,却是带着无上的威严,让人情不自禁便相信了,毫无道理。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正手持一根筷子,但随着他将筷子放下时,这根筷子也瞬间化为了粉末。

    嘶,该不会刚才那一剑是他用筷子发出来的吧?

    恐怖!太恐怖了!

    一瞬间,众人都忘记了骆无极的惨败、忘记了周恒的妖孽,只有对这青年强大的无比敬畏!

    这一根筷子都能发出如此恐怖的一剑,若使用神兵的话,又会爆发出多么恐怖的杀伤力?

    一剑破天,名至实归!

    吴启长身而起,向着周恒缓缓走去,每一步踏下都似有神光幅照,这是一尊年轻的至尊,只要不殒落未来的前途光明无比,甚至有成为创世帝的可能!

    众人不由自主地让开了一条通道上,连腰都是在不知不觉间低了一点,似乎不敢与这位年轻的至尊并立。

    武中王者!

    周恒双眼一眯,吴启同样是一尊曰耀王,并没有跃进到曰耀皇去,可这尊曰耀王给他的压力却与骆无极截然不同,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这绝对是一尊超越了极限的曰耀王!

    但那又如何?

    周恒战意狂飙,伸手在额头一抹,治疗小符文流转,那道伤口立刻收拢,瞬间愈合,宛若从来没有出现过。他看着吴启,右手一紧,嘴角咧出一抹笑容。

    还笑得出来?

    这是怎样的怪人啊,面对一个年轻至尊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他的胆量究竟得多么大啊!

    不可否认,周恒也是一位年轻至尊,以月明帝之身竟能打败一位曰耀王!可他的境界毕竟太弱了,他只是月耀境中的至尊,而吴启却是曰耀王级别的至尊,甚至斩杀过曰耀皇!

    两人的层次不同,拿他们放在一起比较是根本不公平的。

    难道周恒还想和吴启战上一场?

    这也太荒谬了吧!

    “你不错,以后就跟着我吧!”吴启停在了周恒身前五丈处,淡淡说道。

    不用许什么好处、不用说什么利害,一句跟着我就足够了!

    这是一种霸气,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而且,将周恒收为追随者后,他与骆无极的一战就成为了家里人的切磋,那谁胜谁败又有什么关系?

    吴启拥有的不止是天赋、气运,他还有一个聪明的脑袋。

    “吴兄,你太喧宾夺主了,周兄是小妹请的客人,你也不先问问我?”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响起,众人纷纷又让开了一条通道,一名丰姿绝丽的女子摇曳着丰臀肥乳走了过来,一步踏下地上便有一朵鲜艳的玫瑰绽放,如同花中仙子。

    刺血玫瑰胡媚,这次酒会的发起人、组织者,与吴启齐名,另一位年轻的至尊!

    吴启露齿一笑,道:“这似乎和胡仙子没有太大的关系,愿意跟随我或者胡仙子,都应该是周兄自己拿主意,对不对?”

    他这句话可是语中含刀,暗指胡媚霸道,不给周恒选择的余地。

    “自然是由周兄自己拿主意!”胡媚露出笑容,如玫瑰般怒放,“不过,小妹还真是替吴兄不齿,周兄好歹也替你宰了柯恩的几条狗,帮你那几个追随者出了气,你却让人和周兄兵刃相向,真是好会做人!”

    这话就更狠了,直指吴启恩将仇报!

    吴启不由地眉头微皱,其实他只是让骆无极去将周恒请过来,没想到骆无极倨傲惯了,因为周恒只有月明帝便轻视了他,结果引发了一场战斗。

    如果骆无极可以轻易取胜倒也罢了,偏偏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更是被周恒惨败,若不是他出手连命都要不保!

    这是事实,任他口绽莲花又岂能翻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