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二八章 赴宴 2/3
    同一时间,遥远的绝仙城。

    太一教,这是绝仙城中的一个大势力,虽然平时极为低调,但绝没有人敢小瞧这个有长达百万年传承的大教,每一个仙界重建后就存在的势力都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底蕴。

    一片莲花盛开之地,株株都散发着沁人的香气,这里遍布着仙草,其中不乏让创世王都要心动的圣药。不愧是传承上百万年的大教,光是这一片药地传出去都能让人疯抢。

    甚至不用服食这些圣药,光是在这里修炼便能得益非常,闻着这药香便能让人悟姓大开。

    园中的最深处,一株九叶莲花盛开,莲体如树,高有三丈,花朵如井盖,上面正端着一名白衣少女,丰姿绝美丝毫不弱于应梦梵、月影圣女,细腰丰乳,浮凸得惊人!

    她手拈莲花,双眼闭合,有道道神辉在她的身周流转,如同天女降临,灵气逼人。

    “圣女大人,二小姐又逃出去了!”一名穿着红衣的年轻女子急匆匆地飞射而来,脸上全是焦急之色,向着花朵上的白衣少女说道。

    白衣少女神色不变,连眼睛都没有睁开,道:“不用管她,肯定又溜到城里哪个地方去玩了!”

    “圣女大人,恐怕这回二小姐跑去找那个御龙殿了!”红衣女子取出一张信笺,“二小姐留书说要去将化龙九斩抢回来,做为镇教绝学!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白衣少女平静地说道。

    “还说,还说要给圣女大人找一个如意郎君,免得圣女大人老是管着她!”红衣女子说完,有些畏惧地看了白衣少女一眼。

    “胡闹!”白衣少女终是睁开了双眼,美瞳纯净如水,她微微皱起了柳眉,叹了口气,“这丫头!”

    “圣女大人,需要派人将二小姐找回来吗?”红衣女子说道。

    白衣少女只是微微一想,便道:“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

    “圣女大人,那个公羊太孙一直对你死死纠缠,若是被他知道你要出门,肯定会出来对付你!”红衣女子说道。

    这一回,白衣少女如玉般的美脸上现出了一丝苦恼之色,似乎也很烦恼那什么公羊太孙。她叹了口气,道:“这丫头真是会惹麻烦!”

    她长身而起,修长的yu体完美无缺,她仰天看了一眼,道:“你去和教主说一声,我找到秀兰便回来!”

    身形一闪,她已是消失无踪。

    ……

    周恒与连静香趁坐着流云梭来到了胡家的星船上,今天胡媚请宴,星船也撤去了平时的防御,不然流云梭可是没有办法直接停在甲板上的。

    “欢迎光临!”甲板上站着两排美貌侍女,每边都是四名,齐齐开口叫道,颇有声势。

    连静香收起了流云梭,一名青年男子则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向着两人一笑,道:“两位,请出示请帖!”

    这是一尊曰耀王,浑身溢荡着可怕的气势。

    周恒取出请帖递了过去,那青年接过一看,笑道:“原来是周兄,这位是——”他看向连静香,脸上有一丝暧昧之色,他自然以为这是周恒的情人之类。

    “我叫连静香!”连静香平静地道,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对方脸上的异样神色。

    “在下丰玉光,大小姐坐下的一个小卒子,请!”那青年人转过身体,向两人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周恒也道,神情之间极是客气。

    对方毕竟是一尊曰耀王,尊重是互相的。

    随着丰玉光进入了船舱,周恒游目一扫,这舱室巨大,并不比斗兽场小上多少,此时已经来了许多人,正拿着酒杯、端着果盘走动,与附近的人说着什么,场面极是热闹。

    “周兄请随意!”丰玉光说道,转身离去,他自然不可能只招待周恒两个人。

    周恒向他笑了笑,与连静香走到边上,这舱室的四周和中间都摆着桌子,上面放满了酒水和灵果,只要自取便可。

    他们各用玉杯倒了点酒,靠在桌子边上先观察了起来。

    来到这里的都是年轻人,以曰耀王和月明帝为主,只要少数一些人是月明皇,这些人应该没有收到请帖,而是和连静香一样,是被收到请帖的人带进来的。

    周恒对这种热闹的场合无爱,就是闷头大吃,这里的灵果可都是好东西,是西亥城中有钱也买不到的。趁着别人不注意,他还悄悄地打包了一些,说好了要给黑驴带吃的东西回去,他可不想被那头贱驴蛮怨。

    连静香在一边看得清楚,不由地俏脸有些泛红,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就太丢人了。

    “你就是周恒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连静香顿时吓了一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但被人抓个正着,甚至连名字都被人知道了!

    周恒放下酒杯,向说话的人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紫色长发的青年,浑身同样有紫色的光华流转,有夺人的气势。

    这又是一尊曰耀王,而且还相当不凡。

    “我是周恒,你是谁?”周恒问道。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家主人要见你,跟我来吧!”紫发青年转身便行,仿佛吃定了周恒一定不敢违逆了他。

    曰耀王对月明帝乃是绝对的碾压,他自然有这样的把握。

    只是他想得太过美好,走出几步之后却发现周恒非但没有跟上来,居然又开始了胡吃海饮!

    这……

    紫发青年顿时勃然大怒,这摆明了是在无视他!

    他是谁?是可以被无视的人吗?

    “你耳朵聋了吗?”紫发青年用森冷的目光盯着周恒,恐怖的压力一**释放出来,哪怕连静香并非目标,可依然只觉呼吸困难,浑身如同被针扎着似的。

    周恒停下吃喝的动作,向他扫了一眼过去,道:“你犬吠什么?一点规矩都不懂!”

    什、什么!

    “好贱的嘴,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吗?”紫发青年并没有怒形于色,他是少年天骄,有无敌的信念,看到不顺眼的人直接轰杀便可,需要放在心上吗?

    这地方是很大,可人也很多,两人这一对峙立刻引起了附近人的注意。

    “咦,这不是骆无极吗?”

    “他是一剑破天吴启的追随者,本身更是二轮曰耀王!”

    “什么二轮曰耀王,你那消息已经过时了,他早已经晋入三轮曰耀王了!”

    “跟他说话的人是谁啊,怎么才是月明帝的修为?”

    “不管他是谁,肯定要遭殃了!骆无极不久前还斩杀了一尊七轮曰耀王,实力恐怖无比,也只有杜汉升、胡媚、吴启这等年轻至尊才能镇压!”

    众人议论纷纷,曰耀王对月明帝乃是绝对的碾压,这结果就是再蠢的人都知道,更何况骆无极本身就是战力逆天的曰耀王。

    “一边待着,等我吃好了再来宰你!”周恒淡淡说道。

    啊呸,这家伙好大的口气!

    众人都是一怔一愣的,哪个月明帝敢对曰耀王这般说话?

    这哪像是在和一名曰耀王说话,分明是把骆无极当成了鸡鸭猪羊啊,都不说交手的,直接就要宰了。

    见过狂傲的人,可从来没有见过丝毫没有底气也敢如此狂傲的。

    骆无极哈哈大笑,脸上却是毫无笑意,道:“你以为在这里我便不敢动手吗?”

    “你想挨揍就出手吧!”周恒无所谓地说道,又开始拿起灵果吃了起来。

    你妈的是饿死鬼投胎啊,这时候还吃?

    众人都是在心中叫道,这小子也太不靠谱了!

    “自找讨苦!”骆无极冷哼一声,既然吴启说要将人带过去,他就一定会把周恒带过去,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他还有什么资格追随吴启?

    他再不废话,一只手张开向着周恒抓了过去,曰耀王的气势扬动,他强势无比。

    周恒的眼神中闪动着昂扬的战意,他正想和曰耀王一战,以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他右拳一凝,对着罩落而来的大手迎了上去。

    嘭!

    一声重响,周恒身形颤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一步、两步、三步,腾腾腾,他连退了十七步这才站稳了脚步,可骆无极这一抓却是被他化解了。

    什么!

    一名月明帝竟然可以化解曰耀王的攻击?虽然这一击骆无极也只是随意施为,根本没有用上几成力量,但曰耀王就是曰耀王,对上月明帝应该是绝对碾压的啊!

    怪不得周恒敢如此霸气,人家确实厉害得一塌糊涂!

    “哦,有意思!”骆无极反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是天骄,最不惧怕的就是挑战,“你身上大概有什么提升力量的宝物吧?”

    他绝不相信有月明帝可以抗衡曰耀王,这根本就是巅覆了仙界的铁律!

    这是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而也绝对不应该发生!

    四周诸人都是哦了一声,露出恍悟之色,都觉这才是正解——一个月前不是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吗,说不定周恒便是从那上面入手了什么宝物。

    周恒微微一笑,人总是不愿轻易接受自己的失败,要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就像他能挡下曰耀王的一击,自己做不到也不相信他能够做到。

    “哪来这么多废话,既然向我出手,就等着被抽吧!”周恒身形一闪,主动发起了攻伐。

    论力量,哪怕是二十轮月明燕京不可能和三轮曰耀王硬拼,但力量并不是战力的全部,他的底牌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