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零六章 偷天经 1/3
    血河天经一出,顿时溢荡出至高无上的威压,让每个人都从心底升起无比的敬畏。

    这是天地之威!

    天经乃是天地蕴育,代表的就是天地的一种意志、一种极致!

    嘭!嘭!嘭!

    所有攻击打在血河天经上都是立刻被吸收,连一点波澜都没有掀起!但孔清阳七人却是毫无异色,这是血河天经,若是没有这样的大威能他们还抢了干嘛?

    现在这血河天经展现出来的威力越强大,他们就越是高兴,因为这件至宝不用多久就会易主了!

    别看血河老祖现在又扳回了局面,可要役使天地间的至宝又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平时也许血河老祖还能承受,但绝不是现在。

    惑天的双眼中浮现出两道桃花的虚影,一股玄奥莫名的力量涌出,却隐晦得无人可以查觉。

    咻!

    血河老祖身周那条舞动的血色匹炼突然消失了,诡异莫名!

    血河老祖一怔、孔清阳一怔、玉湖仙子一怔、宇千秋一怔……八大创世燕京是一怔,剧战瞬间停下!

    “本、本老祖的天经呢?”血河老祖又惊又怒又赫,他感觉到完全失去了与血河天经的联系,仿佛这部天经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怎么可能!

    他可是创世帝啊,不管血河天经在哪里他都应该可以感应到,他早就祭炼了这件天地至宝,虽然还没有与他融为一体,可再远他也能感应到!

    “还给我!还给我!”血河老祖如同发疯似的,双眼已是变得一片通红,满头白发直舞长空,他张开着枯瘦的手臂,怨毒无比地盯着孔清阳七人。

    孔清阳七也是莫名其妙,他们虽然都想收取这件天地至宝,可关键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啊!

    这血河天经被血河老祖祭炼了多少年?除非他们可以轰杀血河老祖,否则根本不可能夺取到血河天经!他们当然不相信血河老祖会突然失去了血河天经,肯定是这个老家伙故意收起了血河天经,然后骗说是血河天经没了!

    呸,以为他们十几万年、甚至二十几万年都是活在狗身上的吗?

    这种小伎俩骗谁呢!

    “血河老祖,不要做贼喊贼了,交出血河天经我们可以对你网开一面!”玉湖仙子清斥道。

    做贼喊贼?

    血河老祖只觉从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悲懑,他一生杀戮无数,兴之所致也不是没有干过更加凶残的事情,年轻时风流过,不知道有多少仙子之称的美女被他玩弄过,可被人冤枉却是头一遭!

    他做什么贼了,血河天经本来就是他的,他需要藏起来逛骗别人?最郁闷的是,真是他藏起来的就好了,现在血河天经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他慌啊!

    他能够有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血河天经而来,哪怕他现在还没有将这部天经完全悟透,可已经成为了创世帝,离再进一步也并不遥远!

    血河天经绝不可失去,这可是关系着他能不能继续攀登更高的山峰!

    “将本老祖的天经交出来!”血河老祖暴吼,一反之前防守的态势,反倒发起了凌厉的反击,一条血河如同银河落九天,纵横贯舞。

    这血河恐怖无比,便是创世帝落进里面也能生生腐蚀炼化!

    孔清阳等人都是不敢大意,一个创世帝拼起命来谁敢小看?稍不留心就可能被拖下水垫背,更何况血河老祖这种强势、老牌的创世帝,与他们七人拼个同归于尽都有可能!

    不过无论是勇气也好、愤怒也好,这种极端情绪对于战力的提升终究不可能一直有效,而且一旦战力跌落的话,那可不是回到起点那么简单,而是要一落千丈!

    血河老祖虽然强势,可对手也毕竟是七位创世帝,根本不可能打穿对方的严密防守,而他的战力却开始了急速划滑。

    再这样纠缠下去,他要死在这里!

    孔清阳七人也是十分奇怪,血河老祖拥有血河天经又不是什么秘密,这老怪物干嘛刚把血河天经祭用了一下就又收起来了,让自己陷入了绝对不利的境地?

    这要说演戏的话,未免也演得太过逼真、也太过头了吧?

    难道老怪物真得把血河天经“丢”了?

    可谁能够在他们八大创世帝的眼皮底子之下将血河天经偷走?不可能!那么又要回到原点了,还是血河老祖在做贼喊贼。

    “血河老祖,你已经退无可退了!”血蝴蝶双翅齐振,打出了一道道可怕的飓风,一道道神辉闪动,她清丽绝尘,却又充满了可怕的杀意。

    血河老祖默不作声,不管血河天经是不是这七人使手段取走的,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没有能力抢回来了!

    当务之急是脱困、恢复实力!只要他恢复完全,一切都好说,那血河天经可是被他祭炼了十几万年,任谁都不可能轻易抹去他留下的精神印记!

    他相信就算与他同阶的存在都需要花费万把年才可能将他的精神烙印抹去,然后再一睹天经中记载的天地之秘!

    事有轻重缓急,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脱困!

    血河老祖一念定,立刻付诸于行动,他长啸一声,左右双手各持着一道血河,横扫纵横,有无敌之姿!

    孔清阳等人都是释放出自己的全部战力以对抗血河,否则被血河卷进去的话,就算他们是创世燕京没用,将被生生炼化成血水!

    这可是天地蕴育出来的功法!

    “血河老祖,今天便是你的死期!”孔清阳七人都是怒喝,血河老祖摆明要拼老命了,让他们也完全没有了退路,只有镇杀这个老怪物后再夺取血河天经了。

    他们将战力运转到极致,各自祭出绝学向着血河老祖轰了过去!

    这一击,他们都存了必杀之念,甚至不惜损耗自身修为才能轰出这样璀璨至强的一击!

    “哈哈哈,你们想杀本老祖还不够资格!”血河老祖一声狂笑,整个人竟然也化为了一道血河,嘭嘭嘭,七道能够崩坏天地的攻击轰来却是如泥牛入海,纷纷被血河吞噬。

    只是一瞬间之后,血河老祖的身体便重新显化,他的脸上闪过一道潮红,似乎也为刚才的行为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你、你竟然触摸到了那道屏障!”马三河颤声道,无法说清他语气中包含的究竟是震惊还是羡慕,又或者是兼而有之。

    “本老祖得血河天经快二十万年了,难道还会如你们这些蠢货,始终窥不到那扇门?”血河老祖傲然说道,右手对着天空一划,一道虚空裂缝突然现出。

    孔清阳七人知道他要遁逃,可之前打出那一击让他们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哪有阻止的能力?

    “你们给本老祖等着,待本老祖恢复过来,就跑到绝仙城将你们、连同你们的家族灭得干干净净!”血河老祖身形一弹,跃入了那道虚空裂隙中。

    在裂隙弥合的一瞬间,他向着远方的周恒一行人看了眼,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远处还有这么一群蝼蚁的存在。

    他们怎么还活着?

    创世帝级别的战斗余波冲击下,区区一名月明帝可以保护得了十几个月明皇、月明王?定有古怪!

    难道,他们和盗走血河天经有关?

    血河老祖猛地暴吐鲜血,最后那一招他看似猛到了极致,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调养恢复,不管血河天经的被盗与他们有没有关系,都得等到他恢复之后再来翻查了。

    ……

    “竟然被那老怪物跑了!”孔清阳七人都是露出了极度的失望之色。

    他们本充满了期望,可付出了自身修为损耗的代价也只是重伤了血河老祖将他逼走,这完全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也难怪他们失望了。

    “大搜天下,那老怪物此次伤的伤也相当严重,定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疗伤,只要在他伤势恢复之前找到他,我们便还有希望!”

    “不错,此凶必须诛除,否则定将祸害天下!”

    七个创世帝交流着想法,纷纷单手一划破开虚空,一一离去。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走了,还是有一个人留了下来,东郭恒。

    他一个跨步便来到了周恒这些人的面前,目光扫过众女时,不由地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这些女子个个丰神俊逸,再仔细深看的话,个个都是根骨绝佳,属于学什么都是一学即会的天才!这样的天才偶尔出现一个都能够让一大堆的强者为了抢徒弟而拼个头破血流,而一下子出现十来个真是让人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怔了一下才看向周恒,道:“老夫东郭恒,除了是创世帝之外,还有另一个身份——六星药师!”

    六星药师?六星药师已经很难得了,再加创世帝就更加厉害了,代表着他不但是武道巨擘,在丹道上也有着极高的天份!

    当然,相比于六星药师还是创世帝更吓人!

    “你便是周恒吧,老夫见过你的画像!”东郭恒笑道,“老夫此次过来,便想见一见这里新近冒出来的三星药师,听说那帮小崽子给了你非常高的评价!”

    周恒微微一笑,道:“在炼丹上面,晚辈确实很有两手!”

    不要脸的臭小子!

    火神炉在丹田中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