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八零章 惊雷连作,天降血雨 2/3

第五八零章 惊雷连作,天降血雨 2/3

    “说够了就快点放血!”周恒虽然习惯了黑驴的无耻下贱,但毕竟这是在排队测龄,他可不想待在这里让人组队围观。

    “呸,你以为是在杀猪吗?”黑驴瞪了周恒一眼,这才拿出小刀在自己的蹄子上轻轻割了一下,皮还没有划破呢,它就已经皱着脸哇哇惨叫起来,真和杀猪似的。

    好不容易才挤出一滴鲜血来,这头黑驴也如丧考妣似的,向周恒道:“周小子,本座元气大伤,快点拿些丹药给本座吃吃!”

    “化血丹要不要?”周恒瞪了一眼过去。

    黑驴虽然不知道化血丹是啥,可是听名字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连忙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反正它根本不要脸,毫不在意会不会被人看笑话。

    四周围的人都是憋得很苦,想笑,可是想到周恒乃为三星药师,他们又怎么敢笑得出来?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头黑驴没啥了不起,但周恒却是真得了不起!

    更得罪不起!

    屠刚将那滴鲜血滴进了一只玉瓶中,轻轻一晃,玉瓶顿时散发出柔和的青光。

    “一千三百岁!”他立刻说道。

    黑驴虽然**万年前就存在了,不过它也在时间源液中沉睡了差不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它的生命相当于是停滞的,因此才会测出来一千三百岁的年龄。

    “驴子,原来你这么老了!”周恒立刻说道。

    “呸,本座风华正茂,哪里老了?”黑驴不服地道。

    “行了,你闪边,该我了!”周恒走上前去,取出黑剑划割自己的手指——这也只有黑剑配合他的力量才能轻易划破他的皮肤,若是用寻常兵器的话,只会将其崩碎。

    他挤出一滴鲜血来,立刻被屠刚收进了玉瓶中。

    虽然他之前已经挤出过一滴鲜血,却是用来制作了他的身份铭牌。仙人的鲜血弥足珍贵,蕴含着本身的精气,每一滴都能用来炼药,少了一滴虽然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损失一点也是一点。

    不过跟星风试炼中的机缘一比,这一滴血液的损失又不算什么了。

    屠刚将玉瓶一摇,很快便有淡白色的光芒闪动。

    “啊!”“嘶!”

    四周围惊叹之声四起。

    来这里的人大多参加过几次星风试炼,对于这年龄测试自然很是熟悉,像青光代表着一千到三千的年龄段,由浓郁程度来决定更具体的岁数。

    一般来说,这可以精确到百岁。对于高达五千、一万这种岁数来说,几十年的误差并不要紧。

    而白光则是代表着不超过五百岁,是年龄段最低的光色!

    周恒……最多不会超过五百岁!

    虽然大家感应到他旺盛无比的气血便能知道他年轻得可怕,可一个不满五百岁的人居然已经达到了月明皇,而且拥有十一轮月,更是三星药师!

    这些璀璨的光环怎么可能同时戴在一个不满五百岁的青年身上?

    天底下真有这样的妖孽?

    “不足百岁!”屠刚颤声说道,脸皮急抖,心中的激动无以复加!

    他可不在乎周恒在武道上有什么成就,他知道周恒至少拥有三星药师的水准!不足百岁就拥有了这样的成就,不是药尊转世的话,世上还有人能够取得这样可怕的成就吗?

    “不可能!”

    “是不是出错了?”

    众人纷纷惊呼,虽然大家都知道周恒是三星药师绝不可得罪,但不足百岁就取得这样的成就也太惊人了!

    完全让人无法相信!

    但他们也只敢小声地嘀咕一下,就算是屠刚在帮着周恒作弊谁又敢揭露出来?再说周恒确实极其年轻,这点从他烧天般的气血可以看得出来。

    人家即使超过了百岁但也绝对在五百岁以下,哪怕是事情闹大也不可能引来绝仙城的怪责!

    周恒微笑走到一边,现在只剩下最后的惑天了。

    “将黑剑给我!”惑天向周恒说道。

    她一路上根本没有说过话,此时玉音传响,顿时让众人都生起一种梦眩迷晕之感,只觉那女子虽然长得不算绝色艳人,可这声音却是迷人之极,更有一种让人从骨子里生起的敬畏,甘心将一切奉上。

    凡是戴着剑的人都是不自觉地要么从丹田空间里取出,要么是从腰间、背上抽出,傻兮兮地伸出手递向惑天的方向。

    直过了至少十秒时间他们才反应过来,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

    这简直就是靡靡之音!

    如果刚才惑天是直接对他们发话,让他们自杀的话……他们会不会照办?

    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难看之极,他们想到了最可怕的结果,那就是即使惑天叫他们去死恐怕他们也不会反抗!

    这女人修得是什么妖法,居然可以直接影响神识!

    如果惑天只是孤身一人,那么他们肯定会群起而攻,要么将惑天擒下收为己用,要么索姓杀死她,将这个祸患提前消灭!

    可惜,惑天是和周恒一起的!

    三星药师谁也惹不起!

    幸好如此,否则他们向惑天攻击就是纯粹找死!他们对周恒的畏惧反倒救了他们一命。

    周恒将黑剑递给了惑天,心中有些不解,难道这绝世天女也跟他一样皮粗肉厚,非黑剑不能破?可看她那么细皮嫩肉的,那浑圆傲挺的乳峰、那丰满圆润的翘臀……想歪了!

    惑天右手握着黑剑,将左手放到胸前,伸出一根纤纤玉指,黑剑按上,轻轻划过,一道鲜血立刻绽了出来!

    周恒顿时心中一痛,虽然他知道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伤,可是看到心爱的女人流血,却是怎么也忍不住心中生起了痛来,比划在他的心上还要难受。

    哐!

    一道惊雷猛然响起,哐,哐,哐,一道接着一道,响彻了整个四九仙城,每一块大陆都在颤抖,好像要在无尽的压力下崩碎一般。

    哐!哐!哐!哐!哐!

    这惊雷直入人心,哪怕是仙人可以封闭五识,可这惊雷却直接在他们的识海响动!

    噗!噗!噗!

    所有人莫不呕血连连,没有一个人例外,整个大堂顿时成了喷血的乐园,众人的鲜血好像不要钱似地一口接着一口吐了出来,怎么也压制不住!

    不止是他们,整个野马城、整个西亥城、整个四九仙城的人都不例外!

    所有人都在吐血,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悲痛在心中升起,好像自己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恨不得一死谢罪!

    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天罚不成?

    不是所有人都在吐血,还有两个人例外,一是惑天、另一个则是周恒。

    周恒根本不用想,这一切的发生定是因为惑天!

    这绝世天女当初在凡界修炼一下差点将整个玄乾星给吸干了,一个符文崩碎了一位至少创世王的存在,她本身就代表着天地间的一种极致!

    让她放血,就是天地都要震怒,所有人都要跟着吐血!

    她流一滴血,别人却是吐了三升都不止!

    牛逼啊!

    徒弟都这样了,昔年的黑剑原主人又将强大到何等地步?与他为敌,甚至可以轰杀他的存在,又将是怎样的存在?

    哐!哐!哐!

    惊雷一直响了四十九下,这才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是在同一时间停下了吐血,可那一股压抑的气息却还盘绕在他们的心头,挥之不去。

    刷!

    红色的雨水从天而降,仿佛上天泣血,将原本就压抑的气氛推到了极致。

    “四十九记惊雷!”

    “天降血雨!”

    “这是不祥之兆啊!”

    仙城的每个角落都在响起着这样的轻叹,便是绝仙城那些不世出的大能又如何,一个个照样在惊雷之下吐血吐得染红了衣襟,元气大伤。

    “仙史所载,百万年前仙界几乎崩灭,也曾有惊雷连响,天降血雨的事情发生过!”

    “难道……又要有一场浩劫降临了?”

    “会不会是那个魔头又来了?”

    “血雨纷飞,有可能是那个人回来了!”

    “出动天巡队,彻查此事!”

    “最近真是事多,拥有二十一轮月的人还没有找到,现在天地又生异像,希望可以及时阻止!”

    血雨下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天色放晴,艳阳拂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盘绕在众人心头上的压抑这才消失,他们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会吐血、为什么会突然响起了惊雷、为什么会突然下起了血雨。

    唯二安然无恙的便是周恒和惑天,可要说他们两个人和这样的天地变故有什么关系,却是杀了他们都不相信。

    一个月明皇、一个月明王,只是天地之间的小人物,怎么可能因为他们中的哪个引起天伤地悲?

    或许他们身上有什么宝物能够护身吧!

    ——如果他们知道哪怕是绝仙城的大能都同样逃不过吐血之厄的话,那就绝不会再如此想了!

    “屠刚,继续吧!”周恒已经接过了惑天的那滴鲜血,虚控在手,让他奇怪的是,这滴血毫无份量!

    这很不可思议!

    别说仙人,就是晋入半步仙人后,这血液就重逾山岳,一旦脱离了身体甩出一滴就能轻易镇死一个灵海境武者!

    惑天已经步入了月明王,按理说她的血液怎么都不应该如此之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