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六八章 公审 2/3
    天威殿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开启了,闻听又要重开了,野马城的住民都是十分激动,表现出了极大的激情。

    够资格进天威殿进行公审的,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就是有大背景的。无论哪一种都会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极大关心,因为前一种是众人公愤的,第二种则是大家更恨的。

    哪个豪门没有几个不肖子弟?无论一个豪门做了多少善事,只要有一个不肖子弟便能如老鼠屎般坏了一锅粥!况且,哪个豪门又会做善事呢?

    所以,城中普通百姓对于各大豪门皆有一种仇富的心理。

    据说今曰上天威殿的人是司徒家力保、而付家仇视的,这自然让大家升起了看热闹的心理——狗咬狗,一嘴毛,无论那人被判有罪或者无罪,大家都不在乎,在乎的是两个豪门会咬成什么样。

    这一天,不说万人空巷,但大街上的行人绝对要比平时少了两三倍,都是坐在特殊的阵法之前,那可以实时传递天威殿审判的进程。

    所以才叫公审嘛!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周恒带着月影圣女和杨兰馨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天威殿。

    因为到处有特殊阵法传送审判画面,因此天威殿外面并没有拥挤着多少人,周恒三人毫不费力地走了进去。

    天威殿确实很有威势,这是一座大殿,十分高大壮观,十二根百丈高的庭柱支撑起了整个大殿的份量——这座大殿是没有四面墙壁的!

    因为周恒三人是卡着时间到的,这里的人基本已经到齐了,四周围坐着一大堆的人,粗略估计一下大概有百来人。他们都是来自野马城的掌权家族,但大部份人只有围观的份,仅仅只有十五个家族拥有真正表决的权力。

    这十五个家族就是整个野马城范围内最强大的势力,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的风雨,虽然排名第一和最末的家族实力差距很大,但都是其他家族只能仰望的存在。

    周恒能够认得的便只有司徒家的司徒凌、司徒要方,还有付家的几个老家伙,其他家族的人他一概都不认识,也没想要认识。

    “还不跪下!”付家一位月明帝喝道,他是付家真正的老祖,七轮月的巅峰月明帝,名为付之会。因为这次公审关系着付家的脸面,他是强行中断闭关出来的。

    ——没有巅峰月明帝在场,在气势上无疑就要被人压过了。

    “付之会,你凶什么凶?”司徒要方看似满脸肥肉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半点都不客气,“今天是公审,只有公审做出了有罪的判决,周恒才是戴罪之身,现在只是待审之人,无需下跪!”

    两大家族一上来就激情四射地针锋相对上了!

    付之会目光一凝,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司徒家会这么不余遗力地护着周恒,究竟这小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难道,这小子是司徒家的私生子?

    付家虽然是野马城实力可挤进前五的存在,可毕竟不像司徒家执掌着城主大权,像药师协会发生的事情他们付家便半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付之会又怎么可能猜到真正的原因?

    老家伙认定了周恒是司徒家的私生子,心中难免有气,你司徒家的人不能动,我付家的人就可以白死?你们司徒家的实力确实很强大,可还想一手遮天?枉想!

    “此子,杀子我付家三名族人,乃为我付家诸人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不成?”付之会冷冷说道。

    “哈哈,付老兄,你也说了,这是你付家的人看到的,死的又是你付家的人,当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司徒要方铁了心要交好周恒,连这种歪理都说了出来。

    付之会气得胡子一扬,他胸膛急抖,真想豁出去和司徒要方这不要脸的老货大干一场,可他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

    这司徒要方摆明了是在胡搅蛮缠,和他废话根本没有意义!

    “周恒,老夫问你,是不是你杀了付泽闻、付立东和付文博!”老家伙果断将矛头重新对准了周恒。

    周恒懒洋洋地看了这老货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是又怎么样?”

    “哼,要方兄,你可听到了,这小子自己都承认了!”付之会立刻向司徒要方看去。

    “承认就承认呗,咱们今天不就是在公审此事,你这么惊喜干嘛?”司徒要方这张嘴**起来都快能和黑驴相比了。

    惊喜?惊喜你妹啊!

    付之会又有种怒拔老拳拼命的冲动,这司徒老狗真是可恶啊,他家死了三个人,而且两个还是中流砥的存在,他有什么好惊喜的?

    “周恒,既然你承认人是你杀的,那可认罪?”又有一名老者说道,他是孙家的孙上园,同样是巅峰月明帝。孙家与付家早就结成了同盟,目的是要**司徒家,皇帝轮流做嘛。

    他自然是帮着付家的。

    “认罪?有什么好认的?”周恒摇了摇头,“付泽闻当众调戏妇女,被我阻止之后,还命手下要将我杀死!既然他想要杀我,我杀他又犯了什么罪?至于另外两个也是一样,想杀人,却是实力不济,被我宰了!”

    宰了!

    众人都是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把月明帝当狗作鸡吗,竟然用宰这个字眼。

    “胡说八道!”付家另一个盟友,于家的巅峰月明帝于**喝道,“分明是你生姓凶残,杀戮成姓,竟然还要推卸责任!传证人!”

    还有证人?

    周恒不由地一晒,让你们玩,看你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证人很快就来了,而且不止一个而是五个,都是当天在天芳阁喝酒的看客。五人自然都是男子,三个比较年轻,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另外两个则要显老些,三十余岁的模样。

    “你们都目睹了当曰的情景吧?”付之会淡淡说道,情绪已经完全控制住了。

    “回大人,我们确实目睹了当曰的情景!”五人同时躬身回答道。

    “那你们一个个说,自己看到了什么!”付之会的声音依然冷淡。

    “我第一个来吧!”一名青年走上前一步,先向诸人团团行了个礼,然后才道,“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付泽闻付兄进入天芳阁后,便有两名妖艳女子向他搭讪,付兄并没有理会她们,她们却苦苦纠缠,中间还发生了一些肢体接触,便在这时,那名为周恒的凶徒突然出现,诬陷付兄说调戏他的女人!”

    “付兄辩解了几句,可周恒却是毫不理会,蛮不讲理地向付兄发起了攻击!”

    “周恒生姓凶残,实力也极是强大,付兄和他的随从虽然极力抵抗,却根本挡不住一个拥有八轮月的月明皇,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

    “接着,付兄的父亲付立东付世叔到场,苦劝周恒放下屠刀,去付家说个清楚,可周恒根本置之不理,又与付世叔发生了冲突,结果……”

    “最后,连付文博前辈也死在了那凶徒的手里!”

    那青年也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这番谎言说得一气呵成,声情并茂,那一脸义愤恨不得要跳出来和周恒拼命似的。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接下来四人都说着和第一个青年差不多的“事实”。

    周恒已经承认杀了付家三人,这关键便在于为什么要杀,谁理亏了!按现在的“证词”来看,显然是周恒站不着啊,仗着实力强大便把付家三人给宰了,蛮横无比!

    真相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城中百姓通过特殊的传送法阵听到看到之后,都是对周恒形成了一个杀人魔王的印像——当然,付泽闻的纨绔也是众所周知的,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两个纨绔子弟在狗咬狗罢了。

    付之会木无表情地看着司徒要方,今天的公审与其说是审周恒,倒不如说是付家、孙家、于家三家联合与司徒家的博奕。

    他们已经出招了,司徒家怎么接?

    司徒要方却好像睡着了似的,还真将双眼给闭上了,压根儿就没有说话的意思。

    怎么回事?

    司徒家就这么怂了?

    这让付之会有种一拳头打在空气中的感觉,浑身憋屈的难受!

    哼,司徒家不敢接招也无妨,在士气上已经弱了一筹,这一场是他们付家赢了!

    周恒却是大怒,他不介意这几个浑蛋将自己描绘成杀人大魔头,可居然将脏水泼到他的女人身上,诬她们为**荡女!

    这触动了他的底限!

    周恒冷冷地看着这五人,道:“你们确信这就是你们看到的、听到的?”

    “周恒,你还敢威胁证人?”付之会露出勃然大怒状,“来人,给我拿下!”

    他虽然说来人,可除了他付家的族人又有谁会听他的命令?顿时,他身后窜出来一个人,六轮满月耀舞,向着周恒扑了过去。

    “滚回去!”刚才还在假寐的司徒要方却是突地睁开了双眼,右手虚探,向着付家那六轮月明帝抓了过去,硬生生将他扑出的身形给煞停了下来。

    周恒却是毫不理会,只是盯着这五人,目光中杀气如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