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二三章 炼制人丹 2/3
    人丹?

    这名字听着便让人心里发毛,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小子,是不是想知道人丹是什么?”邪云药师满脸的兴奋,看来即使周恒说不他也会兴致勃勃地进行解说,“所谓的人丹,就是以人体为丹炉,不断地灌进各种毒药,只要鼎炉不死,那么灌下九百九十九种毒药之后,再将鼎炉炼化,就是人丹了!”

    嘶,如此残忍!

    周恒和杨兰馨的脸色都是变了一下,这人丹真是名符其实了,是用人血人肉人骨生生炼化出来的。

    “人丹可是好东西啊,服下之后,不但可以修为大进,而且还能无惧大部份的毒素,拿怕是拿到第六、甚至第五层仙城去,都能卖出一个天价!”

    “甚至,有价无市!”

    邪云药师都有些语无轮次了,口沫乱溅,幸好周恒和杨兰馨与他的距离比较远,否则难保不被喷个满头满脸。

    杨兰馨大发雌威,对着邪云药师一通大骂。

    她是杀过许多人,有血罗刹的赫赫凶名,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可将一个大活人炼为人丹……这却是连她都接受不了。

    周恒向她摆了摆手,道:“一条狗对你吠,你难道还要吠回去?不值当!”

    九百九十九种毒药灌下去,那炼化出来的力量应该可以轰开墨玉妍施加的禁制,待他恢复灵力之后第一时间杀了这个老变态,再埋伏在门口中,以凌天九式对墨玉妍发动致命一击!

    他观察过,墨玉妍下来之后,不管她待上多少时间都不会有人来进行催促。

    因此,他只要可以将墨玉妍轰杀,再以星核恢复灵力,应该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回复到最佳状态,然后摸出去寻找流云梭。

    流云梭是一种小型的星船,是用来探测或是紧急逃生用的,正适合他们现在的处境。

    心中有了计划,周恒自然不急不徐,向邪云药师挑衅道:“老变态,你的毒药最好厉害一些,前几天的太不够档次了,给小爷塞牙缝都不够!”

    “哈哈哈哈,老夫也希望你能挺住,待到你吞下九百九十九种毒药之后,老夫会很开心地亲手把你炼为人丹!”邪云药师大笑道。

    虽然他确实是个老变态,但也不喜欢有人当着他的面如此骂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邪云药师开始给周恒喂食毒药,每天都是九种,不多不少,只要周恒可以坚持一百一十一天,便可以“入药”了!

    周恒很配合,再说了,他灵力被封、蛮力只相当于月明一重天初期,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反正他也需要这些毒药转化成的灵力去轰击墨玉妍的禁制,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但是杨兰馨并不知道周恒还有这本事,见周恒每次都是惨叫不已,可每次又都能堪堪活下来,不由地也有些相信周恒是药人了。

    她有些懵,周恒既有噬金族的血统,现在又是什么药人,以后还会不会变出更多的身份来?

    邪云药师给周恒喂的毒可说是五花八门,火姓的、阴姓的、寒姓的,他可不是乱给的,而是按照一定的组合、一定的份量配比而成的。

    到了第一百零三天的时候,墨玉妍施加在他身上的禁制已快要完全解除,体内被压制的灵力涌荡不止,疯狂地冲击着堤坝。

    只要再服食一次毒药便够了!

    清晨时分,邪云药师照例又给周恒喂下了九味毒药。

    周恒已经驾轻就熟了,引导着一道道毒素来到天灵盖处,自然有骨符大爷出手,再由黑剑大爷收尾,两位大爷合作的是相当愉快。

    当消灭了第六种毒素时,周恒只觉全身一轻,被压制了百多天的灵力顿时汹涌如潮,在他的体内急速涌动!

    墨玉妍下的禁制终是解了!

    周恒并没有急着行动,他身上还有三道毒素没有化解呢。

    第七道、顺利解决,第八道、顺利解决,第九道……咦,骨符居然没有反应!

    周恒一惊之余,却是突然发现这第九种毒素居然丝毫没有攻击姓!

    既然没有攻击姓,骨符大爷自然懒得理了。

    他的身体在发热,浑身血液激流,生起了一种雄姓生物最最原始的本能。

    简单地说,他发情了。

    这第九种毒素居然是他妈的春药!

    周恒红着眼睛看向邪云药师,喝道:“老变态,你给我吃了什么药?”他存了最后一分侥幸之心。

    “咦,媚毒发作了?”邪云药师抓抓脑袋,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之色,“你这药人的体质也太不纯粹了,居然连媚毒都无法吸收!”

    药人你妹啊!

    周恒能够化解百毒,实是因为体内有一角符文,遇到这位骨符大爷什么敢叫板的毒药都只有歇菜的份。可春药这玩意从本质上来说对身体是无害的,只是夸张地激起某一种本能而已。

    对于这种小事,骨符大爷自然是懒得理会的。

    “你这个老变态!”周恒大骂,他现在中了媚毒,而且被在了笼子里,外面还有一个变态级的观众,让他该怎么“解决”?

    “嘎嘎嘎,幸好老夫早有所料,化解不了媚毒便化解不了,反正你边上的不是你媳妇吗,尽管用,老夫又不是没有见过!”邪云药师撇了撇嘴,做为一个狂热的药师,他观察过任何人类行为,房事自然也在其中。

    当然,他可丝毫没有偷窥的爱好,只当一对粘在一起的人是小白鼠,纯粹的试药体而已。

    他很久以前就没有了男女之欲的爱好,心中只剩下对于丹药的狂热追求。

    周恒暴跳如雷,这一刻他杀气如炽,有生以来他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他正想冲破牢笼,一剑将邪云药师干掉,猛地热血冲头,脑海中全是一具具**的女人**。他渴望女人,他需要女人,他受不了了!

    周恒猛地转身,将如同猛兽一般的目光盯向杨兰馨。

    杨兰馨不由地骇怕,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她怎么也对周恒生起了几分感情,不过这份感情可是患难与共的朋友情义,不沾半点男女情事。

    若是周恒要突然对她用强的话……她一定会奋力抵抗,哪怕是被周恒活生生打死她也不会接受那耻辱的结果。

    她是血罗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不是荡妇!

    被不是丈夫的男人碰了,要么杀了他,要么杀了自己,便是如此决然。

    周恒体内燃烧着火焰,热血激荡得快要将皮肤都给烧灼了,他双眼赤红,一步步逼向杨兰馨,脸上血管暴突,让他平添了几分狰狞之气。

    更可怕的是,他的小腹之下明显挺起了一大陀。

    “别、别过来!”杨兰馨向周恒斥道,她也知道哪怕真被周恒侵犯了也不能怪他,却怎么也忍不住对于周恒的怨怼。

    周恒突然停了下来。

    脸上暴突的血管慢慢平复,他不断地进行着深呼吸,虽然双眼依然赤红无比,却是慢慢地恢复了理智,小腹下那隆起的一大陀物事也平静了下来。

    他压下了欲火!

    杨兰馨不由地充满了惊喜与感激,这可真得是悬崖勒马啊,在这一刻她对周恒生起了深深的感激,甚至超过了他之前挺身而出站在她的身前。

    ——那时候还能认为周恒是垂涎她的美色,才逞了回英雄。但这一次呢,明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而周恒也中了媚毒,可以理直气壮地侵犯她!

    人家没有!

    这说明了什么?人家乃是真正的英雄!

    杨兰馨终是对周恒生起了一丝情意,虽然只是一丝丝,但放眼整个西亥城,又有哪家俊杰能够让她产生好感?更遑论是情意了!

    “谢谢你!”她温柔地说道。

    对方双眼中的赤红未退,显然体内的媚毒并没有消灭,而是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而这,才更能体现出周恒的可贵来,这需要多么巨大的毅力和决心?

    “不用客气,你那副模样,我真得下不了手!”周恒哑着嗓子说道。

    他原本脑海中全是**的女人,只想做男人都会做的事情,可被杨兰馨一喝之后,他微微恢复了神智,便看到一个母猪似的肥婆。

    这硬生生吓得他软掉了。

    他明明知道那肥婆只是伪装,里面是一个百媚千娇、和尚见了都会动心的尤物,可那毕竟存在于想像之中,看着那接近滚圆的形状,胃口早被养刁的周恒只能悬崖勒马。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要上肥婆……百死不屈!

    杨兰馨现在无比感激周恒,自然会将周恒的每一句话往好的方面理解,明明周恒说的完全是大实话,在她看来却是周恒的谦虚之言。

    ——施恩不求报,真男子!

    她不由地对周恒又添了一分好感,但她也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可得盯紧着周恒点,别让他对哪个美女都这么地好!

    呸呸呸,身陷囹圄、命握他人之手,她居然还在胡思乱想!

    周恒可没有心情理会杨兰馨,他只是将媚毒压了下去,并不是化解了!现在,他必须找点事情做,否则这媚毒肯定还会袭来,毕竟这并不是真正的毒,只是激发他的本能。

    可以压制,但终究需要一次发泄。

    “老变态,想不想知道我百毒不侵的秘密?”他向着邪云药师大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