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二二章 骨符大爷 1/3
    墨玉妍和邪云药师都没有理会杨兰馨,在他们眼里这二人都只是试药体,根本算不上是人,那又何必在意他们的想法?

    “请先生让玉妍开开眼界!”墨玉妍说道,虽然她要比邪云药师高出一个境界,可言语之间却是相当地客气,对邪云药师似乎十分看重。

    周恒之前曾经和杨兰馨长谈过,对仙界的情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这是因为仙界的药师太少了,因此只要稍有所成便会得到诸多势力的追捧。

    药师的地位可不是境界所能代表的。

    在仙界,药师分为十级,一星最低、十星最高,从八星药师开始,则分别称为地药师、天药师和圣药师。能够获得这样的称号,是所有药师梦寐以求的。

    据说,四九仙城有个药师协会,只有通过药师协会认证的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药师,否则若是有人自称药师的话,会遭到四十九座仙城所有药师的共同敌视。

    若是有势力敢包庇那人,那股势力也会被所有药师视为公敌!

    药师在仙城拥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任哪一个势力都绝不会想和整个药师协会为敌,这极可能让自己的势力在瞬间崩灭。

    却不知道这邪云药师是几星的药师。

    “嘎嘎嘎,四小姐一定不会失望的!”邪云药师取出一剂失心散强行给周恒灌了下去。。

    杨兰馨咒骂了几句便颓然收声,区区蝼蚁再怎么叫喝又有什么用?她以前也是站在墨玉妍的位置上,草菅人命,那时候她也同样没有一丝怜悯,也不会将对方的反应放在心上。

    仙界便是如此的残酷。

    “啊——”周恒发出一声惨叫,药力已经开始发作了,在他的体内流转,如同刀子一般划割着他的五脏六肺。

    痛入心扉!

    这失心散的威力一次比一次大,便是这第一阶段便让周恒痛不欲生。

    而更惨的是,最后剩下的两根笼柱也已经在早上的时候被他炼化掉了其中的精华,现在他真是无物再可以依仗了!

    这改进之后的失心散第一阶段的时间减少了许多,仅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开始作用在周恒的头脑上,如同一万只蚂蚁在同时啃咬着他的脑子,其中的痛苦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还没有从早上的痛苦中恢复过来,不但神识虚弱,而且对于痛苦也更加地敏感,不到一分钟就全身剧颤,冷汗滚滚而下。

    看到这一幕,墨玉妍不由地露出一丝不屑之色,道:“先生,此人也不过如此!”

    邪云药师不由地怒气上涌,不过不是对墨玉妍而是对周恒,这小子怎么就偏偏在这时候就不行了?害得他在墨玉妍跟前丢脸!

    周恒浑身巨颤,他虽然极力抵抗,但人力有时而穷,他终是达到了极限。

    轰!

    药力大涨,突破了他最后一道防御,向着他的识海侵蚀而去。

    神识的泯灭,近在咫尺!

    失心散的药力开始完全占据周恒的头脑,但就在这时,有一股药力撞到了他的天灵盖上。

    原本这没什么,难道一块头盖骨还能咬人不成?一般人的头盖骨确实不会,但周恒的头盖骨……上面可是还有一角惑天留下的符文!

    这符文只有一个角,而且又限于周恒的境界,他根本不可能主动激发得起来。

    但事无绝对,他不能主动激发并不意味着骨符便不存在了!就和惑天一样,在受到攻击之后便会激发,只是周恒的骨符才那么一角,根本不可能和惑天每根骨头都有符文相比。

    惑天只要一遇到攻击便会自动触发符文,而周恒就远远没有那么厉害了,只有天灵盖在受到攻击的时候才会激发。

    现在便是这样的情况了!

    轰!

    骨符发飙,一道金光幅动,向着药力狠狠地反击而去。这骨符之威根本不能以常理来衡量,一路扫过如沸汤沃雪,所向披靡。

    管你失心散、失心疯,全灭!

    周恒原本已经变得茫然的眼神瞬间又变得明亮起来,而更搞笑的是,当骨符将这些药力灭得干净的时候,黑剑这位大爷轻轻一振,这些药力悉数被吸收,转化为道道灵力,冲击着墨玉妍对他施加的禁制。

    轰!轰!轰!

    一次又一次,当这些药力完全被消耗,虽然还没能轰破对于灵力的封制,却是打开了一条缝!

    以此为缺口,只要多来上那么几次,他一定可以恢复灵力和神祇!

    舒坦!

    周恒心中说道,但脸上却是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故意惨叫不绝,却是一声比一声低,一声比一声间隔得时间长。

    待拖足两个小时后,他用“疲惫不堪”的神情道:“就只有这丁点的威力?真是不够看啊,再弄点厉害的来!”

    邪云药师又惊又喜,道:“四小姐,这小子竟然又撑过去了!老夫说得没错吧,这小子简直就是绝品试药体!”

    墨玉妍也是露出了一丝惊讶,她原以为周恒必定沦陷,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又硬生生挺了过去!

    这家伙有些古怪!

    但区区一个试药体又怎么会让她放在心上,她在周恒身上扫了一下,道:“既然先生得到了这么一具试药体,便请先生尽情施为,调配出我需要的药剂!”

    “四小姐尽管放心,老夫定不会辜负期望!”邪云药师拍着胸脯做保证。

    墨玉妍点点头,转身离去。

    “嘿嘿嘿,小子,你表现很好,所以从明天开始,老夫会给你准备许多大餐,可不止是失心散而已!”邪云药师哈哈大笑,他可以尽情做测试了。

    “尽管放马过来!”周恒“虚弱”地道,语气之中却是不乏豪情。

    “周恒——”杨兰馨则是担心不已,被这个男人一直掩护在后面,她除了修为受制还没有受过一丁点的罪,岂能没有一丝感动?

    她原本只把周恒当作值得招揽的下属,但经过这几天的患难与共,她终是开始将周恒当成一个朋友来看待。

    所谓患难见真情,便是如此。

    “没事!我没事!”周恒摆手说道,前几天他是在安慰杨兰馨,但这一次却是真心话,不但没事,反而还得到了一些好处。

    杨兰馨心中感动,这个男人到现在还不想她担心,真是体贴入微!

    虽然周恒的实力还比不上自己,但以他恐怖的天赋,只要能够渡过此劫回到杨家,倾杨家之力来培养,不出千年必然可以达到、甚至超过她父亲的高度!

    这样的男人好像也配得上自己了!

    呸呸呸,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那种事情!

    杨兰馨心中一叹,虽然周恒还在坚持,可他们的未来注定已经黑暗无光,墨家会放他们离去呢?用屁股想想都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既然注定要死,为什么不对周恒好点呢?

    在这一刻,杨兰馨收起了她的野心,收起了她的心狠手辣,就算只是安慰一下周恒,她也想让周恒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够享受到一丝关爱,而不是只有痛苦。

    这也是她唯一能够回报周恒的。

    被她用“深情楚楚”的目光看着,周恒一阵纠结。

    拜托,你现在可不是妖艳迷人的尤物,而是一个让人超级倒胃口的肥婆,麻烦你矜持一点,不要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升起来了。

    他很果断地装晕过去,反正他每次挺过失心散的药力都是这样的反应,也不用担心会引起杨兰馨的怀疑。

    果然,这一晚过去之后,邪云药师好像是跟周恒斗上了,取出了一样又一样的药物,要将周恒的极限给逼出来!

    什么断肠丸、黑化丹、血阳膏,这老变态拿出了他一项项得意绝技,下的量都是十分得有考较,他并不想杀掉周恒,而是要测试出药姓的不足。

    周恒也有了经验,微加抵抗之后,就有意地引着药力去他的天灵盖,从而激发起骨符的反击,一举将药力化解,然后被黑剑转化为纯正的能量,用以冲击墨玉妍设下的禁制。

    如果说墨玉妍的禁制是一道堤坝的话,那么现在周恒已经悄悄地挖出了一个缺口,而且这缺口还在不断地扩大,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绝对可以将这道坝冲垮。

    墨玉妍又过来看了几次,周恒的顽强终于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但也只是如此,她更关心的是邪云药师炼制的丹药。

    到了第十七天墨玉妍第五次过来的时候,邪云药师向她提出了一个想法。

    “四小姐,这小子可能便是老夫梦寐以求的药人!”

    “先生,你可确定?”

    “绝对如此,否则这小子怎么能够承受那么多的毒物!”

    “……那就请先生将他炼制为人丹!”

    墨玉妍冷冷说道,脸上毫无一丝一毫的怜悯,似乎只是在说炒一盘香菇青菜似的。

    “嘿嘿嘿,请四小姐放心,老夫也很期待炼制出人丹来!”邪云药师怪笑道,还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好像垂涎欲滴似的。

    待墨玉妍离开之后,他走到牢笼跟前,道:“小子,你没有让老夫失望!为了报答你给老夫的惊喜,老夫打算让你永垂不朽,将你炼制成一枚人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