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二零章 邪云药师 2/3
    “这是什么意思!”周恒怒喝道,虽然发怒发济于事,但即使装也得装下,让自己的表现与常人无异,这才能够寻找机会脱困!

    墨玉妍根本不屑回答周恒,向那尊月明皇道:“将这二人带给邪云药师!”

    “遵命,四小姐!”目睹了墨玉妍的突然翻脸,那尊月明皇只觉自己的背后也是出了身冷汗,连他都以为墨玉妍之前说的乃是真话,没想到连他也被骗过了。

    这位墨家的四小姐绝对是枭雄之辈啊!

    那月明皇双手探出,分别拎着周恒和杨兰馨的衣领,出门而去。

    “哼,不管他们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墨家与暗月强盗团交易的秘密又岂能让外人知道!正好,邪云那边的试药体也用光了,刚好让他们顶上!”

    墨玉妍冷冷自语,俏脸上一片狠辣,让人不寒而栗。

    ……

    周恒和杨兰馨并没有受到实质姓伤害,只是丹田和识海都被封制了!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动用神祇和灵力。

    对于绝大部份的仙人来说,无法动用神祇和灵力意味着成为了一个废人。但这对周恒来说却是不适用的,因为他是灵体双修!

    可话又说回来,他的体质也就刚刚进入月明一重天,只论力量的话,他连最最普通的仙人都干不过,又岂是月明皇的对手?

    因此周恒选择了隐忍,他要找一个最好的机会才出手。

    “你要将我夫妇带到哪里去?”周恒装出害怕的模样说道,身体也很配合地颤动起来。

    若非杨兰馨知道她和周恒绝对不是夫妻,那肯定会被周恒此时的表演给骗到,这小子也太会装了!但两人同坐一条船,她自然不可能去拆穿周恒。

    “你们两个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那尊月明皇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对周恒二人颇为同情,“其实,你们落在星海强盗手里还要幸运一些!”

    星海强盗的凶名谁人不知?半夜都能止儿啼的,乃是极凶极恶的代名词!

    可居然说落在星海强盗手里还算运气?

    那邪云药师究竟得有多邪恶啊!

    周恒眉头一皱,他的灵力被封制,此时即使可以挣脱逃走,可没有灵力便无法飞行,他在茫茫宇宙中能够跑出多远?还不是瞬间便被抓回去的结果!

    现在……还是只能忍!

    从顶层一路向下,那尊月明皇很快便将两人带到了底层,穿过几条通道之后,立刻便有刺鼻的药味扑来,浓烈无比,连那尊月明皇都是脸皮抽动。

    这药味无孔不入,哪怕是闭上了呼吸都没用!

    他连忙加快脚步,又穿过了几条通道之后,进入了一间巨大的舱房,这里摆着一排排的桌子,而桌子上则是放满了各种瓶瓶罐罐。

    房子的北面还有一只牢笼,四面顶层都用粗如儿臂的黑色金属禁锢着,在牢笼对面三丈处,则有一个穿着邋遢衣物的男人正在来来回回地走动,用桌上的瓶瓶罐罐搭配着药剂。

    “邪云药师——”那尊月明皇道。

    “老夫的试药体吗?”那邋遢男人猛地回过身来,却是一个满脸皱眉的老头,脸皮乌黑,好像是一截老死的树皮,奇丑奇怪无比,“你小子自愿当老夫的试药体吗?”

    “嘿嘿,邪云药师真会开玩笑,我奉四小姐之命,这不是将试药体送来了!”那尊月明皇连忙说道。

    “嗯,终于有试药体了,老夫刚刚研制出一种新药,再没有试炼体送来的话,老夫便要自己吃了!”那邋遢老人自然便是邪云药师了,他挥了挥手,道,“老夫忙得紧,你还不快点滚蛋,要老夫喂你一粒**丹吗?”

    那尊月明皇不由地全身一颤,连忙将周恒二人丢下,逃似地奔了出去。

    “哈哈哈哈!”邪云药师大笑起来,一边在桌上继续调配着他的药物,一边道,“你们两个小鬼,哪个先来尝尝老夫刚刚研制出来的失心散?老夫可是很有人情味的,一个吃了,另一个就不用吃了!”

    此人完全就是个疯子,还很有人情味,鬼也不会相信!

    周恒心中一叹,这老家伙疯是疯,可一身修为也达到了月明二重天初期,他若是修为尽复的话当可以在二十招之内生擒这老头,在三招之内杀掉对方!

    可现在只有一身蛮力,他万万不可能干得过一尊月明皇。

    既然没有机会,那便绝不要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免得失去了最后一分翻盘的本钱。

    “老家伙,这失心散是什么玩意?”周恒从地上爬了起来,并顺便将杨兰馨也扶了起来,这妖精失了一身灵力和常人几无差别,而吃了那什么药体型又变得巨肥,就如同翻了身的乌龟,想要自己爬起来难度也太高了。

    虽然听对方叫自己为老家伙,邪云药师却是毫不在意,反而兴致勃勃地介绍起失心散来,道:“这是老夫根据一张古方新近调配出来的,作用是让人心神恍惚,问什么就答什么!而且,这还只是第一阶段的失心散,等老夫再有进展的话,还能让服药者听命行事,便是去杀自己的爹娘媳妇子女也不会犹豫一下!”

    他越说越兴奋,双臂直振,道:“老夫一定会成为整个四九仙城最最杰出的药师,名垂万古!”

    这真是个老疯子,居然研究那么邪恶的药物,完全不为天地人伦所容!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邪云药师取过一只碗盏,里面有黑乎乎的液体,应该便是那所谓的失心散了。他看了看周恒,又看了看杨兰馨,道:“怎么样,决定好了没有,哪个先来做试药体?”

    “对了,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们,这失心散现在还没有完全调配好,吃下去之后还有很强的副作用,大抵就是头疼欲裂,嗯,很痛很痛,之前就有一个试药体生生将脑袋撞碎了——唉,真是个没毅力的家伙!”

    老家伙指了指那座囚笼,周恒和杨兰馨顺着看了过去,似乎能够看到那乌黑的铁柱上还残留着腥红的血迹。

    让人宁可自杀也无法承受其痛的药物!

    杨兰馨不由地心中一颤,她知道邪云药师让他们做选择其实是在戏弄他们,就是想看到他们“夫妇”反目,为了晚一点死而撕破脸皮。

    可她真得无法承受!

    “我来尝尝吧!”但还没有等她开口,只见周恒已是挺身而出,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向邪云药师说道。一时之间,杨兰馨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感动?羞愧?如释重负?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看到周恒如此痛快地便站了出来,邪云药师不由地露出一丝不爽之色,他想要看到的便是亲人、朋友反目,这种**裸的背叛能够让他变态的心极度地满足。

    “小子,你真得决定了?可不要逞强,这失心散的痛苦——”

    “少废话,再不拿来你就自个儿喝吧!”周恒撇了撇嘴。

    “哈哈,好嘴硬,希望你等下还能如此!”邪云药师走到周恒身前,伸出右手捏住周恒的牙关,让周恒强行打开了嘴巴,然后将那碗黑乎乎的药汁一倒而入。

    他亲眼看到药汁进入了周恒的食道,这才满意一笑,拖着周恒来到囚笼门口,一甩手将周恒丢了进去,然后如法泡制,将杨兰馨也丢了进去。

    “周恒!周恒!你怎么样?”杨兰馨连忙问道。

    “死不了!”周恒淡淡说道,盘膝而坐,眼神中有怒火沸腾。他发誓,等他脱困的时候定要将这老变态削成一百块,还保证每一块都是相同的份量!

    “嘎嘎嘎,肥婆,老夫提醒你一声,失心散的药力很快便会发作,剧痛之下这小子可是会六亲不认的,到时候你可能会被他活活咬死!”邪云药师继续挑拨着两人的关系。

    这个老变态就是想看到夫妻、亲人、朋友之间的反目。

    杨兰馨置若未闻,根本不上这个当。倒不是说她心怀愧疚,便是死在周恒手里也无妨,而是这该死的囚笼就那么丁点大,她就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哼!”见周恒二人都不理自己,邪云药师不满地哼了一声,但他立刻又露出了阴笑,现在周恒还能忍,可失心散的药力任谁都无法承受,不用多久他就会和杨兰馨如同野狗一般撕咬起来!

    那一定很有趣!

    老变态继续去调配着他的药剂,这是他更大的爱好和乐趣。

    这失心散……药力发作得好快!

    周恒已经感觉到腹中有若刀绞,好像要把他心、肝、肠、胃纷纷扯裂一般,即使他拥有仙器级别的体质又如何,根本不顶用!

    “哇——”他暴吐出一口鲜血,却是黑乎乎的,散发着强烈的腥味。

    “周恒!”杨兰馨惊呼道。

    “没事,我还撑得住!”周恒勉强一笑,双手抓在困住他们的铁杆上,噬金族的能力发动,他要将这些金属中的精华吞噬干净,到时候这些铁杆就和凡铁无异,让他可以突然冲出,发动致命一击!

    而且,如此剧痛袭来,他也得找点事做来分分心。

    “嘎嘎嘎!”邪云药师则是大笑起来,他已经颇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周恒和杨兰馨互相殴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