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四三一章 再返地下世界 3/3
    应承恩目前是不是史上最弱的天尊不得而知,但他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倒霉的天尊!

    一曰三败,也算是祖坟生烟,倒霉加悲催了!

    败给周恒、败给月影圣女还好说,一个是蛮力级别的天尊,而且体质之强横堪比化神境法器,这败得并不冤枉,而月影圣女的灵力层次比他高,输了也正常。

    可是、可是,他怎么会输给那穿着粉衣的绝世天女?

    人家长得绝美是一回事,可美丽能够当成实际战力吗?

    一击就震碎了他的胳膊,这是何等实力?恐怕四大死地的主人恢复到巅峰状态出手也不过如此吧?

    可应承恩敢拍着胸膛保证那绝世天女不过是神婴境的修为!

    这世界是怎么了?

    先是有蛮力级别的天尊,而且身体强横得能够和化神境法器相比,现在又出了一个只有神婴境、却似乎比准仙还要强大的绝世天女,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武道末世,难得出了几位天尊,不该是化神境横扫天下的节奏吗?

    应承恩整个人处于被打飞的状态,脑海中则是一片混乱,完全被打懵了!

    嘭!

    他撞入了城外一座山峰中,这才去势用尽,连忙灵力运转,以治愈右臂。但他悲剧地发现,他能止住流血,却无法复长断肢!

    ——武者只要具有血脉之力,哪怕是在聚灵境都能复生断肢,因为血脉之力是源自于至少半步仙人的老祖宗,这是一种武道理解。

    而达到半步仙人后,那即使本来没有血脉之力也无所谓,因此他本身就能传承这样的血脉之力了。

    像应承恩已经达到了化神境,血脉之力早就超过了昔曰先祖,要复生断肢是极容易的事情,只是要消耗一些自身的精血罢了。

    可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压制着他,只要他一有复生断肢的念头,那本来已经愈合的伤口便会重新炸裂开来,让他痛苦不堪!

    那粉衣绝世天女究竟是谁,怎么会恐怖如斯!

    应承恩带着这强烈的震惊、不甘、憋屈、悲愤,走上了归返之路,其中的郁卒完全无法向外人道也。

    ……

    周恒也只是慢了一脚,当他回到赵家的时候便看到月影圣女一副失魂落魄,被震惊到双目呆滞的模样。

    “那、那人究竟是谁?”被周恒强大的气息所惊醒,月影圣女回过神来,向周恒问道。

    她亲眼目睹了应承恩被震飞出去的一幕,那恐怖到无法形容的威势让她久久无法正常思考。她虽然可以稳胜应承恩,但绝对无法轻松地击败对手,可偏偏让一个尚是神婴境的女子做到了。

    这荒诞得犹如一场梦似的。

    周恒顺着她的一指看到了惑天,不由地一笑,知道肯定是应承恩惹错了对象!要知道当初连毒淼天尊都是吃了大亏,又何况是应承恩这种速成的货色?

    “我夫人!”他脸不红气不粗地说道,“怎么样,漂亮吧!”

    哪有人这么炫耀自己妻子的!

    月影圣女很是无耻周恒的脸皮之厚,可看到惑天那绝美的容颜、无上的气质后,便是心高气傲如她都是不得不自承不如!

    若是只有一丁点的差距,她还有一比的勇气,可现在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天堑!

    根本没得比!

    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完美得女人?

    “对了,你现在既然已经恢复了实力,也可以走人了,好走不送——那欠得人情别忘了,我不介意你每年送个万八十斤的上品灵石来感激我!”周恒笑道,并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月影圣女银牙暗咬,她会落得这么惨追究起罪魁祸首来还不是周恒!

    这家伙倒好,已经榨了她一株绝世灵草了,又要去了一个人情——化神境天尊的人情啊,每年还想要万儿八千的上品灵石?

    这灵石是消耗型资源,只会越来越少,如此多年下来哪还有多少上品灵石的存在?万八十斤,亏他说得出口!

    “哟,仙子!”一声怪叫,黑驴也跑了过来,流着口水盯着月影圣女。

    “贱驴!”月影圣女那满腹怒火顿时倾泄到了黑驴头上,对着它便是一掌拍了过去,然后急速转身走了。

    在这里待了一个月,她早该回东灵仙池了。

    “啊——”黑驴惨叫一声,它又不是周恒拥有化神境的体质,顿时被镇压得五体投地,整个身体都陷进了泥土中,待它出来之后,地上便多了一个完整的驴坑。

    “这小娘皮,本座收定她了!”黑驴吐着泥土说道。

    “你若是不好好修炼的话,只会被甩得越来越远!”周恒打击它道。

    黑驴顿时垂头丧气,它以前进境迅猛乃是因为它本身就是结胎境,只是被硬生生打落了境界,可从现在开始就要一步步靠自己慢慢积累、领悟了。

    半步仙人的进步是何等之难!

    “本座岂会不如你这小子,一定会比你先成仙!”黑驴大言不惭地道。

    周恒撇了撇嘴,也懒得拆穿这种没有意义的浑话。

    在赵家待了一天,周恒又去了一趟天宝阁,却依然没有得到老骗子或是星门的消息,他决定不等了,独自一人前往寒苍国,那镇压着孔傲昆的地下世界。

    在自然界的愤怒之下,这里的山脉已经崩碎,昔曰那寒潭、山谷已经彻底不见,原来的通道自然也早已经不复存在。不过,对于现在的周恒来说,这一切都是小意思,他算了算位置后,直接一拳破开地面,向着地底下迅速行去。

    他根本不用担心挖出来的泥土问题,直接以暴力挤压,一块房子般大小的泥土石头被他生生捏得只有拳头般大小,然后如同飞箭一般从洞中抛出。

    仅仅半个小时之后,脚下突然一松,周恒便落入了那片地下世界之中。

    远远的,那片光幕已是在望。

    周恒并没有祭出黑剑,而是以肉身行走,想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能不能对抗那邪气的侵袭。

    变化很明显,仅仅只是半分钟之后,他心中便涌起一股强烈的狂暴之意,渴望着杀戮、希冀着鲜血,双眼不知不觉间已是变得通红。

    他猛地一惊,举起双手一看,皮肤上已经钻出一层红毛,散发着无比的邪恶之气!

    周恒连忙运转灵力进行对抗,但没有用,那红毛的滋长越来越快,而他心中的狂暴之意也越来越强烈,无限渴望着杀戮!

    对抗不住!

    周恒连忙将黑剑祭了出来,一股凛冽的杀气涌过,那股邪气顿时如同沸汤沃雪,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不由地骇然,自己的身体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尊,却根本没有对抗这股邪气的资格!

    而且,那层天幕本就有强大的遮蔽、防御作用,隔了一层都那么恐怖,若是在其中的话岂不是说连仙人都会受到影响?

    孔傲昆,昔曰在仙界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如果说他是大魔头,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呢?

    对于强者来说,打败一个同境界的对手相对来说是最简单的,其次则是轰杀对手,再难的则是生擒,这出手之间便会有许多的顾忌,可能反倒会死在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手中!

    周恒带着这些不解来到了天幕之前,他又试了一下,以他现在的蛮力依然无法破开这层屏障,只能以黑剑划开一个缺口进入。

    这里,丝毫没有受到天灾的影响,依然是漫山遍野的血藤,长势好得一塌糊涂。

    周恒甚至怀疑,便是整个玄乾星真得毁灭了,这里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而是在外面这层天幕的保护下在黑暗、冰冷、广阔的宇宙中飘行。

    他大步前行,很快便来到了那个湖泊处,一汪喷泉直冲天幕。

    时间不对,孔傲昆还没有出现,周恒顺手一抄,一大片湖水被无形之力艹控,悬浮在天空中。

    这湖水奇寒,上一次周恒根本不敢触碰,不知道这一次又是如何。

    他伸出手向湖水探去,开始一切毫无变化,但当手指距离湖水还有一寸左右时,一股寒气突然袭来,他的手指处立刻浮起了一层薄冰。

    还行,能够撑得住!

    周恒暗暗点头,手指再伸,没进了那汪湖水中。

    一股寒意顿时狂袭过来,冰冷无比,卡卡卡,他的手腕上立刻结了一层寒冰,迅速从手腕处开始延伸,到小臂、肩部,直至大半个身体。

    如同冰雕也似!

    周恒身体一振,锵锵锵,这层冰雕顿时碎落下来,他整个人散发出旺盛无比的血气,对抗着那逼人的寒意。

    他是体质级别的天尊,论气血之旺盛应该是整个玄乾星最强大的了,这样的寒气对于任何一位灵力层次的天尊来说都是极大的麻烦,可对周恒来说虽然还谈不上小意思,但也足以对抗。

    周恒原只是想试一下这水到底冰寒到了何等程度,知道了自然也就要收回手,可他突然发现,这湖水冷是冷,却是蕴含着强烈的灵气!

    虽然还没有达到灵核的程度,却是远远超过了上品灵石!

    他不由地一愣,但立刻便明白过来。

    孔傲昆乃是仙人,其层次远远超过了凡界的存在,在他的温养之下这座湖泊也变成了宝池!

    只是,要不要下去呢,周恒有些纠结,因为这相当于孔傲昆的洗澡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