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四零九章 毛家认怂 2/3
    毛细阳好像整个人被蒸干了一样,皮肤包着骨头,可以清楚地看到脸部、手部的骨架形状,两只眼珠越来越突出眼眶,啪,有一只竟是掉了下来!

    王苛毕竟还是小孩,见状不由地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抱紧了黑驴。

    啪,又是一只眼珠掉了下来,不止如此,连鼻子、耳朵也一一掉落,然后皮肤破裂,露出里面红色的枯肉来。幸好他整个人都干瘪了,再没有一丝鲜血,否则那模样肯定更加恐怖。

    啪、啪、啪,他的肌肉一条条崩断,白骨也露了出来,千疮百孔。

    “老丑怪打不过本座,要用这丑模样吓死本座不成?”黑驴喃喃说道。

    王苛却是越看越是心惊,忍不住便是一口咬到了黑驴身上,牙关紧颤,害怕无比。

    “啊——”黑驴被他这么咬上一口,顿时一下跳起了十丈高,“小破孩,快放嘴、放嘴!”

    “嘎嘎嘎!”毛细阳伸手在脸上一抹一扯,整张脸便被他完全抓了下来,露出一只森森的骷髅头来。他的双手也变成了骷髅爪子,十指硬生生拔长了足有半尺。

    看到这一幕,王苛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而黑驴也趁机将小吃货从背上抓了下来,以灵力虚控悬浮在身边。

    “生死之间,枯荣相生!”毛细阳的眼洞中猛地跳起了两团火焰,他一脚踏出,鞋子却是立刻崩碎,现出了两只白骨的脚掌来,巨大无比,显然硬生生撑破了鞋子。

    现在的毛细阳,与行尸毫无区别,可他却是有着自我完慗的意识,甚至还能运用神祇,相当于将武者和行尸的优点集合到了一起!

    尸人!

    看来,毛家确实得到了鬼尸宗的真正传承,如果不介意模样的话,行尸的身体强度远在人族之上,又没有什么要害,绝对是武者梦寐以求的身体形态!

    毛细阳舒展了一下骨头,发出一连串劈里啪啦的声响,他转了转头,好像这很舒服似的。然后,他死死地盯着黑驴和王苛,眼洞中的鬼火不断地跳动着,杀气狂炽。

    他的气势也在疯狂提升,突地一下,竟是迈过了神婴境这道槛!

    “你们两个,还不乖乖地受擒?”毛细阳从嗓子眼里发出怪异的声响,他秘法连施,终于跨进了神婴境,战力已是完全碾压黑驴,举手之间便能抹去那两个蝼蚁。

    “丑老怪,本座建议你回头看一下!”黑驴突然道。

    “嘎嘎嘎,你以为本座会上你这种当吗?”毛细阳冷哼道,这驴子竟然想骗他回头,然后趁机偷袭或是开溜?真是异想天开!

    “我也建议你回头看一下!”一道声音突然在毛细阳的耳边响起——虽然他已经没有耳朵了。

    这声音不大,但毛细阳却是猛地一下就跳了起来,可身体才刚刚跃起,一只大手却是按了过来,轻轻松松便将他的身体镇压了回去。

    是周恒!

    “师父,你太威武霸气了,又打赢了!”王苛欢呼雀跃。

    毛细阳哆嗦着转过头来,只见远处的战斗果然已经结束了,周恒左手提着一具白骨骷髅,头顶赫然有一只还没有完全成型的王冠,不正是那具准尸王吗?

    对方的一只右手正按在他的肩上,虽然仅仅只是一只手,却如同星辰一般沉重,让他浑身每根骨头都在呻吟,吱吱吱地似乎便要立刻崩碎。

    他神婴境的力量在对方面前便如婴儿一般,脆弱、无力!

    “你们毛家的真正老巢,在哪?”周恒十分平静地问道,丝毫看不出他之前刚进行了一场同阶大战。

    毛细阳浑身一颤,骨头激撞,发出卡卡卡的声音,他眼洞里的鬼火闪动了几下,却是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说实话,我也不在乎!”周恒眸中杀气一闪,黑剑祭出,刷地将毛细阳的骷髅头削了下来,却不知道这回黑剑能不能吸收到对方的生命精气。

    他随手将毛细阳的尸体丢在一边,被黑剑斩断头颈的东西,不管是人是兽还是行尸,绝对不可能活得了!

    咻,便在这时,黑驴已是撒开蹄子跑了——毛家的高手既然已死,它便能去收缴那阴河大阵了,布阵需要道具、更需要极珍贵的宝物来充当核心。

    过了几秒。

    “周小子,快来帮本座破了这阵法!”黑驴在远方大叫道,它的收缴行动受到了阻挠。

    “大嘴巴驴你还真是不要脸,要我师父破了阵法给你抢东西!”周恒带着王苛掠了过去,小破孩十分气愤地道。

    “小破孩,你懂什么!”黑驴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小家伙的脑袋上。

    周恒哈哈大笑,一拳轰出。

    他很快便将城里的阵眼全部破坏,那阴河大阵自然也就被破除了。

    黑驴将所有材料不管好的坏的、值钱的不值钱的,纷纷收进了空间法器中,这才与周恒离城而去。

    他们继续扫荡,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又摧毁了毛家十七座尸城,然后当他们来到第十八座城市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已经没有行尸的存在,乃是一座完完全全的空城。

    第十九座,也是如此,第二十座、第二十一座、第二十二座……全部是空城,好像毛家完全从明面转入了地下,再也看不到一个人或者一具行尸。

    ……

    “老祖,这次我们损失惨重!”毛家的真正老巢中,毛安平、毛安玄、毛步呈还有几个核心族人正在商议着家族接下来的动作。

    “所有的势力都转入地下了?”毛安平平静地问道,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毛安平的表情越是平静,他内心中蕴含的怒火就越是强烈。

    “是的,老祖!”毛步呈凛然说道,他可不想在这时候去触毛安平的霉头。

    “近段时间内,一切低调,待一号和二号突破为尸王,便是我毛家重新现世的时候!”毛安玄接口说道。

    “到时候,我毛家必能重现辉煌!”

    “周恒那小子,必死无疑!”

    “最重要的,还是夺得仙缘,这亿万年才有的机缘,必然是我们的!”

    “不错!”

    ……

    连续几次都是遇到了空城,周恒也知道毛家肯定是怕了他,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应该是不可能再与他正面放对了。

    “我们该回去了!”周恒说道。

    “好啊好啊!”黑驴点头不止,支持它东奔西跑的动力是宝物,打打杀杀的根本不是它的菜。

    小吃货当然没有抗议的资格,两人一驴就此返回,行了几天后,他们停下来小作休憩,生起火烤起肉——周恒和黑驴能忍饥,但某个吃货可绝对熬不住。

    “小破孩,去打点水来!”黑驴吩咐道。

    王苛虽然与黑驴向来是对着干的,但再大的仇恨也比不过吃,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

    虽然这里荒山野岭,但小吃货也快要突破劈地境了,去打个水应该不会遇到危险,再说了,武者若是不经历危险又怎么可能成长?

    过了至少半个小时,王苛却还是没有回来,周恒不由地眉头一皱,将神识完全铺开,方圆千里范围的区域全在他的神意笼罩之下。

    “嗯?”他微微一愣,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师父,我回来啦!”几分钟后,只见一口大锅“跑”了过来,锅里还有各种食物在飘荡,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

    嘭!

    这只大锅落到了地上,震得地面都是抖了几下,王苛则是大锅下面钻了出来,道:“累死我了,可真是沉呢!”

    这锅确实很大,高、长各有丈许,却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周恒试了下份量,竟然有数万斤重。

    黑驴已经跑了过来,口水直流:“好东西啊!这是天灵鹿,有上古神兽血脉,我嗅、我嗅,还有黄金参的药味,至少有两千年的年份,嗅嗅嗅,还有箭龙鱼油,这就更加珍贵了,乃是大海深处的奇珍!”

    周恒不由地笑了,道:“你们两个哪个才算是吃货?”

    “本座以前跟着玄尊,什么好东西没有吃过?”黑驴很是傲娇地说道,将驴头高高昂起,但不断流下来的口水却是将它的形象破坏无余,虽然它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

    “师父,原来这东西好珍贵的!那你快吃吧,徒儿孝敬你的!”王苛虽然也是垂涎欲滴,却是强行忍住了。

    周恒心中奇怪,道:“你这是从哪弄来的?”按说,这应该是极珍贵的宝物,怎么会被王苛一个初分境的小家伙一路扛了过来?

    “不知道啊,我在河边打水,遇到一个小破孩,我们打了一架,然后我就迷路了,再后来就看到一个空地上架着这么一个大锅,边上又没有人,我就把这锅抬了回来!”王苛说道。

    “你和谁打架了?”周恒一愣,难道这徒弟和他一样,也是天生拉仇恨的料,不惹事也有事自己跑到头上来?

    “不认识,一个小破孩,头上还长了两只鹿角,不过没我力气大!”王苛有些小得意。

    师父是天下第一,他怎么也要混个天下第二!

    长了角的小孩?异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