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四零三章 吃货 2/3
    周恒与毛家之间本就是不可化解的仇恨,再加上这个家族丧心病狂,挖取人心炼药、制造行尸,哪一样是“人”做得出来的事情?

    既然这个家族全是畜牲,那么悉数杀掉又如何!

    那刚刚出来的青衣老者便是毛家留守镇场的结胎境老祖,名为毛雪坡,他听到毛知云说出“周恒”两字后,便意识到了不妙,急急赶了出来,却还是晚了。

    看着毛知云胸口炸开了一个大口子,毛雪坡目光一寒,道:“周恒,你还真是大胆,竟然敢杀到我毛家门上来!”他感应不到周恒的气息,以为周恒还是结胎境,那自然不能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老贼——”周恒还没有说话,那小破孩已是厉叫起来,“还我爹娘的姓命来!”他向毛雪坡冲了过去,眼神中如欲喷出火来。

    “哼!”毛雪坡看到一个仅有初分境的小孩竟然敢向他出手,不由地怒气一涌,念头动转之间,一条蛇影现出,张开了巨口对着小孩咬了过去。

    那小孩却是无所畏惧,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勇气,眼神坚定。

    蛇口咬下,但还没有碰到小孩却都是一一消融,好像撞进了一个看不见的口袋,就那么整个地消失了。

    “周恒!”毛雪坡不满地哼了一声,他感应到了周恒扬动的神意,正是对方出了手将他的攻击化解。

    小破孩疾冲,犹如一道利箭。

    毛雪坡冷笑,周恒还真以为只要他不断地出手化解,便能让这个小孩轰中自己?笑话!他心念一动,轰轰轰,至少上千条蛟蛇从他的身上涌出,对着那小孩子狂啸而去。

    攻和守最大的不同就是,只要他攻中一次,那小孩就必死无疑!

    因此,两人以这小破孩为较量的工具,他在先天上就占据了上风!

    周恒淡淡一笑,他可没有把那小孩当成较量工具的意思,再说,毛雪坡又有什么资格与他较量?他同样心念一动,那万千道蛟蛇仿佛如汤沃雪,悉数消失得干干净净!

    那小破孩可是鬼灵精,知道周恒在出手助他,自然更无所畏惧,大叫一声中,将手中的匕首挥扬起来。

    “哼!”毛雪坡沉哼一声,鼻中喷出两道气流,向着那小孩涌了过去。

    周恒右手一控,一股恐怖的压力落下,那两团气流顿时消失无踪,而毛雪坡整个人也被这股压力镇得趴到了地上,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怎么可能!”毛雪坡双眼圆睁,充满着不可思议!

    毛家那些下人也都是把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毛雪坡是谁?那可是堂堂结胎境老祖啊,整个天下都能横着走的人物,高高在上,如同半个仙人!可这样的存在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个五体投地!

    这总不可能是他自己趴下去的吧?如果不是他自愿,那肯定是被人压趴下去的!

    是周恒!

    嘶,这小子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多岁,怎么可能有那么恐怖的力量!

    毛雪坡更是又怒又惊,这对于他来说可是天大的耻辱,但周恒的实力怎么那么强,强得让他没有一丝一毫抵抗的能力!

    没办法,只能动用家族底蕴了!

    他心念一动,毛家主宅上方顿时扬动起了一道黑光,疾冲上天,形成了一条九头蛇的虚影。轰,这条九头蛇在天空中发出一道无声的咆哮后,立刻涌进了他的体内。

    毛雪坡的气息立刻产生了大提升,从结胎二重天迅速提升到结胎三重天,然后在稍稍的停顿之后,立刻又突破了这个限制,进入了神婴境!

    神婴一重天、神婴二重天!

    终于,他的气息稳定了下来。

    “嘿嘿嘿嘿,周恒,这是我毛家的底蕴,你在这里与我交手,乃是自寻死路!”毛雪坡冷笑,他现在的身体中充满着狂暴的力量,似乎一颗星辰掉下来他也能一拳轰爆!

    当然,他只是灵力层次提升到了神婴二重天,本身的境界领悟并没有跟上去,否则毛家人时不时来上这么两下,都能获得高境界的领悟,人人都能突破神婴境了!

    但拥有神婴二重天的力量也足够了,一力破万法,碾压级别的力量足以轰灭一切!

    他撑地欲起,可任他浑身骨骼爆发出劈里啪啦的脆响,可身形却是丝毫没有变化!

    “哇哈哈哈!”黑驴顿时笑得满地打滚。

    这吹了半天,还是个废物啊!

    便在此时,小破孩终是杀奔了过来,一匕首捅向毛雪坡的头颈。

    嗡!

    匕首的尖端刺在毛雪坡的头颈处,却是根本刺不下去!

    毛雪坡是被周恒镇住了,但结胎境的防御是何等强大,哪是初分境的小武者可以刺破的?当初周恒在灵海境的时候,手中拿着的还是无坚不摧的黑剑,都要祭出凌天九式,这才能够将毫无还手之力的浸血天君斩杀!

    “啊——”小破孩大叫,拼尽了全力,锵,一声脆响,那匕首竟是断成了两截,可毛雪坡的头颈却是毫无发伤。

    毛雪坡对此可没有丝毫的得意之情,他乃是结胎境,本身的防御要是被区区初分境小孩拿一把凡器轰破的话,那他还真不如找根绳子把自己吊死算了!

    他的脸上充满着恐惧表情。

    自己现在可是拥有神婴二重天的力量啊,怎么还是不能动弹分毫,好像一个凡人被巨石碾压,根本不可能站得起来!

    周恒……不是结胎境,而是神婴境!

    他终是不可自持地颤抖起来,浑身直冒寒气。

    “我要杀了你!”小破孩双眼赤红,一甩手将断掉的匕首扔掉,竟是张开嘴向着毛雪坡的肩部咬了过去。

    周恒眉头一皱,他虽然镇压了毛雪坡,但毛雪坡还是货真价实的结胎境,**受到攻击自然会产生反震之力,这对于他来说微不足道,但对于一名初分境的武者来说,却足以将之震得粉身碎骨!

    不过,那小孩绝咬不破毛雪坡的皮肉,那么这反弹之力也最多让他断掉几颗牙齿,这点小苦头倒是无妨。

    噗嗤,那小孩咬了下去。

    “啊——”呼痛声响起,小破孩昂起头来,满嘴的鲜血。

    周恒、黑驴却都是一惊一愣,因为那呼痛声并不是小破孩发出来的,而是毛雪坡!

    ——那小破孩竟是咬下了毛雪坡肩上的一块肉!

    这怎么可能!

    毛雪坡可是货真价实的结胎境,虽然被周恒压制了,可防御力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怎么可能被一个初分境的小孩生生咬下了一块肉?

    而且,这小孩竟然没有被溢动出来的力量反震死,更是不可思议!

    “咬死你!咬死你!”小破孩凶光毕现,仿佛一头上古凶兽,俯身又是一口咬了下去,他的牙齿简直就是神婴境的法器,生生撕开了毛雪坡的防御!

    黑驴喃喃道:“周小子,这小破孩似乎比你还要变态啊!”

    周恒也是震惊未消,这小孩的能力真是有够恐怖的,换作是他的话,在初分境时便是执着黑剑也万万不可能轰破结胎境的防御。

    这是什么怪胎!

    毛雪坡惨叫不断,他虽然是结胎境的存在,可被人一口一口将血肉咬下来,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不止是痛,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压力,要是被一个小破孩生生咬光身上的血肉而死,这是怎样悲惨的死法?

    好在周恒也没有让那小破孩变成野兽的想法,单手一招,那小破孩便凌空飞了起来。他将小破孩丢向黑驴,道:“驴子,你看着他!”

    “放开我,我要报仇!我要报仇!”那小破孩连连挣扎。

    “小破孩,给本座安份点!”黑驴哼道。

    “臭驴子,快开我,否则我吃了你!”那小破孩双眼凶光闪闪,张开着雪白的牙齿。

    饶是黑驴天不怕地不怕,可被这小孩盯着却是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它连忙一蹄子拍了过去:“小破孩,竟然敢恐吓本座!”

    周恒祭出黑剑,断刃划过,轱辘辘,毛雪坡那颗大好头颅顿时离颈而去,鲜血喷洒。

    那小孩看到这一幕时,这才停止了挣扎,但一双凶狠的眼神兀自盯着毛家大宅,透着杀气腾腾。

    周恒有点头痛,七八岁的小孩本该无忧无虑,可是这小孩竟能凶狠到直接咬下人的血肉,真是从骨子里透着强烈的煞气。

    他既然给了十分钟的期限,自然不会食言而肥,向那小孩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破孩转头看向周恒,大概是因为周恒斩杀了毛雪坡,他看向周恒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许多,道:“我叫王苛,小名叫吃货!”

    “噗——”黑驴顿时喷了出来。

    这吃货之名绝对名符其实,小家伙的牙口好到连结胎境强者的防御都能咬穿,本身还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真是妖孽!

    “你父母都被毛家杀了?”

    “嗯!”小吃货双拳紧握,牙齿咬着嘴唇,目中眼泪滚滚而落,“那天我被娘亲藏在了床下的地洞里才逃过了一劫,毛家的畜牲先给了我爹喂了什么药,然后我爹就变成了怪物,把我娘咬死了,接着我娘也变成了怪物,跟着毛家的畜牲一起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