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三七三章 月影圣女 2/3
    黑驴终是为自己的口出狂言付出了代价。

    这贱驴确实天赋异禀,再加上尸灵花的好处,它直接冲上了结胎境二重天——毕竟丹田空间没有周恒那么大,突破起来容易多了。

    只是相同的大境界下,又有谁能够和周恒媲美?

    六百四十倍的灵力积累足以让他在结胎一重天便轻松镇压结胎三重天,贱驴得意忘形和周恒挑衅,结果便是被周恒骑到了背上,被迫当了一天的坐骑。

    “汪,周小子,此仇本座不报枉为神驴!”黑驴不甘心地叫道。

    “等着你!”作为胜利者,周恒自然不介意黑驴说些挽回脸面的话。

    一人一驴继续向着血色大陆的深处进发,相比于大海另一端的绿色世界,这里就要显得荒凉多了,基本看不到植被,而妖兽更是少得可怜,或许根本不存在。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地底下真能开辟出这么大的空间来?”周恒露出了怀疑之色,以他和黑驴的脚程,抛开海上那段时间不算,十几天的时间都足够横跨天龙帝朝了!

    可他们依然还没有走到这血色大陆的尽头!

    “化神境天尊死后可以衍化出一片巨大的区域,像死亡森林、毒淼之海,都是和朗月国差不多大小。如果说这里是一尊仙人死后衍化,那么比天龙帝朝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黑驴总算正经了一回。

    “仙……也不是不死不灭的!”周恒叹了口气。

    他本以为成为仙人之后便与天地同寿,可一块仙之大陆却是生生撞入了凡界,生灵死绝!那上面肯定有仙人吧,而且还不止一个,却死得连根骨头都不剩。

    黑剑的原主人、惑天或者是惑天的父母绝对是仙界的至强者,可这样的存在也十有**陨落了。

    世间,真有不死不灭的存在吗?

    “周小子,不要发这种无聊的感叹了,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便只有攀登到世间之巅!”黑驴人立起来,勾着周恒的肩膀说道,长长的尾巴从花裙子里钻了出来,一摇一摆。

    周恒摇摇头,道:“贱驴,你若是不伸出贼手的话,我们还是好朋友!”

    黑驴讪讪而笑,它正想从周恒身上将九玄试炼塔偷出来,闻言也只好收蹄而回,一笑之后便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脸皮厚得让人发指。

    不过被这头贱驴如此一闹,周恒也没有心情再去想那些事情,他们继续奔行在这座荒芜的大陆上。

    又是三天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这座大陆的尽头,整个空间都在收缩,在他们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峡谷。

    也许这也不应该用峡谷来形容,仿佛虚空中的一个巨洞,只能隐约看到里面尽是星光闪动,璀璨无比。这巨洞的大小着实不好说,因为他们距离那足有上万里之遥,可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巨洞的形状,足见这巨洞空间有多么得巨大了。

    周恒和黑驴都是不敢乱闯,他们晋入了结胎境没错,实力都堪称强大,几乎站在了玄乾星的巅峰,可这里实在古怪,可能有陨仙,那再殒几个结胎境又算得了什么?

    即使隔着那么远,一人一驴还是可以感应到那巨洞中散发出来的吸引力,似乎要将这整个空间都吞噬进去一般。

    “前面没有别的路了!”黑驴道。

    “要么回头,要么进入那洞中!”周恒也道。

    他们互看一眼,都可以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一抹坚定和固执。

    “走!”

    他们起步前进,万里之遥对于结胎境来说真是算不上什么,不消多久他们就来到了近处。

    这巨洞一片黝黑,正因为如此,那对面的淡淡星光才能够辉映过来。其实,这巨洞还不如说是一条奇大无比、奇长无比的通道,只是这规模大到了让人无法想像的程度。

    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构建出这样雄伟的大手笔?

    在这巨洞之下,周恒和黑驴那渺小的身形连蝼蚁都谈不上,沧海一粟,犹如尘埃。

    尘埃可不止他们两个,洞口周围还散布着许多人类武者,因为寒苍国为人类的地盘,被吸引过来的自然也都是人类武者了。

    黑驴扫过一圈之后,突然眼睛一亮,撒开四蹄便向着一处人群跑了过去。随着它的跑动,风扬起了它的花裙子,隐约露出了一只没毛的屁股,风搔中透着无比的下贱。

    “月影仙子!”搔驴一边跑一边跳起来挥动着前蹄。

    这是黑驴的旧识?

    周恒心中想道,身形掠动,跟在黑驴的身后。他也在那几个人的身上一扫,那共有四人,都是女子,看她们所站的位置,显然是以中间那女为尊。

    分开在周围的三女年龄各异,最老的满脸皱纹,头发花白。另两人则是要年轻一些,都是四十来岁的美妇,丰韵犹存。

    那正中间的女子脸上蒙着一块白纱,看不清长相,但青丝迤俪,体态婀娜,即使穿着一件略为宽松长裙都掩不住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双峰骄傲地挺立着,小屁股也是微微上翘,显示出青春的气息。

    周恒微微一愣,因为他认出了那花甲老妪,正是东灵仙池的“林师祖”,也就是第一个认出他紫焰天龙血脉的人。

    这么说来,这些人都是东灵仙池的人?

    “仙子,想死本神驴了!”这搔驴扑了过去。

    “贱驴!”那蒙面女子看到黑驴之后,立刻怒声斥喝,锵地一声,她手中已是多了柄宝剑,对着黑驴毫不留情地斩了过去。

    “妈呀——”黑驴连忙掉头便跑,花裙飘扬,没毛的屁股隐现,风搔无比。

    那蒙面女见状自然更加暴怒,提着宝剑直追而去。

    神婴境!

    周恒目光一凝,这女子好强大!

    “仙子,有话好好说,咱们是老交情了,不要一见面就打打杀杀,坏了我们的交情!”黑驴一边跑一边叫道,“本座的侍女可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给你面子才让你有这个机会!”

    “谁与你有交情!”蒙面女纵剑而舞,剑气驰横,赶得黑驴鸡飞狗跳,怪叫连连。

    这贱驴果然仇家满天下!

    周恒果断没有上前阻止,这头黑驴下贱得没有下限,活该被剁死!再者,那女子虽然出手甚厉,却是留有了余地,并没有真得下死手,也就是要给贱驴一点苦头吃吃。

    这可是喜闻乐见,他又何必去做个坏人呢?

    “啊!”“依!”“呵!”黑驴惨叫不绝,一条花裙子已是被削得支离破碎,浑身也是伤痕累累。

    “贱驴,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蒙面女收起了宝剑,双目中各透出一道神光,白衣飘舞,有若神女。

    黑驴吃足了苦头,可不敢再嘴贱,颓废地退得远远,将脑袋埋到了地里,一只屁股则是高高翘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什么疗伤的造型。

    周恒则是大步走了过去,道:“见过前辈!”他对着那“林师祖”抱了抱拳。

    老妪微微一笑,道:“年轻人,你很了不得的!”她是东灵仙池仅数的神婴境强者,被宗内尊称为“散花婆婆”,距离化神境也不过一步之遥。

    东灵仙池自然也听说过周恒的事情,更知道他“得到”了三阳天尊的传承,可东灵仙池昔年便曾出现过化神境的天尊,本就有化神境的传承,根本没有必要去贪图周恒手里的东西。

    再说了,东灵仙池在上古年间与万古大帝也有理不清的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因此更不会去找周恒夺宝了。

    散花婆婆给周恒做介绍道:“年轻人,这是我宗的月影圣女,也是初代圣女!”

    初代圣女?

    周恒一怔,这岂不是说此女乃是从上古年间通过时间源液封印而来的,也就是贱驴一直挂在嘴边的东灵仙池圣女本尊!

    怪不得那头贱驴刚才兴奋无比,可惜它贱名在外,又没有像小金那么可爱的模样,或者跟小灰那样萌死人,哪个女人会喜欢它?

    周恒向月影圣女抱拳行了一礼,道:“周恒见过圣女!”

    “哼!”月影圣女却只是冷哼一声,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估计绝对不善。

    怎么着了?

    他和这女人有仇吗?他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吗?怎么一上来就给他一个大冷脸!

    周恒也没打算和东灵仙池扯上什么关系,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他也懒得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向着散花婆婆再次拱了拱手之后,他转身离去。

    回到黑驴边上的时候,这头贱驴已经恢复了元气,贼兮兮地看着他,道:“周小子,你很倒霉,忘了告诉你,当年东灵天尊和万古大帝可是有一段情史的!”

    “啧啧啧,可惜的是,两个人的脾气都太犟了,分分合合,最终还是没有走到一边!”

    “因此,月影仙子最恨与万古大帝有关的人,你是大帝后裔,她肯定讨厌死你了!”

    周恒淡淡一笑,道:“我管她呢!再说,她讨厌我跟你有什么关系,人家又不会因此当你的侍女!”

    黑驴将贼眼一转,喃喃道:“要是我把周小子阉了,月影仙子会不会很高兴呢?”

    “……贱驴,我听得见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