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三六一章 应家灭 2/3
    应家诸人都是个个心中遑然,面对结胎境的杀神,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便只有引颈待宰!

    应天印也是脸色铁青,他目注周恒,眼神中杀气滚滚,沉声道:“阁下,收手吧,应家愿意拱手让出一半的财富,来换取和平!”

    “老祖——”应家所有人都是悲愤地叫道,若非为了应家,老祖何需低头,还要让出应家一半的财富,这是何等巨大的损失,更是何等的颜面无存!

    他们个个在心中升起了怨愤,都是暗道只要他们的天才应承恩踏入结胎境出世,必然将摘下周恒的脑袋!

    大丈夫能屈能伸!

    忍一时之气,他曰跃九天成龙!

    周恒哈哈大笑,道:“应老鬼,你在自说自画什么?我不是说得明明白白,叫你和应承恩出来受死!死,不懂吗?”他大步前行,金色小人从头顶浮起,恐怖的威压放出。

    啪啪啪,应家的人如同被收割的麦子,莫不胸口爆裂,一片接着一片地倒了下去。

    气势所过,生灵不存!

    “啊!”

    “魔鬼!”

    “快逃命啊!”

    应家还没死的人都是转身便逃,一个个使出了吃奶的劲,瞬间做鸟兽散。什么家族荣誉,什么同族情谊,在死亡面前显得那么得脆弱。

    “住手!”应天印大叫道,他再不出手阻止的话,整个应家都将寸草不生!

    他头顶神辉耀动,同样释放出自身的气息。

    噗——

    应天印脸色一白,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他的气势撞到了周恒的气势,仿佛一块碎石撞到了整座高山,微不足道,差得天与地一般得远!

    仅仅只是气势的冲击便让他狂吐一口鲜血!

    他骇然失色,自己与周恒的实力差距究竟有多么大?哪怕是应承恩突破到了结胎境,又可能战胜得了面前这个天神般的存在吗?

    啪!啪!啪!

    海啸般的气势卷过,应家除了应天印之外,再没有一个活人。

    应天印固然怒得浑身发颤,白雨世和梅松涛也同样震惊不已,要说用气势将人骇死,他们也能做到,但仅仅限于开天境以下的武者,而且也仅仅只是让人骇死,不可能将胸口都爆裂开来。

    周恒的气势卷过,凡结胎境以下悉数秒杀,而且更是将应天印都震得吐血!

    这他妈的还是结胎境吗?

    白雨世和梅松涛都有种爆粗口的冲动,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妖孽,让他们情何以堪?

    “应老鬼,应承恩在哪里?”周恒冷冷问道,他最想斩杀的还是应承恩。

    “哈哈哈,你以为老夫会告诉你?”应天印怒发冲冠,虽然不是所有应家人都在这主宅之中,可至少也有六七成,这样的打击几乎是灭绝姓的。

    他身上冒出了一根又一根骨刺,每一根都散发着银白色的寒芒。

    “你会说的!”周恒身形一动,挥起右拳对着应天印打了过去。

    卡卡卡卡,七根骨刺顿时被轰断,在周恒的手下,这丝毫不是什么强大的血脉之力,而是脆弱无比的假货。

    嘭!

    周恒一拳轰在应天印的脸上,将这老头的鼻子都给打得歪折,鼻血狂喷。

    “应承恩,在哪?”

    应天印摇头晃脑了一下,刚才那一拳打得他神智都是有些模糊,好一会才算是清醒过来。他骇然看着周恒,感觉就像一只老鼠面对猫,充满了无力感。

    逃!

    待应承恩突破了结胎境,联手共杀周恒!

    老家伙虽然活了千多岁,可丝毫没有轻生赴义的觉悟,一念打定立刻双足一弹,想要脱身离去。这同境界的武者之间要分出高下容易,但要决出生死却难。

    可他刚刚跃出两步,但见面前有一只金色的拳头轰了过来,嘭,一声重响,他只觉一阵耳鸣,身体已是被轰了回去。

    周恒拎着应天印的脖子,仿佛提着一只死狗似的,冷冷道:“最后一次,应承恩在哪?”

    “梅兄、白兄,你们便这么看着吗?老夫若是死了,你们就是第二个、第三个!”应天印是怎么也不可能供出应承恩的所在,这是他应家的希望,只要应承恩还活着,应家就依然有崛起的希望,否则就全完了!

    梅松涛和白雨世都是脸色臭黑,这应家老鬼真是不地道,临死还要拖他们下水!

    他们便是出手又岂能阻止周恒?一拳干翻一个结胎境,这是何等的霸道!他们若真得开口出手阻止,才叫自寻死路!

    周恒随手将应天印抛出,右手一振中,黑剑祭出,对着应天印斩了过去。

    “不——”应天印发出一声惨叫,黑光划过,这惨叫也是戛然而止。

    周恒收起黑剑,应天印结胎三重天的庞大生命精气已是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如同十全大补药一般。他转过头,道:“两位,告辞了!”

    他身形一跃,返回了赵家。

    这一战的结果传遍天下,韩亦瑶得到消息后便应该出来与他相会了吧!

    想到韩亦瑶与韩雨怜姑侄一起脱得光溜溜服侍于他,周恒不由地心中一荡,暗暗责怪自己口味重,却又充满了期待。

    回到赵家之后,他让赵家派人去应府抄家。

    应家传承了数万年,不知道积累了多少财富和宝物,这家底必然是殷实无比。他倒也不怕梅家或者白家会横插一脚,见过了他的强大,梅松涛和白雨世只要不傻,定然会严令族人绝不能眼红。

    他来到了应梦梵的房间,再怎么样,她也是应家的一员,应家几乎被他灭门,这事他必须得亲口告诉她。

    “梦梵!”周恒从背后将这**第一美女搂在怀中,亲吻着她粉嫩的玉颈。

    “干嘛,像个孩子似的,亲的人家痒死了!”应梦梵格格格地笑,周恒喷在她头颈里的气好像在挠她的痒。

    “我把应家推平了!”周恒沉默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应梦梵顿时一窒,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周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

    “其实,应家大多数人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人!”过了好一会之后,应梦梵才缓缓开口说道,“但也有几个对我很好的人,像芳姨、林姨、马姨!还有一些儿时的同伴,只是现在已经记不清他们长什么模样了!”

    “这样也好,从此之后,我跟应家就再没有关系了!”

    她转过身来,眼中流出了两道清泪,显然内心中并不像她说得那么平静。

    对于周恒来说,应家都是仇人,但对于应梦梵来说,哪怕她在那里留下了无法抹灭的阴影,可恨的人也只有应承恩一个。

    她搂着周恒的脖子,道:“周恒,强暴我!”

    “什么?”

    “你听到了!”她用力推开周恒,尖叫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已是入戏。

    她现在需要的是发泄,情感需要一种另类的办法来暴发。

    周恒一怔之后,立刻又将她抓进怀里,大手按到了她丰挺的胸部上,用粗暴的方式揉捏着。

    “放开我!”应梦梵奋力挣扎,拳头雨点般地落到周恒的身上。

    周恒嘿嘿嘿怪笑,双手一推,应梦梵就倒在了床上,还没有等她挣扎爬起,他就骑到了应梦梵的身上,一手按着她不让她起来,另一只手则是摸到了她滚圆挺翘的臀部上。

    “小娘子,这屁股怎么那么圆,没少被你男人摸吧?”

    应梦梵回过头来对他怒目而视,双手拍打着床铺,拼命挣扎,可没有王八翻身,却是让衣物脱落了下来,露出两座坚挺雪白的山峰,两片粉红色的蓓蕾上各顶着一粒樱桃,娇艳欲滴。

    周恒哈哈大笑,嗤啦一声,应梦梵的长裙已是被生生撕开,露出了满月般丰满的屁股,又白又圆,他探手钻进了那道沟缝中,熟练地活动起来。

    很快,溪谷泛滥,肥水滑腻。

    “恶人,放开我!放开我!”应梦梵尖叫道。

    周恒嘎嘎怪笑,让她半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滚圆如同一只熟透的蜜桃,充满着诱惑。他啪地一记屁股打了上去,笑道:“小娘子,怎么湿成这样了?你男人没有喂饱你吗,不如以后就跟着爷吧!”

    他一挺身,已是长驱直入:“怎么样,是不是比你男人厉害?”

    “呸,比绣花针都没强到哪里去,根本……根本没有感觉!”应梦梵发出低哑的呻吟,好像喉咙里塞着什么东西。

    “别逞强了,乖乖承认了吧!”

    ……

    云收雨歇,应梦梵躺在周恒的怀里,道:“我没事了!”

    周恒抚摸着她光滑如玉的洁背,一边呼吸着她芬芳的体香,兀自有些沉醉。

    “不过,你刚才似乎很投入啊!”应梦梵转过身来,看着周恒的眼睛,脸上有一抹笑意,“是不是很刺激?”

    “胡说八道!”周恒矢口否认。

    “口是心非!”应梦梵白了他一眼,俏脸上红潮复现,有化不开的春意,美目一转之间,风情万种,娇艳无比,“要不然,你的坏东西怎么又顶进了人家那里?”

    周恒慢慢动了起来,嘿嘿一笑,道:“是你勾引我的,我很无辜!”

    “无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