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三二零章 惊退 3/3
    周恒究竟是怎么想的?

    桑青山、冰凰女都是充满了好奇,他们相信周恒绝对不是蠢人,怎么可能自找罪受?这近身攻击的威力可要远远超过域,不说别的,光是那只残破的结胎境法器就能让他如虎添翼。

    杨占已经冲到周恒身前不过三尺处,一拳挥出,拳套上流溢出幽幽的光芒,形成一头孤狼的形象,但只剩下半边残余的身体,更显狰狞!

    如此之近,周恒怎么躲闪、怎么招架?

    难道他的修为已经提升到远远超过杨占的程度,一念动就能镇压了对方?

    啪!

    就在桑青山两人绞尽脑汁思考着周恒如何化解这一招时,这个结果却以两人绝对难以想像的方式呈现——杨占仿佛瞬间石化,居然从半空中直接摔落了下来,跌了个结结实实,四肢头颅都靠在地上,仿佛五体投地向着周恒顶礼膜拜一样。

    怎会如此!

    桑青山、冰凰女都是惊讶无比,他们知道周恒拥有紫焰天龙血脉,在神识威压方面有着可怕的能力。可正是他们很了解这道血脉,绝对能够肯定绝对做不到让一个灵海境的武者顶礼膜拜的程度!

    这简直逆天了!

    紫焰天龙顶多就是让对手胆气大丧、意识混乱,从而战力锐减,而杨占是何等人物,之前又跟周恒交过手,怎会不防着他这一招??

    难道周恒得到了什么好处,大幅提升了紫焰天龙的效果?

    并不是不可能,因为这可是一位天尊留下来的秘地!

    周恒微微一笑,没看到惑天正在他一丈距离之内吗?在这个距离之内,便会受到她的影响!这绝世天女本身并没有一丝攻击力,却有着这样的神奇能力!

    他之前还不能肯定这点,因为适用于黑驴并不见得适用于其他人,毕竟那头驴子太贱,说不定触发了惑天某种隐藏属性,专治下贱无耻!

    好在他还有迅云流光步,足以在最关键的时刻做出反应,冒险是冒险,但还不至于说是鲁莽。

    现在证明了,惑天的能力确实强大到逆天!

    紫焰天龙也就占了范围上的优势,不像惑天只能影响一丈内的人,但不知道当她的实力提升之后,是不是可以提升这个距离。

    “哈哈哈哈哈——”另一边,黑驴笑得满地打滚,这头贱驴可没有丝毫同情心,看到有人吃到和它一样的亏,委屈了几天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桑青山、冰凰女在震惊之上更增麻木,一头黑驴在他们面前捧腹大笑,这是何等诡异的一幕?

    他们原本就充满着不可思议,顿时生起一种是不是身在梦中的感觉。

    周恒踏前一步,一只脚踩到了杨占的脸上。

    “周恒,快把你的脚拿开,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断!”杨占怒喝道,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生平并不是没有败过,但一招未出就莫名其妙地输了,而且还输得“五体投地”,真是有生以来的最大耻辱,让他有一种要么杀了周恒,要么自杀的冲动。

    只是在惑天的古怪能力压制之下,他根本连爬都爬不起来,又怎么拼命?

    周恒哈哈大笑,道:“我发现你其实是一个很风趣的人,这么爱开玩笑,好幽默!”

    杨占真是吐血的心都有了,居然被对方如此调侃!他恨恨地咬牙,道:“周恒,光棍点,要杀要打,悉听遵便,不要再污辱我!”

    周恒“哦”了一声,道:“大家好歹也是名义上的师兄弟,我像是这么残忍的人吗?”

    杨占勉强与抬头与周恒对视,只是一个端着,一个趴着,这怎么都是不平等的。他满脸悲愤,道:“周恒,究竟想怎么样?”

    “这只拳套我要了!”周恒伸手摘下杨占戴着的拳套,神意一转之间,已是抹去了杨占附着在其上的意识。他飞出一脚,将杨占踢飞出去,淡淡道:“以后看见我记得自己绕道!”

    他没有下杀手,是因为桑青山两人还在场。

    武阁中允许弟子在外面解决私怨,但绝不能是在组队的情况下,将视为大逆不道,会通传天下共同缉拿。以尚天武阁的无上地位,谁敢包庇?

    除非周恒将桑青山和冰凰女也灭口,否则此事必要被两人捏为把柄!

    杨占的身形一离开惑天丈许范围,自然就恢复了行动能力,身体一个翻折便稳稳地立在了地上。他看着周恒,眼神中闪动着愤怒的光芒,但终究没有再扑过来。

    愤然转身,他嗵地一下跃进了湖泊中,穿过光门之后,瞬间即告消失。

    “周兄,恭喜你又练成了一门绝世神技!”桑青山带着一丝敬畏说道。

    这门“神技”实在太可怕了,杨占绝对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战力丝毫不弱,可居然连一招都出不了!周恒可以轻易镇压杨占,自然也能翻掌治服他和冰凰女!

    武者的世界最是实际,当周恒表现出绝对的实力后,自然赢得了桑青山和冰凰女的敬畏。

    周恒只是一笑,并没有去解释那其实是惑天的能力,这个秘密还是藏着的好,否则那些绝世强者完全可以以域进行远程攻击,绕开惑天只能影响一丈距离的缺点。

    “周兄,我们武阁中再见!”冰凰女抱了抱拳,并且向黑驴看了一眼,一连串的惊讶实在太多,他们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绝头驴子的不正常。

    桑青山也跟着告辞离去,丝毫不提有关三阳天尊传承的事情。

    若是周恒的实力与他们差相左右,那为了化神境的遗宝,他们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离去。只是周恒的“实力”已是高深到无比可怕的程度,他们又哪有争夺的资格?

    “可惜啊,三阳天尊那老变态、老不修的传承究竟在哪呢?”黑驴在四周跑了起来。

    现在这地方就只有里许大小,很容易便能打上几个来回,搜找个彻彻底底。

    “驴子,不要浪费力气了!”周恒摇头道,“这个地方应该不是三阳天尊所建,他只是发现了而已,建了个传送门!”

    这地方的关键应该就是那株母树,但现在却收进了惑天的身体中!

    “惑天,你是怎么知道操控那母树的?”

    惑天用极优雅的姿势摇了摇头,仅仅只是几天时间她就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婴儿变成了天潢贵胄,一举一动莫不透着极其自然的高贵,仿佛这早已深深地融进了她血液、刻进了她骨头中。

    “只是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可以这么做、应该这么做!”她轻启朱唇,花瓣般诱人娇艳。

    “唉,花了那么大的本钱,竟然白跑了一趟!”黑驴在一边哀声叹气,丝毫不敢接近。

    “贱驴,做驴也不能太贪心,你好歹也得到了一颗水晶桃!”周恒毫不客气地拆台道。

    “哈哈,周小子,你得了一个美人,又得了一件结胎境的法器,不如将另一只水晶桃送给本座吧,二对二,好处大家平分对不对?”黑驴毫不知耻地说道。

    “滚!”

    其实对于周恒来说,灭掉那个蜂巢才是价值最大的,否则以他的丹田空间之大,一枚水晶桃又有多大的用处?这主要是用来增强神识,形成神祇的。

    剩下这一枚水晶桃,他打算给韩雨怜和应梦梵分食,让她们尽快达到灵海三重天巅峰,形成神祇。

    玄乾星的生命似乎走到了尽头,各种天灾不绝,而且上古时期的强者纷纷都要解开时间源液的封印出现,整个世界将变得无比混乱!

    他身边的人越强大,他就越放心,虽然周恒从不想要自己的女人替自己出手干架。

    “走吧,我们离开这!”

    两人一驴也准备跳进湖泊离开,不过惑天虽然拥有可怕莫明的能力,连形成神祇的灵海境强者都只能在她面上前五体投地,可本身的力量却是弱得可怜,而且还没有学会游泳,却是怎么也不敢下水。

    周恒原想将她收进九玄试炼塔,然而事实证明,根本做不到!

    要想将人送进宝塔,有两种办法,最简单的就是周恒以神识包裹,只要对方没有抗拒的意识,他就可以瞬间将人送进宝塔中。

    但问题是,他的意识一碰到惑天,就仿佛进入了一片星辰大海,而他只是渺小的一滴水!

    试问,一滴水怎么包裹整个星辰大海?

    这第一种办法行不通,就只能用第二种,将九玄试炼塔直接招出来放大,让她走进去。

    可当惑天一只脚跨进去的时候,整个宝塔都是瑟瑟发颤,现出了一道道龟裂,从塔顶直抵塔基!周恒相信,若是她真得跨了进去,九玄试炼塔绝对是立刻崩溃的份!

    他连忙阻止。

    这女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九玄试炼塔根本连容纳她的资格都没有!

    但想想她体内藏着一棵直抵天际的水晶桃母树,这不能容于宝塔似乎也可以理解了——那株母树太恐怖了!

    周恒张开了域,灵力隔绝之下,惑天片衣不湿,这才让她肯下水离开。

    光门闪动中,他们已是来到了进入的水潭边上,此时重水已经再次覆盖,波澜不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