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九九章 惩治 3/3
    张狗蛋,张家村人,父母死得早,现年五十六岁,乃是一个老光棍,平素里不务正业,又经常偷看大姑娘小媳妇洗澡喂奶,因此没少被揍过。

    家里穷得只剩下一张草席,便是寡妇都是不愿嫁给他,估摸着也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

    不过,今天张狗蛋眉飞色舞,乐得老脸儿都绽开了花。

    因为他要娶媳妇了!

    不但有了婆娘,而且这婆娘还漂亮无比,不知道比村里公认的翠花美了多少倍,可现在这美娇娘却要成为他的婆娘了,一想起来就让张狗蛋口水直流。

    只是有一点很是奇怪,他的大舅子怎么也不肯让他宴请村里的人,不过也好,反正他也拿不出钱来。

    为什么这样漂亮的女人愿意嫁给他?张狗蛋毫不在意,只知道若是对方敢反悔的话,他也不是吃素的,为了那么漂亮的娘们,他可以豁出老命去!

    “大舅子!”张狗蛋谄媚地看着周恒,“时候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拜堂了?”

    周恒嘿嘿一笑,点点头,道:“可以了!”

    顾凌菲则是用吃人似的目光盯着周恒,她不但灵力被封,行动也被完全禁锢,按周恒的说法就是从小有疾,全身瘫痪,否则怎么可能便宜张狗蛋这个老光棍呢?

    这个该死的家伙!

    顾凌菲口不能言,双眼如欲喷出火来,这个男人居然要强迫她嫁给一个老无赖,这是奇耻大辱啊!

    由周恒充当了女方证人、男方证人、月老,反正客串了一切缺少的角色,替两人主持完成了婚礼,并将这对夫妻送进了洞房。

    “周恒,你这个浑蛋!”顾凌菲突然大骂道。

    骂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居然能够说话了,只是浑身还是绵软无力,连动弹一根手指都是奢望。

    她怒视着张狗蛋,厉喝道:“贱民,给本座滚开!”

    “臭娘们,神气啥!”张狗蛋可不是好货,立刻一个耳光扇了过去,“老子现在是你的男人!嘿嘿嘿,娘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上床了!”

    “放肆!”顾凌菲冷面喝道,“本座是东……快滚出去!”她本想自揭身份,但想想堂堂东灵仙池的重要人物居然被一个地痞无赖逼婚,这也太丢人了!

    她虽然被封了灵力,但虎死威在,这一喝之下气势十足,竟是吓得张狗蛋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

    “小美人,你还是省着点力气留在床上叫吧!”但气势毕竟只是气势,张狗蛋很快就恢复地过来,淫笑着说道,口水直流,像顾凌菲这样的美人他只在梦中见过,真是仙女似的。

    见他步步逼来,顾凌菲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难道她堂堂灵海境的强者竟要**给一个肮脏邋遢的无赖吗?

    无比的痛恨、无比的悲愤!

    她终于体会到了被强迫嫁人的难受,但她可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因为她自觉是为了安玉媚三女着想——哪怕现在证明伍氏兄弟都是披着人皮的畜牲!

    可周恒不同,他纯粹是在报复自己!

    真要**给这个猪一样的男人吗?

    顾凌菲快要疯了,如果被这种垃圾进入身体的话,她纵使将对方斩成一千块、一万块也难以洗刷受到的污辱!

    “本座可以给你无法想像的财富——”顾凌菲改用利诱。

    “美人,你真当我是傻的,只要你成了我的人,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张狗蛋笑得更加**了,一边开始悉悉数数地脱起了自己的衣服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凌菲高耸的胸部,口水直流。

    顾凌菲心道只要我恢复了灵力,定将你碎尸万断!可现在出言威胁根本没用,这个地痞已经被**迷晕了心眼,只想着那种事,她怎么能够靠言语来吓倒对方?

    她悲愤无比,但看到张狗蛋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浑身又黑又瘦,甚至还发出强烈的臭味时,她终是忍不住叫道:“周恒,快救本座!”

    毫无声息。

    张狗蛋继续去脱最后一件衣物,淫笑道:“美人,你叫啊,叫啊,等下我会让你爽得叫上天!”

    看到他那丑陋的东西晃荡来晃荡去,顾凌菲连忙将眼睛闭上,尖叫道:“周恒,我认输了,救我!救我!”她完全屈服了。

    “嘿嘿嘿!”张狗蛋扑了过来,“美人,我们上床吧!”

    啪,他扑到了床上,却是搂了个空,床上空空荡荡,哪有什么美人?他揉了揉眼睛,但四周依然,他跑到外屋,也没有“大舅子”的踪影,似乎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只是一场梦。

    数里之外,周恒随手一拂,将顾凌菲的禁制解去。

    “我要杀了你!”顾凌菲挥掌向周恒拍了过去,她刚才差点被一个下三烂的小人物给污辱了,自然愤怒到了极致,哪还管实力已经与周恒差了一截。

    啪!

    周恒一记耳光抽了过去,脆响声中,顾凌菲被抽得在原地打了好几个圈,半边脸颊顿时肿了起来。她还没有回过神,啪啪啪,又是一连串耳光扇了过来,打得她整张脸高高地肿了起来,狼狈之中透着狰狞,哪还有一丝高贵雍容的气息。

    “老妖婆,你也知道耻辱?”他冷笑,“你不就是这样逼迫着瑶香、玉媚她们嫁给伍家兄弟的,一对禽兽不如的狗东西!”

    顾凌菲语塞,她确实没有想到那对兄弟竟会如此无耻淫邪,但她又岂会在周恒面前承认这一切,她始终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林馥香三女着想!

    而周恒,只是为了报复她罢了!

    “若不是看在瑶香她们的份上,刚才我就不会出手阻止了!”周恒冷笑,“此事到此为止,你若是还要生出是非来,那么你将成为名符其实的张狗蛋夫人,明白吗?”

    顾凌菲愤怒地将双拳握得紧紧的,浑身都在发抖,但作为一个灵海境的强者,她更知道实力差距意味着什么,暗暗吞下了这一切。

    这件事不可能就如此结束,她一定会搬请东灵仙池的前辈,把这个浑蛋生生轰杀!

    “滚吧!”周恒挥了挥手。

    顾凌菲含恨而去,身形纵起处,瞬间便告消失,在强烈的仇恨和耻辱下,她丝毫没有去怀疑周恒是怎么将她带离东灵山的。

    周恒没有让林馥香她们给顾凌菲送别,免得节外生枝,而这种师父不拜也罢。

    他的下一站是尚天武阁,经过这么多的波折后,他终于要踏足这整个人类帝国天才集中的地方,去会一会那些不可一世的人物。

    众女都从九玄试炼塔中出来,即使是梅怡香也没有来过天龙帝朝,大家一路欣赏着风光美景,一边说说话话,向着**林华城进发。

    尚天武阁就坐落在林华城,从东灵山过去差不多要一个月的时间。

    在一个阳光普照的下午,周恒他们终于进了这座人类史上最最古老的城市,宏伟、壮观,远远望去就如同一条卧着的巨龙,随时可以腾身而起,直跃九重天!

    一行人先找了间客栈住处,晚上自然由风怜晴这个吃货凭着鼻子寻了间酒楼,要了间包厢之后开始了大快朵颐。

    大灰熊也乖乖地坐着,此时有两个灵海境强者坐镇,它根本不敢逞凶,头上则是趴着小金,这头虎崽即使天天吃月珠却总是长不大,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嘭!

    席到一半,大家正听着风怜晴没羞没臊地乱扯,房门却是被撞开,走进来一个跌跌撞撞的男人,却并不是送菜过来的伙计。

    那人喝多了,满脸通红,看到屋中这么多绝色美女时不由地一怔,露出强烈的惊艳之色,但马上就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喝多了脑子糊涂,记错房间了!”

    他退了出去,还很客气地将房门掩上。

    “怕是要出事了!”韩雨怜微微一笑,将目光看向周恒。

    周恒叹了口气,身边拥有这么多的绝色女子,等于是抱着金砖过闹市,想不引起觊觎都不行。除非他打响了自己的名声,人人皆识的时候,那么就不会有人不开眼了。

    扣扣扣,过不多时,房门敲响,外面的人并没有直接闯进来,而是很客气地敲起了门。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传递着一个信号——麻烦果然来了!!

    “请进!”周恒淡淡道,并不介意第一天来到天龙帝朝的王都就打上一架,反正今天不打过几天去尚天武阁也免不了要大战一场、甚至几场。

    吱,房门推开,走进来一个昂藏青年男子,一身锦衣,面容英俊,浑身透着一股子凌人傲气。

    “是你!”

    周恒和那锦衣青年互相看清对方的长相时,都是发出一声惊咦。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在死亡森林中与周恒有过一战的毛宇恒!

    “哈!哈!”毛宇恒顿时发出声声冷笑,拿手指点向周恒,“没想到你竟然还敢跑到**来了,好大的胆子!”

    他刚刚听手下人说隔壁包厢里有几个绝美无双的女子,而他今天又遇上了大喜事,特意召集一些狐朋狗友过来庆贺,都是喝得兴起,意动之下便跑了过来。

    没想到竟是遇到了周恒!

    “毛家在广元城,这**似乎并不是你的地盘,我为什么不敢来?”周恒微笑着问。

    如果毛家和尚天武阁是在一个地方,那么周恒怎么也不会跑来淌这个浑水,他现在还不够资格对抗拥有神婴境的势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