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九二章 龙形气势 2/3
    气势,是武者精气神的体现。

    对于普通武者来说,气势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对于高阶武者来说,气势威慑之下,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让人完全失去斗志。

    气势化形,这是只有高阶武者才能做到的,强大的意志扭曲空间,才能形成具化的形态。

    形态如何,这不受武者控制,乃是精气神的本质体现,主伐杀戮的化剑、化刀、化斧,生性残暴的化虎、化狮、化狼,气势沉稳者化山、化海。

    周恒的气势居然化成了龙!

    紫色的天龙,火焰组成!

    按说气势只是精气神的体现,为什么会给人一种烧灼皮肤的感觉?

    镇外诸人都是切身体会到了,那强烈的灼烧感让他们步步后退,仿佛真有一条火龙在镇中肆虐。

    “域!”

    顾凌菲眼神一跳,她知道周恒掌握了域,而域就是意志的体现,因此这火焰紫龙似虚又似实,只在周恒的一念之间。

    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的气势能够化龙的!

    这小子究竟得有多妖孽啊!

    周恒头顶的紫色火龙不断地盘舞、怒啸,昂昂昂,龙吟之声虽然肉耳不可听闻,却是直抵心灵,传荡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看着周恒,仿佛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山河境的年轻人,而是一尊从远古走来的大帝、天尊!

    啪啪啪,一个接着一个人跪了下来,哪怕这里有不少山河境的强者也不例外,在周恒的这股气势压迫下,他们只能生起无尽的臣服。

    不战而屈人之兵!

    韩雨怜诸女都是露出意乱情迷之色,恨不得投身进周恒的怀里,向他献上无尽的温柔,被他大力征伐,享受极上至乐。

    顾凌菲都是有些心神恍惚,有种控制不住自己的意志向周恒跪下顶礼膜拜的冲动。她心中骇然,如果周恒与她大境界相同,那么她必然心神受制,十成修为发挥不出一两成来,必败无疑!

    还好!还好!

    她现在有东灵山加持力量,生生不绝、盈盈不亏!

    “给我躺下!”顾凌菲再喝一声,翻掌拍出,无限接近结胎境的力量恐怖卷荡。

    “咄!”周恒怒目一张,背后的天龙立刻做咆哮状,无声的怒吼狂卷。

    顾凌菲这一掌顿时拍歪了,轰,周恒左边百丈之外顿时多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也偏得太离谱了!

    镇外的人都是牵了牵嘴角,你偏上个一两丈也就算了,这一偏偏出了百来丈,闭着眼睛乱打也要比这准点吧?

    但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周恒那强大的气势如同怒雷一般滚动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本能地感觉到敬畏,除了五体投地之外,他们再没有其他的情绪。

    顾凌菲的呼吸有些粗重,心中的怒火不知道燃烧到了何等程度。

    镇压区区一个山河境的小子真有那么难吗?

    周恒越是潜力巨大、表现惊人,就越是在讥讽她眼光不明,耳光抽得是啪啪啪地疼!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右手再探之时,化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山,对着周恒封落而去。

    她终是动用了武技!

    周恒再喝一声,恐怖的气势卷荡,但顾凌菲终究是灵海境,心灵坚守,有自己的道,要形成自己的神祇,这一掌虽然犹豫了一下,也微微偏了一下,但终究还是对着周恒镇了下去。

    “停手吧!”

    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啪地一下,那半空中的冰山突然瓦解,一股镇压九天十地的气息卷过,更是加重了每个人心中的惶恐。

    咻,一道人影浮现,周恒的身边已是多了一名青衣老妪,右手拄着一根拐柱,满脸皱纹,头发花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浑身都透着腐朽的味道。

    顾凌菲立刻躬身行礼,道:“见过林师祖!”

    师祖?

    她可是灵海境,见了结胎境老祖也只需要喊一声师叔!能够让她称为师祖的,那自然只有神婴境的世间最强了!

    嘶!

    那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引出一位神婴境的老祖来!

    青衣老妪温和一笑,挥手之间,整个东灵山的力量立刻收了回去。同为东灵仙池的弟子,她又比顾凌菲高出了两个大境界,自然可以轻易化解顾凌菲的秘术。

    “年轻人,你可是姓周?”

    周恒对着老妪多看了一眼,他周恒的名字又不是什么秘密,她何必名知故问呢?他现在对整个东灵仙池都没有了好感,只是淡然一笑,道:“在下周恒。”

    他却是想得左了,化神境已经数万年不出,神婴境就是世间最强,三大帝朝加起来也不会有多少个,在这些绝世强者眼里,世间万物皆是蝼蚁。

    能够让他们记在心上的,除了同阶高手之外,便只有结胎境了,连灵海境都是无法入他们的法眼,更何况是周恒这山河境?

    再妖孽又如何,达不到这个层次的终究只是蝼蚁,只是个儿稍微大点。

    如果周恒知道这点,便会明白这位林师祖对他真是无比看重了!

    “林师祖,此子与你有渊源吗?”顾凌菲恭敬问道。

    “渊源吗?”青衣老妪露出思索之色,表情很是惆怅,仿佛梦回千年,久久不发一言。她是神婴境世间最强,根本没有人敢露出什么不耐烦的神情。

    怔了好一会,她才道:“这年轻人不是与我有渊源,而是与我东灵仙池有渊源!”

    这个关系就有点大了!

    只是东灵仙池乃全女子宗门,又怎么会与一个年轻男子有渊源呢?

    顾凌菲立刻想到,这一切肯定与周恒那化成紫色火龙的气势有关,只是究竟是怎么回事,青衣老妪不说,她也没有资格问啊!

    “凌菲,你为何与此子争执?”青衣老妪却是管起了闲事来。

    顾凌菲一怔之后,道:“事情是这样的……”她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基本属实,只是在她口里自然不肯承认是有私心,而是将伍天佑兄弟大大地夸赞了一番,同时对周恒人品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这不,那家伙有多少情人,一只手都点不过来!

    她们东灵仙池的弟子怎么能够下嫁给这样的花心男人!

    “凌菲,感情不可勉强,若是你那三个弟子愿意,便让她们嫁给此子吧!”青衣老妪说道,眼睛看着周恒,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慨。

    “林师祖!”顾凌菲不甘心地叫道,她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么做的,这小子竟然敢烧掉她的衣服头发,让她公然出丑,怎么能让爱徒许配这样的人!

    她凛然道:“我是绝不会同意的!周恒,你听着,我给你十天时间,十天之内若是你能够打败我,我便不再管你和香香她们的事,否则,你就等着喝喜酒吧!”

    “凌菲,你这又是何苦呢?”青衣老妪叹气道。

    “林师祖,您虽然是凌菲长辈,但这是凌菲的私事,还请师祖莫要插手!”顾凌菲咬牙死挺。

    青衣老妪又是一叹,道:“凌菲,能结善缘便结个善缘,与人为善,与己为善,你好自为之!”她身形踏空,几步之间已是消失无踪。

    顾凌菲眼神复杂地看着周恒,怎么也想不通为何神婴境的宗门前辈会替他开口说情,但在这件事上她是绝不会让步的!

    “哼,你只有十天时间,否则便给本座滚,永远不要回来!”她一挥衣袖,同样身形飘起,转瞬即告消失。

    “周恒!”

    顾凌菲一去,她设下的禁锢自然也宣告消失,众女纷纷围了过来。

    周恒想要迎出,但胸口那两掌吃得实在太重,再加上一直在拼命运转灵力对抗东灵山的巨大压力,早就耗空了他的力量,若非一股信念支持根本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

    此时压力一去,他顿时向前扑倒。

    应梦梵速度最快,一把将他抱住,流着眼泪叫道:“周、恒!周、恒!你不要死!”

    周恒脸色一黑,他虽然受了重创,但离死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只是应梦梵仅有四五岁的智力,这是她的真情流露,周恒又怎么可能真得生气。

    他勉强抬起一只手抚了下应梦梵的头发,笑道:“不要哭,哭花脸就不漂亮了!”

    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他不由自主地将头靠在了应梦梵软绵绵、肉乎乎又充满弹性的**上,耳边响动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终是昏死了过去。

    “哇,小舟子死了?”风怜晴没心没肺地说道。

    听她这么一叫,应梦梵顿时放声大哭起来,萧祸水她们跑得慢,看到应梦梵的模样还以为周恒真死了,莫不神情大恸,跟着哭了起来。

    韩雨怜又是不舍又是好笑,斥道:“周恒又没死,你们瞎闹些什么!”

    “没死?”众女都是止住了眼泪,只有应梦梵还在嚎啕大哭,风怜晴则将眼珠子骨溜溜地转,准备脚下抹油、溜之大吉。

    好在周恒虽然没死,可受创极重,众女一时之间又哪顾得上找她算帐,连忙将周恒抬进了客栈,好生休养。

    半天之后,周恒醒了过来。

    “周恒,你不要冲动!”韩雨怜立刻说道。

    周恒点点头,心念转动之间,开始先给自己疗伤。

    掌握了血脉之力,只要没有伤及根本,那么只要耗费灵力便能立刻痊愈——前提是体内没有留下异种灵力。他要疗伤,就得先将顾凌菲的灵力从体内驱逐出去。

    昂!

    他意念一动,龙形气势暴卷,体内的异种灵力竟是被奇快无比地轰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