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四三章 天阳地阴功 1/3
    “娘?”周恒喃喃说道,不用怀疑,他在看到这美妇的一瞬间就有种无比的亲切,仿佛两人之间存在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这是母子亲情,冥冥之中有莫名的丝线连接着彼此。

    “恒儿!”赵可欣半跪在床前,想用双手去抚摸周恒的脸庞,却又怕周恒受伤太重,碰一碰伤到了他,眼神中更是饱含着歉意。

    “为娘对不起你们父子!”她美目中泪光盈盈,“娘很想去找你们,可是……可是这么做会害死你们的!”

    “恒儿,你不知道为娘有多么想你!”

    周恒想要伸手,但浑身无论血肉骨头都是发出着强烈的痛苦,手臂一抬起来就又掉了下去。他苦笑一笑,道:“娘,我知道,一切都是赵夺天害的!”

    “你也不要太过责怪你舅舅,他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赵可欣给赵夺天说情道。

    周恒说话都有些艰难,因此他只是静静地听赵可欣说着话。

    赵可欣压抑多年的思子之情完全爆发了出来,在床边说着这些年是如何思念他们父子,丝毫没有重点,想到哪说到哪。不过周恒也不在意,他渴望母爱多年,自然不会介意母亲说什么,只是看着她那充满慈祥和温柔的模样就足够了。

    大半天后,赵可欣出去给周恒拿晚饭,周恒也终于有时间整理一下赵可欣所说的事情。

    其实,很简单。

    赵夺天是一个绝对霸道的男人,对于赵可欣这个唯一的亲妹,他充满了溺爱,更认定周定海配不上妹妹,才会强行拆散了他们。

    至于周恒为何没有一起来到赵家?那是因为周恒不姓赵,如此简单。

    直到应火心两人在盛元城折戟,周恒曝露出拥有赤金血脉的消息——事实上那其实是噬金族形成的体质,却被应火心误会了。

    反正错有错着,赵夺天对族人极其护短,哪怕周恒不姓赵,但既然拥有赵家的血脉,那就是赵家的族人!于是,他派出了凌百东去接引周恒。

    没想到凌百东居然不是周恒的对手,灰溜溜地跑了回来,让赵夺天在吃了一惊的同时,更加起了好奇之意。

    他再怎么讨厌周定海也不会迁怒到周恒头上,因为这是他妹妹唯一的儿子!

    周恒叹了口气,果然,害得他们一家分散二十年的罪魁祸首正是赵夺天!总有一天,当他的实力超过这天份可怕、妖孽无比的舅舅之后,定要狠狠地打他一顿!

    但现在,还是先把伤养好,再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

    周恒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虽然他遭遇了出道以来最惨的失败,但这一战也是收获奇大。

    他终于见识到了域!

    原本,他有一些方向,但因为不知道对或者不对,没有指引,明明可以一条直线通过去的,他却在不断地走着弯路。如果没有亲眼看到赵夺天施展域之境,他可能三五年内都没有可能领悟到域。

    然而现在……他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虽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绝对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因为前方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

    “周恒!”

    “主人!”

    萧祸水、兰妃、南宫月蓉三女依次从门口进来,萧祸水的手里还拿着一只食盒,脸上的关切之色也最浓,不像兰妃那一看就是装出来的。

    至于南宫月蓉则是有着一丝幸灾乐祸,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出她此时相当愉悦的心情。

    看来,这是赵可欣特意安排的。

    跟在三女之后的,则是风怜晴这个野丫头,呲着副小白牙对着周恒不断地打量,似乎想要趁着他病,拿他烤了吃一般。

    这吃货应该不会吃人吧?

    周恒忍不住抽了下牙,他的体质堪比山河境法器,照理来说风怜晴便是将牙齿咬得崩掉都不可能咬伤他!但吃货的力量是无穷的,止不定她就能像周恒炼化任何金属一样,可以消化一切呢?

    因为以周恒现在的力量绝不可能摧毁结胎境的绝世金属,但他绝对能够以噬金属的能力吞噬之,就好像血剑天君所夺的那把魔剑!

    既然他可以,凭什么别人就不行?

    想着这吃货咬着自己脚丫子啃的模样,周恒在脸黑之余也不由地有些好笑。

    萧祸水殷殷服侍周恒用餐,温柔地用罗帕替他擦掉嘴角的残渣,那温柔娴妻的模样可一点也没有昔日的烟视媚行,只是她低垂的领口开得很深,露出两座浑圆的玉球。

    周恒一看,顿时直想打这女人屁股,这妖精居然没着内衣,不但玉球清晰可见,便是那粉红色的蓓蕾、迷人的樱桃都是毫无遮掩!

    可恶啊!

    他现在手不能动,连张嘴都是十分吃力,这妖精居然还要来诱惑他,这火大了怎么办?

    “格格格!”萧祸水娇笑起来,凑在周恒的耳边道,“坏人,看得到吃不着,是不是很急?”

    “你这是自掘坟墓,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给埋了!”周恒恶狠狠地道。

    “奴哪敢欺骗主人!”萧祸水又是一阵娇笑,胸口顿时波涛汹涌,两只玉球欢快地跳动着,甚至互相碰撞着,那乳波着实香艳迷人。

    周恒咬牙切齿,这妖精,待他伤好之后定要将她整得哭着求饶!

    “我和兰妃前几日闯过了九玄试炼塔的第二道试炼,得到了这本——”萧祸水探手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本薄薄的书藉,“《天阳地阴功》!”

    她和兰妃突破了劈地境后,终于有能力去闯过九玄试炼塔中初分境的试炼,但得到的奖励肯定惨不忍睹,周恒都没有正眼相看过。

    “这是一门双修功法,没有品阶之说,但双修两人的实力差距越大,那弱势的一方获得的好处也越大,而且还有疗伤之效!”萧祸水说道。

    这倒是不错,他的境界比萧祸水三人强出了许多,与他双修天阳地阴功的话,于三女是有着极大的好处。不过,这不是将他变成了另类的鼎炉吗?

    “我把功法念给你听!”萧祸水翻开书页,开始读了起来,声音娇甜妩媚,如同小猫似地挠着心眼,痒痒的。

    以周恒的领悟能力,只是听过一遍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再到萧祸水读过第二遍之后,他自然完全领悟了其中的奥妙。

    “那,我们开始吧!”萧祸水将风怜晴赶出去之后,以轻盈妩媚之姿登上了床榻,刷地一下掀开了被子,然后将周恒扒了个精光。

    周恒脸皮抽动。

    大家都赤条条的话,那倒是没什么,可就他一个人脱光,三女却是衣冠整齐,自然让他感觉有些尴尬。

    “是不是想要奴脱掉衣服?”萧祸水咬着嘴唇说道,目光柔媚,似能滴出水来。

    废话!

    周恒本来就不方便说话,只是拿眼睛瞪了她一下。

    “就是不脱,馋死你!”萧祸水格格格地笑,一只手探了下去,轻撸慢摇,那怒龙很快就抬头挺胸,昂扬直立,迫不及待地想要攻城伐寨。

    周恒十分痛恨现在这处境,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主动征伐,只能静静地等待萧祸水纵马扬鞭,做一个英勇的女骑士。

    “我来了!”萧祸水骑到了周恒的小腹上,但双膝坐在床上,并没有将重量压在周恒的身上,将长裙拉到腰间,两条大腿修长笔直,雪白光滑,细腻无比。

    她微微抬起屁股,再扶着那怒龙对准了一下位置,然后缓缓坐了下去,顿时将自己的幽紧填得满满当当。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然后床榻就开始了有规律的摇动。

    十几分钟后,萧祸水尖叫着达到了极致,顿时,一股奇纯的阴柔之力从她的体内涌出,进入了周恒的身体,滋润着他的四肢百脉。

    周恒从与韩亦瑶的交欢中知道,阴阳相合,天地互济,双修乃是互补,并不是单方面的索取。

    他脑中极力想着荒唐的事情,也在这一波冲击中达到了巅峰,将纯阳之力和生命之种喷射入萧祸水的体内,完成了一次阴阳互补。

    两股力量通过两人的结合处不断地传递、循环,那无比的美妙让两人的快感持续了比正常多出两三倍的时间,久久之后,才看到萧祸水垂乱着黑发趴在周恒的胸口,俏脸上布满了迷人的红晕,那迷离之色足以让太监都焕发出生机来。

    周恒又不是太监,本钱又强大无比,顿时再起反应,充满填充了萧祸水的蜜径。

    萧祸水哪还有力气再动,微微张腿,从周恒的身上翻了下来,无比庸懒地道:“兰妃,该你了!”

    兰妃欣然接力,她可没有萧祸水那么大的胆子,被周恒一瞪之后,连忙吓得将自己脱得精光,然后才骑坐了上去,那怒龙直顶到她心尖,让她露出了无比享受的表情。

    周恒向来讨厌她,以前做的时候她要么躺着、要么趴着,还从来没有骑在过周恒身上,如此翻身做了主人,她自然十分兴奋,屁股一起一落,速度极快,好像要累死底下这头骏马似的。

    她也只撑了不到二十分钟,同样阴华尽泄,与周恒的阳气互济,互惠互利。

    最后,自然是南宫月蓉,这女子可比兰妃要硬气多了,与萧祸水一样,只是将裙子卷了起来,一屁股坐到了周恒身上。

    不像萧祸水是虚坐,她是坐得结结实实,让周恒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这个女人,还是欠教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