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四零章 扬长而去 1/3
    (求订阅,求月票)

    南宫月蓉惊得差点晕了过去!

    这还是人吗?才这么点时间,不但从聚灵境成长到了开天境,甚至连山河境强者也能一拳轰爆,这是怎样的怪胎!

    若不是因为难以忘记周恒之前带给她的屈辱,就冲着这份战力、这份妖孽,也值得她不惜一切代价去笼络,把周恒变成她的裙下之臣,助她纵横天下!

    可惜,就算没有那档子事,她真得够资格让一名拥有山河境战力的强者俯首贴耳,言听计从?

    达到这种程度的武者哪个不是意志坚定,有自己的道?或许天性难移,许多男人永远改不了好色的毛病,但又哪会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

    她心中叹了口气,在与周恒的争斗中,她似乎从来没有占过上风,而以后就更加没有能够抬得起头来的机会了。

    “混蛋!”刘宣宇大怒喝道,因为掉了七颗牙齿,这声音难免走风,说不出的怪异,让众人都有种想要笑出来的冲动。

    可是联想到周恒的妖孽恐怖,谁又能真笑得出来?

    “滚!”周恒挥了挥手,一副漫不在乎的表情。他和毛家那灵海境强者交过手,虽然不敌,但只要展开迅云流光步他还是可以安然脱身。

    当然,毛家那灵海境强者并非是像赵夺天、应承恩那种绝世妖孽,万万不能将所有灵海境强者都不放在眼里。但以周恒的估计,区区风啸宗还出不了这样的人才。

    “你——”刘宣宇戟指,长眉耸动,怒气燃烧到了无边之境。

    他恨不得将周恒碎尸万断,以解他当众落败出丑的耻辱,可他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对方的体质强横无比,硬吃他一拳却是若无其事!

    这样的体质,他就算轰上十几二十拳都不一定可以伤得了!

    可他若是挨上周恒十几二十拳……刘宣宇不由地脸皮一抽,他又不是妖兽,怎么受得了!

    拦还是不拦?这是一个难题!

    拦吧,只有挨打的份,这谁会愿意送上门去?可要说不拦吧,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被人硬闯风啸宗、强掳去了一名弟子,传扬出去不要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可恶!

    都是因为风啸林地一行,害得宗门折损了一名灵海境的老祖,使得三大灵海境老祖仅剩两人,都在闭关苦修,以求结成神祇,突破结胎境,若非遇到宗门崩灭的大难,绝不能惊动了他们!

    周恒只是强掳了一名弟子,若是因此而将两位老祖惊动了,而且万一两位老祖正领悟到了什么,突然被他打断的话……这样的怒火会将他生生焚烬的!

    两位老祖绝不可动!

    灵海境不出,哪个山河境可以镇压了面前这小子?没错,这小子的力量其实也就和他差不多,甚至可能还要逊色一点,可配上那堪比山河境法器的身体,哪个山河境遇上他不得干瞪眼?

    天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这打个鬼啊!

    刘宣宇恨恨地看着周恒,却是不得不避开几步,让出了一条去路。

    目睹此景,全场一片讶声。

    风啸宗居然低头了!居然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低头了!而且还只是开天境的修为!

    武者皆崇拜强者,看到周恒如此强势,男人们莫不露出敬畏之色,而女人们则个个眼含春水,恨不得投进周恒的怀里,再把南宫月蓉一脚踹飞!

    这样的天骄,谁不想拥有!

    他们目送周恒二人离去,无人敢出一声。

    “咦,姐姐呢?”风怜晴本在一边看着好戏,蓦然大叫一声,转头看向小灰。

    “吼!”小灰还给她一声咆哮。

    “糟,姐姐跑了,我们要没钱吃饭了,快找!”她风风火火地拽起变小的小灰就跑,茫然无目的地寻找起来,却是丝毫没有去寻周恒的打算。

    ……

    南宫月蓉震惊到无语,麻木地任周恒拉着离开,出了风啸宗,来到千河城找了家客栈暂时住下。

    “井天呢?”周恒随口问道。

    那家伙为了南宫月蓉不惜和他拼命,而刚才他在风啸宗待得时间也不算短,井天若是在宗内的话,怎么也会得到消息跑出来。

    “他去兰陵城了!”南宫月蓉回答道,看向周恒的眼神异常复杂,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照理说,这样强势的男人值得她不惜一切代价去讨好、去争取,哪怕不会对她言听计从,可有这样一尊靠山,对她日后的前途必然大有帮助。

    可她总忘不了周恒夺走她第一次时的记忆,在一个阴暗肮脏的山洞里,她屈辱地趴在地上,高高翘起屁股,如同母狗一般被男人骑着。

    她的手按着肮脏的地面,她的脸也贴在那上面,承受着周恒一**的冲击,怎么也要不够!

    这是奇耻大辱!

    忘不了!

    她的目光中陡然流露出无穷的恨意,毫不畏惧地看着周恒。

    周恒哼了一声,一只手捏着南宫月蓉的下巴,道:“在你责怪别人之前,有没有想过自己做了些什么?要不是你对我用了那鬼招术,我会碰你?”

    他满脸不屑,充满着鄙夷。

    美女固然让人赏心悦目,可这世上并不乏美女,即使像南宫月蓉这种既有身份、又有实力的美女也不是找不到!若非他占有心太强,绝不容自己碰过的女人投进别的男人怀里,他会万里迢迢过来找南宫月蓉?

    再说了,当初若非南宫月蓉对他施展秘术,周恒会碰她吗?

    ——他可是一心想要杀人!

    南宫月蓉不由地气势大弱,脸上现出茫然之色,这叫咎由自取,谁让她非要和周恒做对,并且一路升级,非要致周恒于死地,结果引致周恒的大反击,让她赔出了自己的身体。

    当初她想到了死,可现在她虽然极不想承认,但内心深处是肯定的,在**和死亡面前,她肯定会选择前者。

    她对权力充满了**,怎会愿意去死?

    可要在周恒面前软弱,低声下气地讨这男人欢心?做不到!

    南宫月蓉的眼神中战火复燃,道:“我以前确实做得有些过份,但你也……你也报复过我了!为什么现在还不肯罢手?”

    啪!

    周恒一巴掌拍到了南宫月蓉的翘臀上,用力很大,让南宫月蓉不由自主地眉头一皱,娇哼了出来,他道:“记住,你是我的女奴,对待自己的主人要毕恭毕敬!”

    南宫月蓉气疯了,女奴?她堂堂公主居然被人当成了女奴?虽然公主这个身份在武者中间并不算什么,可在普天下的普通百姓眼里,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啊!

    “周恒,我永远不会屈服你!”她的骄傲绝不允许自己臣服。

    “看来,你还真是欠教训!”周恒挽了挽袖子,拉开了架势。

    南宫月蓉冷然看着他,道:“你除了欺负女人还会什么?井天比你强一百倍,无论是战力,还是在床上!哈哈,生气了,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凭什么不能和别人上床?”

    周恒猛然脸色一寒:一把捏住了南宫月蓉的脖子,杀气如冰,能够将人生生冻毙:“你想清楚再回答,有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你?不但那人会死,你也一样!”

    南宫月蓉只觉全身发颤,周恒的眼神如同九天神魔,充满着霸道、威势,让她骇得几欲失禁。她的意志瞬间崩溃,只能害怕地连连摇头,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待到周恒收起气势,她才如释重负,整个人完全被冷汗浸透,甚至打湿了外面的裙子,紧紧地贴在她的娇躯上,将她性感傲人的**完全勾勒了出来。

    “我只被你碰过,刚才我只是想气气你!”她软弱地道,再也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

    周恒大怒,这种事情也能开玩笑的?南宫月蓉虽然只是他的女奴,但只要是他的人,就绝不能被任何男人染指!

    他一把将南宫月蓉抓了过来,按趴在床上,对着她的翘臀又是啪啪啪地几巴掌拍了过去。

    “啊!”“嗯!”“唉!”

    南宫月蓉娇吟连连,之前她的心情可是大起大落,刚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本就惊骇无比,在这样的状态下,她的身体竟是无比的敏感,只是几巴掌拍下去就让她溪谷泛滥,止不住地春水涌动。

    那呻吟声如同发了春的野猫,叫得那真是荡人。

    周恒手势一缓,情不自禁地将她的屁股与兰妃的做了下比较。

    南宫月蓉没有经历太多的雨露,屁股虽然挺翘傲人,但股肉十分紧绷、结实,弹性十足。而兰妃则是熟透的蜜桃儿,那屁股又大又圆又软,好像绵花似的,一抓下去股肉能够从手指缝里挤出来。

    年轻有年轻的活力,但成熟有成熟的风韵,都是性感迷人,可说各有千秋。

    周恒随手将南宫月蓉的裙子扒掉,现出了她挺翘圆实的美臀来,比不上兰妃的丰满圆润,但形状也是极美,白玉一般的光滑细腻,一抹漆黑之色引人入胜,想要去一探个究竟。

    南宫月蓉浑身哆嗦,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天的噩梦,这让她生起了强烈的排斥,将大腿夹得紧紧的,似乎这样就能拒敌军于关外。

    周恒嗤了一声,随手将她丢到一边,弃如蔽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