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三九章 公然掳人 3/3
    除了南宫月蓉和风怜晴,最后那人也是个美丽女子,十分年轻,劈地境的修为,应该就是众人口中所说的“苗师叔”,与南宫月蓉一直不对付。

    “都过来抽签,决定对手!”一老者大声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你们一起上吧!”那苗姓女子淡淡说道,脸上有说不出的傲意,还挑衅地看了南宫月蓉一眼。

    这里真正有资格竞争的其实只有风怜晴、南宫月蓉和苗姓女子三人,当然若是知道风怜晴的真实修为的话,那自然没有人会奢想着去和她一争高下。

    “吼!”小灰做雷霆咆哮。

    啪,只见布料纷飞,这一吼可是山河境妖兽的咆哮,带着无上威势,劲力侵袭之下将苗姓女子身上的衣物生生震碎,化作漫天蝴蝶飘飞。

    而山河境的气势更是将苗姓女子赫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股下湿湿的,显然是失禁了。

    别以为老虎不发威就能当病猫!

    小灰现在模样虽然萌,但妖兽终究是妖兽,哪可能真像宠物般没有脾气?苗姓女子竟敢蔑视它,自然将它激怒,若非受风怜晴的影响,就不是震退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破胆!

    苗姓女子双眼茫然,已是被吓得失了魂魄,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春光全露,而且还当众失禁。

    小巧的胸乳、修长的大腿、平坦的小腹,雪白的屁股莫不让人兴奋无比,可惜那一滩液体却是破坏了气氛。

    “这、这这这是……”负责裁判的老者浑身直哆嗦,他是开天境强者,负责这次比赛自然绰绰有余,可谁料居然有山河境的存在前来参予,这不是开玩笑吗?

    “怕了吧?”风怜晴骑在小灰身上,“快点把钱拿出来!”

    她双眼放光,进入人类世界这么多的日子后,她完全知道了金钱的好处。而她又是一个纯粹的吃货,对金钱自然渴求无比。

    而且吃人的嘴短,她不能老拽着周恒这张饭票不是!

    风啸宗那位老者满脸尴尬,那可是山河境的妖兽啊,跑来捣乱就是为了要钱?

    这不觉得格局太小了吗?

    但人家也是规规矩矩地按着风啸宗的章节办事,似乎也说不上捣乱,可怎么想堂堂山河境高手跑来和几个小辈争第一,这实在无法接受。

    周恒将萧祸水和兰妃收进了九玄试炼塔。反正现在大家都为小灰所慑,无人注意到他。再者,就是有人看到了恐怕也只会以为自己是眼花了,而根本不会去想到别的。

    风啸宗有灵海境高手,他要掳人而去自然不可能带着两个累赘,至于风怜晴和那头灰熊……大家又不熟,管他们呢!

    他大步走了过去。

    “你——”南宫月蓉虽然为小萌熊的强大震惊,但风啸宗可是有灵海境的强者坐镇,自然更不乏山河境的存在,并不是太过紧张,反而是发现了周恒的逼近,她顿时想到了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强烈羞辱!

    她的脑海中立刻翻腾起被周恒压在身下狠狠征伐的模样,她哀转求饶,在这个男人面前展露出最脆弱的一面。

    这是她生命中最最屈辱的经历!

    “杀!”她尖叫一声,纵身而出,双掌翻飞,对着周恒狠狠地拍了过去。

    周恒随意伸手一抓,力破千钧!

    “阁下,手下留情!”风啸宗的老者顿时露出惊骇之色,这年轻人竟然是开天境的修为!他身为宗门长老,自然要保证本宗弟子的安全,嘴里说着,身形也同样扑了出来,打出一道拳风轰向周恒。

    “滚!”周恒转过脸对着他冷哼一声。

    “唔——”那老者顿时身形一个踉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然后“哇”地一声,暴吐出一口鲜血来。

    不说周恒那山河境的蛮力,他本身的灵力修为就能碾压任意一个开天境,光是精神冲击就不是对方能够承受的。

    什么!

    所有人都是眼珠子狂突,今天是怎么了,高手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堂堂开天境强者居然被人一声冷哼逼了回去,而且还狂喷鲜血,这是怎样的实力碾压。

    “快去通知宗门大佬!”

    不少人已是离开人群,今天是有人故意来风啸宗捣乱吗?

    周恒右手一抓,南宫月蓉已是毫无悬念地落在了他的手里,他淡淡一笑,道:“跟我走!”

    “休想!”南宫月蓉冷笑,她虽然震惊于周恒的修为精进之猛、之速,可风啸宗乃有灵海境强者坐镇,周恒敢在这里姿意枉为是自寻死路!

    “这不是一个请求!”周恒笑容不改,扯着南宫月蓉就向外面走。

    “阁下!”风啸宗的老者压下胸口沸腾的气血再次叫道。

    “嗯?”周恒眼芒一厉,他是来带走他的女奴,这人老是叽叽歪歪个什么劲?

    嘭!

    恐怖的力量涌过,那老者顿时被激飞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再无力爬起来。

    凶人!

    全场所有人再次失声。

    南宫月蓉也是露出了大惊讶,她知道周恒的妖孽不下于井天,可一个是野娃子,另一个却是得到了风啸宗的全力培养,双方的差距本该无限拉大!

    可周恒同样达到了开天境,而且战力强大到逆天,压制同境界的武者易如反掌,便是井天也得自甘不如吧?

    周恒目光一瞪,目光所及,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让开了一条去路,犹如湖水分波一般。他大步而行,南宫月蓉在他手里自然难有一丝抵抗之力,被他拖拉着往前走。

    “小辈,敢在本宗逞凶抢人,你的胆子未免也太肥了!”一道虚无飘缈的声音响起,却是瞬间响彻每个人的心灵。

    “是宣宇大能!”

    “山河境的修为,足以镇压任何开天境!”

    人群中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山河境强者在哪里都是举足轻重,也足以赢得任何人的尊重。

    “装神弄鬼!”周恒冷哼一声,身形弹起,向着一处地方弹了过去,右拳轰出,恐怖的力量轰然运转。

    嘭!

    一声重响,气浪卷动,附近所有人都是被生生震飞,如同断了线的风筝。

    烟尘弥漫,在山风的吹拂下很快散去,现出两个相对而立的人——其实是三个,但南宫月蓉是被周恒抓着的,不算。

    什么情况!

    和山河境强者刘宣宇交换过一招之后还活着?不但活着,而且还没有受一点伤,站得四平八稳,如山岳一般!

    所有人都是傻眼了,这完全不能接受啊!

    南宫月蓉更是看着怪物一般盯着周恒,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周恒的来历,当初来到盛元城的时候,他不过区区聚灵境啊,现在呢,都可以和山河境强者对抗了!

    不可思议!完全得不能接受!

    这样的仇敌,她怎么战胜得了?她的奇耻大辱,怎么洗刷得清?

    井天?跟周恒一比简直就是废材!

    “小子,你究竟何人?”刘宣宇脸色凝重,两人交换一击,他清楚地知道周恒的灵力修为只有开天二重天,可蛮力实在恐怖,竟然可以和山河二重天的他勉强对抗!

    武者交流,只看实力,其他一切都是虚的!既然周恒拥有了和他平起平坐的实力,他就必须给予相应的重视。

    “你以为自己是谁?”周恒不屑地看着对方,问别人的名字前不自报家门,这骨子里还是浓浓的居高临下。

    刘宣宇脸色一黑,杀气荡卷,道:“小子,你来我风啸宗掠人,竟然还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废话,我都来掳人了,难道低声下气你们还能看着我将人带走?”周恒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众人一窒之余,都是觉得刘宣宇确实说了一句蠢话,人家连人都抢了,还需要客气?

    “哼!”刘宣宇怒哼一声,身形扑出,向着周恒拍了过去。

    周恒不躲不闪,嘭,这一掌顿时生生拍到了他的身上,但以他山河境法器级别的体魄,这样的攻击又算什么?他咧嘴一笑,向刘宣宇露出一丝森然之色。

    刘宣宇心中骇然,这他妈的是个怪物啊,居然可以生受他一击而丝毫无碍的!

    他知道要糟,但哪还来得及倒退而去,便只能看到周恒挥起一拳,对着他的脸轰了过去。

    若是周恒闪避了他之前一掌,那么他自然也有能力招架,可两人力量差不多,一个选择了硬受一击,那么另一个人自然也难逃被回敬一记。

    只是后出手的人肯定大亏,因为吃到同境界武者一记猛攻的话,不死也要重伤,这再出手又能发挥出几分战力?

    可惜,遇上了周恒这个变态!

    嘭!

    周恒一拳砸到了刘宣宇的脸上,如果时间变慢一万倍,便能看到他脸皮的蓦然波动,仿佛湖面上投进了一块石子,向四周扩散而去,然后嘴巴裂开,突突突,七颗带着血的断牙激射而出,整个脑袋弯转,身形腾起,被生生打飞。

    这也只有山河境级别的强者才能捕捉到这样的细节,其他人就只看到周恒一拳轰出,而刘宣宇就被轰飞了出去,在空中喷出一道血线。

    嘶!

    一拳打得吐血吐牙!

    这小子究竟是谁,怎么如此强势?

    赵夺天还是应承恩?除了这两人之外,世间还有如此年轻的可怕高手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