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二九章 临渊勒马 2/3
    韩亦瑶不知道爱是什么,但绝对不可能是惧怕、敬畏。

    惧怕产生的是奴性,敬畏之下可能是忠诚,若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嫁给应承恩,她只会失去自我,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况且,她还有大麻烦,被男人一碰就会死,也等不到这一天了!因此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别的事情,只是下意识地抗拒和应承恩的婚事。

    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居然分心想到了这些!

    相比之下,周恒虽然是头大色狼,但除了好色一点好像也没有别的不良习惯了!而且,这小子好色得也很刁钻,就只对她一个人使坏,没见他如同发情公狗般追在别的女人后面。

    说起来,她是不是还得因此感到自豪?

    韩亦瑶啊韩亦瑶,你在这时候还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在心中说道,可奔腾的想法却是怎么也停不下来。

    相比较而言,周恒现在的境界确实低了点,比她还要差了一个层次!可说到潜力之强,便是应承恩也得败下阵来吧,而且,境界并不代表实力,自己打得过周恒吗?

    为什么被他如此侵犯,自己就生不起太过强烈的愤怒,只有不能**的担心?

    自己,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不可能吧?

    韩亦瑶自己都是无法肯定,她用朦胧迷人的凤眼看着周恒,这男人坚韧、果决,拥有让人叹为观止的意志,抛开这家伙好色的缺点,绝对是真豪杰、铁英雄!

    不过,这家伙也只对自己色,那么这是不是因为他喜欢自己呢?

    既然是喜欢,那就说不上好色了,只能说他追求爱人的手段比较……另类!

    人就是那么奇怪!

    当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对方多么体贴,总会往坏处去想,觉得对方没安好心。可要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无论对方做什么都会觉得开心、贴心。

    同样一句“上床吧”,在喜欢和不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那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韩亦瑶开始为周恒的形象摆乱反正的时候,顿觉这家伙似乎没有那么可恶,之前还救过她几次性命,要让她以身相许都不过份。

    反而是她,总不给周恒好脸色看,现在想想真是有些脸上火辣辣地生疼!

    嘶,不能再脱了!

    韩亦瑶这些念头说来很多很长,可在现实中不过是一晃眼的功夫,周恒才刚刚将她的裙子褪下,露出她蜜桃般的翘臀来,滑如凝脂、白如美玉。

    圆润、挺翘,轻轻拍上一记就会震荡出迷人的肉浪,让人看得口水直流,火气直升,坚硬如铁。

    周恒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不要!”韩亦瑶纤手驭龙,抓住那火热挺昂的大龙,俏脸上浮动着明媚动人的羞涩红晕,吐气如兰,道,“你要是碰我,我会死!”

    周恒先是一怒,以为对方是在以死相逼,这精虫上脑的男人自然有些脑子不灵光。但一转念他就听出了话里的意思,道:“你有病?”

    这倒真不是骂人,虽然他心里很不爽是真的。

    “……算是吧!”韩亦瑶点点头,用求恳的表情看着周恒,楚楚怜人。

    周恒咬了咬牙,这开弓容易,要将绷直的箭收起来就难了。他在韩亦瑶的红唇上狠狠地吻了一口,道:“这就是你一直没有出阁的原因?”

    “是!”韩亦瑶没有否认,她来寻找绝世法器就是想为自己赢得足够的话语权,主宰自己的命运。

    周恒叹了口气,道:“那我怎么办?”

    韩亦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还不是他自找的,居然还敢问她!“去找她们!”她指了指房间中那两名妓女,此时她们已经罗衫尽褪,正在磨镜取乐,娇吟不绝。

    周恒大怒,抄起大手对着她浑圆挺翘的屁股就是一巴掌拍了过去,清脆的响声中,一片迷人的肉浪翻滚,让他看得眼睛一直,火气更大了。

    “浑蛋!”韩亦瑶露出雪白的牙齿做凶狠状。

    这男人怎么老是打她的屁股,不知道这有多么羞人吗?

    “你惹得祸,你来解决!”周恒指了指威武不退的下身。

    韩亦瑶露出茫然之色,但更多的还是羞涩,天哪,她居然和一个男人**相对,还有手握着了那东西,真是羞死人了!

    怎么解决?

    看着她无辜清纯的表情,周恒真是有种罪恶感,但这让他更加情绪高昂,凑到韩亦瑶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什么!”韩亦瑶吓了一跳,用完全不能相信的目光看着周恒。

    这这这这这,居然要她用嘴……脏死了!

    “要么上面,要么下面,你选一个!”周恒蛮不讲理地道。

    这个浑蛋!

    韩亦瑶目光流盼,羞红着脸讨价还价:“用手行不行?”

    “真没有诚意!”

    “那算了!”

    “别,手就手吧!”

    ……

    “你怎么还没有好?”韩亦瑶都快要哭出来了,她听过一些疯言疯语,男人做那事都是很快的,短则两三分钟,长则十几分钟,可她左手撸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又换左手,来来回回都十几次了!

    周恒嘿嘿嘿地笑,虽然没有骑上马,但韩亦瑶的纤手柔若无骨,同样给他极大的享受。

    “不做了!”韩亦瑶收回了手,作为一个山河境强者,她当然不可能因此累着,但多羞人啊!

    她可是别人的未婚妻啊,光着身体躺在周恒怀里就是天大的罪恶,居然还用双手给他……而且,她坚守贞洁并不是为了未婚夫!

    如此罪恶深重,可韩亦瑶却有一种放纵的快感,一种不受拘束的解脱!

    在韩家,她虽然是深受重视的天才族人,可为了攀上应家,家族毫不犹豫地将她许配了出去,根本将她的反对视而不见!

    对于其他人来说,嫁给应承恩还有什么不满的?

    武道天才,人又长得英俊万分,多少女人愿意自荐枕席?她是韩家的天才没错,是**三大美女也没错,可是配上应承恩还是高攀了!

    在任何人眼里,能够攀上这门亲事她偷笑还来不及,应该无比珍惜,还反对?

    脑子有病!

    正是这样的压抑,造就了她突然间的放纵,与周恒朝夕相处近两个月,她也看到了周恒身上足够多的闪光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周恒同样值得仰慕。

    她都无法肯定自己究竟是出于报复应承恩故意放纵自己,还是芳心已经被周恒所俘,才会不知羞耻地做出那么“下流”的事情来。

    周恒也没有过份相逼,这手终不能和直接登堂入室相比,开始只是新鲜劲,但时间长了就乏味了。

    他想了想,道:“你们出去!”

    声音如雷,顿时将正在磨镜的两女惊醒,她们连忙抱衣而起,奔出了房间,虽然袒胸露乳,但她们也不放在心上,本来就是做这行的。

    周恒伸掌一拂,灵力如手,将房门关上。他凑到韩亦瑶的耳边,道:“带你去一个地方,千万不要有反抗的念头!”

    韩亦瑶吓了一跳,她现在光溜溜的,无论去什么地方都要羞死人了!“先穿衣服!”她连忙叫道。

    她存着强烈的抵触之念,根本收不进九玄试炼塔,而周恒又不想将宝塔变大放出,只得先听她的,取出新的衣服穿上。

    两人穿戴完整之后,韩亦瑶兀自不肯罢休,还要等脸上的红潮褪去,否则任谁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来。

    周恒不断地呲牙,他只是想带韩亦瑶进九玄试炼塔而已,需要搞这么复杂吗?

    “好了!”直过了半个小时,韩亦瑶才向着周恒点了点头。

    周恒黑着脸嗯了一声,抓着对方的手,心念一动之间,咻,两人瞬间从房间里消失。

    “这是……哪?”韩亦瑶看着这陌生的地方,露出了震惊表情。

    “九玄试炼塔,一件空间法器里面!”周恒微微一笑,目光扫过,只见萧祸水和兰妃正在床上睡觉,四条雪白的胳膊置于被单之外,还能看到裸露在外的修长大腿!

    可以很容易就断定,这两女绝没着丝缕衣物!

    之前周恒根本没有出过火,一想到两女在被单之下的诱人**,不由地一阵心跳加速,迅急起了反应。

    他们二人修为高明,两女根本没有查觉到他们的气息,依然睡得香甜。

    咦,她们……都突破了!

    周恒猛然发现两女溢荡的气息,那绝不是初分境级别,而是劈地境!

    萧祸水的突破在情理之中,她吃了一枚九月风果,可兰妃的资质相当普通,哪怕可以突破到劈地境也至少是百年以后的事情!

    难道,萧祸水分了一半九月风果给她?

    应该就是如此,所以之前他进入九玄试炼塔的时候才会发现两女都在第二层闭关!

    “竟然真有如此宝物!”韩亦瑶还震惊于能够容纳活物的空间法器上,对床上近乎裸身的萧祸水两女视若无睹。

    “还有更厉害的!”他带着韩亦瑶来到楼梯处,“这叫九玄试炼塔,从第二层开始,每一层都对应着一个武道境界,只要你能够打败对手,就可以获得奖励!”

    韩亦瑶顿时怦然心动,她立刻拾阶而上,进入了第二层塔身的光门之中。

    她以为周恒的黑剑就是这么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