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二八章 假戏真做 1/3
    周恒拖着韩亦瑶走,随在龟公的后面进入了一间幽雅的卧室,里面满是沁人的香味,有一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

    青楼自然是干的地方,这里洒的香水也带有稍许的催情作用,虽然不是很强烈,但能起到助兴的作用。

    “爷,你先等会,小的这就去安排姑娘!”龟公向周恒打了声招呼,转身离开了屋子,一溜小跑。

    “你到底想干嘛?”韩亦瑶冷然看着周恒,容色冷冽。

    周恒淡淡一笑,摇了摇手指不答。

    “放手!”韩亦瑶又开始雌吼。

    周恒不由觉得有趣,这女人一直很云淡风轻,如同大家闺秀似地保持着仪态,有一种仙子般的皎洁,看着她惊慌失措、咬牙切齿的模样实在是相当地有喜感。

    他依旧不答,但大手却是仍然抓着韩亦瑶的皓碗,柔若无骨,握着的感觉舒服无比。这女人要闹就闹好了,反正他皮粗肉厚,经得起打。

    韩亦瑶气得直想抡起椅子砸上去,不是她不够淑女,而是这小子实在气人!

    过不多时,两名花枝招展的女子走进屋来,那龟公则是从后面探出头来,谄媚地笑道:“爷,你看这两位姑娘可合胃口?”

    “行,下去吧!”周恒随手抛出一锭金子,这玩意虽然在武者间基本已经没了流通的可能,但在凡人眼里却依然是能够为之奋斗一生的好东西。

    “谢谢爷!”那龟公掂了掂金锭,份量十足,他满脸陪笑,连忙倒退出去,顺手将房门关上。

    两名青楼女看到了真金白银的打赏,不由地双眼放光,都是浮起了讨好的笑容,扭着屁股向周恒走了过去,一边将手中罗帕挥舞,一边道:“爷,你都多久没来看奴家了!”

    青楼女子自然满嘴瞎话,反正能讨客人欢心就成了。

    韩亦瑶若非是自己带着周恒找到这里来的,说不定还要真信了两女脸上的幽怨,这也太会演戏了!

    周恒容色一冷,眉头微皱,道:“坐下!”

    他是开天境的修为,气势足以镇压劈地境的存在,这两女不过普通人,只是稍微感应到一点气息就不自禁地生起强烈的敬畏,连忙依言坐下。

    “你们自己玩!”周恒随口说道,他叫来这两女为的也只是窘一下韩亦瑶,倒不是他真得饥不择食了。

    况且,面前就有一道美味可口的大餐,谁会在意那种庸脂俗粉?

    自己玩?

    两名青楼女互看一眼,心中都是浮起了然之色——原来这位主那里不行!

    青楼中的客人来自五湖四海,有老有少、有美有丑,甚至还有些人根本没有那能力,就是喜欢“看”。看女人之间的假风虚凰,来满足自己变态的**。

    她们倒也不介意,只要给钱就成。

    两女互相一笑,顿时搂到了一起,伸出两条小香舌纠缠在了一起,玉手则是摸上了彼此的胸部,一边揉搓着,一边从鼻子里发出诱人的呻吟。

    “无耻!”韩亦瑶气得发抖,周恒这是在故意刺激她!

    周恒也是目瞪口呆,浑没想到这两女还真得自己“玩”起来了。不过,这场面也让他看得热血沸腾,不由自主地轻轻抚摸起韩亦瑶的玉腕来。

    “周恒!”韩亦瑶愤怒地尖叫起来,这男人双眼看着妓女互慰,手却在摸着自己,这不是把自己也当成了妓女?

    “我耳朵没聋,不用叫得那么大声!”周恒微微一笑,上身猛然向韩亦瑶倾了过去,鼻子距离对方的俏脸仅有一寸之遥,呼出的空气几乎能够喷到对方的脸颊上。

    “小韩韩,我终于明白你的一片苦心了!”他用另一只手去托韩亦瑶的下巴。

    小韩韩?

    韩亦瑶肉麻得浑身发颤,她一直没有告诉周恒自己的名字,这小贼还真是无耻,自己编了一个亲热的称呼出来!她连忙将头一扭,让开了周恒的大手,斥道:“你也是一代天骄,日后定成名动大陆的传奇人物,请你自重!”

    “奇怪了,明明是你带我来这的!”周恒故意露出疑惑之色,“难道你不是对我一往情深,想要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你个鬼啊!

    “我已经有未婚夫了,请你放尊重点!”韩亦瑶义正辞严地道,她本来不想将应承恩搬出来的,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周恒,这小子脸皮厚实无比!

    “有未婚夫了?”周恒微微一顿,就在韩亦瑶以为他要退缩的时候,却是展颜一笑,道,“没事,我连别人的新娘都抢过了,再抢个未婚事也算不了什么!”

    韩亦瑶目瞪口呆,这什么人啊,抢别人新娘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真是个土匪恶霸啊!

    ——她若是知道周恒抢得正是应家的媳妇,肯定会更加震惊,因为她是应家的准媳妇,这家伙是专门和应家做对上了!

    “高兴坏了吧?”周恒坏笑道,“我可不会轻易看上什么人!”

    这倒是实话,若非韩亦瑶有一种对他特别的吸引力,他还真不想和对方发生什么,美人虽好,但同样也很麻烦。

    韩亦瑶差点气歪了鼻子,这小子还会说人话吗?

    “混蛋,唔——”她正想严加斥责,这家伙潜力无限,日后的成就绝不会在应承恩、赵夺天之下,若是任他瓷意妄为,日后说不定就是一尊大魔头!

    这样的魔头为祸天下,便是应承恩、赵夺天都不一定可以镇压得住,因此现在必须进行引导,免得他在那条不归路上越行越远。

    只是她才刚刚开口,却见眼前一黑,而自己的双唇也被堵住了!

    周恒吻住了她!

    轰!

    她全身血液猛然炸开,只觉脑袋昏昏沉沉,一时之间浑然没有了任何想法,只剩下一片空白,被动地任周恒吮吸着她花瓣般的红唇。

    直到周恒贪心地想要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的时候她才终于回过神来,连忙伸手去推。

    只是惊慌失撒之下,她的反抗之力简直形同虚设,反倒是因为紧张,牙关一松,被周恒的舌头扣关而入,卷起了她的小香舌吮吸起来。

    两条舌头打着架儿,交换着彼此的津液,也让两人的身体同时升温。

    男欢女爱,人之常情。

    韩亦瑶只觉脑袋里仿佛有一万种声音在大叫大嚷,让她全然没有了一丝想法,只是被动地任周恒亲吻、爱抚,连什么时候被抱起来到了床上都不知道。

    幕帐落下,挡住了床上二人缠绵的身体,只有那沉重的呼吸声在传响着。

    周恒双眼如火,他已经忍了个把月,原本这倒也没什么,他一年不碰女色都成,可韩亦瑶身上仿佛有着一种磁性,不断地吸引着他,让他每时每刻都在积累着**。

    终于一发而不可收拾。

    他将一只手探到了韩亦瑶高耸的酥胸上,嫌麻烦没有解开扣子,而是用灵力一按,衣料顿时纷纷碎开,现出她如凝脂白玉般的美好上身来。

    高耸、浑圆,两朵粉红色的蓓蕾上,各有一颗已经茁壮挺立的小樱桃,在空气中微微发颤。

    周恒呼吸更重,大手毫不犹豫地罩了上去,用力揉搓起来,另一只手则是滑到了对方的小腹下,去解除对方最后的武装。

    对于韩亦瑶,他的肉欲远远大于喜欢,况且此时欲火焚身,唯一想的事情就是把这女人给办了。

    “唔——”

    发现裙子连同内裤被扯掉一半,一股微凉之意袭来,韩亦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自己的半只雪股都曝露在了周恒面前!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东西压在自己的大腿根处,坚硬如铁!

    虽然是处女之身,但她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对男人还是有些了解的,联想到此时的情况,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

    她心中惊呼,理智瞬间回归!

    她绝不能**给周恒,否则她会死!

    但这个念头闪过之后,她却是蓦然一怔。

    如果说**给周恒不会死的话,她是不是会任事情继续下去呢?

    答案让她不寒而栗!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一直以不能**为由,解释着自己丝毫没有喜欢上应承恩的事实,可现在这结果却是冷冰冰地告诉她,这根本不是理由,而是她一直对应承恩有着抵触!

    可应承恩明明是天才中的天才,现在就已经是灵海三重天巅峰的存在,不用十年、甚至两三年内就能破入结胎境,成为真正的老祖,整个大陆可以横着的绝世强者!

    而结胎境绝不可能是应承恩的极限,几乎可以预见他日后必能高歌猛进,成就神婴境的修为!

    他是天地宠儿,出门就有宝物自己送上门来,这是大气运!

    这样的人,说不定就能成为化神境,甚至跃上九天、斩破虚空,一步成仙!

    能够嫁给这样的天才,为什么她就不开心呢?为什么就心存抵触呢?

    是了!

    有些事情她只是不愿意去想!

    应承恩确实是天才,平时也一副光芒万丈的神灵模样,可并不能掩盖他性情中的阴暗!

    将家主夫人强暴致死,这在应家并不是大秘密,她听说过。只是这个缺点被他耀眼神辉所遮掩,成为了禁忌话题,没有人敢说!

    这样的男人,让人不自禁地生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