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零四章 自相残杀 5/5
    扬虎城,地位相当于寒苍国的天杭城,也算是超级大城了,而黄家便是扬虎城的豪门。

    因为大元国的武道层次高于寒苍国,这扬虎城就有开天境的豪门,那便是黄家,是以这黄家出来的人自然霸道无比,那是颐指气使惯了。

    “哼,什么黄家绿家,没有听说过!”唐晚同样傲气十足,右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灵力调养已经勉强接上不再流血,只是运转之间绝不可能如平时一般灵动。

    黄家那年轻人顿时大怒,容色转冷,露出强烈的杀气:“小子,祸从口出,你这是要自寻死路吗?”

    “一战便是!”唐晚立刻接口道,人类面对同阶妖兽总是束手缚脚,但对手同样是武者的话,却都自信绝不会输。

    “那就让你知道自大的后果!”黄家那年轻人飞身扑出,向着唐晚发起了攻击。

    嘭!嘭!嘭!

    两人激烈交战,这里又没有什么阵法保护,顿时激起了漫天的烂泥碎石,形成一团团浑浊的雾团,衍化出种种古怪的形状。

    黄家在大元国可称为二线豪门,但现在这野火沼泽中不知道聚集而来了多少武道世家、宗门的高手,有些甚至是大元国顶级豪门的传人,更多的则是邻国俊杰,谁会知道、在意黄家的声名?

    唐晚无疑就是这样的人,他并不是大元国的人,但背景丝毫不弱于黄家,因此他自然一无所惧。

    两人战得起劲,周恒则是看得直想打哈欠,先不说他高了整整两个大境界的修为,光是凭他掌握的势就让他看得索然无味,因为他已经融百家之长,化繁为简,在技的高度上跨上了新的台阶。

    再进一步,就是聚万技于身,提升到域的高度!

    只是域之一说从来都只是传说而已,周恒根本没有见过谁施展过,让他根本没有前进的方向。

    ——之前他好歹在心罗殿中看到过九具银人展露过势之境,在心中有一个参照,但想要凭空研究出域来,这难度实在太高了,不知道还要多少年。

    唐晚的实力丝毫不弱于黄家的年轻人,可他吃亏就在于之前被三尾鳄咬伤了右手,影响了战力!这在原本实力相当的战斗中很快就体现出了劣弱来,不出百招他就饮恨败北。

    “不足一提!”黄家那年轻人负手而立,满脸傲气,充满着不屑。

    唐晚气得直想吐血,可败了就是败了,他就是辩说自己负伤在先也只会被当成是输不起的借口!就像灵石矿之战,谁都知道其实李傲柏的实力在周恒之上,可败了就是败了,连李傲柏自己也承认了。

    “还有谁想跟我过过招?”黄家那年轻人嘴角一挑,丝毫没有将周恒一行人放在眼里。

    “哼,我来!”常师师踏步而出,右手一振,已是多了把寒光似水的利剑,剑身中央有一道红色的印记,好像饱饮鲜血留下来的标记。

    “哈哈,连女人都跑出来抛头露面了,你们这些男人都是软脚蟹吗?”黄家那年轻人大笑,但一双眼睛却是对着常师师凹凸有致的身段看个不停。

    黄家其他人也是大笑起来,他们一行人多,而且还有劈地境的强者压阵,自然是稳操胜券,此刻纯粹只是在戏耍这些人。

    “少废话,你妈难道不是女人!”常师师还嘴喝道,脚下一弹,长剑挥出,瞬间抖出几十道白色剑气,但其中有一道却是血红色的,好像剑气中的王者、统帅。

    “哼!”

    黄家那年轻人冷哼一声,右手中也多了一把短刃,向着常师师迎了过去。

    叮叮叮,兵刃相击,两人又战成了一团。

    从实力上来讲,两人也是不相伯仲,不过黄家那年轻人毕竟之前战了一场,消耗了不少灵力,再遇上常师师这么一个劲敌,百来记硬拼过后他就显得后劲不足。

    常师师则是越战越勇,剑尖一挑,晃出七道剑花,百千道剑气相随,使出了最强一击!

    这一击,绝对可以奠定胜局!

    “啊——”可就在这时候,她却是身形猛地一顿,然后俏脸一白,好像傻了似的!

    黄家那年轻人哪会错失这个反败为胜的良机,立刻伸手对着常师师的左肩轰出一掌,嘭,常师师身形踉跄,连退三十余步。

    一片花影晃过,常师师胸口的衣物突然化为碎布随风而去,现出了她光滑如玉的酥胸,两座玉峰显略规模不够,但依然性感迷人,只是在两座山峰的中间却赫然有一只通红的手掌印,万分诡异。

    “哇!”常师师吐出了一口鲜血,血迹从唇角挂到嘴边,多了一分凄厉之美。

    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她已经占到了上风,怎么突然就败了呢?而且黄家那年轻人明显轰中的是常师师的肩膀,为什么她却是在胸口留下了掌印?

    无影掌?

    常师师连忙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件衣物遮在胸前,现在她根本不可能当众换上,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本就受了不轻的伤,急怒攻心之下,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能够达到初分境级别的,又有谁是笨蛋?更何况赵寒雨五人都是出自名门,阅历又岂会差的!

    他们立刻想到,黄家一行人中必然有强者隐伏,暗中出手伤了常师师,这才给了她的对手反败为胜的机会!

    卑鄙!无耻!

    可他们一个都没有说出口,能够如此轻易震伤常师师,这绝不是高了一两个小境界这么简单,而是层次上的压制!

    劈地境!!

    当然,也有可能是开天境,但一个开天境强者估计也不会带着这么多初分境小辈玩的吧?再说了,黄家七人都是十分年轻,哪有这么年轻的开天境?

    唐晚、吕如之、齐坦顿时失声,他们背后的势力同样有劈地境、甚至开天境的高手,可在这时候又怎么拿得出来?武者的世界很现实,实力不如人就得低头!

    “小妞这么骚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脱衣服了!哈哈哈,过来,让哥哥来好好疼你!”黄家那年轻人下流地说道。

    “住口!”赵寒雨挺身而出,拔剑挡在了常师师的身前,满脸正义昂然,道,“你们太过份了!”

    “茗之,不要节外生枝,正事要紧!”这时,黄家那些人中也传来一个声音,那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看上去气息不显,但周恒却是清楚地知道,刚才就是他出手伤得常师师。

    果然人不可貌相,此人一派斯斯文文,可出手却是相当地下作,估计心理十分阴暗。

    “是!”黄家那年轻人连忙恭敬点头,这高了一个大境界,就算他是对方的嫡亲兄长都得毕恭毕敬。他向周恒看去,道:“小子,把九月风果献上来!”

    周恒露出一丝笑容,道:“想要吗,那就自己来取!”

    他不会为了常师师、唐晚出手,但若是对方不开眼惹到他头上的话,他也不介意随手轰杀!

    苍蝇嘛,拍死一只是一只,免得影响环境!

    “哈哈!”那名为黄茗之的年轻人仰天打了个哈哈,然后向唐晚、齐坦、吕如之三人看去,道,“你们三个,给我把九月风果给抢过来!三只灵果,你们一人抢一只,谁要是没有抢到,我就让他下水去和三尾鳄玩玩!”

    他指了指边上的沼泽水域,那两头三尾鳄并没有离开太远,依然如同两截枯木般飘浮在水面上。

    唐晚三人面面相觑,虽然心里憋着强烈的愤怒,可脚步却是在动。

    他们气得只是被黄茗之指手划脚,要知道他们哪个不是家族宗门中的年轻俊杰,倍受重视。至于周恒,那又算什么东西,本来就没有交情,欺了又如何?

    “不要听他的,他只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赵寒雨大叫道,但她又不能离开常师师,只能干瞪眼发怒。

    “寒雨姐,他们一动手,我们就走!”常师师低声对赵寒雨说道,她可不相信黄家会放过他们!也许她和赵寒雨不会立刻死,但下场肯定更惨,要受尽污辱!

    赵寒雨猛地回过头来,脸上闪动着无比的不甘。

    她为人侠义,是女中丈夫,可她并不是蠢人,同样知道黄家这些人只是在猫戏老鼠,根本不可能放过他们!偏偏她们两个女流之辈看出来了,而唐晚三人却还在做着白白梦!

    “周恒,将九月风果交出来!”唐晚三人围住周恒,个个面目狰狞。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自然都是憋足了气,可他们又打不过黄家的人,这股气只能撒到了周恒头上。

    周恒失笑摇头,道:“你们想清楚了,真要向我出手?”

    “哼,你又是什么东西!”

    “那你们等下可别后悔!”周恒淡淡一笑。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镇!”唐晚三人同时出手,向着周恒按去。

    他们现在满腔怒气,绝不介意出手重点残了周恒,这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不乖乖地听命行事!

    周恒出手,右手成掌,对着三人的脸扇了过去,速度并不快,每个人的肉眼都能清楚地捕捉到,可唐晚三人却像是故意送上去挨抽的一样。

    啪、啪、啪,三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唐晚三人顿时被抽得原地打转,脸上浮起了鲜明的手掌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