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九九章 无敌之姿 5/5
    开天境就已经足够镇压寒苍国的万里河山,而二十岁的开天境意味着什么?一拳轰爆另一个开天境,这更意味着什么?

    无敌之姿!

    众人看着周恒,仿佛不是看着一个开天境,而是未来的化神境强者,那有望成仙的绝世至尊!

    人人都有嫉妒心理,但当某个人强大到超乎想像的地步,那就不会再生起嫉妒,只会充满敬畏。无疑,周恒现在就有了这样的资格!

    他依然一身青衫,神情淡然,可众人再看他的时候就不自禁地觉得他有一股威严内蕴,让他们只想顶礼膜拜。

    “南宫老匹夫,你三番两次想要杀我,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周恒淡淡说道,以前被南宫长空、刘清玄以大欺小,他忍了多久?

    现在该是偿还旧帐的时候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南宫长空目光呆滞,充满着不可思议。

    开天境!周恒居然破入了开天境!

    不可思议!不可接受!灵石矿之争才过去了多少天,周恒就蹭蹭蹭跃上了开天境,能够和他们平起平坐,这还有天理吗?

    相比之下,他们苦苦修炼了几百年才走到这一步,这是多么得不公平!

    不服!不甘!不能接受!

    “辱人者必被辱之!”周恒挥出一掌,啪,南宫长空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七八颗牙齿和着血水吐了出来,五根手掌印鲜红通明。

    “老匹夫,当初你仗着自己是开天境,肆意而为,但六月里的债还得快,现在就是你自食恶果的时候!”

    啪!

    周恒又是一掌挥出,南宫长空另半边脸颊上也浮起了手掌印,乱发披拂,哪还有一丝开天境强者的仪态。

    众人都是有种说不出的感慨,那可是开天境啊,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可现在呢,如同一条死狗似的,哪还有一丝尊严!

    萧祸水则是骄傲地看着周恒,这可是她的男人!

    南宫长空以前何等威风霸道,可是与家族老祖萧宇痕平起平坐,甚至更胜一筹的存在,可现在却被她的男人一只手便能镇压!

    她知道,全场的女人都在用嫉妒的目光盯着自己!以前,这些女人是嫉妒她的美艳风情,现在则是嫉妒她是这里最强者的女人!

    这个世界崇尚武力,强者高高在上,如同吸铁磁石一般,让男人效忠、让女人倾心,而现在她则是独占荣耀!

    “刘清玄,你想逃吗?”周恒冷哼一声,迅云流光步展开,将正要悄悄后退的刘清玄一把抓起,往上一抛之后,抓住他的脚踝就向地面撞去。

    嘭!

    犹如铁锤擂地,宫殿上好的地砖上顿时现出一个巨大的凹坑来,石板碎得跟个蜘蛛网似的,而刘清玄的额头上也现出了一滩鲜血。

    开天境武者的体质确实强横,但这宫殿现在也启动了阵法,防御力达到了开天境级别!刘清玄拿头去撞地板,差不多就是在硬碰开天境的法器,头骨没有撞碎已经不错了!

    那也是因为阵法加固不能真得和法器相比,否则错非周恒这样的体质早就骨头断裂了!

    “骨头还挺硬的!”周恒冷冷说道,抡起刘清玄的身体又砸向了另一处地面。

    嘭!

    碎石飞溅,刘清玄头上血流如注,面目狰狞。

    太凶残了!

    众人都是看得心中荡漾,他们何曾见过开天境强者被收拾得这么惨的?这还是同境界的战斗吗?

    “啪啪啪!”稀拉的鼓掌声响起,应明原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他的身上,目光盯着周恒,道:“小子,你确实不凡,不过也仅是刚入开天境而已,在本座面前你依然只是一条臭虫!”

    他根本看不起南宫长空等人,虽然大家同在一个大境界,但要知道每个人突破大境界的时候丹田空间扩张的大小都不尽相同,同样的境界,战力却可能是天壤之别——比如周恒。

    南宫长空不过开天一重天,况且只是一个小小的王朝宗门老祖,能够有什么上得了档次的武技?

    应明厚相信自己同样可以一拳轰爆南空长空,而且更加轻松!

    他不惧周恒,忌惮的只是周恒那可怕的潜力,让他看到了家族天才应承恩的影子。

    这小子,必须死!

    周恒看着这自我感觉太好的家伙,不由地摇了摇头,道:“应冰风自寻死路,我也无意多竖敌人,此事就此了结的话,那么恩怨两清!”

    不管他承不承认,所有人都已经认定应冰风是他所杀。现在他已经是开天境,不必再像之前那样藏藏捏捏了。

    “哈哈,现在想要求饶,已经晚了!”应明原满脸鄙夷的冷笑,他只以为周恒是在向应家低头,可招惹应家的人哪个能够再活蹦乱跳?

    周恒扫了他一眼,只觉这人真是不知死活,那何必再啰嗦,有什么阵仗他接下来就是了!

    他果断无视了应明原,继续抡着刘清玄撞击地砖,他之前被这两个老匹夫种种逼迫,心中实是积累了太多的气,不狠狠地出口气实在说不过去。

    “该死的小辈,本座在跟你说话!”应明原怒声喝道,这小子竟敢**裸地无视了自己,实在太过份了!

    “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周恒冷冷说道,“你想找死的话,就上吧,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

    “可恶!”应明原终是彻底暴走,他怒吼一声,双拳一挺,锵锵锵,每只拳头都长出一根银色尖刺,散发着森寒的光芒。

    这是他们应家的血脉之力,可以在身体任意部位长出尖锐无比的金属利器,拥有刺破防御灵力的作用,比任何法器都要来得威力强大!

    血脉之力越强,可以生出的银刺就越多、越长、越坚硬,像应家的天才应承恩就拥有超过老祖的血脉强度,全力催发之下,整个身体都将布满尖刺,对手连碰都不敢碰!

    他没有这么夸张,只能在双拳上长出银刺,但用来镇压区区王朝的小辈却是足够了!

    他腾身而起,向着周恒扑去,一招双峰贯耳,左右开弓向着周恒的脑袋轰去!

    这两拳若是击实,银刺将无视周恒的护身灵气,直接刺破他的头骨,将他的脑浆搅乱,立毙当场!

    “找死!”周恒眼中杀气一闪,这应家的人个个都是咄咄逼人,那么他也无需客气,一个字,杀!

    他随手将刘清玄扔到一边,张开双手,向着应明原抓了过去。

    两人都达到了势之境,近身搏斗谁也避不开谁,看得就是谁的力量更大、武技更强、血脉之力深厚,完全取决于战力,身法不起一丝作用。

    吱!

    刺耳的锐响发出,应明原拳头上的双刺率先撞上了周恒的双手,但这本该是无坚不摧的双刺居然连周恒的表皮都没有刺破,反倒发出了两块金属刻划的刺耳尖响!

    “什么!”应明原这回终于震动了,周恒的防御力强大得让他绝望!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只见周恒的双手瞬间变成了金黄色,抓住了他的银刺一拗,啪啪两声,银刺顿时纷纷断折。这虽然是血脉之力所化,却是与他本身息息相关,有若十指连心,痛得他冷汗都渗了出来。

    “不足一提!”周恒摇了摇头,对方虽然是开天三重天,丹田空间也要比一般人大上许多,可远远不能和他相比,无论是力量还是血脉之力,他都稳胜。

    他双手抓住应明原的断刺,猛地一拔,应明原顿时再发一声惨叫,两道银刺被他生生从骨头上扯落下来,鲜血狂喷如柱!

    “赵——”

    噗!

    周恒祭出黑剑,以霸道的力量轰开应明原的防御,一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应明原张开欲言,但喷出来的却全是鲜血,他的眼神迅速黯淡下来,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随着周恒抽剑而出,他也轰然扑倒,身下溢出一团鲜血。

    堂堂开天三重天的强者,而且还是来自朗月国豪门,居然就被这么宰了!

    周恒杀戒已开,顿时煞气狂卷,向着南宫长空、刘清玄两人逼视而去。

    “你、你是赵家的人?”这时,应火心突然插口,他虽然有血脉之力,可手臂是被周恒打伤的,这时候还没有清除掉异种灵力,整条右臂还是耷拉着。

    他败给周恒,一开始自然充满了失落沮丧,但知道周恒乃是开天境后却是精神复振——劈地境败给开天境,理所当然,他根本不必因此怀疑自己!

    “赵家?”周恒转头向他看了过去,他的金属血脉确实传承自母亲,而母亲是赵家的人,说他是赵家的人虽然不妥但也不能说不对。

    “赤金血脉,你还想要狡辩吗?”应火心大声说道,“赵家竟然敢和我应家为敌,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赤金血脉?哦,便是他的金属血脉,原来还有一个挺威风的名字。

    周恒微微一笑,道:“不要胡乱代表别人,赵家是赵家,我是我!”

    “哈,以为这样说一句就能撇清了吗?”应火心冷笑,“赵家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应家的人,这是公然开战,我应家会杀光你们赵家每一个人!”

    “以为有个赵夺天就能和我应家相抗衡,先不说我应家老家,就是我应家绝世天才应承恩就能只手覆灭你们赵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