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九七章 应火心 3/5
    皇室相请,自然和陆晨芙一家没什么关系。周恒也不以为南宫长空、刘清玄会派人对付他们,而且他已经护送陆晨芙一家离开了新兰国,早已经尽到了责任。

    他不可能一直做他们的保镖!

    萧祸水则是盛装打扮,作为一个豪门千金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宴会,让全场女人黯然失色,让男人个个神魂飘荡,这是她动力来源,让她充满了虚荣。

    她换上了一件低胸长裙,修长如天鹅般的脖子下,露出胸口一大片的雪白肌肤,隐约可见两团浑圆的隆起,如牛奶般丝滑,如白玉般反射着艳光,足以亮瞎人的眼睛!

    周恒看得不爽,着令她去换一件“厚实”点的衣服,哪怕萧祸水是他的女奴他也不愿让别的男人看到春光。

    “小气的男人!”萧祸水没有去换衣服,而是取来一件围纱将胸口遮住,若隐若现,既透着无限风情,又什么也没有露出来,只是激起男人的暇想罢了。

    “满意了吧?”她透着铜镜白了周恒一眼,正用胭脂涂抹着红艳艳嘴唇,欲发显得娇艳欲滴,明艳夺人。

    周恒这才勉强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将萧祸水裹得再严实一点。

    “走吧,我的男人!”萧祸水挽着周恒的肩,笑得跟个妖精似的。

    华灯初上,两人登上马车很快就来到了皇宫,走下车阶,路上已经铺上了红地毯,踩上去软绵绵舒服无比。两边的路上则是站满了美貌宫女,纷纷弯腰行礼,个个都是丰臀肥乳,给人无上的视觉享受。

    只是萧祸水太过妖精,在她面前这些只是空具美貌身材的宫女自然个个黯然失色,沦为绿叶般的陪衬。

    两人进入了皇宫,这里早已经布置好了盛大的晚宴,宾客满座,几无虚席。

    周恒不由地嘴角一勾,露出些许笑意。

    他是按照请帖的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按理说绝不应该是最后一个,可是看现在这场景恐怕别人都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显然,别人受邀而来的时间要比他早得多!

    原因嘛,很简单!

    有人想要他在众人面前出丑,狠狠地羞辱他,然后再杀了他!

    “见了本皇,为何不跪?”皇座之上,南宫宏突然大喝一声。他久居上位自然有大威严,这一声大喝足以让聚灵境、初分境骇得胆寒。

    来了!来了!

    所有人都是在心中说道,这果然是直入正题啊。要知道武者突破聚灵境后就已经跃出了凡人的圈子,不再受世俗皇权所限制,地位如何由本身的实力来决定。

    周恒虽然还只是劈地境,却绝对可以称为世上最强的劈地境,甚至连开天境都能勉强相抗!

    南宫宏确实是九五至尊,地位尊崇,但那是对于凡人而言的,在武者面前他同样也只是一名劈地境的武者。而论实力,他打得过周恒?

    就是算上背后的天星宗,南宫宏也顶多和周恒平起平坐,哪有资格让周恒下跪?

    这一上来就咄咄逼人,自然是有好戏看了。

    周恒看也没看南宫宏一眼,这一国之君在他眼里也就是一跳梁小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他目光扫向宫殿中的一处角落,道:“南宫长空、刘清玄,你们两个老而不死的家伙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好大的胆!

    之前周恒抢亲,众人已经见识过他的胆色,但后来事实证明,那是有梅怡香的支持!可现在呢,梅怡香早就回转朗月国,还有谁能够替周恒撑腰?

    安落尘?天君子?萧宇痕?

    安落尘还在天杭城,至于天君子和萧宇痕敢站出来和应家、岳家做对?

    “嘿嘿嘿,你这小辈果然到死都改不了嘴贱!”南宫长空从暗处掠了出来,他是寒苍国有数的强者,气势一发,所有人都是从心灵深处生起强烈的惧意。

    刘清玄则是慢慢踱了出来,他与周恒有着杀子之恨——即使从不能证明是周恒下得手,但周恒废了刘悦的命根子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悦断了命根子,就是断了刘家的血脉,这和杀子之仇已经没有区别了!

    几次三番都没能干掉周恒,但这一次却完全不同!

    他和南宫长空从灵石矿之战后就做了大量的准备,在这座皇宫布置下了绝天大阵,这不止是用来困住周恒的,更是用来保命!

    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伙神秘势力会不会杀到皇宫来,涉及到身家性命怎能不严阵以待?

    这一次,谁也救不了周恒!

    不得不说,这小子确实嚣张,明明知道这里有埋伏还敢过来,难道真得以为他的速度奇快,无法克制?

    “也就这时候还能嘴硬几句,等下老夫会将你满口牙齿都打下来!”刘清玄冷然说道。

    “周恒,老夫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明知道有陷阱也敢踏进来,不过,你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了!”南宫长空接过话,脸上浮起残酷的笑容。

    周恒朗声大笑,道:“就你们两个老而不死的家伙,我何惧之有?”

    “嗯!”南宫长空和刘清玄都是拿眼睛一瞪。

    “哼,此子便是周恒吗?”又是一声冷哼响起,殿中的阴影处走出来第三个人,身上散发的气息甚至超过了南宫长空二人。

    他明明已经听南宫长空两人重复了几次周恒的名字,却依然这么问,明显是在昭显自己的地位。

    “明原兄,此人就是周恒!”南宫长空点头道,语气甚是恭敬。

    那人是名中年男子,一身灰布长袍,看上去十分普通,但脸上却是写满了傲慢,仿佛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看得入眼。他微微勾起嘴角,向周恒道:“小子,应冰风是不是为你所杀?”

    “你是什么东西?”周恒比他的态度更加傲慢,双手抱在胸前,“真是的,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跑出来乱吠!”

    “什么!”那中年男子大怒,双眼一瞪,便要出手。

    “明原族叔,请将此人交给小侄来处理,区区一个小卒子,又怎需要劳动族叔!”这时,一名青年男子抢步而出,脸上同样带着高傲无比的笑容。

    那中年男子这才缓和了一下表情,点点头,道:“速速将他擒下,本座要亲自审讯他!”

    “小侄遵令!”青年男子弯了弯腰,然后大步走向周恒。

    他叫应火心,和那中年男子应明原都是出自应家,在收到应冰风死亡的消息后,家族便派这二人前来调查。应明原乃是开天三重天的存在,在寒苍国绝无对手,自然没必要劳师动众,出动山河境、甚至灵海境的强者。

    “小子,还不束手就擒?”应火心双手背剪,毫不将周恒放在眼里。

    他是劈地三重天巅峰的修为,远非应冰风可以相提并论,而且更大的不同是,他拥有血脉之力!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年纪和应冰风差不多,但修为却要超出许多。

    他对应冰风向来不屑一顾,自然也没有将打败应冰风的周恒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区区一个王朝偏隅的武者,哪需要他正容以对?

    “应火心,那可是劈地三重天的修为,周恒这下要遭!”

    “那可不一定,之前周恒可是在开天境的手下都逃过一劫的,听说还打败过水元国的开天境!”

    “嘿,那只是人家同阶一战之后力竭,才会被周恒拣了个便宜,哪能真和开天境相媲美!”

    “周恒不简单,应火心就简单了吗?他可是应家天才,据说丹田空间是寻常劈地境的十几倍,无比可怕!”

    “照这么说,周恒这次真要败了!”

    众人议论纷纷,道听途说之下并没有几个人真正了解周恒的战力,大家都知道周恒很强,可具体强到什么程度却是没有半点头绪。

    周恒淡淡一笑,伸出右手,竖起一根手指,道:“你能挡下我一指,我便饶你一命!”

    “哈、哈哈哈!”应火心一愣之后,猛地放声大笑,对面这小子以为自己是开天境吗?他心中怒火窜起,脸上却是毫不显露,道:“狂!够狂!说起来我倒是有些欣赏你了,这样,你能挡下我一拳,我就让你少吃些苦头!”

    宫殿中人人都是露出了兴奋之色,这两个年轻俊杰已经针尖对麦芒拼上了,有好戏看了。

    周恒之前被公认为劈地境内第一人,可应火心乃是出生朗月国应家,本身更是劈地三重天巅峰,这样的人自然同样不能归于常人的范畴,战力无法估量!

    这两人的对决,一定精彩万分!

    期待啊!

    究竟是周恒继续延续他不败的神话,还是应火心展现出皇朝豪门的底蕴强势获胜?

    “一拳!”应火心长啸一声,身形扑出,向周恒挥出了右拳。

    他表面嚣张,对周恒不屑一顾,但这一拳却是使足了全力,不但如此,他还发动了血脉之力,拳头上赫然多出了一根尖长的银刺,尖刺划破空气,竟然形成了一个黑色漩涡!

    众人不由地骇然,这得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形成如此威势,连空间都撕裂了!

    周恒也不由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这可不是光凭力量就能做到的,至少以他的力量都做不到这点!因此,这是应火心血脉的特殊能力。

    但也只是如此!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都只是雕虫小技。

    周恒伸出一指,向应火心迎了过去,并没有动用任何血脉之力,也没有使用什么武技,就是一指,简简单单,化繁为简。

    在势之境下,这一指不可躲、不可闪,只能硬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