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九零章 无理要求 1/5
    (求月票,求订阅~~~~)

    “爹、娘,这是怎么回事?”陆晨芙柳眉轻皱,带着一丝愠怒。

    陆家的家业是她一手一脚拼打出来的,她兀自记得刚刚起步时的艰辛,到处求人开拓进货、出货渠道的辛酸,现在居然有人硬要逼她双亲将产业过继,她岂能不怒。

    “哼,你爹是我陆家的人,既然是家族一员,那么所有一切都是属于家族的!”那中年男人用充满**的目光盯着陆晨芙,“我叫陆昆明,为家族掌事,有权处理分支的一切财产!”

    “胡说八道!”陆晨芙冷笑一声,“昔年你们将我爹爹驱赶出家族,现在居然厚着脸皮又说我们是陆家的人,说来说去,不就是看上了这份家业,眼红了!”

    “一日是陆家的人,死了也是陆家的鬼!”陆昆明傲然负手而立,“快快将产权契约拿出来,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你们浪费!”

    他妈的,这个贱人逼到别人家里索要财产,还一副你欠了我的模样!大厅中的仆人佣妇都是露出愤怒的表情,陆晨芙一家三口待人极是大度和善,在他们手底下做事很舒心,甚至很受尊重,自然个个心向陆晨芙这边。

    “哼!”陆昆明冷哼一声,气势轻发,嘭嘭嘭,所有人都是连连后退,纷纷撞到了墙壁上这才稳住了身形。

    劈地境!!

    陆家最强的存在也不过初分境,哪里能够和陆昆明对抗,每一个人都是脸色发白,连脚步都是站不稳。

    没办法,谁让陆家只有钱而没有高手坐镇,能够招揽到的随从最高也就初分境,而且还是用远比正常价码高出几倍的价钱请来的。

    劈地境高手哪拉得下这个面子,给区区初分境做手下?

    否则,也不会出现山贼抢劫的事情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家人,说话别那么冲!”一名花甲老人站了起来,插嘴做起了和事佬,“昆吾,你的身体中始终流淌着陆家的鲜血,这是无法否认的!昆明代表家族接收你们的产业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夫妻父女考虑,有了本家在背后支撑,你们的安全才有保障!”

    “这次你女儿被山贼掳走就证明了没有家族底蕴的劣势,而老夫相信,既然有了第一次,那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陆晨芙气急,娇躯瑟瑟发颤,寒着脸道:“没见过你们这样不要脸的!代表家族接收产业?以后我们就累死累活给你们赚钱是不是?”

    “大人说话,小孩子哪有插嘴的资格!”陆昆明冷哼一声,一掌挥出向着陆晨芙抽了过去。

    嘭!

    一道人影闪过,以身体硬生生挡下了这一击,顿时哇地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却正是陆晨芙的父亲陆昆吾。他只是初分境的修为,哪里可能若无其事地接下这一击?

    若非陆昆明也只是用了百分之一二的力量,陆昆吾绝对会被重创。

    “爹——”陆晨芙一愣之后,立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父亲,满脸紧张。

    周恒将伸出一半的手收了回去,他本想出手,却没想到陆昆吾竟然会为了爱女奋不顾身,果然天下父母心,为了子女父母可以拼命。

    他也被陆昆明的无耻气得发毛,但始终没有出手,倒要看看这人可以将无耻发挥到怎样的境界。

    “不要自讨苦吃,速度将产业过继!”陆昆明始终盯着这一块,这也是他来此的目的。

    “你怎么能这样!”陆昆吾的妻子怒斥道,夫妻同心,丈夫挨打,她哪会好受,更何况这男人从一进门就咄咄逼人,蛮不讲理地要他们将产业交出来。

    “就凭我姓陆,就凭我是陆昆明!”陆昆明倨傲无比,完全地目中无人。

    说起来,他和陆昆吾之间还有些私怨。

    他是陆家的嫡系后代,根正苗红,再加上天资不错,很得家族的赏识,得以重点培养,在家族中颇有地位。而陆昆吾则是一位主系的大佬酒醉后强奸一名侍女的产物,见不得人的私生子,两人的地位差得天和地一般。

    本来两人毫无交集,但少年时期他们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那女孩也对光明和善的陆昆吾更为倾心,结果陆昆明将那女子当着陆昆吾的面先奸后杀,并利用权力将陆昆吾驱出了陆家。

    ——要将一个私生子赶出家族实在太容易了。

    他原本早就忘了这个“情敌”,但陆晨芙的生意实在做得太大,居然将产业扩张到了**,他意外得知这个产业的主人竟是陆昆吾的女儿,顿时大喜!

    于是,便有了他前来逼夺家业的一幕。

    在他看来,陆昆吾一家根本拿不出劈地境的高手,他一个人就能镇压,而且他是主家的人,前来收取一个私生子的产业,名正言顺!

    “陆昆明,我陆昆吾根本就没有上过族谱,更遭家族驱逐!当年,家族长老指着鼻子对我说,陆昆吾,从此以后你不再是陆家的人,不得用陆家的名义行事!”

    陆昆吾在女儿的搀扶下立稳,他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继续道:“这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提过与本家的关系,因为从我被赶出家门的一刻起,我就只是陆昆吾,不是陆家的陆昆吾!”

    “现在这份产业,是我女儿一点一滴亲手打出来的,与本家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陆昆明,天大地大大不过一个理字!”

    他这话,说得掷地有声,脸上带着凛然之气。

    “放屁!”陆昆明冷哼一声,双手一负,“你想背祖忘宗?从你生下来一刻,你就烙上了家族的印记,永远也别想抹去!”

    “数典忘宗,陆昆吾,你这是在自寻死路!”那老者也森然说道。

    玄乾大陆以家族、宗派为核心,也将背叛家族、宗门视为大罪。不过,陆昆吾的情况不一样,他是被家族开革出去的,这还要脸巴巴地贴着陆家不是犯贱吗?

    但无耻者又怎么会有底限?

    如果陆昆吾贫困潦倒,那么陆昆明毫不介意上去踩上几脚,而现在陆昆吾居然生了一个商界天才的女儿,创下了一份快能和本家底蕴相媲美的财富,那么陆昆明自然动心了。

    总而言之,就是两个字:无耻!

    “爹,把财产给他们!”陆晨芙寒着脸,眼神中闪动着坚定。

    陆家的商业王国,其核心就是她!没有了她,再大的产业也只会坐吃山空!而只要一家三口平安无事,她可以在别的地方重新开始,创造一个更大的商业王国!

    有朝一日,她终将聚敛起能够让结胎境强者都动心的财富,悉数赠送,只求这位强者出手将**陆家抹去!

    全部抹去!

    “芙儿,这是你辛苦多——”陆昆吾又岂能甘心。

    “人没事就行!”陆晨芙在父亲的耳边低声说道,他们又怎么对抗得了一个劈地境?而且,**本家可是有山河境的老祖,是掌控社稷的势力之一!

    斗,是绝不可能斗得过的!

    “陆昆明,产业可以继续给你,不过你要让我们一家三口先离开新兰国!”陆昆吾自然不可能天真到相信陆昆明的承诺,当即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谁说你们可以离开的?”陆昆明冷笑。

    “什么!”陆昆吾一家三口都是失声怒喝。

    “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们生是陆家的人,死、也是陆家的鬼!”陆昆明嘿嘿冷笑,以为他看不出他们打得什么主意吗,“家族不会亏待你们,这个产业还是要交给你们打理!以后,你们就不需要考虑安全方面的问题!”

    他得知陆晨芙被山贼掳走后,也没有打营救的主意,反正人死了就白夺一份偌大的产业,要是没死被救回来了,产业还是白夺,但可以鸡生蛋、蛋孵鸡,滚雪球似地继续扩大!

    总而言之,无论如何他只有赚的!

    而且,陆昆吾的这个女儿长得还真是不错,特别是那股聪慧之气,让她充满了灵动的诱惑,干这样的女人想必特别来劲吧!

    天底下的美人何其之多,可有气质、而且修为还超过聚灵境的美女就太少太少!

    虽然母亲没有女儿那么娇美,可母女同床却另有风情!陆昆明已经想好了,过一段时间就杀了陆昆吾,然后把这对母女变成他的奴隶,既能替他赚取源源不绝的巨额财富,又能供他发泄!

    嗯,陆昆吾还是不杀的好,要让他看着自己如何玩弄他的妻子和女儿,这样才过瘾!

    “陆昆明,你好狠!”陆昆吾目眦欲裂,好想一口将对方的脸都咬下来!

    可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武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陆昆明是劈地境,身后更有**本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他就是可以蛮不讲理、为所欲为!

    啪啪啪!

    孤零零的鼓掌声突然响了起来,周恒终是忍不住了,虽然跟他没有关系,可这样的小人真是让他看了都生气了。他笑道:“我见过许多无耻的人,但排个名的话,你可以当仁不让地坐上第一的位置!”

    “你是什么东西?”陆昆明满脸傲气地看着周恒。

    他能够从周恒的气息中判断出对方的修为,可那又如何,区区劈地境就敢和陆家做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