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七七章 张家四少 3/5
    “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连我张家的人也敢动?”一名华服青年从楼梯口走了出来,满脸的傲气,“就算是一条狗,那也是我张家的狗,比任何贱民都要高贵百倍!”

    他目光一扫,看到萧祸水和兰妃时,不由地双眼一亮,顿时将嘴巴给张开了,就差将口水给流了出来。

    “两位小姐贵姓!”他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转变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萧祸水和兰妃都是身份高贵之人,别人对她们恭恭敬敬,她们也只会视为理所当然,又岂会因此生出好感,回敬三尺?

    面对这华服青年近乎于媚好的表情,两女都是理也没有理会。

    “哼,之前是谁在这里打扰两位小姐用餐的?”华服青年转过头来向后方涌上来的一大堆人问道。

    “四少,是小人三人!”之前和刘老七同桌的三人都是站了出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唐突了佳人,还有没有一点教养了?”华服青年脸孔一板,冷然喝道,“给我过来,跪下,向两位小姐陪罪!”

    那三人根本连说不的资格都没有,立刻走了过来,扑嗵一下就跪倒在了萧祸水两女面前,纷纷道:“小人等打扰了两位小姐用餐,罪该万死!”

    这张家不是气势汹汹来寻仇的吗,怎么事情却是倒过来了?

    面对这一幕,跟随那华服青年过来的人都没有意外,他们这四少性情无常,就是喜欢美女,通常会为了美女做出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现在只是让人下跪,完全就是小意思。

    萧祸水两女都是露出不悦之色,她们想要的只是安静地吃顿饭,现在这是耍猴戏吗?

    “你们这三个蠢货,竟然让两位小姐生气成这样,该死!”华服青年冷哼一声,啪,他一掌拍下,一名跪着男子的脑袋立刻如同西瓜一般裂开,红红白白的物事顿时流了一地。

    幸好酒楼中的其他客人早就见机不妙跑了,否则看到这一幕岂不要骇得胆寒。

    另外两名跪着的男子虽然吓得胆汁都流了出来,可没有华服青年的允许却是连动都不敢动,但身体却是在剧烈地颤抖着。

    这华服青年好狠,虽然武者免不了杀人,可莫名其妙地对自己的手下下死手,这绝不是一般人会做的。

    事实上,华服青年也不是为了讨好萧祸水两女,只是心血来潮就这么干了。与其说是讨好,不如说是威慑,看看,不听本公子的话,就是这样的下场。

    “滚!”周恒拿手指弹了弹,实在没有心情欣赏这种拙劣的表演。

    “哈哈!哈哈!”华服青年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回头看了看众多手下,问道,“这家伙刚才说了什么,竟然要本少滚?”

    那些人都是很配合地大笑起来,纷纷对着周恒嘲笑起来。

    “没有人敢对本少说这样的话!”华服青年回头过来,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变得森然冷厉,“知道我张东临是谁吗?”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白痴!”萧祸水满心不悦,冷冷地看着对方,“嘴巴歪、鼻子塌,丑得不行,还想吃天鹅肉?”

    “你——”张东临脸色一变,他根本没将周恒放在眼里,任对方怎么辱骂他也不在乎,随手干掉就行了。可萧祸水却是他看中的女人,却被她说得一文不值,他自然恼了。

    “贱女人,等本少干得你哇哇大叫的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张东临终是露出了本来面目,双眼中毫不掩饰地**。

    “这世上能够干得本小姐哇哇大叫的,就只有大色狼一个人,你,找堵墙一头撞死吧!”萧祸水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这女人还真是敢说啊,不愧是昔日让整个**为之疯狂的艳姝,言语大胆,毫无羞涩。

    不过,她本就妩媚妖艳,说着这种火辣辣的话,不但不会让人生气,反而是心眼痒痒,莫不在脑海中翻腾起干得她哇哇大叫的场景来,一个个都是有种喷出鼻血的冲动。

    “欠操!”张东临只觉下身肿涨得厉害,哪还忍耐得下,就想着将这妖精按在身下一顿猛操,立刻一跃而出,张手向着萧祸水抓了过去。

    “以后再说那样的疯话,我打你屁股!”周恒不悦地说道,他的女人就只有在他面前才能绽放迷人的风情,然后拳头一凝,对着张东临轰了过去。

    嘭!

    一道淡金色的光芒泛起,张东临顿时被轰退了回去,不过没有死,哇地一下吐出了一口污血,神情萎靡。

    他露出了强烈的惊容,那团金光的泛起意味着他已经死过了一次!因为那是家族老祖赐给他的保命禁器,足以挡下劈地三重天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

    照理来说,既然禁制触发了,他在金光的保护下应该毫发无伤,可事实却是他被打断了四根肋骨,好像连内脏都被轰烂了几块,可以在污血中清楚地看到几块碎肉!

    这意味着周恒的战力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劈地三重天巅峰,只是并没有达到开天境,否则一拳轰击之下,连禁器都是不可能保得了他的性命。

    周恒眉头一皱,怎么这些人都有禁器护身,让他杀起来还要多费手脚,真是麻烦!

    麻烦就麻烦点吧,总不能因为麻烦就放过这个小子。

    他站了起来,强大的气势顿时无限扩张,初分境级别莫不心胆俱寒,这是超出了一个层次的压制。

    “别杀我!”张东临大声说道,做为一个完全不将人命当回事的家伙,他对自己的小命却是无比在乎,“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而且,我爷爷是开天境老祖,你杀了我也活不了!”

    这小子倒也不是蠢蛋,一般的劈地境恐怕听到开天境老祖五个字就心生寒意了吧。

    周恒淡淡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只对你的性命感兴趣!”

    “……你不就是为了马步前的洞府而来的吗,放过我,我可以央我爷爷带你一起进入!”张东临搬出了杀手锏,这样的诱惑绝不是周恒可以抵抗的吧?

    上古前辈的洞府吗?周恒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道:“这洞府是怎么回事?”

    张东临却没想到周恒对此居然一无所知,愣了一下才道:“马步前生前是灵海境的散修武者,从没有人知道他的埋骨之处,不久之前才被意外发现,目前诸大势力正在破解禁制,不日便能进入!”

    灵海境强者生前的洞府?

    看到周恒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张东临也是一喜,以为是将性命保住了。他心中暗暗发誓,待见到爷爷之后,必然要将这小子碎尸万断,把他的两个女人玩残玩废!

    劈地境又如何,再厉害的劈地境在开天境强者面前也是废渣!

    嘭!

    但他的美梦还没有做上几秒,只见周恒又是一拳轰了过来,金光颤动,他再次被震飞出去,狂吐鲜血。

    “为什么——你明明答应了!”他又怒又惊地吼道。

    “谁说我答应了?”周恒冷然说道,他哪会不知道张东临打得是什么主意,这种人渣自然没必要留下来祸害他人。他没兴趣做惩奸除恶的大豪杰,但遇上了却是并不介意清扫一下垃圾。

    嘭!嘭!嘭!

    张东临的身上频频泛起金光,虽然屡屡在必杀之击下保住了性命,可光是呕血都快能吐死他了,毕竟周恒的力量实在强大了,远远超出了普通了劈地三重天巅峰。

    “前辈,手下留情!”张东临的手下都是大叫道,如果这位少爷死了,他们也休想活命,绝对会被那位开天境老祖的怒火统统焚烬!

    周恒哪会在意,双拳连轰不断,到第九拳的时候,张东临的身上再没有金光泛动,顿时被他一拳轰飞而起,身体在半空中就四分五裂,血肉、内脏、碎骨洒了一地!

    原本他是不会死无全尸的,可谁让他有保命禁器,次次让他伤而不死,可每次吃到的劲力分散下来,他的骨头、肌肉都被一一震散,全靠他初分境级别的力量才能勉强聚拢在一起。

    可人一死,这力量自然也烟消云散,他的身体顿时化为无数的残渣。

    别看他死得惨,但张东临生前做过多少坏事恐怕也没有人能够一口气说得完了,能够速死已经是便宜他了!

    酒楼中的其他人都是心胆俱寒,这家伙也太狠了,连开天境的亲孙都敢宰啊!

    “你们也该追随你们的主子而去了!”周恒冷然说道,杀气凛凛,从之前那刘老七的所行便能知道,这张家的下人嚣张霸道无比,全都不是好玩意!

    轰!

    恐怖的力量狂卷,啪啪啪,那些人的心脏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震碎,嘭嘭嘭地摔了一地。

    “真扫兴!”萧祸水翘了翘小嘴,以她和兰妃的身份又岂会没有见过死人,尤其是兰妃,朝堂上不时会当庭斩杀罪臣,这种血腥场面她是司空见惯。

    对此,她不但没有任何恶心,反倒因为鲜血刺激得浑身发热,幽谷泛动着蜜水,**大作,只想被周恒骑在身上狠操。

    只是周恒不主动,她可不敢求周恒干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