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七六章 蚕杀 2/5
    接下来的几天,毛家那些人如同经历了一场怎么也醒不过来的噩梦。

    每天都有人被周恒袭杀,有些人死得真是匪夷所思,明明四大开天境强者亲自搜索过,确定了没有埋伏,可人就是那么死了,头颅被生生削飞,鲜血流了一地。

    神出鬼没!

    没有人知道周恒用了什么手段,但毛家的人都明白,再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五十二个、四十一个、二十九个、十五个!

    每一天过去,毛家的人数都会缩水一大截,周恒总能找到可趁之机,收割着他们的性命。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他们要找周恒夺回灵核,而是他们可以带几个活人回去。四大开天境强者不虞有性命之危,可他们根本保不住其他人,脸面早就丢掉丁点不剩,一直臭着一张黑脸。

    说实话,他们并没有将那些手下放在眼里,在开天境强者的眼里,劈地境的武者都是蝼蚁,更何况是初分境了。可现在是被周恒骑到了头上拉尿,这让他们怎么忍得住这口气?

    要说白发男子四人还只是生气的话,那么其他人则是心神惶惶,哪一个都可能随时丧命,一个个都是失魂落魄,若非有四个开天境强者的强势镇压,不可避免地要出现逃兵了。

    他们开始撤退,周恒追击不舍,只要有机会他就宰掉一两个人,就那么阴魂不散地跟在后面。

    四大开天境强者对此都没有一点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日夜兼程地赶路,不给周恒可趁之机。而四个开天境强者居然被一名劈地境小辈逼到连休息都不敢的程度,也算是世间稀有的事情了。

    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反击,甚至故意拿手下人做诱饵,引诱周恒出来后再干掉。可结果就是周恒把饵吃下去了,然后以奇快的身法从容撤退,给了他们莫大的嘲讽。

    毛家这些人翻山越岭,开始了大逃亡,周恒则是紧追不舍,犹如一个索命杀神,只要有可趁之机,他就绝不会手软。

    半个月之后,毛家那百余人的庞大队伍就只剩了五个人——四个开天境再加上一个初分境。到了这份上,那四大开天境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保住那剩下一人的性命,这是他们唯一的脸面所在。

    时时刻刻都有三个开天境进行保护,不管周恒如何声东击西,甚至拿自身做诱饵他们也不上钩,最多只出动一个人对他进行轰击。

    周恒没有再勉强,他已经知道这些人属于毛家的势力,而毛家能够役使如此多的强者,还有山河境的武者坐镇,这背后的实力怎么也得是山河境级别。

    天底下姓毛的家族很多,可能够达到山河境、甚至更高的,那就绝对不会有多少。

    这个只要到朗月国去打探一下肯定会有线索。

    不一定是朗月国的家族,但达到这种级别的,肯定不难打探出来。

    周恒回到了九玄试炼塔,开始炼化黑剑中这些天疯狂杀戮吸收到的生命精气,百多人的精华加到一起,其中更是不乏三十几个劈地境强者,这蕴含的力量十分强大。

    他用了小半天才消化后,修为也从劈地二重天初期跃升到中期。这还是因为他的丹田空间太大了,否则直接冲上劈地三重天都有可能!

    有得必有失,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让萧祸水和兰妃出了九玄试炼塔,三人翻过几座山头,进入了一座古城。

    追击了半个多月,他们早就离开了寒苍国的地界,周恒自然不会留意他究竟跑到了哪里。三人向城中行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是新兰国的领土。

    在野外也待了那么多天,九玄试炼塔里的食物消耗很大,三人便寻了间客栈住下,买了些食材补充进去。

    他们都不是会做饭菜的人,吃了那么多天的干粮早就腻歪了,便去酒楼吃饭打打牙祭。

    两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一起出现,难免会引来狂蜂乱蝶,不过两女都是长久居于高位的人,举手投足间自然有股高高在上的尊贵,让人不敢亵渎。

    因此,没有点实力的人还真是不敢上来生事,只是用贪婪的目光不时地瞄下两女,意淫着她们的峰峦叠嶂,忍不住的就直接出门上青楼解决去了。

    三人吃着小菜,品着美酒,神情悠闲。

    兰妃更是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了,她已经有多少天没有吃过热乎乎的东西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炒菜竟会如此美味,这美酒是如此醇香。

    几杯酒下肚,两女的脸上都是浮起了明艳艳的红晕,愈发显得娇艳动人,水汪汪的俏脸吹弹得破,妩媚的风情足以让男人为之疯狂。

    周恒欣赏着萧祸水的娇媚,至于兰妃则被他华丽地无视了,尽管有许多次亲密关系,可他还是看见这女人就烦——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萧祸水吃吃吃地娇笑,双脚一蹭,将绣鞋脱掉,光滑的玉足踩到了周恒的脚背上,轻轻地踩着。

    周恒不由心中一荡,这尤物的脚丫子滑腻粉嫩,被她这样踩着舒服无比。

    兰妃正在绞尽脑汁想这着怎么讨好周恒,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不过哪怕她注意到了也不敢说什么,女奴哪有人权。

    周恒享受着那美妙的触感,谁料萧祸水的胆子越来越大,玉足顺着他的小腿爬上了大腿,最后更是直抵他的要害,用小巧的玉足将那物事蹭得竖直起来。

    这妖精,是不是又欠收拾了?

    周恒可不想挺着一个帐篷出去,连忙向她瞪了一眼,警告这妖精不要太过份了。

    萧祸水捂嘴一笑,将玉足收了回去。

    正当周恒以为这妖精就此收手了,谁料双腿间又抵进了那软绵滑腻的玉足,而且还不是一只,而是两只!

    这妖精不但没有收敛,反正变本加厉了!

    周恒又不能掀桌,只能任由这双美足夹着他火热的坚挺,慢慢地磨蹭着。

    触感美妙,周恒不由地停下了筷子,而萧祸水为了带给周恒更多的快感也同样停了下来,专心致志地控制着两只脚丫子。

    兰妃终于留意到两人的异样,不由地奇怪地问了句:“你们怎么不吃了?不好吃吗?”

    “吃你的!”周恒瞪了她一眼,又动起了筷子。

    兰妃被他这一眼瞪得莫名其妙,直在心里大骂这乡巴佬、土豹子,十足十的土匪,自己好心好意对他,竟然换来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土匪也不是现在才这样蛮不讲理的,兰妃早已经习以为常,连生气都是不敢,低声下气地垂下头来,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喂,老兄,这样对待一名美女,不嫌过份吗?”一名男子带着几分酒兴,摇晃着身体走了过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兰妃高耸的胸部,又在她白玉般的美脸上滑过,似乎不知道该将目光盯在哪里。

    “美女,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好的,不如跟着你刘爷,保证疼你!”这男人又向兰妃说道,更是伸出了一只脏手摸向了兰妃高耸的胸部。

    “滚!”周恒冷哼一声,一拳轰出,嘭,那男人顿时凭空飞起,划过一道曲线后猛地落下,将一只桌子撞翻,杯盏碗筷顿时落了一地。

    “死、死了?”

    “刘老七死了!”

    “太过份了!”

    与那男人一桌的另外三名男子同时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又惊又怒之色。他们都是张家的侍从,地位差不多,不过这刘老七有个妹子却是嫁给了张家一名少爷做妾,地位蒸蒸日上,因此他们三个都是对刘老七颇为巴结。

    也因为如此,才只有刘老七走过来调戏兰妃,这样的绝色尤物他们又岂敢和刘老七争了!

    没想到一言不合,居然被周恒立毙,这让他们回去之后如何交待?

    “尊驾,你太过份了吧,刘老七也不过关心一下那位女子,你何必出手如此狠辣?”一人镇定下心神,向周恒说道,以给报讯之人争取时间。

    周恒看了他一眼,对方打什么主意他自然一清二楚,可他根本不在乎,想叫人来就叫吧,有其仆必有其主,恶奴自然只有恶主才会养!

    他不介意大开杀戒,多宰些恶人不但可以提升他的修为,还能净化这座城市,何乐而不为呢?

    为什么要下杀手?难道不该杀吗?

    周恒可以肯定,如果他们三人都只是普通人的话,现在两女已经被抢了过去,遭到污辱了!

    他根本不屑和这个聚灵境的小武者争辩,只是品着美酒,悠闲地吃着佳肴。

    那人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和周恒说话,要知道周恒一拳就轰杀了一名聚灵境武者,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他可以想像的,说完之后才知道后怕,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他再没有勇气说第二遍,与另一人站在边上守着,等待着家族高手过来。

    ——张家是此城中的望族,顶级豪门,向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若是被人骑到头上还没有反应的话,岂不是威信大损?

    酒楼中的其他客人纷纷结帐离去,此乃是非之地,马上就要刀光剑影,谁还敢继续待着。

    过不多时,只听嘈杂的声音响起,张家的人终于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