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七四章 劈地二重天
    周恒将九玄试炼塔的泥石倒尽,自己上了三楼开始炼化灵核,而兰妃和萧祸水则继续清理又变得一团狼藉的塔内空间,两女虽然谈不上洁癖,可现在这一片烂泥的模样实在让人看着不舒服。

    两女忙得热闹,周恒则在三楼盘膝坐下,炼化灵核。

    灵核和灵石、灵气一样,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以身体毛孔去吸收,不过这速度也最慢,没有直接服食来得快。

    聚灵境可没有资格直接服食灵石,庞大的灵气可以生生撑爆自身,必须要到初分境,丹田世界初步开辟了,这才有资格如此做。

    这灵核虽然是灵石最核心、最精华的部份,可是这硬度还真是不高,轻易就能碾碎,然后放入口中吞下,一道清凉之意立刻沿着喉管往下直达胃部,化为亿万道富含能量、易于吸收的粒子。

    周恒运转月影心诀,拼命吸收着这些粒子,每一粒都给他带去了丰厚的灵力积累,推进他的修为增长。

    劈地一重天中期、后期、巅峰!

    整整两天两夜之后,周恒的力量积累达到了目前这个境界的极致,哪怕还有多余的力量也无法再继续吸收,只能白白浪费,甚至撑爆己身!

    可以冲击劈地二重天了!

    周恒神识化为人形,手持黑剑,凌天九式再开。

    咻咻咻,剑影森寒,光耀万里,整个丹田空间立刻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混沌的天毫无变化,但固化的大地则进一步沉降,同时不断地扩大面积,又有无数的灵力固化,形成新的疆域。

    每一次突破,都是内世界完善、扩张的过程。

    轰、轰、轰!

    半天之后,开天劈地的过程告一段落,周恒蓦然张开了双眼,身上的气势再次出现了暴涨,但瞬间又收敛入体。大境界的提升最是可怕,因此每次突破之后他需要一个过程来适应,但小境界突破之后,他却能完美地立刻控制住自身的气息。

    劈地二重天!

    周恒并没有立刻起身,天地灵气正在冲洗着他的**,而剩余的灵核能量也依然在转化为他的灵力积累,数量虽然不多,却也不能随意浪费了。

    三道血脉之力再有进步,周恒相信当他达到劈地三重天的时候,青龙血脉将达到完美的十星天灵体,从而将九幽冰天诀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又是小半天之后,他才满意地站起身来。

    是时候反击了!

    他来到了底楼,只见这原本脏乱无比的地方已是变得一尘不染,只有墙角放着的几只水桶煞了风景,里面全是浑浊无比的脏水。

    萧祸水和兰妃都是无聊地躺在床上,两女原本互相看不顺眼,但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可以说话解闷,她们倒也形成了一定的友谊。

    她们都是身材傲人之辈,即使平躺在床上那胸口依然坚挺茁壮,而罗裙之下露出的四截小腿白生生的让人眼花缭乱。

    听到周恒下来的声音,她们都是懒洋洋地撑起了上半身,慵懒的风情让人迷醉。

    “你可终于出来了!”萧祸水拍拍丰满的胸部,“快点带我们去洗澡,脏死了!”

    周恒不由失笑,这两女也不知道干了多久的苦力,原本这种事情对于初分境来说乃是轻而易举,可哪个初分境做过这样低贱的活?更何况两女本就身娇肉贵,做完就觉得腰酸背疼,这完全就是心理作用。

    三人一起离开了九玄试炼塔,向着之前发现有温泉的山谷行去。

    行出半个小时后,周恒便发现了一支巡逻小队,有一名劈地境带队,三个初分境相随。他连开天境都是无惧,自然更不会惧怕这些人了,当即不闪不避地迎了上去。

    “咦,就是他!”那劈地境强者首先看到了周恒,连忙取出一张画纸,扫了眼后立刻露出了惊喜之色,挥手道,“就是这小子夺走了灵核,你们快放信号,我来缠住他!”

    劈地境级别的战斗初分境根本没有资格参与,那三名初分境纷纷退开,一边从怀中取出信号弹打向天空,啾地一下在高空中爆炸开来,形成一个土灰色的图案。

    “你挡得住我?”周恒微微一笑,他在劈地一重天就能斩杀劈地三重天巅峰,此时跃升了一个小境界,那杀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哼,你我境界相同,我虽然未必可以胜你,但挡住你几分钟却是不在话下!”那劈地境强者傲然说道,他同样是劈地二重天的修为,气息甚至比周恒还要强上一些。

    “那你挡挡看!”周恒冷笑一声,他对这毛家的所有人都是恨之入骨,想杀他的父亲,就得做好被反杀的准备!

    迅云流光步展开,他直欺对方的正面,黑剑祭出挥向对方的脖子。

    劈地境武者的精气旺盛,这可不能浪费了!

    那人只觉眼前一花,周恒已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黑色的剑影在他面前起舞,一道道剑瀑出现。他自然识得这是飞瀑剑法,不过是地级下品的武技,只能将周恒的战力从劈地二重天初期提升到后期。

    势的掌握并不能提升武技的威力,而只是让对手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真正决定杀伤力的还得看武技本身的品阶。就比如一名掌握势的武者分别运转一门人级下品的剑技和一门天级上品的剑技,这威力能一样吗?

    那人并没有掌握势,完全不可能规避这一剑,但他可是劈地二重天巅峰的修为,便是挨上一下又如何?

    以他的防御力,可以硬吃!

    虽然这会让他负伤,但没有关系,最多几分钟几位开天境的大能就会出现,到时候便能轻易斩杀周恒。

    他不需要胜,只要能够拖住周恒这点时间就够了。

    周恒一剑挥过,噗,那人连带着手中的兵器都被一斩为二,一颗大好头颅也是离颈而去,鲜血暴涌,劈地境的气血是何等旺盛,这颈血直喷起了两丈多高!

    那人头在地上滚了许多圈后停了下来,脸上兀自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完全无法接受自己被一剑斩首的事实。

    不甘、含冤!

    好歹他也是劈地二重天巅峰的强者啊,怎么可能被劈地二重天后期的战力一剑轰杀的?

    周恒毫不停留地向那三个初分境武者杀了过去,这三人说不定就曾经向自己的父亲出过手!

    一道道剑瀑荡开,迅云流光步之下,那三人自然逃都逃不了,瞬间被屠戮一尽,血洒荒野。飞瀑剑法固然只是地级下品的武技,可架不住他的力量本就远远超过了劈地三重天巅峰,这一剑的威力可以用劈地二重天后期来衡量吗?

    “走!”周恒将两女收进了九玄试炼塔,迅云流光步全力展开,他瞬间远去数十里,连开天境强者都只能瞠乎其后。

    路上又遇到了几批毛家的巡逻队,周恒都是毫不留情地悉数干掉,若非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怎么样,他都想逼着谁直接杀向毛家的总部去大闹一场。

    想要害他的父亲,就将你们满门上下杀得鸡犬不留!

    来到温泉之后,两女连忙宽衣解带,进入池中洗着白嫩嫩的身体,一边还不忘勾引周恒。

    经历了重重杀戮,周恒也郁积了相当的负面情绪,正需要发泄一通,当即开始了强力征伐,看着两女在他的身下宛转承受,不堪求饶,也让他的情绪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松驰。

    荡漾的水波老半天之后才重新平静了下来,两女都是抱着池边突起的石头,这才不至于滑落到泉水中,都是被周恒折腾得全身无力,软绵绵地直想这么快乐地死掉算了。

    “大色鬼,究竟要多少女人才能满足你的穷奢极欲!”萧祸水懒洋洋地道,与周恒做那事真是让人既怕又爱,不做吧想,做了又想死,矛盾极了。

    “我是很正经的人好不好?”周恒把萧祸水搂到怀里,两只手各捏着她一团滑腻白嫩的屁股弹儿,脸面则是完全埋到了对方雄伟的酥胸中,啃咬着那两座高耸的山峰,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他这是大实话,若非被萧祸水屡次勾引,他也不会错上了兰妃,更不会把萧祸水收进来。

    “得得得,你就给拼命给自己脸上抹光吧!”萧祸水享受着周恒的爱抚,只要他别在这时候硬闯进早已经红肿不堪的蜜处便可,“听说男人都有种变态的**,要不要我在萧家找几个后辈一起服侍你?”

    “哎哟!”她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周恒懒得回答她,只是用大手重重地捏了她一把屁股。萧祸水白了周恒一眼,目光扫过兰妃,突发奇想,道,“她不是有个女儿,还挺有名气的,你就不想母女通吃?”

    周恒被她不经意说中了心事,脸上虽然毫无变化,可心中激荡,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浮起了兰妃、南宫月蓉并排趴在床上,将雪白的肥臀高高翘起的诱人画面。

    “啊,你果然有这样龌龊的想法!”萧祸水在周恒的颈部重重地咬了一口。

    “胡说!”

    “胡说?人家要是胡说的话,你那臭玩意怎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硬,把人家硬生生顶起了三寸高?”

    “你话太多了,看我不堵住你!”

    “啊,你不让人家说话、人家就不说话好了,干嘛把那臭玩意塞进来?”

    “上下一起堵!”

    “……”萧祸水无语,一**没顶的快感已是潮水般涌来,让她浑然忘记了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