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六五章 便宜大舅? 1/5
    (今天继续五更,求月票支持,兄弟姐妹,赏一张吧~~~)

    天星宗已经派人去请安落尘,许以重利,这多一个开天境就多一分胜算,关系着一成灵石矿的产量啊!

    安落尘欣然前来,在无数灵石的诱惑下,他自然也不介意出手一次,反正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武者一生难免要经历失败,若是因为失败就一蹶不振的,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走到这一步!

    周恒和安落尘被许诺的条件都是一样的,若是他们能够为寒苍国赢下一成灵石矿,那么他们以后每年都能得到这一成开采量中的二成。

    这数字并不低,因为还要算上上交给风啸宗这幕后老大的一份,再说了,这二成相比于整个灵石矿的产出也能占到百分之二,而且是给予个人的,那就绝对称得上是大手笔了。

    肯下这样的重利也是为了激励周恒和安落尘全力出手,否则输了的话,那就是毛都拿不到!大方,是建立在拥有的基础上。

    安落尘倒是不怕天星宗会事后反悔,赖一个散修的开天境强者的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时日已经无多,众人立刻出发,南宫长空、刘清玄看到周恒的时候难免尴尬,尤其是刘清玄,他笃定爱子是周恒所杀,看到周恒的时候双眼直喷火!

    由于梅怡香也随之同行,那实力深不可测的福伯也肃立在侧,刘清玄又岂敢出手?再说了,他就算真得出手,第一根本奈何不了周恒,第二还有萧宇痕、天君子两人在场,哪怕梅怡香没有随行都足以阻止他。

    天君子也有点不好意思见周恒,那天应冰风逼婚萧祸水,以他的经验自然猜得出是针对周恒的一个套,但他因为畏惧应家而没有出面,此时再见周恒的时候难免就有了一丝愧疚。

    萧祸水光明正大地跟着周恒,在外人面前更是以女仆之姿侍奉周恒,让随行的男人们都是嫉妒不已——此次出行自然不可能就只有六个人,天星宗出动了不少年轻一辈,观摩高境界武者的战斗可是能够帮助自己领悟武道的!

    天星宗总部虽然没在**,可距离并不远,宗内哪个人不知道萧祸水的艳名,又有哪个男人见过萧祸水之后能够不念念不忘的?

    而且萧祸水身后还有一个萧老祖,若是可以与她搭上关系,就等于和萧宇痕搭上了边,谁不对这美艳妖精蠢蠢欲动。

    可现在这妖精居然倒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竟还甘心为奴!

    真是气死人了!

    如果说周恒是娶了萧祸水,那他们还能酸溜溜地说句周恒不过是拣了个破鞋而已,可萧祸水却是以奴自居,那么不管她过往有多么得风流放荡,都不可能将脏水泼到周恒的身上。

    有些人知道周恒惹不起,只能将嫉妒放在心里,有些人则并不相信周恒真有那么厉害,不时地用目光向他挑衅,如同竞争配偶的雄孔雀,拼命在萧祸水面前争相表现,好像打败了周恒就能让萧祸水成为自己女奴似的。

    周恒已经跨过了初分境的层次,这些人的挑衅在他看来就如同路边咶咶叫的癞蛤蟆,他绝对不会因为嫌叫得难听而特意过去踩一脚。

    不配!

    他真个怒了,直接一拳头轰死,世界就清静了,哪有空去教训他们,或者满足他们发情般的好勇斗狠!

    以梅怡香的性格自然不会辛辛苦苦地用两条腿赶路,而是有一辆豪华的马车代步,那马车脚力赫然是八头青风追月兽,素以速度奇快而著称,能够连续奔行半个月而不用休息,乃是耐力超强的妖兽。

    周恒、萧祸水自然老实不客气地坐了进去,周恒还好,萧祸水也是好逸恶劳的人,能坐着的时候绝不愿站着,能够躺着的时候也绝不想坐着。

    也正是如此,他们少有露面的机会,让周恒减少了大量的仇恨值,只是一男二女整天待在马车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能干什么,肯定是大家都爱干的事情!

    可有比开天境还要强大的福伯亲自做车夫,谁敢凑过去偷窥一下,只能在脑海里不断翻腾着一龙戏双凤的香艳画面,一边暗流口水,一边咬牙骂着无耻。

    七天之后,一行人来到了寒苍国的东北边境,再过去就是四国交界处,蕴藏着那条刚刚被发现的灵石矿脉。

    梅怡香的这辆马车绝对上档次,即使在崎岖的山间奔行也是毫无摇晃感,显然马车上肯定布有阵法,化解了颠簸,才能如履平地。

    连马车上都布有阵法,这真是奢侈到败家的程度了!

    周恒不免感慨,但梅怡香却是毫不在意,反驳道:“那你说养了那些阵法师做什么?让他们每天闲得无聊睡懒觉吗?”

    翻过两座山后,一行人进入了一个山谷,山谷有一角已经塌方,现出了一段灰白色的山体,附近的灵气浓郁无比,几乎要化成实体了。

    这就是灵石矿脉的所在,前些天怒雷滚滚,再加上暴雨连连,竟是让一截山体滑坡,有人采药经过突然发现这掉落的山石中竟有灵石的存在!

    消息没有捂住多久,于是四大国的掌权宗门纷纷介入,便有了现在这比斗决定利益的一幕。

    四大国都派出了精锐部队镇守这里,一来是防止胆大包天的人前来偷挖,二来也是监视另外三大国,而这部队也将一直驻扎在这,直到这个矿脉被挖空为止。

    粗算一下,一个灵石矿脉怎么也能挖上个十年。

    山谷里到处扎着帐篷,四大国泾渭分明,分占四个角落,周恒等人自然住进了最大的帐篷,而梅怡香则有马车那更好的地方。

    此时,四大国仅仅只到了寒苍国、水元国两家,而这两国又是夙敌,见了面只会斗得你死我活的那种,自然毫无寒喧之意。

    但出乎周恒意料的是,他居然接待了一个水元国的访客。

    “周兄,一别数月,一切可好?”来者正是与周恒打过交道的方河清方大少,千元城中他将刘悦害得可不浅,也才有了周恒与刘家的恩怨开始。

    “托福,甚好!”周恒抱拳一笑,这位方大少显然不是简单的人物,能够让四十多个初分境武者马首是瞻,建立起绝对的权威,这绝不是靠家族的福荫,而是自身的威信。

    不过现在的周恒已经远远跳出了初分境的范畴,方河清再心智妖孽又如何,他只以一剑一拳便能斩碎一切、轰碎一切!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舍妹,方熙雯,雯雯,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周恒周兄!”方河清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穿米色劲装的美姑娘,颇有傲人英姿。

    这大姑娘刚满二十的样子,黑发雪肤,明眸晧齿,端得是明艳动人,身量极高,比起周恒来也最多矮了两寸的样子,两条修长的**更显挺拔夸张。

    “周兄!”方熙雯微微弯腰见礼,神情之间却是带着一丝不屑之色。

    周恒没有那么小家子气,更没有心情和一个傲娇的大姑娘斤斤计较,只是冲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向方河清道:“方兄,你这番过来不怕有人中伤你通敌叛国吗?”

    “切,谁敢说我哥叛国!”方熙雯立刻鄙夷地哼了一声,看着周恒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一个乡巴佬似的。

    “哈哈哈,舍妹没什么幽默感,周兄不用放在心上!”方河清大笑起来,搭着周恒的肩走到一边坐下,这简易的帐篷中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桌椅,只是摆了两块方方的石头而已。

    周恒笑了笑,以方河清的聪明自然早该看出他妹妹的骄傲,可为什么还要将人带过来呢?莫非是想做个便宜大舅子?他不得不做这样的猜想,否则他再也找不出方熙雯来这的原因。

    方熙雯很是不满,但也不敢逆了方河清拂袖而去,只是生气地站在一边——这里就两张“椅子”,没有她的座位了。

    “周兄,你是跟着安前辈过来开开眼界的吧?”方河清向方熙雯看了一眼,表情看似温和,但方熙雯却立刻收起了脸上的不满。

    周恒微微一笑,道:“不,我要上去打!”

    方河清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拍着周恒的肩膀道:“几个月不见,你的幽默感是越来越强了!”

    周恒跟着笑了两声,其实他说得是大实话,奈何人家不相信有什么办法。

    想必方河清在他离开之后就派人调查过他,否则也不会知道他和安落尘的关系,只是方河清再怎么重视周恒都不可能时时都关注着他,又岂能知道他近段日子已经晋入劈地境了!

    当初去千灵城的时候,周恒只是刚入初分境,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谁能够想到他竟是蹭蹭蹭地达到了劈地境?

    两人说着客套话,彼此都没有什么重点,不久之后,方河清起身告辞,但方熙雯却是留了下来。

    “姓周的,你也看得出来,我哥对你很重视,不过你这只癞蛤蟆可别想着吃天鹅肉,我是绝不可能喜欢你的!”方熙雯骄傲地说道,将雪白修长的脖子高高地昂起,真如同一只高贵的天鹅。

    周恒自然知道方河清是故意离去的,就是为了让他和方熙雯单独相处,那家伙果然打着想做便宜大舅的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