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六二章 谁是凶手? 3/5
    当吞噬结束的一瞬间,这颗紫色珠丸也咻地逸散开,重新化为无数道粒子,进入了周恒全身,只是这一次的紫色粒子颜色更加深邃凝实。

    周恒知道,这才是紫色金属中的精华,可以用来提升他身体的强度、力量。

    噬金族吞食金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之后,整个身体都会变成金属,利器不破、力大无穷。周恒可没有兴趣变成一具金人,控制着这些紫色粒子只是融入他的骨骼。

    紫色粒子相融之下,周恒的骨骼立刻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带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所有紫色粒子终于全部被他吸收完毕,周恒站了起来,双拳一振,顿时劲风激荡,雄厚霸道无比。

    他的灵力没有寸进,但**力量却是暴涨,虽然还完全不能和劈地境的灵力相比,可这也只是因为周恒仅仅吸收了一块金属而已。

    而且,**力量和灵力是完全不冲突的,完全可以联合在一起使用。

    更重要的还是身体变得更加强横了!

    因为周恒将这些金属精华全部融合进了骨骼中,他的血肉皮毛的坚韧程度并没有提升,但骨骼的强度却是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他有种强烈的自信,便是和初分境级别的法器硬扛也能胜出!

    但毕竟还不是劈地境!

    看来需要多吞噬一些金属了,质量不达标就用数量来弥补!

    是了,天宝阁!

    周恒微微一笑,天宝阁中有少量的低境界法器出售,而拍卖会上这数量便会多一些,反正他又不要求法器的品阶,十品也好、七品也罢,他看中的是制作法器的材料。

    ——法器的境界取决于所使用的材料,而品阶则是由刻在其中的阵法决定,同样一份材料交给两个能力不同的铸器师打造的话,那么一个可能是十品,另一个却可能是一品!

    周恒不需要一品,十品就成了,他要的只是材料而已。

    正好,杀了应冰风三人,他也打劫到不少灵票,应冰风财大气粗,不但有五十万下品灵石,甚至还有一万中品灵石!刘悦和岳虎就要穷多了,尤其是岳虎,之前就被周恒打劫了一次,虽然谈不上穷光蛋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周恒回到底层,虽然过去了小半天,可萧祸水和兰妃还睡得深沉,之前实在被他折腾得够呛。

    两女都是不着丝缕,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的被单,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抱紧搂在了一起,四只浑圆的玉球互相挤压,那诱人的模样足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疯狂。

    周恒顿时心中一荡,不由地走了过去,俯下身体噙住了萧祸水的红唇,贪婪地吮吸着。

    在这个特殊空间,萧祸水很放松,因此直到被周恒吻得喘不过气来才醒了过来,她睁开妙目,先向着周恒娇柔一笑,才道:“我的好男人,刚才我死了好几回,你可真厉害!”

    这天生尤物一言一行都带着强烈的蛊惑,周恒的心中顿时升起了强烈的欲火,双脚互蹭,将鞋子踢掉,爬上了床榻。

    “你这头蛮牛,怎么还要不够?”萧祸水挑逗周恒不过是习惯性动作,她连忙抵着周恒不让他犯境,“我实在受不了了!”

    周恒瞄了一眼,只见她那处妙地红肿无比,确实不堪再受征伐,但他火气那么足,带着这股子气出去不得惹事?当即继续亲吻着萧祸水,腰身一挺,却是进入了另一处柔软湿紧的地方。

    “啊——”兰妃惊呼一声,从沉睡中醒了过来,但她立刻用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因为周恒已经开始了激烈的冲撞,每一次都顶到了她的身体深处。

    萧祸水甜甜地迎合着周恒的亲吻,享受着这男人的温情,可怜兰妃却成了替代品,让她委屈得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大家都是女人,怎么待遇就差了那么多呢?

    半小时之后,周恒意犹未尽的收兵,兰妃早变成一滩软泥趴着无法动弹一根手指,正所谓欲仙欲死,她不知道在极乐之中来来回回了多少次。

    萧祸水虽然情况好点,但也表示要多多休息,才能晚上继续服侍他。

    周恒便一个人离开了九玄试炼塔,出了客栈,只是稍稍打探一下便能知道此时的**完全就是闹翻天了!

    应冰风死了!岳虎死了!刘悦死了!

    一下子死了三个豪门之后,**又岂能不风起云涌,有些胆小些的人甚至想要搬出**,很明显,三家的报复很快就会到来,万一他们找不着正主,乱杀一气怎么办?

    三名大少是死在一起的,虽然有几个侍女昏迷没死,可问她们却是个个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醒来三位大少就死了。

    因此,别说凶手是谁,便是一共有几个凶手都不知道!

    但还是可以做出些判断。

    三名大少都带有禁器,尤其是应冰风的,即使开天境强者出手都不可能轰杀他!

    那么,难道是山河境强者做的?

    错错错,禁器虽强,却有使用次数的限制,只要战力强于应冰风便能将禁器的力量耗尽,毕竟这玩意可不会像人一样知道吝惜力量,每次受到致命攻击都会全力发挥。

    这么一来,嫌疑犯可就多了!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风啸禁地和地底世界而来,劈地境、开天境的高手数不胜数。

    不过,有几人可以在那么有限的时间内干掉三个都拥有禁器的大少,他们三个又不是傻子,遇到危险还不知道逃吗?

    这战力,至少得是劈地三重天,甚至更强!

    另外,谁没事会去杀这三个大少呢,毕竟这三个大少虽然坏事做得不少,可顾忌着他们身后的势力,又有几个人敢对他们出手?

    最大的嫌疑犯自然就是周恒了,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动机!

    而此时,这位最大嫌疑犯却是大模大样,堂尔皇之地来到了天宝阁,先将二楼兵器阁中的货物扫了个干净,又接下来参加了一场小型拍卖会,哪管三七二十一,见到法器就出手,大撒灵石,将这次出售的七件法器给包圆了。

    这让许多有意购买的人都是直呲牙——你有七只手还是十只手,买那么多的法器回去煮了吃吗?

    周恒却哪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一路返回客栈,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吞噬这些金属,便接待一位客人——梅怡香。

    “小周子,你发了横财啦,听说你丧心病狂地跟人抢法器,是烧糊涂了?”这女人又是翩翩公子的打扮,身边只有那称为福伯的一人保护,而这一个保镖就胜过整个寒苍国所有的高手。

    她怀里抱着小金,小东西则是眼巴巴地看着周恒,口水直流,在这头乳虎的眼里周恒就是提供奶水的老娘。

    周恒取出几颗月珠递了过去,这是他好不容易想起才在晚上取出宝月境收取到的。

    小家伙在一边吃了起来,梅怡香则是慵懒地坐下,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周恒。

    “小周子,昨天是不是你干掉了阴森森?”她颇为兴奋地问。

    “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周恒笑道。

    “切,小周子你太不够义气了,咱们是谁跟谁啊,兄弟一场你总不能瞒我吧?”梅怡香白了周恒一眼,大眼妩媚,在一身男装的衬托下有种另类的风情。

    “你知道就行了!”周恒并没想否认。

    “哈哈哈,那个阴森森的白痴一死,我就猜到是你干的!”梅怡香兴奋地拍手,“杀得好!杀得妙!虽然大家都在猜是你做的,可是只要你别承认,我就能够给你撑腰,就是他应家老祖来了,我也会请出爹爹来!”

    周恒心中一动,应家老祖可是结胎境的强者,能够和这种级数的高手对抗,整个朗月国也屈指可数!这么说,梅怡香竟是结胎境强者的爱女?

    梅怡香何等鬼灵精怪,立刻看到了周恒脸上的怀疑,当即点点头,道:“我爹就是梅松涛,朗月国三大结胎境强者之一!嘻嘻,是不是腿软了,快点向本小姐顶礼膜拜吧!”

    怪不得她有山河境的高手亲自做保镖,原来他老子竟然是朗月国三大最强者之一!怪不得应冰风这么巴紧地追求她,一名结胎境强者的爱女绝对值得这样的付出。

    “膜拜就算了,我倒真是有些吃惊!”周恒笑道,他好奇的是梅松涛在几百岁几千岁时生下梅怡香的?一个几百岁几千岁的老头却有个十几二十岁的女儿,这怎么都让人觉得好笑啊!

    梅怡香却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否则大动雌火冲上来削周恒一顿都有可能。她兴奋地和周恒串联证词,说好了昨天晚上她和周恒一起喝酒,直到今天凌晨,应冰风三人的死自然和周恒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女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兴致勃勃,毫不觉得这么做有何不妥,只是要求周恒以后去朗月国的时候多宰几个应家的讨厌鬼。

    周恒没有拒绝,他夺了紫色铃铛乃是众所周知的,从应冰风的反应来看,这东西很重要,应承恩绝对不会罢休!

    因此,他和应家的恩怨早已经种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