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六零章 斩杀三恶 1/5
    (昨天最后的一五七章夜袭应该是一五九章,打错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若非亲自在场,周恒绝不相信这个阴谋是出自刘悦之手!

    谁要是这样告诉他,他肯定会嗤之以鼻,那草包怎么可能有如此智商,明显是在冤枉人嘛!

    这人,果然是不能小看的!

    周恒心中怒火激升,他最恨的就是别人对他的亲人出手!这三人都死定了!

    哐当一声,却是一名侍女胆战心惊之下将酒盏打翻,酒水泼出,洒了应冰风一身。那侍女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她可是知道这位贵客是什么身份,连当朝皇帝见了他都要赔上笑脸。

    啪!

    应冰风本就心中盛怒,这不啻是火上添油,一把掌就将那侍女扇了出去,那侍女“哎”地一声扑倒在地上,小圆臀高高翘起,曲线丰满。

    咕嘟,应冰风咽了口口水,眼神中闪过强烈的欲火,立刻走了过去,伸手就去剥那侍女的裙子,那如煮熟鸡蛋的大白屁股立刻露了出来,沟壑之间有一道诱人的黑色森林。

    他嘎嘎怪笑,便去解自己的裤腰带,居然就要当众上马。

    其实他并不是这么急色的人,可谁让他今天憋了一肚子的火,再加上了见了萧祸水有谁会不欲火高炽?之前只是因为被愤怒压制了,现在遇到刺激自然怎么也挡不住了。

    岳虎有样学样,也抓过一个侍女,三两下就把对方扒得精光。

    刘悦看着这两人蓦然露出来的坚挺之物,脸上闪过一道羡慕之色。不久之前,他还是喝着美酒、玩着美女,可现在呢,命根子被废,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逞威风。

    这一切,都是周恒造成的!

    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怨毒,啪地一下,手中的酒杯被他捏碎,化成了万千道碎片。

    “周恒,你一定要死!”刘悦恨恨地道。

    “痴人说梦!”

    嘭!

    一堵墙壁猛然间被轰破,周恒长驱直入,气势发动,那几名侍女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生生震晕了过去。

    “周、周恒!”

    刘悦首先惊呼,然后是还搂着女人屁股准备上马的应冰风和岳虎也蓦然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向周恒,因为受到了惊吓,两人胯间那物都缩得跟花生米似的。

    “给我滚出去!”应冰风连忙用双手捂着下身,人就是那么奇怪,他刚刚明明在刘悦和岳虎面前都硬起来准备上马了,可现在却是知道羞耻起来了。

    “杀了你们,我自然会离开!”周恒杀气盈然。

    应冰风三人都是一惊,他们绝没有想到周恒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跑到客栈来公然杀人!而且,傍晚才发生过大战,他们怎么也不会猜到周恒居然深夜又跑了过来。

    “分头跑!”应冰风当机立断,他们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周恒的对手,硬顶绝不是个事。

    “跑得掉吗?”周恒已然出手,迅云流光步展开,他一拳轰向刘悦。

    此人最是小人,而且居然还敢出阴谋将主意打到周定海的身上,必须死!

    “应少,救我!”刘悦连忙惊呼道,身形急速后退。

    可在迅云流光步面前,别说他仅是初分境,就是开天境也没有资格和周恒比拼速度,身体才动周恒的拳头也已经轰到了。

    一个大境界的碾压,刘悦有什么资格对抗?

    嘭!

    一道白光闪过,崩碎,刘悦却是平安无事。

    禁器!

    他老子是开天境强者,对自己的儿子肯定不会吝啬,之前在千元城被擒,身上的禁器肯定被搜走了,但回来这么久,刘清玄自然又会再赐给他。

    不过禁器不但需要至少开天境级别的强者才能勉强炼制,这所用的材料也是珍贵无比,根本不可能量产,否则完全可以当作常规的法器来用了。

    刘悦身上有禁器,但也只有一件,使用次数有限。

    “谁也救不了你!”周恒杀气狂炽,区区初分境的力量已经不放在他眼里,他也没有动用黑剑的意思,就是一拳拳轰击着刘悦。

    嘭!嘭!嘭!

    一道又一道白光闪过,形成了鸡蛋壳似的光罩,但立刻又轰然破碎,根本撑不了一招!这是刘清玄所制,也不过能够发挥出劈地境的防御力,又怎么能够抵抗周恒的力量?

    每一拳轰落,刘悦就会口吐鲜血,哪怕是禁器也无法完全吸收周恒的力量,余波震荡让他吃足了苦头。

    但他根本没有心情关心身体上的痛苦,因为禁制只能再发挥一次作用了!

    他要死了!

    可他并不想死啊!

    周恒可不会在乎他的想法,拳头扬起,金光闪动,化成一只黄金圣拳,对着刘悦的胸膛轰了过去。

    嘭!

    白光再闪,防御罩瞬间碎裂,而周恒的拳头却只是稍稍一顿,再度对着刘悦轰了过去。

    “不——”刘悦惨叫一声,但叫声却是戛然而止,他难以置信看着一只没进自己胸口的手臂,而若是他背后也长着眼睛的话,便能看到这只拳头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

    他怔怔地看着周恒,眼神迅速黯淡下来,脑袋低垂下来,生命之火熄灭。

    如果早知道如此,他当初还会选择和周恒过不去吗?

    周恒收回了拳头,青龙血脉流转,一道清水洗涤,顿时血污全去,无垢无暇。整个过程说起来很长,其实加起来也不过两三秒。

    这点时间,还真不够岳虎和应冰风跑出多远。。

    周恒展开迅云流光步,一个起落之间已是追上了应冰风,右腿一踢,应冰风顿时跌滚了回去,周恒顿也不顿,再展神妙步法追上了岳虎。

    嘭!

    那家伙也是打着滚儿跌了回来,与应冰风撞到了一起。

    周恒森然一笑,道:“让你们走了吗?”

    应冰风和岳虎都是没说什么求情的话,周恒已经用实际行动表达出他的杀戮之意,现在去向周恒求情只是自取其辱,他们唯有寄望于有人能够及时赶到来救了。

    周恒发起攻击,他是来暗杀的,此时的动静已经有些大了,但那也没什么,只要别让这两人叫出他的名字即可。

    “周——啊!”应冰风正想疾呼周恒的名字,可嘴巴才刚刚张开就遭到了周恒一记重拳,身上光华泛动,显然又用掉了一次禁器的保命次数。

    岳虎就更加不堪了,他仅是初分境而已,连周恒的一根手指都挡不住,能够苟延残喘全仗了禁器之力。

    可禁器又能撑上多久?

    周恒祭出了黑剑,他要速战速决!

    没用凌天九式,周恒只是运转飞瀑剑法,但势之境之下,再加上黑剑的锋锐,每一剑都是夺命**。

    嗡!嗡!嗡!

    应冰风两人的身上不断地闪动起光芒,禁器正在被急速消耗着,而他们更是想跑也跑不了,在迅云流光步面前,他们刚一动就会被追上,然后被硬生生踹了回去。

    眼睁睁地看着禁器的使用次数不断地减少,两人都是露出绝望而不甘的表情。

    谁都不想死,尤其是知道自己的死期,扳着手指数着那一刻的到来,这是何等的绝望?可没有禁器的保护,他们哪个是周恒的一合之敌?

    “啊——”岳虎发出一声惨叫,被黑剑斩成了两截,生命精气被吸收完全,立毙!

    ——同样是禁器还是有区别的,岳家老祖不过山河境,这禁器使用的次数自然极为有限,不像应冰风,虽然不可能是结胎境老祖所制,但大有可能是出自灵海境强者之手,别说劈地境,就是山河境级别的攻击也能挡得下来!

    可这也只是让应冰风能够拖延的时间长一点而已,每一次能够对他造成致命性打击的攻击都会触发禁器,作为禁器,有限的使用次数是致命缺点。

    “周恒,你绝不可能逍遥法外,我应家大能一定会斩落你的首级!”应冰风不顾一切地出击,终是为自己赢得了发出临终遗言的机会,可惜的是,周恒已经封锁了他四周的空间,这话声是传不出去的。

    “应家若是敢来打我麻烦,我不介意将应家从朗月国抹去!”周恒冷笑说道,言语间自然有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他现在的实力确实跟应家无法相比,但架不住他的潜力惊人,总有一天会成长到让应家都颤抖的地步!

    “枉想!”应冰风不愿束手待毙,展开了疯狂攻击,应家只有战斗到最后一滴血的男人,而没有跪在地上等死的孬种,“我应家有绝世天才应承恩,你再妖孽也比不过他!”

    “那魔音铃就是他的,你夺了他的宝物,他一定会找上你!”

    “周恒,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只不过比我晚死几天!”

    “哈哈哈,我在地狱等你!”

    应冰风进入了完全疯狂的状态,有些人在死亡的压力下会崩溃,有些人则会疯狂,而应冰风显然就是后者。

    “去死吧!”周恒根本不屑和他争辩,黑剑划出,道道剑瀑轰击,每一道都能触发应冰风身上的禁器,加速着禁器的消耗。

    刷,一道血光溅起,周恒划出最后一剑时,应冰风身上再没有光罩升起阻挡,整个人顿时被黑剑腰斩!

    生机立断!

    应冰风眼中闪过一丝对生命的眷恋,然后迅速黯淡失色,堂堂应家少爷就此拉下人生的帷幕。

    ps:双倍月票期间,每天五更,请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