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五八章 狂扁 2/3
    “什么!”

    应冰风发出一声惊呼,怎么也没想到周恒的战力居然没有受到丝毫削弱,要知道他虽然修为不足无法发挥紫铃铛的全部威力,可就是开天境强者也要受到影响!

    周恒既然不受影响,那就等于他在倒过来给南宫长空添乱,这岂能不让他在知道后差点将鼻子也给气歪了?

    在他的惊讶之中,周恒已是杀了过来,一剑划出直削他的脖子。

    嗡!

    断剑划落,应冰风的身上却是陡然出现一个淡黄色的光罩,生生挡住了周恒这一剑!

    周恒并不奇怪,连岳虎身上都有保命禁器,应冰风又岂会没有,这种宝物因为有着使用次数的限制,只有在遇到生死危险时才会触发,因此之前应冰风虽然被他砸得头破血流却并没有触发禁制。

    他蓦然收剑,右手一折,已是将应冰风手中的紫铃铛夺了过去,直接收进了九玄试炼塔。

    ——周恒不怕暴露他有空间法器的事情,只要别曝光能够容纳活物的逆天秘密即可。

    应冰风满脸骇然,禁制既然触发了,这说明他刚才已经在鬼门关前徘徊了一圈!周恒……真敢杀他!他顿时怒到了极致,区区一个王朝的贱民居然敢杀他,而且真得下手了!

    可他此次出来是为了追求梅怡香,身边只有几个侍从,实力都只在初分境而已,现在就是再愤怒又如何?他底牌尽出,紫铃铛、血脉之力、法器,莫不在周恒面前大亏,还能怎么办?

    不好,紫铃铛!

    应冰风神色一紧,道:“周恒,将魔音铃还我,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这件宝物并不是他的,而是属于家族另一个后起之秀应承恩,与他年纪差不多,但天份却是强出了一大截,乃是让人嫉妒眼红的天灵体,真正的天骄!

    此人不但天份高,而且还是被上天钟爱的宠儿,运气好到逆天,出个门,在路边休息坐下都会遇到千年灵草,而进个山洞睡一晚也能发现法器、功法之类!

    这紫色铃铛就是应承恩意外在一个湖底的水洞中发现的,拿到的时候就少了一角,以致威力大损,但依然是强大到极致的宝物!

    应冰风此次出门,还有一项差事,就是替应承恩寻找一位隐居的铸器师,将紫铃铛修复。可现在铸器师还没有寻到,紫色铃铛却是被周恒夺了去,这可怎么好?

    他是应家的重要族人没错,可是跟应承恩这个天骄一比那就是草根了!在应承恩面前,他乖得就像条狗,就像他虽然觊觎紫铃铛,可胆子再肥一百倍都不敢私吞了。

    若是不夺回紫铃铛的话,他的下场将奇惨无比。

    一想到应承恩那总是带着无害笑容的俊脸,应冰风顿时有股发自骨子里的寒意,他无比畏惧这个年轻的族人,甚至超过了家族老祖!

    一定要抢回来!

    “白痴,你还真以为整个天下都是你家的?”周恒摇了摇头,“我们之间的恩怨可没有这么简单能够一笔勾销!”

    他杀气盈然。

    “众目睽睽之下,你难道还敢杀我?”应冰风忍不住说了句废话,之前若不是他身上带有禁器已经死过一回了!可他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他乃是朗月国三大顶级豪门之一的大少爷,周恒就怎么敢!

    他在这里行凶,肯定无法灭口保住秘密,那么周恒又怎么抵御来自应家的报复?

    这是应冰风始终想不通的!

    周恒的身法确实很快,可是遇到山河境、灵海境的强者,人家一个念头就能将人禁锢住,连展开身法的机会都没有!难道这小子太狂傲了,自大得以为可以凭借身法之速纵横天下?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死在如此一个莽夫的手里不是冤枉之极!

    “周小子,此人可以教训,但要留一条性命!”周恒正打算出手,耳边却是响起了轻声细语,明明周遭空无一人,可这声音却又近在咫尺。

    此人,好强大的实力!

    周恒的目光不由地向梅怡香边上的老者看去,全场也只有此人拥有这样高深莫测的修为了。

    果然,那老者向他微微一笑,并点了点头。

    周恒明白,梅怡香虽然看应冰风不顺眼,但两大家族同为朗月皇朝的顶级豪门,总是有些私交,如果梅怡香坐视应冰风被杀,梅家就很难向应家交待。

    他决定给梅怡香一个面子,毕竟拿了人家不少东西,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人不杀、但可以废!

    “周恒,受死!”南宫长空和刘清玄同时袭出,他们绝不可能坐视周恒将应冰风杀了,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应家的报复绝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你们两个老而不死的家伙,还要不要脸了?”梅怡香将白生生的玉手一指,“福伯,给我掌嘴!”

    “是,小姐!”她身边的老者身形一闪,左右两只手探出,也没见他用出什么高明的招式,但南宫长空和刘清玄却是根本躲不了,顿时被他按住了肩膀,硬生生停了下来。

    啪!啪!啪!

    福伯左右开弓,一道道掌劲挥出,南宫长空二人的脸庞立刻红肿起来,鼻血狂流,模样是惨不忍睹。

    众人都是看得心中生寒,南宫长空和刘清玄是何等修为,在寒苍国那可是绝对无敌的霸主,高高在上已经有几百年了,可现在却是被人当众打脸,这是何等得羞辱?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他们是开天境,可以随意欺辱周恒,三番两次出手欲置他于死地,那时候他们又岂在乎周恒的感受?现在遇到更加强大的梅家,他们就如同死狗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许多年轻人都是涌起了强烈的斗志,梦想着有朝一日也能成为这样强大的存在,可以不用受到任何人的欺辱,而更多人则是更加地小心翼翼,这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南宫长空二人会这么惨还不是因为他们之前太嚣张了,以为周恒好欺负,傍上了应家就得意忘形,没想到梅怡香居然如此看重周恒,不惜让身边的强者出手维护!

    活该!

    周恒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这解气是解气,可惜并不是他本身的力量,而他从不喜借人声势,这一幕只是刺激着他更加渴望强大。

    “应冰风,我们该算帐了!”周恒一拳轰出,卷荡起风啸云动。

    “可恶!”应冰风怒吼一声,右手招出一把长剑,法器加持之下,力量顿时暴涨七成,向着周恒疾斩而去。

    金化!

    周恒的右手顿时变成了一片金色,锵地一声将长剑挡下,左手继续推出,冰封之力卷动,形成一把把冰锥,向着应冰风咻咻咻地激射过去。

    “啊——”应冰风发出一声慘叫,他的防御力并不弱,可是遇到这血脉武技却是几乎没有了效果,身体顿时被七根冰锥刺穿,鲜血暴涌。

    “给我封!”他连忙运转血脉之力,想要止血疗伤,但周恒这一击可是以血脉武技推出的,在伤口处留下了强大的冰封之力。

    如果给应冰风足够的时间,他肯定可以将这些异种力量驱逐,可关键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周恒的右拳已是挥来,势之境下,无可挡、不可躲!

    嘭!

    应冰风脸上顿时重重地挨了一拳,身体吃不住大力往后直飞,但才刚刚腾起就被周恒一把抓住脚踝给拽了回来,嘭,他的脸上又挨了一拳。

    嘭!嘭!嘭!

    周恒出拳如风,对着应冰风就是一顿乱打。

    应冰风开始还能招架几下,可面对拥有势之境、而且力量还要比他强大的周恒,却是立刻就败下阵来,只能任由周恒打个痛快。

    周恒使的力量很有分寸,既能让应冰风感到痛,但又不会真得伤及到他的性命,因此他身上的禁制一直没有再触发过,痛得他惨叫连连。

    众人都是无语,周恒也太强势了,连应家少爷都敢打!

    这场婚礼还真是个笑话,新娘心甘情愿地被抢,新郎则被抢亲的痛揍,可众人却是看得非常得过瘾。这里大部份是**人,对高高在上的应家少爷自然没有好什么好感,在心理上是偏向于周恒的。

    再加上之前应冰风不顾一切地祭出紫铃铛,根本不把众人的性命当回事,这自然让他成为了公敌,若非忌惮他应家少爷的身份,众人早就一拥而上将他砍死了。

    看着周恒痛揍应冰风,不少人都是在心里暗暗叫爽,叫这个混蛋敢逼**之花下嫁给他!

    应冰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周恒随手将他扔到一边,心中想道大庭广众之下确实不适合杀人,但他和应冰风之间绝对是死仇了,他怎么也要找个机会将这家伙偷偷宰了!

    “小男人,带我走!”萧祸水双手缠在周恒的颈上,整个人粘在了他的怀里不肯离开,媚眼如水,诱人无比。

    周恒点点头,也不理会任何人,就是身形一弹,迅云流光步展开,他瞬间远遁上数十里,然后才找了家客栈住下,总不能一直带着这个绝色尤物到处乱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