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二四章 作茧自缚
    南宫月蓉二人都是脸色难看。

    南宫月蓉还好一点,身为当朝公主,还是维持着相当的仪范,而另外一人就要差多了,耳中听着洞外两人不断发出的惨叫,即使没有亲眼目睹也能想像他们的凄惨模样,不由地浑身发颤。

    他猛地跪倒在地上,不断地向周恒磕头,道:“我错了!我错了!饶过我吧!饶过我吧!”

    声泪俱下,鼻涕与眼泪齐飞,哪还有半点初分境强者的高高在上?在生死面前,所谓的强者又与蝼蚁有什么区别?

    周恒没有一丝同情,反而生起了极度的厌恶,毫不留情地两脚踹出,将那人踢飞出了山洞,“啊——”外面的惨叫声又热闹了些。

    “周恒,你确实不凡,而且有着许多秘密!”南宫月蓉平静地看着周恒,身为天星宗的高徒,又是当朝公主,她一举一动之间都充满着高贵的风彩。

    即使周恒也不得不承认,抛开这女人的歹毒,南宫月蓉确实拥有让男人动心的本钱。

    “井天可能已死,你是唯一掌握了秘密的人!”南宫月蓉微微一笑,娇靥如花,“本以为你血脉之力不够浓郁,潜力有限,没想到是我看走眼了!”

    “周恒,考虑一下,投入天星宗,而我,就是给你的奖励!”

    她挺胸昂颈,骄傲而又自信,闪动着惊人的魅力。

    确实,她身份崇高,乃是当朝公主,而且本身也是倾国倾城级别的美女,全国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娶她。

    周恒哈哈大笑,摇头道:“我要收回以前的话,一千灵石买你确实不妥!”没等南宫月蓉说话,他又接着道,“和妓女没什么两样,充其量就是高档一点,不是每个客人都接!”

    “贱民,你说什么!”南宫月蓉勃然大怒,何曾有人敢辱骂她为妓女?

    “喏,这是两块灵石,给爷笑一个!”周恒随手抛出两块灵石。

    “大胆!”南宫月蓉一拍掌出,两块灵石顿时激飞着弹开,她胸膛急剧起伏,已是怒到了极点。她凤眼圆睁,厉喝道:“这是你逼我的!”

    她显然是怒到了极点,居然都忘了自称“本宫”。

    周恒隐隐有种不妥的感觉,但就在这时,南宫月蓉的双眼中蓦然闪过两道妖媚的红光,然后,他眼里就失去了一切颜色,只剩下穿着雪白宫装的南宫月蓉,如同九天仙女一般飘浮在半空中。

    这是幻影!

    周恒知道,可就是无法摆脱,心灵沉陷,只觉这高高在上的仙女是天地间的神祗,需要他虔诚跪拜,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她。

    她就是天,她就是神,她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看着周恒渐渐麻木的双眼,南宫月蓉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是她的秘术,从皇室珍藏的一本古藉中学来,之前根本没有人学得会,不知道被搁置了多少年。这门秘术只能使用一次,可以让任何一个境界弱于她的人、甚至妖兽臣服于她,永世不会背叛!

    这个秘术,她原本是想留到以后再用的,等她达到开天境、甚至山河境,再用这秘术收服一名顶尖高手辅佐自己。因此,她是很舍不得用在仅有初分境的周恒身上。

    但再仔细一想,周恒现在的境界虽低,可潜力却是奇大,日后也不是没有希望晋入开天境、山河境,而且,此人身上有大秘密,既然井天失踪,八成已经死了,那么周恒就是唯一知道的人。

    ——她到现在还以为九灵宗能连出两个妖孽是与地下世界有关。

    收服了周恒,那么这秘密就是她的了!

    不亏!不亏!

    南宫月蓉嘴边的笑容越来越甜美了。

    眼中那仙子的模样越来越圣洁,高贵,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引诱着他跪下,向着那圣洁仙子奉上一切!

    不!

    周恒的心中起了一丝犹豫,他修炼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自由地呼吸这片天地的空气,绝对不会屈服于哪个势力、哪个人!

    他的道,杀戮天下,扬动九天!

    阻我成道者,杀!

    周恒的目光中猛然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瞳孔中现出两把完整的黑剑剑影,气息暴戾,滚滚涌动中,一时之间竟让外面三头正挖山洞挖得起劲的暗皮怪都是一滞!

    “什么!”

    南宫月蓉惊恐欲绝,这小子竟然还有能力反抗!她连忙提起精神全力提升秘术的威力,若是这秘术失败的话,她会受到强烈反噬,虽然不至于反过来听命于周恒,但受重创那是免不了的。

    她这一全力发动,在周恒眼中的仙子形象更加地皎洁出尘,仿佛他再不拜的话,就要乘风而去,回归九天之上。

    快拜!快拜!拜下之后,这仙子就永远不会离去!

    脑海中仿佛有一道声音在不断地低语、盘旋,周恒的心灵陷入了强烈的挣扎,眼中一时现出麻木,一时又现出剑影,变化极快。

    “我的道,谁也休想贱踏!”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恒猛然发出一声暴吼,已然收进丹田的黑剑顿起响应,发出一道至高至上的波动,哐,周恒眼中那仙子的形象猛然破碎!

    秘术破解!

    然而,这时却出现了一点小差漏。

    那仙子的碎影散落入他的体内,竟是引动了血液中金阳草王药力的反应,顿时,周恒双眼如赤,有一种强烈的施虐**。

    难受得要命,热得要命,憋得要命!

    他猛地眼睛一亮,在他身前不正横躺着一个仙女吗?

    周恒大步走了过去。

    南宫月蓉虚弱无比,周恒挣脱了她的秘术,不啻于重创了她,这是真正的重创,从神识到身体,绝非血脉之力可以瞬间修复的!

    而还没有等她吃药调息,却见周恒已是向她逼了过来。

    “周恒,你赢了!”她不甘心地道,“本宫愿意赎命,你开个价吧,便是开天境的法器本宫也能给你!”

    嗤啦!

    布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周恒大手抓过,南宫月蓉那件宫装从颈处开始,直接被撕扯到了腰间,里面那粉红色的内衣也难逃此运,顿时现出她颤巍巍的酥胸来。

    雪白如玉的山峰高高挺立,两朵嫣红的乳晕之上,各有一颗诱人的红葡萄,美不胜收。

    “你、你想做什么!”南宫月蓉惊恐万分,战败了她并不怕,她身份高贵,有足够的本钱给自己买命,但遇到施暴……以她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反抗?

    那秘术与金阳草王的药力相融,竟然质变成了最强的媚药,周恒双眼如赤,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痛痛快快地发泄一通。

    眼前这具白玉般的**让他更加饥渴,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双手各掌握住一座滑腻的山峰,软绵绵肉乎乎,却又不失弹性,美妙无比。

    “贱民,放开我!”南宫月蓉无力地抵抗着,可她现在身受重创,又哪里能够反抗周恒的暴力,只能任由这个男人尽情地玩弄她宝贵的胸部。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妓女。

    很快,周恒就不满足于只是侵占这两座浑圆坚挺的玉峰,一只手探下,开始撕扯裙子下半部份。

    南宫月蓉顿时将双足乱蹬,可这只是徒乱而已。屁股底下一片冰凉,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剥得精光了,心也变得瓦凉瓦凉。

    侵掠稍顿,但紧接着一根火热的物事在她的腿间乱撞。她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作为皇室公主,她从小就受过男女之事方面的教导。

    “不要!不要!”她泪流满面,向周恒求饶道。此刻她并不是什么高贵公主、初分境的天才,而只是一个软弱无力的女子。

    可谁让她作茧自缚,以致于秘术和金阳草王产生了奇异的融合,现在自食恶果了。

    那硬物胡乱顶撞了几下之后,终于碰对了地方,滋地一下就钻了进去。

    “啊——”南宫月蓉发出充满屈辱的惨叫,无比激烈地反抗起来。

    金阳草王本就让周恒在这方面能力强大得变态,更何况是以媚药般的形式激发出来!他不断地冲击着,顶撞着,就是用这么一个姿势不断地占有着身下的美女。

    不知疲倦,旷日持久!

    南宫月蓉从开始的挣扎到无奈的放弃,只是不断地流泪,再到恐惧地求饶,最后垂垂欲死。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拥有无尽的精力,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怎么也要不够。

    她熬不住晕了过去,又从昏迷中醒来,几次三番之后,她只剩下一个念头,死了也比这好!

    终于,也不知道周恒是第几次在她的身上享尽极乐,虎吼着趴下来时,折腾才终于结束。南宫月蓉很想掐死身上那已经毫无防备的男人,可强烈的倦意袭来,以她的意志竟也无法抵抗,立刻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周恒神清气爽,他垂眼看了看身下的美女,心中有些犹豫。

    若是换了之前,不管南宫月蓉开出什么价码,他都不会改变杀人的决心,可现在?他绝没有收南宫月蓉进入后宫的想法,但要他下杀手干掉跟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这也同样很难下得去手。

    怎么办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