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七章 黄龙丹 1/3
    “你狠!”张在允厉喝一声,“周恒,这笔帐我记下了,我张在允发誓,与你势不两立,终有一天,我会将你挫骨扬灰,灭你九族!”

    他这么说,就是要逃跑了!

    柳圣杰又惧又急,连忙尖叫道:“表兄,救我!救我!”

    拿什么救?

    张在允心中憋着气,他自然也想救下柳圣杰,倒不是说他和柳圣杰的兄弟情谊有多么深厚,而是面子问题,居然被周恒逼得只能独自逃命,这要传了出去,他脸面无光啊!

    可是不逃又能怎么办,陪柳圣杰一起死吗?他又不是笨蛋,会干这样的傻事!

    忍一时之气,日后再斩杀周恒讨回来!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恨恨地看了一眼周恒,转身就跑!

    可他刚刚转过身来,却是惊得差点魂飞魄散——周恒赫然站在他的面前!

    怎么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可如果不是周恒的速度奇快,难道他还有分身术不成?一时之间张在允心中发毛,明明大敌在前,他却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回头看一下周恒是不是还在原地。

    柳圣杰还在惨叫连连,张在允却是充耳不闻,只觉身上的冷汗一层层地往下流,压力巨大。

    如果周恒真拥有那么可怕的速度,他怎么逃?

    “周恒,你不要欺人太甚!”他色厉内荏地大叫道。

    “我欺人太甚?”周恒简直有种大笑的感觉,这两个家伙跑进来大大咧咧地杀人夺宝,可打不过人反被轰杀就喊起了不要欺人太甚?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林馥香重重地踹了一脚地上的黑驴,把张在允和黑驴归入了同一个层次。

    张在允脸色再变,换上了稍显诚恳的表情,道:“这事是我们做得过了,我们向你道歉,还请看在天星宗的份上,就此揭过!”

    林馥香已经连气都生不来了,见过不要脸的人,可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就真没见过了。

    周恒微微一笑,道:“看在天星宗的份上,我管杀也管埋,放心!”

    “你——”张在允胸膛起伏,愤怒到了极点。他少年得志,在天星宗也极受长辈的喜爱,养成了自大自傲、目中无人的性格。

    他自觉已经低声下气地赔礼,周恒怎么还要纠结着不放?他可是天星宗重点培养的弟子,比黑水殿殿主都不知道重要了多少倍,杀黑水殿个把弟子又有什么,而且不是没杀成,还赔礼了吗?

    “人跟猪之间确实无法沟通啊!”周恒摇头一叹,没有了戏弄对方的心情,右手一振,黑剑划出,飞瀑剑法荡开,一条条黑色剑瀑立刻凭空生出。

    张在允手忙脚乱,在势的面前,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就只有不断后退的份。

    当初周恒的力量甚至强过于心罗殿中的那些银人,可势之境一出,他就只能展开迅云流光步的逃跑!张在允力量不比周恒强,论速度更是拍马也比不上,又怎么逃得过?

    “就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张在允满脸狰狞,他知道自己绝无幸免的可能,当即心一狠,“红煞旗,爆!”

    他知道周恒可以收取他的禁制,这次根本不祭出来了,直接引动禁器自爆!

    轰!

    顿时,可怕的能量以张在允为中心,向着整个石室冲击而去。

    周恒心中骂了声娘,双手一招,将安玉媚三女卷起,顺便拎起了黑驴的一条腿,咻,瞬间进入了九玄试炼塔中。

    狂暴的力量在石室中轰荡,将丹架、丹炉、室内的所有一切都瞬间摧毁,自然还包括柳圣杰和张在允两人。让人吃惊的是,这石室却是安然无恙。

    其实这也不稀奇,这是丹室,丹师同样在这里炼制丹药,而炼制丹药又免不了有爆炉的可能,有时候这威力堪比劈地境甚至更高级别的轰击,因此这丹室在设计的时候就用了极为坚固的石料,再加上阵法的加持,便是劈地境也很难将这里拆掉。

    不是拆不掉,但绝不是三两招的事情。

    能量涌动,久久之后才平息下来,周恒能过九玄试炼塔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带着三人一驴离开了宝塔。

    “可惜,他们身上的东西也被一起轰爆了!”林馥香满脸的惋惜之色。

    “不过也收了三件禁器,算是小安慰吧!”安玉媚接口说道,她们自然知道周恒是怎么收取那三面旗帜的。

    周恒神色不愉,张在允自爆就自爆,还拖上了柳圣杰,害得他一丝力量都没有吸取到!之前千钧一发,他只能将三女和黑驴收进塔中,而柳圣杰对他满心怀恨,必须张开九玄试炼塔才能带进去。

    一来时间不够,二来万一让能量涌进九玄试炼塔的话,那大家都要一起倒霉了!

    他不可能为了一点力量去冒那么大的险!

    “还有一瓶黄龙丹!”周恒摇了摇丹瓶,里面好像有好几颗丹药,正是这玩意直接启发了和张在允两人的冲突,“得把黑驴弄醒,问问这丹药究竟是干嘛用的!”

    连连踢了黑驴十几脚,猛然只见这头贱驴弹身而起,一边人立而起刷刷刷地退后,一边叫道:“哪个生儿子没屁眼的白痴敢偷袭本座?”

    安玉媚和林馥香顿时杀气腾腾,这骂得虽然是周恒,可没屁眼的儿子也有她们的份啊,能不怒吗?

    “贱驴,这黄龙丹究竟有什么用?”周恒将手中的丹瓶抛了抛。

    “没啥用,只能增加点灵力积累!”黑驴漫不在乎地说道,一边向周恒走了过去,猛地就是一蹄子踹了过去,张嘴咬向丹瓶。

    迅云流光步展开,周恒身形翻折,已是来到了七尺之外,他哈哈一笑,道:“就知道你这头贱驴会出阴招!”

    “警告你啊周小子,要恭敬地称本座为无上黑驴大神!”黑驴将驴头昂得高高的,四蹄猛然发力,又向着周恒发起了突袭。

    这头贱驴确实深谙下黑手之道,毫不以偷袭为耻,而且五花八门,套路无数。

    “贱驴,你再不说,我可直接把黄龙丹给吞了,反正我知道绝对是好东西!”周恒作势要捏开丹瓶。

    “臭小子,算你赢了!”黑驴停了下来,就在林馥香以为双方真要握手言和了,却见这死驴子又是一脚踢向周恒的档部,阴损无比。

    嘭!

    周恒双足连踢进行反击,血脉之力发动,一足化成金属,一足紫火缭绕,踢得黑驴怪叫连连,最后只能人立而起,背靠墙壁,将两只前蹄高高举起做投降状。

    “格格格!”林馥香和安玉媚都是娇笑起来,这头贱驴碰到她们的男人还是只有吃亏的份!

    “真是忘恩负义的臭小子,枉本座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从炼体九层培养到炼体十二层,现在翅膀硬了,反过来欺负本座这把老骨头!”黑驴哀声叹气。

    “贱驴,你好像忘了是谁把你从镇压中救了出来,又带你出了迷雾山谷!”周恒提醒道。

    “啥,本座怎么不记得?”黑驴满脸的茫然,好像压根没有这回事似的。

    “懒得理你,快,黄龙丹的作用!”周恒摇了摇手中的丹瓶。

    “黄龙丹啊——”黑驴忍不住口水直流,“那是用龙血提炼出来的,可以让服用者拥有龙之血脉,运气好的话,甚至具有一丝龙威!”

    “龙威?”

    “蠢小子,连龙威都不知道!天地真龙,乃是俗世间最最强大的存在,龙威就是神龙的威压,乃是天地意志的体现,只要受限于这个天地,就会受到龙威的影响!”

    黑驴满眼都是星星:“最重要的是能够获得龙之血脉,天地有五行神龙,再加上最罕见的雷龙,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大能力,赚发大了!”

    周恒眉头一皱,道:“既然黄龙丹这么珍贵,怎么会被搁置在这的?以前大衍宗的人都是傻子吗?”

    “不是傻子,是根本没有人知道黄龙丹的来历!”黑驴眼巴巴地盯着周恒手中的丹瓶,“黄龙丹传自上古,丹方早就失传了,这绝不可能是大衍宗的丹师炼出来的,而是被他们无意中找到的,可能来自哪个上古遗迹,因为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才会一直摆在这!”

    周恒想了想,这倒是有些可能,即使是灵丹也不是可以乱吃的。张在允二人这么在意黄龙丹,大概也是因为查阅了古藉知道了黄龙丹的作用,才会准备了四元归煞旗杀过来,志在必得。

    他将丹瓶开启,将里面的丹药全部倒了出来,十分之巧,刚好五颗。

    “一人一颗,死驴子,服食黄龙丹没有什么禁忌的吧?”周恒先将黄龙丹分给了安玉媚三女一人一颗,然后向黑驴喝问道。

    “没,就是多服无效!”黑驴哈喇子直流,连忙伸出一只蹄子向周恒伸去,“臭小子,快点给本座!”

    周恒终是丢过去了一颗黄龙丹,死黑驴生怕有人抢着似的,连忙丢进了嘴里,也不咀嚼就吞了下去,然后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周恒手中最后一颗黄龙丹:“周小子,刚才你差点害死本座,就拿这颗黄龙丹给本座压压惊!”

    “死黑驴,你不是说多服无效,还贪心什么!”

    “呸,一般人多服无效,可本座乃是天生神驴,绝对没有这方面的限制!汪!”

    “贱驴,又学狗乱咬人,看我不踹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