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六章 四元归煞旗
    明面上双方力量相若,但事实上却是张在允输了。

    他可是初分三重天的境界,整整比周恒高出了两个小境界,若是同阶一战的话,他早就一败涂地了!而且,在力量上无法碾压的话,怎么可能战胜得了掌握势的周恒?

    张在允脸色铁青,这等于是在他的脸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火辣辣得生疼!

    “小子,不要得意,天星宗的底蕴可不是你能够想像的!”他恶狠狠地盯着周恒,“你虽然力量很强,还掌握了势,可决定生死的还有其他东西!”

    周恒实在不知道他哪来的怨气,明明是这两人主动上门挑衅,这没有干掉自己就生气了?难道自己应该乖乖地被他们轰杀?

    不过,即使柳圣杰不向他挑衅,他也没有打算饶过这个家伙。

    “四元归煞旗!”张在允喝一声,背后突兀地浮起四片旗帜来,每一面都是两尺长,分作黑白红绿四色,怪异无比。

    “法器?”周恒目光一凝。

    “错,是禁器!”张在允的脸上充满着傲气,“向我这种宗门重点培养的弟子,怎么可能没有防身的道具,这可是开天境强者制作出来的禁器,只能使用一次,但足以举手间抹去初分境的存在!”

    “你战力再强又如何,能够和我比底蕴吗?”

    周恒淡淡一笑,道:“倒要看看这几面鬼旗帜究竟有什么用!”

    “你会看到的!”张在允厉喝道,“能够让我祭出一面四元归煞旗来镇杀你,你也应该感到荣幸了!”

    “牛皮都要吹破天了,快点出手吧!”周恒跃跃欲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禁器之说。

    “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张在允厉喝一声,道,“绿煞旗,起!”

    咻,他背后那面绿色的旗帜猛然飞腾而起,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在操控似的,猎猎作舞。“镇杀!”他向着周恒疾指而去,顿时,那面绿色旗帜便向着周恒轰击而去。

    可怕的力量荡开,有若劈地境强者驾临,碾压一切!

    “死吧!”柳圣杰在一边兴奋地大叫道,这可是劈地境的攻击,便是水月公主不祭出相应的宝物也挡不住。

    轰!

    绿煞旗镇落,可就在要触碰到周恒的一瞬间,几人都是眼前一花,然后那面旗就不见了!

    “怎么可能!”张在允脸色大变,这四元归煞旗乃是他师父所赐,却并非他师父所制,而是来自宗门的开天境老祖,是他师父替他求来的。

    四面旗虽然只能动用四次,可每一击都能发挥出劈地境级别的威力,足以镇杀四个初分境强者,再加上他本就是初分三重天,在这里几可说是所向匹靡!

    可就在刚才,他失去了与绿煞旗的神识联系,仿佛这件禁器凭空消失了一般。

    哪怕是周恒在绿煞旗的镇压下没死他都不会如此惊愕,可无声无息地消失,这完全出乎了他能够理解的范畴,怔怔地发呆起来。

    周恒露出一抹笑容,刚才他召出九玄试炼塔,并将塔门大开,将绿煞旗给直接吞了进去!

    他确实无法以神识卷裹拥有反抗意识的东西进入宝塔,可对方若是硬要撞进来那就是自投罗网了。他神意扫过,只“见”绿煞旗正安静地躺在塔中第一层的石砖上。

    “好像你的秘密武器失灵了!”周恒耸了耸,故意摇了摇头,叹道,“看来你被你师父坑了,拿这种垃圾出来糊弄你!”

    张在允又气又急,可自己刚刚还信心满满地夸耀说自家的底蕴,现在绿煞旗却是被莫名其妙地收了,这岂不让他茫然不解之余又心生忌惮!

    “我就不信你还有这样的手段!”他厉叫道,能够对抗开天境高手制作的禁器,那么周恒收走绿煞旗的宝物也肯定是同样级别的!

    是了,肯定是安落尘给他的!

    不过安落尘才刚刚晋入开天境,能够制作出几份这样的禁制?一份?两份?顶天了!

    跟天星宗比底蕴,差远了!

    “黑煞旗,起!”张在允再次厉喝一声,背后那面黑色的旗帜立刻飞舞而起,然后咻地一下,奇快无比地向周恒轰了过去。

    故技重旗,在黑煞旗轰到的一瞬间,周恒祭出了九玄试炼塔,塔门大开,请君入瓮。

    一切就如之前那样,空空荡荡,安静得可怕。

    周恒故意眉头一皱,然后露出了一丝喜色。

    张在允已经瞪大了眼睛,他隐约捕捉到一道虚影,可具体是什么却是没看清楚,消失得实在太快了!不过,他也将周恒的神情变化看在了眼里,先忧后喜?

    哼,明白了!

    他的禁器虽然像是鱼网一样,可以消弥别人的禁器,可数量不多,肯定已经用完了,所以才会露出忧色,却又怕自己发现,才会故意又用喜色来掩饰!

    雕虫小技,以为他是三岁小孩一般容易糊弄吗?

    不错,安落尘刚刚突破开天境,哪有那么多的时间、那么多的材料制作禁器?这可不是随便拿件物品,注入灵力就行的,过程极其复杂!

    两件禁器,撑天了!这也符合他之前的推测。

    “周恒,你应该感到骄傲,因为你让我在你这种低贱之人身上动用了三面四元归煞旗!”张在允又恢复了原来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一百个看不起周恒,不就是抱到了一个开天境强者的大腿吗?

    小人得志!

    “死!”他再次大喝,“白煞旗,起!”

    咻,第三面旗帜浮空而起,对着周恒轰击而去。

    周恒心中一笑,这个白痴上当了!他有心收取这四面旗帜,只要将张在允轰杀,成了无主之物之后,他就可以炼化了!

    他就怕张在允不祭动四煞归元旗,而是直接自爆之类的,因此才会使计让对方看到胜利的希望。

    白煞旗飞来,周恒再次收了。

    “周恒,你、你、你——诳我!”张在允能够在五十岁之前修炼到初分三重天,本身肯定聪明无比,只是绝没有料到九玄试炼塔拥有那么强大的威力,这才会上了周恒的当,但事不过三,他这时候再不反应过来就真是傻了。

    “唉,我也只是随便试试,没想到你这么好骗!”周恒微微一笑,还故意耸了下肩。

    林馥香和安玉媚顿时娇笑起来,古姿则是依然老样子,表情淡然。

    张在允急促地呼吸几下,强自平定心神,道:“我们认栽!把四元归煞旗还我,我们立刻离开!”

    周恒一愣之余,不由地失笑起来,道:“你们的脸皮也未免太厚了吧,你凭什么认为我应该把东西还给你?”

    “就凭我是天星宗的弟子!”张在允将胸膛一挺,“不管是你,还是你身后的安落尘,在天星宗面前就是渣子!得罪了天星宗,任何人都只有被毁灭的份!”

    “我是不是应该装作害怕的样子来满足一下你的虚荣心?”周恒容色变冷,“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不干嘛将你们灭口算了!”

    “哈哈哈,我承认你的力量和我相差无几,而且还领悟了势,战力强大!可是我想跑,你又岂能追得上我?”张在允之前还嚣张得说要杀人夺宝,现在却居然洋洋得意于逃跑的本事,完全不知无耻两字是怎么写的!

    周恒不由地失笑,跟他比速度?迅云流光步全力运转之下,在十分钟内便是劈地境也没有资格跟他比速度,更何况是初分境了!

    这所谓的大宗门弟子真是没脸没皮,实力强大的时候就用暴力欺压人,踢到铁板了就会拿背后的宗门出来压人,这左右都不吃亏啊!

    “无耻!”林馥香在一边扮着鬼脸讽刺道,俏脸生动,明媚无比,可惜张在允和柳圣杰都是无心欣赏。

    周恒向柳圣杰一指,道:“你能跑得了,这表弟就不管了?”

    柳圣杰顿时脸色发白,将双拳捏得紧紧的,在前几个月的时候,周恒还只是稍微强大些的蝼蚁,没想到三十年风水轮流转,才这么点时间就被对方骑到了头上!

    他的小命真得掌握在周恒手里,古姿一直死死地盯着他,根本不会给他逃跑的机会。

    “你不敢!”张在允自信满满地说道,“你若敢动我表弟一根毫毛,就等于惹上了天星宗,你自己惦量一下,是否得罪得起寒苍国的第一宗门!”

    咻,人影闪动,一道黑色剑瀑凭空而出,紧接着殷红的鲜血飞溅而起,一条胳膊啪地掉到了地上。

    “啊——”这时候柳圣杰才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空空荡荡的右肩,再看看地上一条熟悉的胳膊,奇痛钻心,惨叫连连。

    若是在外界,他立刻将断臂接上,辅以灵药,那还是有愈合的希望,可在这里?休想!

    “你、你、你!”张在允手指周恒,浑身发颤,周恒现在动的可不止一根毫毛啊,连一条胳膊都给卸了下来!

    疯子,连天星宗的威胁都不顾吗?

    周恒将手中黑剑轻轻一振,目光中杀气浮动:“柳圣杰,我们先算下旧帐!”

    刷,他又是一剑划过,柳圣杰的左臂也离体而去。

    在掌握了势的周恒面前,再加上黑剑的锋锐,柳圣杰根本无力可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