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一四章 坑驴 1/3
  黑驴最终还是吐实,它并没有什么寻宝的能力,而是对强大的生物有着很强的感应。

  在平天山脉它之所以能够弄到那么多的灵草,其实是先寻到了看护灵草的妖兽,然后再坑蒙拐骗偷过去的。也就是说,周恒整整吃了三个月的脏物!

  妖兽要骗,人类也坑,像诸志和四人就把黑驴当成了天降神驴,结果差点连裤子都被拐了去,可见黑驴还是很有实力的,若非一出现遇到的就是周恒,被看穿了本性,说不定连周恒也会上当。

  毕竟,一头会说话的驴子实在震撼,想不被人当成天地祥物供起来都是不行。

  “贱驴,既然你不会寻宝,那就哪凉快哪待着去!”周恒挥挥手,他已经对黑驴的贱性免疫了,可安玉媚和林馥香都快要被气死了。

  “过河拆桥啊,本座赏你这个忘恩负义家伙一脸黄金!”黑驴怪叫连连。

  “你要跟着也行,把嘴闭上,我只要听到你说一个字,就立刻把你丢出去!”周恒笑嘻嘻地看着黑驴。

  “滚,要本座不说话,你是想要谋杀本座吗?”黑驴张嘴就向周恒咬去,对于下阴招、敲闷棍,这头贱驴绝对是个中高手。

  周恒展开迅云流光步才将这一嘴偷袭给让过,不过黑驴见宝起性,知道周恒有件可以进入活物的空间法器后,却是怎么也不肯离开。

  “想让本座离开,简单,把那宝塔送给本座就行了!虽然本座看不上眼,但勉勉强强就收下你这番孝心了!”黑驴十分无耻地说道。

  它屁颠屁颠地跟着,显然是打定主意要坑蒙拐骗,趁周恒不注意顺了这件宝贝,以这头黑驴的神秘,它说不定真有手段让九玄试炼塔在脱离周恒的掌控后重新认主!

  周恒不敢大意,这黑驴生人要坑,熟人也骗,绝对要小心提防。

  四人一驴在灵草园中转了五天后,得到了不少收获,可要说价值连城的却是一件也没有。这也是灵草园的特点,总能有所收获,但那种上千年、甚至上万年火候的灵草却几乎是不可能遇到的。

  周恒倒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已经得到了一块明玉蜂蜜,让四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趟早就值了!

  他们终于离开了这个巨大的园林,继续向山上走,期间虽然遇到几批人,但周恒也没有肆意杀人的爱好,只要黑驴别嘴贱,一般是不会起冲突的。

  他们穿过一个个院子,这里曾经是大衍宗弟子的住处,此时却全部成了鬼屋,空空荡荡。

  这里基本不可能有宝物,即使有也早被人取走了。不过周恒还是进去看了看,不是他想拣漏,而是对昔日大衍宗发生的事情起了兴趣。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古姿摇了摇头,在这方面她比安玉媚、林馥香更有发言权,“大衍宗确实是突然之间毁灭的,那是一种远远超出山河境的力量!”

  事情已经过去了数千年,便是开天境强者也只能活一千年出头点,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早就死得干干净净。但大衍宗覆灭得太过古怪,代代都有人研究,几乎每个细节都被源源本本地纪录了下来。

  可当时大衍宗的人全灭,其实也没有多少细节是外人知道的,一直是个谜。

  “有人说大衍宗得罪了结胎境、甚至神婴境的绝世强者,才会灭得这么干干净净,因此,即使有些山河境、甚至灵海境的强者好奇也不敢过来,生怕不小心得罪了那位强者!”安玉媚接口道。

  “爹爹之所以会来这里定居,其实也是想碰碰运气,能否遇见那位虚无缥缈的前辈,得对方指点一二,突破开天境!”

  周恒走进几间院子仔细查看,甚至在一间屋子中看到了两具叠在一起骷髅,从骨盆上看,很明显是一男一女,再从两者密合的程度来看,八成活着的时候正在进行男女间最亲密的事情。

  “没有一丁点的防备!”周恒眉头一皱,“确实是一种远远超越的力量,瞬间就让所有人死亡,连查觉都没有查觉到!”

  “此人和天尊比起来不知道哪个更强?呸,天尊一只手就能镇压此人!”黑驴低声自语道。

  “贱驴你在嘀咕什么?是不是知道什么?”周恒没听清楚,只知道黑驴在嘀咕。

  “本座在想,怎么踹你一脚!”黑驴阴损地笑道,却是岔开了话题。

  周恒自然不信,但这头黑驴贼滑无比,它若是不想说也不可能逼得出来,便只是摇了摇头,道:“贱驴,要做到这种程度,需要什么级别的力量?”

  黑驴这次倒是没有乱讲,而是定定地想了一阵,才道:“刚才那丑八怪说得没错,至少要结胎境才能做到!”

  “死黑驴!”安玉媚飞过一脚,却是被黑驴轻松让过。

  “这大衍宗当时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周恒敲着脑袋,“或者说,大衍宗无意之间得到了什么宝物,才引得那位强者出手,杀人灭口!”

  不管是报复还是灭口,这瞬间抹去整个大衍宗据说全盛时期至少万余人的手段,绝对是狠辣之极!

  “也不一定!”古姿表示反对,平静地道,“在强者眼中,一切弱者都只是蝼蚁罢了,抹去再多蝼蚁的性命也不会放在强者的心上!”

  众人都是沉默,随着实力的缯强,他们反倒更有危机感。像毁去大衍宗的强者若是一个心情不好大开杀戒,那绝对是血流万里,任何人都休想幸免。

  在强者眼里的蝼蚁又是何等的无辜!

  一定要变强!

  周恒捏了捏拳头,在心中说道,他的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四人一驴继续前进,来到了妙丹阁。

  妙丹阁名虽为阁,却是一个十分庞大的石殿,共分三层,每一层都有许多丹房,珍藏着大量的丹药。但经过这些年的掠夺,所剩的已经不多了。

  而之所以还有能够剩下来的,乃是每个丹房中的丹架都有禁制保护,有些禁制很好破解,有些很难,而剩下来的这些,自然都是禁制最可怕的。

  禁制会随着力量源的减少而削弱,最终消失,因此最笨的办法就是等,次等的办法就是不断地引动禁制,只要能够对抗,那么就能加速禁制的消失。

  当然,精通阵法的人还能破解禁制,这才是最好的应对。

  虽然说第三层的丹药肯定比第一层品阶高,但一层也未必没有极品丹药,而最关键的不是丹药的品质如何,而是能不能得手,否则看得到拿不到又有什么意义?

  周恒四人一间间丹室扫了过去,几千年下来,几乎什么禁制都失去了作用,真是十室十空,只剩下四周围一排空空的丹架,中间的丹炉也被踢翻打开,扫得是干干净净。

  直到第一层的丹室走过一半,周恒四人才看到一间并没有全部扫空的丹室,四壁的丹架空了三面,最后一面的丹架也只有最上层的架子上才有一瓶丹药孤零零地留着。

  丹瓶上贴着一张标签,上面写着“黄龙丹”三字。

  “周小子,本座嘴里闲得慌,把那瓶丹药弄来给驴大爷开开胃!”黑驴又忍不住犯贱了。

  “黄龙丹有什么用?”周恒转头问道,这黑驴的眼光可是很毒的,被它看中的八成是好东西!

  “能有什么用,就是给本座当糖豆吃的!”黑驴避而不说,口水却是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这黄龙丹肯定是好东西,否则禁制力量也不会这么强大,到现在还没有消散。这几千年的大浪淘沙,想在这里弄到丹药固然越来越不容易,可真要弄到一样的话也绝对是好东西。

  周恒伸出右手,瞬间变成了金属,向着那只丹瓶抓了过去。

  嘭!

  当他的手接近到丹架前不足一寸处,仿佛触到了一层波纹,空气顿时荡出了道道涟漪,然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向着周恒反震而去,将他整个人生生抛飞而起,重重地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

  “哈哈哈!”黑驴大笑起来,就差前仰后跌了。

  “没事吧?”安玉媚和林馥香则是奔过来将他扶起,关心之色溢于言表。

  周恒摇了摇头,这禁制的力量虽然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可也是因为他轻轻触手而去的原故,这攻击的力量越大,反击的力度自然也越大。

  若是他全力轰击的话,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看了看正在奸笑的黑驴,猛地一脚踹出,踢在了黑驴的屁股上。这一脚又快又准,他不但动用了迅云流光步,还融合了势,黑驴千日打雁,却终是大意了一回,被周恒偷袭个正着。

  “臭小子,本座和你没完!啊,驴命难保——”黑驴重重地撞上了丹架,嘭,顿时一道波纹涌过,好像池塘里被扔了一个大石头,波纹荡满了整个丹室。

  嗡!

  黑驴的四只蹄子猛地发出金光,竟然生生踢破了这道波纹,强大的力量震荡中这头贱驴也毫无形象地掉到了地上,四肢摊开,嘴里直流白沫。

  死是没死,四脚还在抽搐呢,看来硬生生轰破禁制,它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周恒一声长笑,抄手将横飞而起的丹瓶抓在手里。

  这回,黑驴是被周恒坑惨了!

  (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