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一一三章 再遇贱驴
    周恒祭出黑剑,迅云流光步展开,一剑划出。

    疾驰的人影立刻定格,那灰衣男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胸口赫然多出来的一把断剑,深深地刺进了他的体内,狂暴的异种灵力在他的体内浩卷,轻易毁灭了他的一切生机。

    啪!

    随着周恒抽剑而回,灰衣男也轰然倒地,身下流出来一片稀淡的鲜血,仿佛被抽走了某种物质。

    “什么!”

    剩下那三人俱是用见到鬼一般的目光看着周恒,谁能想到周恒竟然强大到这等地步。

    “势之境,真得那么强大吗?”他们满心苦涩。

    同样是初分境,同样是初分一重天,可在周恒的面前却连一招都过不了!

    差距太大了!

    这简直就是初分境对聚灵境的碾压啊!

    并不奇怪,当初周恒在心罗殿遇到九具银人时,还不一样在对方的势之境下毫无还手之力,若非迅云流光步的神奇,他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能对抗势的,便只有同样掌握了势,要么具有碾压级别的力量,否则必败无疑。

    余下那三人面面相觑,顿时掉头就跑,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疾奔!

    “古姿、狐理精,一人一个!”周恒叫道,他向着一人追击而去,迅云流光步展开,快如流光石火,瞬间就欺到了对方的身后。

    “我跟你拼了!”那人猛然回过头来,眼中带煞,浑身冒出黑色的虫丝,看上去无比恶心。

    像他们这些年纪轻轻就突破初分境的,九成九都是拥有血脉之力,强弱是另一回事,但帮助突破初分境却是不在话下。

    也因此才有二十多岁、甚至三十多岁的初分境,没有血脉之力的帮助,光靠本身的悟性想要达到这一步可是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苦苦参修!

    这是血脉之力的强大,也是灵体在各大宗门极其吃香的原因。

    之前那个灰衣男太悲剧了,连血脉之力都没有运转就被周恒干掉了,而现在他是困兽之斗,不求伤敌,只求脱身。

    “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周恒一剑划过,势之境完全碾压同阶,黑剑划过,那人的颈部顿时飘起了一抹血雨,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就戛然而止。

    “是娇妻大人!”安玉媚恨得牙痒痒的,周恒这浑蛋居然敢她和林馥香都起了个外号,每次都是狐狸精狐狸精地叫她!

    呸,狐狸精有她妖娆吗?

    抱怨归抱怨,她还是疾扑而出,向对方剩下的两人拦去,而古姿也挑了最后一个。

    只是周恒的动作也太快了,他将自己的对手轰杀之后,安玉媚和古姿也才刚刚拦下了各自的对手,连手都没有热呢,便见周恒杀了过来。

    “饶我一命,我愿意归顺于你,永世不会背叛,若违此誓,天打五雷轰!”安玉媚的对手赫得全身发寒,那家伙简直不是人,杀同阶如杀鸡宰狗,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你眼神闪烁,分明是想暂时保命,离去之后请宗门长辈对我下手!”周恒明察秋寒,他的观察力何等细致,对方的心脉跳动、瞳孔变化根本瞒不过他,“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不——”那人发出一声尖啸,血脉之力已然发动,浑身竟是长出一排铁刺,仿佛突然从人变成了刺猬。

    “好端端的人不做,没见有只贱驴一天到晚人模狗样想要做人吗,你却是越活越回去了!也好,送你一程,让你重新投胎去!”

    “嘎嘎,周小子你说什么!”一边的黑驴不满地嚷嚷道。

    周恒黑剑划过,一颗人头已是冲天而起。他毫不停留,森然的目光看向最后那人。

    ……毫无悬念,周恒一进入初分境,以他可怕的力量以及掌握的势之境,已经可以碾压普通的初分三重天,杀初分一重天自然跟玩儿似的。

    他不会主动寻衅,但凡是想对他、或者对他身边的人不利的,那么很简单,一律轰杀!

    “周小子,你修为进境也马马虎虎,不如投到本座门下,本座可以指点指点你!”黑驴人立而起,将两只前蹄交叉放在胸前,一副你快来拜我的模样。

    “你这头贱驴怎么跑进来的?”周恒大惑不解,要说这贱驴能够混在之前百多人中一起进来,他打死也不相信。

    “区区一个破阵,怎么拦得住你家驴大爷!”黑驴造型摆累了,将前蹄放下,得意洋洋地一阵小跑,“本座一蹄子就踹进来了!”

    周恒自然不会相信,可这头黑驴精明无比,它若是不想说再怎么威逼利诱都没用!他想了想,道:“既然贱驴可以寻找草药,接下来你就带着她们三个去找!”

    “嗯,本座会监督她们三个丑八怪的!”黑驴又人立起来,将两只前蹄负到了背后,一根驴尾摇啊摇。

    “死毛驴,你说谁是丑八怪?”安玉媚终于适应了一头会说话驴子的震惊,开始暴怒了。

    “长这么还说自己不是丑八怪,要不要驴大爷借你个镜子照照?”黑驴惫懒地说道。

    “别理它,你和一头驴计较美丑做什么!”周恒真是啼笑皆非,难道要让黑驴接受人类的审美观?

    “哼!”林馥香也向黑驴做了个鬼脸,因为她也被打击进了丑八怪的行列。

    “那是你们没见识,要是让你们见了东灵仙池的圣女,不是要自卑得一头撞死了!”黑驴至贱,不将每个人撩得怒火冲天就不甘心似的,将炮口转向了安玉媚三女。

    古姿根本不在乎,可林馥香和安玉媚却是对容貌无比地自信,哪肯在心上人面前被这辱为丑八怪,当即和黑驴斗起了嘴来。

    那黑驴本就是闲不住的嘴巴,巴不得有人与它吵嘴,顿时兴奋地与安玉媚两女战了起来,以一敌二却是丝毫不落下风,让两女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先去调息一下!”周恒进了九玄试炼塔,塔身则附在了安玉媚身上,由她带着前行,反正如尘埃一般,毫无份量。

    “咦,能够容活物的空间法器?”黑驴顿时双眼瞪得浑圆,用贪婪的目光盯着安玉媚,嘴角里的口水立刻成哈喇子掉了下来,一根红通通的舌头都快要垂到地上了。

    “贱驴,你想干嘛?”安玉媚警介地看着黑驴,这黑驴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根本不用周恒提醒。

    “丑八怪,把那件空间法器给本座看看!”黑驴大大咧咧地说道,一副高人风范。

    “不给!”安玉媚果断摇头,这要给它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你给本座看看,以后本座就叫你小丑八怪,叫她大丑八怪!”黑驴看着安玉媚,却是将一只蹄子指向了林馥香。

    林馥香顿时哇哇大叫起来:“死黑驴,人家哪里比她丑了?”

    “都丑!都丑!只是一个更丑!”

    这成功激起了两女的同仇敌忾,联手向黑驴发起了攻击。只是黑驴贱归贱,实力却非同小同,竟然也提升到了初分境,在两女的攻击下游刃有余,一边丑八怪丑八怪地乱叫一声。

    “停手!”古姿平静地说道,“不要浪费时间,继续寻找灵草!”

    安玉媚和林馥香也知道奈何不了那头贱驴,正好顺着这个台阶收手,她们恨恨地瞪了黑驴一眼,俱是决定无论这黑驴说什么都只当没有听到。

    “当什么宝贝呢,本座当年不知道有多少空间法器,等会周小子出来后,肯定会被本座的英明神武所折服,心甘情愿地将宝物奉上!”黑驴在一边自言自语。

    这头贱驴已是自恋到了极点,脸皮也比城墙还厚!

    林馥香和安玉媚对视一眼,都是叹了口气,跟这种没脸没皮的畜牲斗嘴,能赢吗?

    ……周恒进入九玄试炼塔自然是为了炼化黑剑中的力量,在这个遗迹中,每个人都收起了脸上的面具,动辄兵刃相向、生死转换,他必须尽快提升力量。

    四个初分境强者给他提供了相当丰富的力量,可修为依然还是初分一重天中期,只是前进了一小格。

    “才这么点!”他不由地皱眉,本以为可以一举推进到初分一重天巅峰的,但想想他的丹田空间是普通初分境的四十倍,修为积累慢点也很正常。

    他心念一动,已是离开了九玄试炼塔,却见安玉媚三女正在树丛中仔细寻找,而那头黑驴则是百无寥赖地在一边打着呵欠。

    “贱驴,你怎么没去寻找灵草?”周恒不由地奇怪,有这头“寻药驴”在,哪需要安玉媚她们找得如此辛苦。

    “本座是在锻炼她们!”黑驴大言不惭地说道。

    “才不是呢!”林馥香跑了过来,“小气鬼不要相信它,这死驴子根本不会寻找灵草,它只知道坑蒙拐骗!”

    黑驴哼了一声,道:“丑八怪,本座知道你只是在嫉妒罢了!”然后它突然目光一亮,道,“周小子,快让本座看看你的空间法器!”

    周恒哈哈一笑:“你若是不怕进去了出不来,我倒是不介意镇压你个百八十年,哪天突然想起来的时候,宰了炖成驴肉汤!”

    黑驴顿时咧嘴,对着周恒露出了森森白牙,但想想空间法器的主人确实有这个能耐,除非它的实力强大到超出了法器的品阶,这才可以强行破出!

    驴大爷被镇压了几百年几千年好不容易才跑出来,可不想再被镇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