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七十七章 可怕的银人
    (熬了一周,终于有推荐了,这周开始每天三更)

    嘭!

    周恒连退两步,脸上微微变化,因为他断了三根指骨!

    这银人看上去是由液体组成,本应该柔软无比,可事实上它的身体强度无比可怕,至少远远超过了周恒,两拳相拼竟是让周恒吃了个亏。

    他连忙发动金属化身,右手瞬间变成了金属,但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灵力消耗,再解除血脉之力时,右拳已是完好如初。

    这是他在不久前才发现的,血脉之力拥有瞬间治愈伤势的能力,但要消耗灵力,多少则视伤害的程度而不定。

    周恒目光捃过,只见那银人却是连退丈许,重重地撞在了通道的墙壁上这才停了下来,一条手臂被轰得成了麻花棒,可只见银光一闪,整条手臂化成了柔软的液体,瞬间恢复了原状!

    这自愈能力可丝毫不弱于他啊!

    不过,力量只有聚灵二重天初期,与他的境界相同,应该是特意调整过的,可这身体……近乎是不死之身啊!太变态了!

    周恒战意大起,脚下一弹,主动发起了反攻。

    银人的眼眸中白光炽闪,鼓动双拳迎上。

    这是什么拳法!

    周恒不由地一滞,这银人的拳法简单无比,就是一拳直轰,却有一股战无不胜、群邪辟易的无上气势,简单、明快,完全就是一代宗师的风范。

    嘭!

    周恒被一拳击退,眉头紧皱,因为他被轰断了两根肋骨!

    怎会如此?

    他根本连发动迅云流光步的机会都没有,这银人的这一拳仿佛天马行空般灵动,又如堤坝一般似的沉厚,精简而毫无花巧,却是强大无比。

    在此之前,从来都只有他看穿别人破绽的份,随意一剑一拳皆能轰退、轰伤、轰杀对手,这还是头一次在同境界的情况下被人一招轰伤。他发动血脉之力,瞬间治愈了伤势,完全收起了轻视之意。

    银人没有任何情绪,再次发动了攻击,依然是简约到极致的拳法,可威力却是大到没边,逼得周恒只能展开迅云流光步,不断地闪躲、后退。

    周恒从来不知道拳法还能达到如此的高度,似乎连从没修炼过的人都能施展,可威力却是比任何武技都要强大!

    如果银人还会武技的话,那又将变得如何可怕?

    比如,拳劲中带有火焰之力、冰封之效,又或者剧毒!这些武技完全可以融合在拳法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冲突。

    明明是毫无生命的存在,却是将击技之道发挥到了极致!

    轰轰轰,拳风呼啸,周恒将迅云流光步展开,不断地闪躲、后退,这是一种层次上的压制,他根本连和对方硬拼的资格都没有,被完全压着打。若不是迅云流光步奇妙无比,他必须祭出黑色断剑了。

    以弱击强,以弱胜强!

    周恒不由地头大无比,如果他的力量真得达到无双之境,那么只需要一拳轰落,绝对的力量碾压下,一缕拳风都能将银人轰成渣!

    可关键他不是!

    事实上,这银人的力量还是根据他的境界调整过的,否则放开一战,谁碾压谁还不知道呢!

    嗡,黑色断剑祭出,周恒展开了飞瀑剑法。

    一道道黑色瀑布垂落,向着银人狂卷而去,说不出的神奇。

    银人右手一振,一道银柱从他的手上飞出,化成了一把银剑。它荡开剑式,向着周恒还击而去,剑法同样简洁无比,充满了化繁为简、反璞归真的韵味。

    叮!

    黑剑与银剑第一次交锋,火花闪过,银剑顿时被斩断,可随后银光溢动,这截剑锋又长了出来,完整无缺。

    这……简直就是作弊啊!

    银人再攻,一剑袭来,奇快无比,带着一股古朴沉厚的气势,竟是突破了飞瀑剑法,直袭周恒的胸口。

    周恒大惊,连忙全力催动迅云流光步,百倍速度提升,他瞬间飞跃十余丈,眼神中充满着惊奇。

    这银人也太可怕了,在拳法、剑法上的造诣上简直达到了至高无上的程度,真是化腐朽为神奇,就是纯靠最简单的挥刺就化解了飞瀑剑法!

    没办法,只好硬来了!

    周恒继续全力催动迅云流光步,靠着这百倍增速,奇快无比地逼到银人身前,黑剑划过对方的脖子。

    一颗银色的人头立刻横空飞起!

    解决了……没有!

    银人那无头的身躯并没有倒下,而是从颈间再度生出了一颗脑袋,嘭,他大步前进,右手剑、左手拳,继续向着周恒发起了攻击。

    周恒直想拍自己的脑袋,这银人只是拥有人类的形态,又不是真正的人类,原本就是由一团液体化成,又哪有什么要害?

    可这么一具怪物究竟要怎样才能打败?

    周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怪物简直就是不死之身,完全无解!

    走!

    他连翻几个跟斗,从银人的上空翻过,迅云流光步展开,疾如流光,这却是银人怎么也追不上的。

    啪!

    行出大概百余丈,只听一声清响,周恒的神意一荡,已是看到一滴银色的液体从墙壁上落了下来,一滴接着一滴,很快就连成了一条线。

    这是原来那个,还是又跑出新的来了?

    只是几秒之后,答案已是不言自明,嗵嗵嗵,身后的通道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靠,那个银人追来了,这是第二个银人!

    周恒拔腿就跑,这一个都对付不了,怎么干得掉两个?

    啪!啪!啪!

    他一路前进,只见沿途不断有银液滴下,化成一个个银人加入了对他的追逐。

    三个、四个、五个……九个!

    当这个数目增加到第九个的时候,终于停止了下来,而周恒的面前也出现了一扇大门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连忙用力去推,可这道门却是无比得牢固,任他将力量催发到极致也没有用,纹丝不动!

    这是闯关,不是跑关!

    周恒立刻明白过来,不将那身后的九个银人解决,大门是不会对他敞开的!

    怎么战?

    这样的怪物犹如不死不灭,怎么可能杀得掉?

    正在周恒犯愁的时候,那九个银人已是飞扑而至,一个个都是木无表情,毫无半点犹豫,纷纷向周恒攻了过去。

    九个银人的战力相当,都是拥有将招式化繁为简、反璞归真的能力,让周恒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不断地躲、躲、躲。

    自从能够修炼以来,周恒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敌人,让他头大无比。

    他从通道的这一头又跑回了另一头,同样,那边的大门也打不开。

    困死在这里了!

    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真正地闯过去!

    那就来战!

    周恒回转过身,双眼中闪动着熊熊战意,那便一战。

    九个银人奔至,没有丝毫停顿,分从九个不同的方向扑来,向着周恒发起了猛烈攻击。

    任何技法在这样集大成者的九个银人面前都毫无用武之地,周恒长啸一声,发动了他的最强技法。

    凌天九式!

    凌天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一式又一式展开,一式又一式叠加!

    在此之前,无论周恒使出什么招式,银人都能轻易化解,可面对凌天九式的时候,他们终于无能为力了!

    这样的剑法,本就不该是凡人所能拥有的!

    刷!刷!刷!刷!

    无数道剑气纵横,将九具银人削得支离破碎,银液划飞,漫天溅舞,当周恒使到凌天第七式的时候,所有的银人全部被削成了一滴滴的液体。

    结束了吗?

    饶是周恒现在已经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可是使完凌天七式还是几乎抽空了他的力量,身形摇摇欲坠。当然,他的力量比之当初战金腾逸的时候提升了至少三倍,杀伤力更是十倍暴涨!

    还没有!

    周恒无奈地发现,地上那些液体居然在不断地游动,然后互相融合,九具银人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重新形成。

    这样都杀不死,还能怎么办?

    周恒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虽然力量接近耗竭,他已是做好了运转迅云流光步的准备,这不必全力催发都能发挥奇效,而他则慢慢恢复力量,再战!

    战战战,即使生命终结也绝不放弃!

    九具银人完全成形!

    它们纷纷向前踏出一步,周恒正要拔腿就跑,却见九具银人居然对着他鞠了个躬,然后退到墙壁边上,身体快速地融入其中,诡异无比。

    过关了?

    看来是如此了,否则这些银人怎么会消失呢!

    原来,并不用真正地消灭它们,只要将它们全部打倒就行了。

    周恒大步前行,再次来到了通道的尽头,只见原本紧闭的大门已是敞开了,前方现出了一片光亮。

    果然过关了,门开了!

    周恒想了想,并没有立刻前行,而是盘膝坐下,运转月影心诀以恢复大量消耗的灵力。为了尽快恢复力量,他取出了一块灵石,以加快恢复的速度。

    这效果非常好,仅仅一个小时之后,周恒就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接下来,又是什么?”

    他大步迈过了大门,一无所惧。

    前方一片光亮耀眼,待到周恒适应之后,却发现他竟然站在了一座悬崖之上,前方是一条极长极长的石桥,最多半尺宽,通向不知远处。

    山风吹过,这石桥竟然如同绳索般晃荡起来,让人看着就心里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