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六十一章 真正的飞云步
    (新的一周,求点推收~~~)

    这里究竟是谁建立的?

    虽然翼人已经被吸血藤折腾得半死不活,可当初又是谁将他拿下的?这怪物被吸得油尽灯枯还有那么强大的实力,那么全盛时期的战力又有多么恐怖!

    周恒来到了这座山脉的最高处,环顾四周,只见群山环抱,他只是站在一个圆形的边缘上,而在群山之中居然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河水殷红如血!

    考虑了一下,周恒还是向着那座湖泊奔了过去。

    “啊——”背上的林馥香猛地发出一声尖叫,“臭小子,你、你、你占本小姐的便宜!”

    周恒止步,将她放了下来,道:“你不要无理取闹,谁占你便宜了?”

    “你这个浑蛋,谁让你背着本小姐的?”林馥香差点气晕了,自从她十岁以后可从来没有跟哪个男子再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把你扔在地上了?”周恒有些不耐烦,他缺乏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

    “男女授受不亲你懂不懂?”林馥香气得咬牙,这浑蛋占了她的便宜还一副委屈的模样,实在太可恶了!

    “你既然醒了,那就自己走吧,你也挺重的!”周恒没有将她的愤怒放在眼里。

    哇呀呀,好想一口咬死这个浑蛋!

    “本小姐哪里胖了?”林馥香盯着他不放,对林大小姐来说这可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我有说你胖吗?”

    “你就是这个意思!”

    “无理取闹,懒得理你!”

    林馥香对体型的问题异常严肃,盯得周恒无力败退,只能承认林大小姐身材苗条、体态婀娜,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她这才满意地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问起了翼人的事情。

    她被吸血藤扎了一下晕死过去了,还好炼血境气血旺盛,受的伤很快就愈合了。

    周恒不会讲故事,三方两语就带了过去,让林馥香很是不满,总在那问东问西。

    见识到了吸血藤的恐怖,林馥香可不敢一个人乱闯,而是紧紧地跟着周恒,幽香扑鼻,几许青丝飘过周恒的脸庞,让他不由地生起别样情愫。

    林馥香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丝丝的暧昧,罕见地安静起来,倒是让周恒松了口气,只觉女人还是安静些比较可爱。

    又是半天之后,他们来到了湖泊的边上。

    这血色大湖方圆大概有十里的样子,中间有一道喷泉直冲天幕,足足喷起了数百丈高的水花,几乎连在岸边的周恒二人都能溅到。

    “这就完了?”林馥香满脸的失望。

    她原以为这里应该有一座宫殿什么的,然后当林大小姐亲至时,殿门打开,她登上王座,获得绝世传承,一颗神丹吃下立马变成举世无双的高手!

    可事实却是如此,这也差得太远了!

    从看到翼人那时起,周恒就不觉得这是什么上古前辈留下的遗迹,而应该是哪个绝世强者设下的监狱!既然如此,那肯定别想找到什么绝世传承了。

    “要不你潜下去看看?”周恒怂恿道。

    “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要我这个小女人去冒险,真是没心没肺!”林馥香哼了一声,但立刻捂起了肚子,“本小姐真得饿了!”

    算起来,他们也差不多有两天没进水米了,周恒还无妨,林馥香却真得很难受,虽然炼血境武者十天不吃水米也不会死,但也绝对是奄奄一息了。

    周恒右手执着黑剑,左手则是探向了湖水中,一股奇寒顿时袭来,他连忙缩手,只见整条手臂已是变成了冰柱,散发着森森白气。

    “这么寒冷?”林馥香也被惊到了,将一双妙目瞪得大大的。

    周恒鼓起血脉之力,手上立刻燃腾起了紫火,答答答,一滴滴红水掉落,继而形成了一条线,整条手臂上的冰柱很快就全部融解了。

    “很冷!”他突然想起了绝谷中的寒潭,便是如此得森寒!

    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

    “小气鬼,我们回去吧!”看不到丝毫宝藏的迹象,林馥香自然失去了兴趣。

    周恒却是摇了摇头,道:“绕着湖转一圈,看看情况!”

    “就一圈?”

    “就一圈!”

    两人绕湖而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湖中心的喷泉却是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道人影从湖中飞射而出。

    这人影直冲到天幕之上,这才轰然而落,看似沉重得如同一块巨石,可落到水面上的时候却是如同一根轻羽,强烈的反差都能让人难受得吐出血来。

    咻、咻、咻,那人在水面上奔行起来,脚下踩着玄妙无法形容的步法。

    周恒和林馥香同时惊呼一声,但两人的吃惊之处却是完全不同。

    林馥香惊异的是这湖如此寒冷,可居然还有人能够待在水底,这不是怪物又是什么?而让周恒震惊的却是那人影所踩的步法赫然与飞云步一模一样!

    难道,他在绝谷寒潭中看到的人影就是此人吗?

    那人影的速度奇快,一步跨出就是里许的距离,在湖泊上不断地奔行着,衍化出奥妙无穷的步法。因为速度太快,周恒二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

    一定是!一定就是这个人影!

    周恒在心中肯定道,这肯定是他在绝谷寒潭中看到的人影!

    只是为什么明明在地底深处的人影会反射到寒潭中呢?

    也许,那寒潭直通这里,通过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力量将那人影浮映了上去。

    嗖!

    周恒、林馥香只觉眼前一花,在他们的面前已是多了一个人,浑身缠绕着血红色的气息,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邪恶。

    正是这股邪气!

    周恒可以肯定,这人就是导致人、兽变成红毛怪的祸源,那邪恶的气息浓郁到了极点,绝不是沾染到的,而是就是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的!

    此人看上去大概三十来岁,身材修长,是一个美男子,虽然就在那边一站,却自然有股震慑九天十地的大威势,比之前那翼人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并不代表翼人就比此人弱了,因为一个已经被吸血藤折磨得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而眼前这人却是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气势如能斩天灭地!

    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生起一股强烈的渺小感,继而生起深深的敬畏。

    这究竟是什么境界的强者?

    结胎境?神婴境?还是……化神境!

    “……死!”那男子目光呆滞,犹如行尸走肉,脸上却浮起了强烈的杀气。

    若是等这样的强者出手,周恒相信他和林馥香绝无一丝反抗的余地,双方的差距已经达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他连忙展开飞云步,左手将林馥香抄起,右手则是握着黑剑,回头就跑!

    只是才踏出第二步,他的身前就多了一个人——正是那男子。

    周恒连忙脚下一挪,身形变化,极力想要找出一条生路。可每次他踏出一步的时候,总能看到那男子挡在他的前面,让他只能一变再变。

    百余步之后,周恒停了下来——他的飞云步就是学自此人,现在在对方面前施展,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将手中的黑剑一振,眼神决然。

    “迅云流光步?”那男子呆滞的双眼突然泛过一道神彩,仿佛瞬间活了过来一般,“你怎么会我孔家的独门身法?”他顿了下,立刻又自己接上了话,“是了,你是我孔家的族人!”

    他虽然恢复了几分“人味”,可好像神智不清,就这么把周恒的身份给确认了。

    “你虽然掌握了迅云流光步的几分精妙,可怎么那么别扭?家族是怎么教导你的?”那男子露出了不满之色,一指点向周恒的额头,快得周恒根本反应不过来。

    轰!

    周恒只觉无数道金光涌入了脑海,瞬间充斥了他的识海,化成一道道金色的字符,融合进了他的身体,血脉骨肉!

    这是……飞云步、不,迅云流光步的运转口诀!

    同凌天九式一样,根本不是通过口述,而是直接融入了血脉!

    等等,这不是和血脉之力一样了吗?

    周恒隐约觉得两者之间有着联系,但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其他,心神完全被迅云流光步的功法所吸引,不由自主地就开始了揣摩。

    那男子对着林馥香扫了眼,不由地眉头一皱,道:“区区世俗女子,怎么配得上我孔家子弟!”他伸出一根手指,作势要向林馥香点去,但目光又突然陷入了呆滞,浑身血气一阵爆动,形成一道飓风绕着他急速盘旋。

    “周恒——”林馥香连忙惊呼道,“这个疯子又要发疯了,救命啊!”

    周恒从深层次的冥想中回醒过来,见状连忙将黑剑高高举起,以心神振动,发出一道道波动。

    那男子立刻平静下来,眼神恢复了几分灵动,目光看向周恒,道:“女人只是调剂品,这么着紧干嘛?你以后必成强者,美女取之不尽,只需要一两个为你生养后代,其他的玩玩就是了!”

    “男人是女人的天,怎么能听女人的话!”

    “女人不能宠,不听话就要教训!”

    周恒不禁一呆,这好像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吧。而且,这么一位绝世强者怎么就突然化身成风月老手,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而一边的林馥香已经气得俏脸通红了。

    “敢问前辈大名!”周恒转过话题。

    “我叫……孔傲昆!”那男子说出自己的名字后,眼神中突然血芒大作,无数道血色气流从他的身体中涌出,形成了一道道枷锁,在他的身周盘旋。

    “啊——”他猛然怒吼,瞬间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