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五十章 血脉之力
    开辟丹田,聚天地之灵!

    周恒盘膝而坐,主动运转月影心诀吸取四周围早就聚拢过来的灵气,毫不客气地一一吸收,转化为本身的灵力。

    真元力早已经在轰击丹田时消耗得干净,而这时天地灵气也丁点没有转化为真元力,而是以更高层次的灵力充斥着他的身体。

    不同于以前,突破的时候只是打破了关卡,本身的力量并不会有丝毫的增加。但达到聚灵境时,丹田一开,天地灵气冲洗己身,实力自然飞涨。

    在比真元力强大百倍的灵力冲洗下,身体变得更加强横,此时便是炼体十二层的人拿着霜寒剑对着他狂削都不一定可以破开他的防御。

    利器只是减少了破防的难度,器越利,所需要的力量就越小,反之,需要的力量越大。

    但达到聚灵境这个层次,无论炼体十二层拿什么利器来砍都没用了,这层次实在差得太远了,所需要的力量远远超过了炼体境。

    不入聚灵境,永远也无法想像聚灵境的力量会多么可怕!

    终于……晋入聚灵境了!

    这是一个崭新的天地,周恒感受着身体的变化,灵识扩张之处,蚁动之声如雷,一粒尘埃也是如巨石般纹络清晰——他的视力和听力提升到了可怕的程度。

    周恒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喜悦渐渐消淡。

    聚灵境只是一个开始,远远还没有到可以满足的地步。

    不过,身体的改变确实无比的明显。

    生机勃勃,力量无限!

    晋入聚灵境便能增加百年寿元,这是一个现在还看不见摸不着的好处,但周恒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体内充满着生机,似乎挤出一滴血来便能让枯死的树木重生!

    不止于此!

    他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两股神秘的力量突然觉醒了,蠢蠢欲动,一道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领悟在脑海中炸开,仿佛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记忆,只是之前一直被尘封而已。

    轰!

    他抬起右手,一道紫火蓦然在掌心腾起。

    这……难道就是诸志和他们所说的血脉传承?

    不止这一种!

    周恒伸出左手,一道金光闪过,整只手立刻变得黄金铸就一般。他走到山壁前,探手一抓,一块岩石立刻在他的手里化为了齑粉。

    好可怕的**力量!

    周恒不由地咋舌,刚才他根本没有动用灵力,就是纯凭肉身的力量抓了一下,竟然将一块坚硬的岩石捏成了粉末!这可不止是力量强大能够做到的,还需要强横无比的身体强度。

    他能感觉到,他现在这只手和金属没什么两样,甚至连霜寒剑都可能无法斩破。

    试一下。

    他抽出霜寒剑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下,吱,尖锐刺耳的异声响起,手上连道痕记都没有留下。再用力、再用力,他的手臂始终不见有丝毫的伤痕,反倒是霜寒剑竟然起了一丝卷刃!

    没错,他现在的身体强度确实超过了霜寒剑!

    周恒心中一动,将左手正常化,再以霜寒剑划割,只使到三成力量的时候,手臂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但鲜血凝而不落,迅速愈合形成了一道血疤。

    两种血脉之力!

    毫无疑问,一道来自父亲、一道来自母亲。

    诸志和四人说过,整个寒苍国拥有血脉之力的不会超过一万人,祖上无一不是具有大能力的人,才能将力量通过血脉传下来。

    紫火、金属化身!

    他不但是灵体,而且还是双灵体!

    让他不满意的是,无论是紫火也好,金属化身也罢,都只能覆盖两个拳头大小的面积,但并不局限这个位置,比如他可以将头部金属化,并燃起紫火。

    也就是说,他的血脉之力并不是很强大,至少不能和井天相比,否则当初就能被灵晶柱引动出来了。

    周恒收起了血脉之力,这其实也应该算是武技吧,无论是运转紫火还是金属化身,都会有灵力的消耗。特别是以霜寒剑削砍自己的时候,灵力的消耗非常之快。

    “这血脉之力能够和明玉功叠加在一起吗?”周恒心中一动,如果不行的话,那他真是白学了这门防御武技了。

    他再度将拳头金属化,然后运转明玉功,拳头上立刻多了一道如玉般的光泽。

    可行的!

    不过……灵力的消耗更大了!

    周恒再次收起了血脉之力,盘膝而坐,运转月影心诀以吸取四周围的灵气,补充着刚刚的消耗。

    嗡,丹田中的黑色断剑轻轻一振,猛地消失不见!

    什么!

    周恒一惊,这把黑剑虽然害了他十年,不过能够让他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内从炼体一层走过登天路,进入聚灵境也全是这把神剑的功劳!

    他连忙盼开眼睛,正想要一跃而起时,却见面前赫然浮动着一把通体墨色的断剑。

    ……居然出现了!

    周恒如在梦中,伸出手向剑柄抓去,将这把之前一直只能用意识看到的断剑握住。

    一股血脉相连的奇异感觉顿时从手掌传递过来,在身体的每一部份蔓延。

    凌天第一式!

    周恒身形一动,将断剑荡开,四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汇聚而来,不断地凝聚在剑身上,将剑法的威力迅速提升。

    凌天第二式、第三式!

    晋入聚灵境后,周恒的力量也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让他有足够的灵力将三式剑法一口气施展开来。

    凌天第四式!

    如水到渠成,当凌天第三式完成后,他顺势一展,挥出了凌天第四式、第五式、第六式!

    一气呵成!

    凌天第七式!

    剑气纵横,划到了足有三四丈远的山壁上,轰,一声重响,居然削下了足有屋子般大小的岩石层!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周恒哈哈大笑,这凌天九式其实严格来说只是完整的一招,每一式都是蓄力的过程,九式合一,蓄积的力量将无比可怕!

    而也只有黑剑才能承受并完美地蓄积这些力量,剑和剑法,缺一不可。

    难怪他以前施出一招来就力竭了,要推动如此可怕的剑法,对于他本身的消耗自然也恐怖无比。

    可他到现在也只能将凌天九式推衍到第七式,再下去他的力量就无以为继,可见真要完整地施展凌天九式,至少以他目前的力量还不足!

    真是吃灵力的大户!

    周恒看着手中的断剑,想道这把剑出来了还能回去吗?

    心念转动之中,黑色断剑咻地一下便消失无踪。

    咦!

    他连忙内视丹田,果然,黑色断剑正在丹田中浮沉,如九天至尊,充满着磅礴大气。

    出来!

    周恒心念一动,黑色断剑再度出现在他面前,无法解释地悬浮着。

    这就是神物吧!

    周恒手持黑剑,突然心生好奇:“这黑剑和霜寒剑哪个更锋利一点?”

    想到这里,他连忙将霜寒剑取出,将两把轻轻一磕。

    叮,一道火花闪过,黑剑纹丝不动,而霜寒剑的剑刃上却是多了一个小缺口。

    “不是吧,我还没有用多少力气呢!”周恒不由地一愣,他真得只是将两把剑轻轻碰了下而已。

    刷刷刷,他连续几剑削落,霜寒剑就好像是烂泥做的,被黑剑削成了七八截!

    ——可怜的霜寒剑,不知道林馥香知道了会怒成什么样,这可是她的宝贝!

    真正的神利,削铁如泥!

    周恒不由地欣喜无比,以黑剑纵横天下,世间何人能挡?

    “再试一次,这次我能下潜多深!”

    他对寒潭始终不甘心,扑嗵一下再次跃进了潭中,憋着一股气不断下潜,三十丈、四十丈、五十丈!

    当达到七十丈的深度时,周恒停了下来,他已经无力再前进了,严寒比他想像得更加可怕,即使他现在达到聚灵境都是没用。

    他浮出水面,回到了岸上,灵力流转中,寒意瞬间全去。

    寒潭深不可测,即使下潜了七十丈依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要到底了,而以周恒现在的修为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该回去了!

    周恒目注天空,他虽然刚入聚灵境,但丹田之大是一般人的八倍,同境界下他的力量几乎是无敌的!再加上飞云步的诡异,他即使打不过聚灵二重天、三重天的存在,可要脱身离去却并不是困难。

    只不过黑剑早在一个月前已经停止了能量的释放,现在要提升修为就必须靠他自身的努力!

    周恒稳固了一下境界之后,离开了山谷。

    飞云步展开,他犹如一道疾风般刮过,速度比之炼体十二层时至少提高了十倍,仅仅五个小时之后他就出了平天山脉,九灵宗所在的山峰就在眼前。

    先回那看一下吧!

    周恒回到了山脚下,他对九灵宗并没有什么感情,虽然入宗已经有四个多月,可他在宗内待的时间还没有超过十天。不过周定海毕竟是九灵宗救的,这份情他不能忘、也不敢忘。

    达到了聚灵境后,他返璞归真,从气息上来看完全与常人无异,若非同境界的强者绝对无法看出他的深浅,一路走过,他犹如常人,没有引起一个人的注意。

    谁又能想到,会有如此一个怪胎,离开宗门三个月就从炼体九层破入了聚灵境!

    “周恒,你回来得正好,快跟我来!”常康从斜侧里走了出来,看到他的时候不由地露出一抹喜色。

    “怎么了?”周恒随口问道。

    “白玉谷的方剑宇正在外门挑战,已经把马云龙和郭岗都打败了,叫嚣着我们九灵宗无人!”常康满脸怒气,“真是太可恶了,你离宗了三个多月,第一的位置不战自弃,而井师兄又成了内门弟子,否则哪有那混蛋嚣张的机会!”

    “去看看!”周恒露出一丝杀气,便算是不姓金,他也对白玉谷的人没有一个有好感。

    “嗯,你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那混蛋不知道有多嚣张,嘴里不干不净的,我们恨不得一起上围殴死他!”常康恨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