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四十八章 重遇黑驴
    乒乒乓乓,一阵鸡飞狗跳,这头黑驴原本只有炼体八层的修为,可几天不见,居然嗖嗖嗖地跃到了炼体九层巅峰,比之周恒毫不逊色。

    一人一驴战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俱是鸣金收兵,纷纷坐在地上瞪着对方,呼呼呼地喘着大气。

    “你这头贱驴怎么会跑来这的?”

    “臭小子怎么找到你驴大爷的老巢?”

    一人一驴同时问道,但黑驴立刻就是一蹄子踹了过来:“是神驴大人!”

    周恒坐到一边调息以回复元气,心道有这头黑驴在边上,他还怎么冲击炼血境?可这头黑驴难缠之极,想要将它赶出去是不可能的,难道要自己走?

    “臭小子,你眼巴巴地跑来干嘛,难道想要给本座当坐骑?”黑驴不犯贱就浑身不舒服,一开口就能够将人气死。

    周恒哈哈一笑,道:“那你又干嘛跑过来?”

    黑驴盯着周恒看,它也没有把握将周恒赶走,对方只要一使出那种剑意来,它就会本能地感应到可怕。咂巴了下嘴,它横躺在地上,以一只蹄子撑着硕大的驴头,道:“本座喜欢这里的夜景!”

    “你这头贱驴也发现了潭中的怪影?”周恒听它这么一说便能够猜出来了。

    “咦,臭小子也知道这水潭里有怪影?”黑驴撇了撇嘴,“哈哈,你那套身法肯定是从这里得到的!本座之前就奇怪,怎地那人影的步法似曾相识,原来如此!”

    “贱驴,你没有下水去找找吗?”周恒怂恿道。

    “是黑驴大人——”黑驴恶狠狠地盯着周恒,突然“汪”地一声扑了过去,张嘴就咬。

    “你又不是狗,怎么老是学狗叫!”

    “本座高兴!”

    又是一番扭打后,周恒摆摆手,道:“咱们约法三章,我以后不叫你贱驴,你也不能叫我臭小子!”

    “行,你要称呼我为神驴大人!”黑驴挺胸叠腹。

    “你就没有一个普通点的名字?”周恒自然打死也不会叫一头驴子为大人。

    “本座生来就是那么耀眼,怎么可能有普通的名字!”黑驴神气活现地踱起步来,开始大摆造型。

    “那还是黑驴吧!”

    “臭小子,你又叫什么?”

    “周恒!”

    “唉,这名字太难记了,还是叫臭小子吧!”

    一人一驴暂时结成了同盟,因为他们都对寒潭之下的身影极感兴趣。

    周恒懒得理会这头据说已经睡了几百年几千年的长舌贱驴,走到大树底下闭目调息,那黑驴自顾自说话也无聊,便也跑到了山壁之下调息。

    看着一头驴子人模狗样地盘膝而坐,周恒不由地一阵嘴角抽搐。

    他定下心神,开始冲击炼血境!

    别人冲击关卡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但周恒却不同,他每次突破只需要三四个、最多五六个小时,便是那头黑驴也绝对猜不到他竟敢在这时候突破!

    看似有风险,却是绝对的安全。

    他昨天便已经达到了炼体九层的绝对巅峰,修炼出来的真元力只能释放出体外,再没有可以存储起来的空间。

    炼血境,来吧!

    月影心诀运转,周恒引导着体内的真元力向血液涌去,要穿破这道隔膜。

    这相当地危险,因为随着境界的提高,武者真元力的破坏力越来越大,可血液却从来没有受到过真元力的滋养,还是极为单薄,稍一不慎就可能将血浆破坏!

    坏血一多,武者将会立刻死亡,就跟失血过多一样。

    周恒神意展开,将身体每一处血管都笼罩在他的注视之下,也只有他经过黑剑改造之后的神意才能支持得起如此可怕的消耗,否则不消十秒他就会心力交瘁得昏死过去。

    轰!

    真元力开始冲击血液层,打破那道看不见的隔膜。

    周恒无惊无喜,便是运转真元力,不断地冲击!冲击!冲击!

    三个小时后,他蓦然睁开了双眼,一道精光闪过,浑身的气息陡然大涨!

    炼体十层、炼血境!

    血液涌动,如汞液玉浆,浩浩然有雷动之声!

    “臭小子,你突破了?”黑驴猛地跳了起来,吃惊地看着周恒,驴嘴张大得似能吞下一个人的脑袋。

    “嘿嘿!”周恒笑了笑,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运转月影心诀。虽然突破了,可真元力的数量并没有增加,只是开辟了他能够继续提升的道路。

    “真是怪胎啊!”黑驴翘起一只蹄子挠了挠头颈,低声自语道,“玄尊当年有那么高的天赋吗?呸,这小子也配和玄尊相比!”

    天色黑了下来,周恒生了个火堆,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肉脯烤了起来,不一会就香味四射。

    “嗅、嗅、嗅!”黑驴耸动着鼻子凑了过来,趁着周恒不注意,张嘴就向肉脯咬了过去。

    啪!

    周恒一脚踢出,抵在了黑驴的脸上,阻止了对方的偷食:“喂喂喂,有没有搞错,你是驴子又不是狗,还吃肉的?”

    “本座喜欢!”黑驴左突右进,却始终无法突破周恒的防守,它索性张开大嘴对着周恒的嘴丫子咬了过去。

    “你这头贱驴,真是狗变的!”周恒吃痛地连连跺脚。

    “呸,好臭!臭小子几百年没有洗脚了?”黑驴连连吐着口水,一副悔之不及的模样,然后急扑而出,叼起肉脯就跑,滋溜一下跑得老远。

    “好烫!好烫!”这头贱驴一边大叫,一边却是吃得更快,很快就将肉脯消灭得干干净净,“臭小子,再烤个百十来块给本座打打牙祭!”

    “滚!”

    周恒重新烤肉,这回他提高了警觉,终是没有让那头贱驴得逞。

    “臭小子,咱们兄弟一场,情比金坚,恩比海深,你就那么不讲道义,自己一个人独享?”黑驴义正辞严地喝斥着周恒,只是嘴角边止不住地口水泛滥。

    周恒故意吃得很慢,却是眼都不抬一下。

    “气死本座了!”黑驴扭着驴屁股走开,没过一会又跑了回来,居然叨来了一大堆的草药果实。

    人参、朱果、伏苓,全是大补之物!

    周恒不由地双眼一亮,三两下便将肉脯吃掉,向着黑驴走去。

    刷,霜寒剑出鞘,他挥剑向黑驴刺了过去。

    “我咒你十八代的祖宗——”黑驴一声大叫,连忙撒腿就跑。

    周恒哈哈大笑,仔细一看,地上那可全部是灵药级别的宝物,他也顾不得这是黑驴叼来的,拿到寒潭边洗一下就吃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是炼血境,血气旺盛,初步具备了不惧严寒之力,再没有像上次那样整个人都要冻僵一般。

    “臭小子,你可真够奸诈的!”黑驴跑了回来,一脸的悻悻。

    “彼此,彼此!之前你也捞了我一块肉脯!”周恒回击道。

    “呸,本座肯吃你的东西,那是给你面子!”黑驴无耻地说道。

    “话说回来,这些灵果异草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周恒不由地奇道,他刚才就啃了一株老山参,至少有几百年的火候,放到外面去的话,绝对是千金不换的!

    黑驴将头一昂,道:“本座天生鼻子敏锐,任何灵药都逃不过本座的鼻子!”

    “……还真是和狗一样!我说贱驴,你确定你不是杂种的驴子?”

    “臭小子,本座要咬死你,汪!”

    又是一番纠缠之后,两人订下城下之盟,周恒以后要负责给黑驴烤肉吃,而黑驴则会提供灵草给周恒,互惠互利。

    说起来自然是周恒大赚,那些灵草异果那一样不是价值千金?可对于黑驴来说,这反倒是小意思,反正只要它想,平天山脉就是一个对它敞开的宝库!

    反倒是它怎么也不可能学会烤肉,没手指啊!

    周恒这才明白这头驴子怎地会修为提升得如此之快,原来每天都在吃这些灵果山参,如此大补之物,能够境界提升不快吗?

    是夜,寒潭中人影再起,不过周恒和黑驴都没有下潜入水,黑驴是还没有恢复到炼血境的实力,而周恒则是刚入炼体十层,境界还没有稳固。

    他倒是不急了,反正与黑驴有了约定,短时间内可以迅速提升修为,完全可以将修为再提高一些,更增把握。

    黑驴也想偷学飞云步,却是把自己绊得连连吃跟斗,让周恒哈哈大笑,说人学的身法你一头驴子学了干嘛,不免让黑驴张开大嘴追着周恒的屁股就咬。

    一人一驴分工合作,一个狩猎,一个采收灵果。

    “贱驴,你要是不那么贱,勉强也能算头好驴!”周恒一边啃着不知名的灵果,一边调侃着那头黑驴。

    “呸,本座是驴中之王,日后要统一大道乾坤,天下万族都要臣服于本座的驴威之下!”黑驴则是满脸傲气的说道。

    “说起来,你的修为进步也够快的!”周恒正容说道,不过四五天的时间,这头黑驴也达到了炼体十层,在境界上丝毫不比他弱。

    “本座原就是世间顶尖高手,只是被镇压了不知道多少年,修为全部被吸光了,只能从头再炼,否则本座放个屁就能把你崩碎!”

    周恒靠坐在树干上,道:“那你说说,这武道修的究竟是什么?”

    “臭小子不过炼体十层,就已经想知道武道的真谛了?”

    “原来你也不知道!”

    “呸,本座怎么可能不知道!别以为本座不知道你用的是激将法,看在相识一场,本座就给你说下肉身成神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