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十四章 解决
    周恒会在这关键的时刻顿住,是因为他突然得到了一丝掌握凌天第三式的契机!

    原本他并没有这个机会去感悟,但谁知道冯腾远居然会跳出来帮他,那周恒自然也不会错过机会,立刻将心神投入到凌天第三式的奥妙中。

    这样的契机,可能错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再来了!

    可遇不可求!

    而现在,他终于掌握到了!

    霜寒剑平举,周恒目注周宪明,气机将对方牢牢地锁定。

    周宪明立刻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危险袭来,这是他在几十年战斗中形成的直觉。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不知道救过他多少回了。

    可面对一个丝毫不比他弱的对手,他又哪里腾得出手来?

    只能小心为上,随机应变了!

    “周宪明,还不快束手就擒!”另外四名长老都是大喝一声,纷纷加入了战团。

    “哼,就凭你们几个鼠辈也想翻老夫的天吗?”周宪明的目光中蓦然暴发出森然寒芒,积威之下竟是赫得那四名长老同时身形一滞。

    周恒暴喝一声,身形扑出,如飞龙在天!

    周宪明那不安感更加强烈,向冯腾远挥出一爪之后,连忙身形倒退。

    疾踩飞云步,周恒冲冲冲,一剑推出!

    在周宪明的眼中,整个天地都变得黑暗无比,只剩下一把利剑划破黑暗,带着璀璨无比的光芒向他飞斩而去。

    心神皆夺!

    不行!

    周宪明连忙大喝一声,勉强从这巨大的心灵压制中挣脱出来,可天地依然黑暗,那一道剑光越来越亮,炽烈的光芒耀眼无比,完全冲破了黑暗,在他面前形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噗!

    利刃刺穿骨肉的声音传来,周宪明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可力量却在急速流逝,意识变得模糊起来,眼前的白芒正在淡去,他看到的第一眼,便是胸口插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

    他的心脏被刺爆了!

    光是心脏被刺中一剑,对于炼血境的高手来说并不是致命的,可他的整个心脏都被剑气破坏了,变成了一堆烂肉,这就怎么也救不活了!

    能够还有一口气,是因为他是炼血境的存在,生命力强悍无比。

    “想不到……想不到……”周宪明的目光越来越黯淡,他当然想不到就一个晚上,他们祖孙三代居然都会死在周恒的手里,一个公认的废物,压根没被他们正眼看过的小人物!

    嘭,老家伙颓然栽倒,胸口鲜血狂喷。

    死了!周宪明真得死了!

    怪胎啊!炼骨境的小子居然斩杀了炼血境的存在,而且还是炼血巅峰的最强高手!

    要是这小子也成长到炼血境的话,世间还有敌手吗?

    ——除非传说中那些跨过登天路的绝世强者!

    全场鸦雀无声,只有那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周恒打破了沉默,向冯腾远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仗义相助!”

    “无须客气!”冯腾远对着他露出意远深长的笑容,“今日天色已晚,明天一早老夫再登门拜访!”

    “必扫榻相迎!”周恒再次拱手。

    冯腾远转过身,身形一弹,已是飘然而去。

    虽然他走了,众人却是丝毫不敢对周恒有任何的想法,光看这位炼体十二层高手对于周恒的爱护和关心,谁又敢得罪周恒呢?

    再说了,这小子连周宪明都能斩杀,更没有人敢撄其锋芒了!

    既然连冯腾远都说天色太晚,不想打扰周恒,其他人自然就更加不敢了,匆匆将周宪明几人的尸体搬了出去。现在周家蓦然出现了权力真空层,免不了要有一番内部斗争,大家都很忙。

    直到众人纷纷离开,周恒才猛力地身体一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腹上的伤口鲜血如泉涌。

    用出凌天第三式已是完全抽空了他的力量,自然无法再压制伤口。

    他勉强直起上身,撕下一道布条将伤口紧紧地绑住缠好,这才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内院。

    “爹——”周恒叫了一声,却见周定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吓了一跳,连忙一个踉跄跌了过去,一摸周定海的脉门,查探到有动静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昏迷了过去。

    周恒就那么坐在地上,运转月影心诀以恢复真元力,相信干掉了周宪明之后,家族绝对不会再对周定海疏忽大意——谁想做周宪明第二?

    现在的要务,就是恢复力量。

    没有多久,黑色断剑一震,大量的游离能量涌出,充斥着他的身体,却是已经到了午夜时分。

    他贪婪地吸收着这些能量,很快便将力量完全恢复,盈盈然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有了力气,他走出去取来纱布伤药,打算给自己重新包扎一下伤口,可将布条拆开之后,他却是惊奇地发现,伤口居然已经结疤了!

    这速度……也快得太过惊人了吧!

    周恒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在黑剑点点滴滴的改造下,他的身体正向着绝对强横的方向发展,否则哪怕他是炼骨境的武者伤口也不可能愈合得那么快。

    他回想着之前施展过的凌天第三式。

    这第三式剑法比前面两式都要强大,对他的负担也更大!若非他的身体愈发变得强横,而且又进入了炼骨境,恐怕在施展剑法时聚合了太多的力量,会先将他的身体给撑爆!

    能够击杀周宪明,主要还是因为他被冯腾远牵扯了大半的精力,否则这一剑可能对他造成重创,但说到要一剑毙命,以周恒目前的实力还做不到!

    毕竟两者之间相差了五个境界,便是凌天九式、霜寒剑也无法弥补这中间巨大的力量差距。

    他大战数场,又受了伤流失了大量的鲜血,没过一会就撑不住了,就那么躺在地上睡了过去,等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东方放亮了。

    “爹——”周恒连忙爬了起来,奔到内室之后,才见周定海还没有醒过来,这才微微放心,将周定海的衣服解开,只见他的胸膛上赫然留着一道赤红色的掌印,仿佛活物一般,还在缓缓地游动着。

    他用手指一触,一股灼烫感立刻袭了过来,似乎能够将他的皮肉都烧起来一般。

    父亲,时时刻刻都在受到如此灼伤吗?

    周恒的目光中露出了无穷杀意,将拳头捏得紧紧的,骨头不断地啪啪啪作响。

    扣扣扣,就在这时,院落的大门响了起来。

    其实这大门早在昨天晚上就被拆得稀巴烂了,不过周恒现在今非昔比,谁敢不请自入?

    周恒走了出去,却见敲门的竟是冯腾远!

    他连忙拱了拱手,道:“见过前辈!”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冯腾远摆了摆手,大步走了进来,向周恒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老夫会出手帮你?”

    周恒心中电念飞转,这个问题他昨天晚上就已经想过了。

    对方曾经提到宗门两字,而周宪明又对他顾忌重重,就是撕破了脸也不敢出杀招,显然对冯腾远身后的势力充满了敬畏。

    而能够和周恒扯得上关系的宗门,便只有——九灵宗!

    “大概是这把剑吧?”周恒将霜寒剑扬了扬。

    “聪明!”冯腾远举起拇指赞了下,“这可是大小姐最钟爱的宝剑,竟然送给了你,啧啧啧!”他连连点头,脸上毫不掩饰的惊讶。

    他丝毫没有怀疑此剑是周恒偷的、抢的,因为剑可以偷可以抢,可飞瀑剑法呢?昨天周恒可是施展过好几式飞瀑剑法,已是深得其中的玄妙,若不是大小姐悉心传授又如何可能?

    寒霜剑可是大小姐最看重的东西,从不离身,便是被人碰一下都会生气,更何况是送给别人了!

    可这把剑却是出现在周恒的手里,一个男人的手里,这说明了什么?

    大小姐动春心了!

    也是,大小姐今年也有十九了,换作普通人家的话早就已经嫁人生子了!

    姑爷!

    正是如此,他昨天才会拼了老命护住周恒,此乃天大的功劳!

    周恒心中一动,道:“前辈,家父遭人毒手,受了重创,晚辈束手无策,前辈可否看看?”

    “不敢当前辈二字,你直呼老夫名字即可!”冯腾远连忙说道,若非怕肉麻,他直想呼周恒为恒少!

    “您是长辈,无论是修为还是年纪都放在那呢,对长者又岂可不敬!”周恒摇了摇头,却是坚持前辈的称呼。

    冯腾远只好随他,心里却是喜滋滋的,想道这位姑爷倒是会做人,不骄不躁,值得追随。

    两人来到里屋,冯腾远目光扫过周定海身上的红色掌印时,顿时脸色一变,失口道:“赤焰焚心掌!”

    “前辈,你知道这伤势的来历?”

    冯腾远的脸上闪动过一丝慎重之色,道:“赤焰焚心掌乃是白玉谷的绝技,只有聚灵境强者方可修炼!”

    白玉谷!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之前因为墨果就与白玉谷结上了仇,后来又被那什么金少认为他和林馥香有奸情,屡屡对他挑衅!

    现在将他的父亲都打伤了!

    此仇,只有鲜血才能偿还!

    聚灵境强者?那又如何,对方下手如此之狠,不但要杀周定海,而且还要让他死前受尽折磨,此仇不报,他枉为人子!

    而赤焰焚心掌既然是白玉谷的绝技,那么能够修炼这个技法的人必然身份不低,他要斩杀这样的敌人,极有可能要与整个白玉谷为敌!

    他现在的实力还太弱了,要想报仇,第一步就是晋入聚灵境!

    周恒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爆怒,道:“前辈可有办法医治家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