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助力
    咻,老家伙脚下一弹,疾向着内院扑去。

    “老匹夫!”周恒怒喝一声,他知道周宪明是要用周定海威胁自己。

    凌天第一式!

    他瞬间进入奇妙的境界,漫天瀑布般的剑气立刻消失,整个院落仿佛一下子从惊涛骇浪变得风平浪静,但一股暴雨前的宁静笼罩着所有人的心灵,每个人都知道,接下来必然是雷霆一击!

    周宪明首当其冲,压力自然最大!

    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压制他,让他有一种动弹手指也无比坚难的感觉!在这时,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何会被周恒一剑斩杀,这样的压力甚至连他都要受到影响!

    周恒暴喝一声,一剑挥出。

    云从龙、风从虎,霜寒剑飞射而出,带动了天地日月,如同天在崩落、地在塌陷,日月星辰齐坠!面对这样的异象,意志不坚点的人只能在心底发出无力的呻吟,任凭宰割了。

    ——在危急时刻,周恒爆发出了自己的潜力,对凌天第一式又有了更深层次的掌握,威力更加强大了!

    剑光纵横,向着周宪明袭去。

    面对这样的攻势,周宪明早就回转过了身体,哪敢背对着周恒!不过,这也是他的目的,逼周恒与他正面交手!

    老家伙怪笑一声,抢步出去,双手化爪,向着周恒抓了过去。

    到了炼血境这样的高度,除非真正的神兵利器,否则任何兵器都比不过本身的拳脚!周宪明这双爪子,曾经生生撕裂过一头炼体十层的凶兽,只要被他抓住,周恒有死无生!

    刷,一剑涌过,血花飞溅。

    周恒右手执剑,左手则是抚在了小腹上,指缝间有鲜血溢出,他被周宪明在小腹上划开了一道口子,幸好及时以飞云步躲开,否则整个小腹都要被撕裂!

    周宪明也不是全然无恙,左臂上留下了一道伤口,鲜血滚落,形成了一条长长的血线。

    这就是凌天第一式的威力,这就是霜寒剑的锋利!

    嘶!

    院落中的人再次陷入深深的震撼!

    上一次周宪明负伤还是什么时候?周恒确实不是周宪明的对手,可一剑之下竟然让周宪明付出了血的代价,自己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

    不错,这小子确实仗了利剑之威,可将这把剑交给另一个炼骨境的人,能够碰到周宪明一丝衣角吗?

    可怕的少年,潜力无穷!

    难道之前他一直在隐忍,十年磨剑,终于爆发出照耀天地的光芒!

    在这一刻,没有人敢再小看周恒,虽然他才只是刚入炼骨境,可每一个人都是将他当成了炼血境级别的顶尖高手!

    ——敢小看周恒的,已经在地上躺着了,周坎、周剑明就是前车之鉴。

    周恒要的一鸣惊人以更加震撼的方式实现了!

    “老匹夫,你好不要脸!”周恒冷哼道,额头见汗,这一剑直接耗去了近五分之一的力量。

    “成王败寇,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又如何?”周宪明森然说道,事到如今,无论他怎样装大度都不能掩饰他的下作行径,那么又何须掩掩藏藏?

    只要干掉周恒,他依然是周家一言九鼎的大长老,谁敢说他半句闲话?

    不出几年,所有人都会忘了周恒、周定海,败者是没有资格留在历史中的!

    “与老夫公平一战,老夫便不伤你父!”周宪明扬声说道,炼血境的气势完全催发到极致,那轰隆隆的声音有若雷鸣,震得人几欲昏厥!

    卑鄙!

    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地在心中骂了一句,这也叫公平一战,也亏老东西说得出口!可是在周宪明的淫威之下,又有谁敢站出来?

    如果没有周定海的负累,周恒或许还能单独逃命,可现在?周恒确实很有实力,也拥有可怕无比的潜力,可他毕竟只是刚入炼骨境,与周宪明正面为敌必输无疑!

    输,就是死!

    这个厚积薄发的天才少年,注定只是昙花一现!

    周恒一剑横斜,他要做最后一搏!

    凌天第二式!他要祭出凌天第二式,这即使不能重创周宪明,也要让他负伤,到时候其他几个长老还是慑于淫贼不敢“造反”的话,那他也没有话说了!

    大丈夫,生有何欢,死又有何惧?

    周恒一念通达,仿佛突然想通了什么,右手轻轻颤动,霜寒剑顿时震荡出无比玄妙的韵律,只是轻微无比,没有人注意到。

    “死吧!”周宪明面容狰狞,向着周恒扑了过去。

    人影闪动,嘭,一声重响传来,灰尘弥漫。

    所有人都是视线一阵模糊,待到烟尘散去的时候,只见两道人影正对峙而立,周宪明白须白眉,浑身血气冲天,似乎可以燃烧起来一般!

    而他的对面,同样是一个血气冲天的超级高手!

    难道周恒隐藏了实力,他的真实修为是炼血境?

    不是!

    那不是周恒,而是周宪明口中的贵客,那青袍老者!

    为什么,为什么此人会突然跳出来相助周恒?

    众人都是一万个想不通!要说这是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五长老出头,那大家都能接受,可偏偏是一个外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冯兄,为何要袒护这个小辈?”面对青袍老者,周宪明丝毫不敢大意,言词间甚至带着一分惧意!

    青袍老者淡淡一笑,双手负在身后,道:“老夫奉宗门之命前来寻找资质出众的少年,而这个少年,刚入炼骨境便能和炼血境相抗,正是老夫要寻找的!”

    周宪明的脸上露出一道怒容,但立刻又压了下去:“冯兄,给老夫一个面子,此逆子杀了老夫的独子独孙,老夫定要斩他!”

    青袍老者的脸色也变得森然起来,寸步不让地道:“周宪明,若让宗门知道老夫错失了这个人才,这个罪名……你能替老夫承担吗?”

    “给你个面子?老夫凭什么给你面子?你是什么东西!”

    青袍老者还真是丝毫不给面子,不但直呼周宪明的名字,而且言词之间充满了鄙视,仿佛面对的不是周家权柄最重的大长老,而是随便哪只阿猫阿狗。

    众人都是震惊无比,莫不想道这位“冯兄”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太牛气了吧?

    “冯腾远,老夫已然绝子绝孙,再无后顾之忧,你确定要和老夫翻脸?”周宪明显然对青袍老者顾忌重重,到了这时还只是以言语相胁,并没有轻易出手。

    “翻脸又如何?”冯腾远淡淡说道,脸上带着毫不在意的表情,可双手却是从背后缩了回来,显然并不像他说得那么轻松。

    “哼,老夫今天非要这逆子死!”周宪明怒哼一声,身形扑出,再次向周恒发起了攻击。

    嘭嘭嘭,冯腾远出手阻挡,两大炼体十二层的巅峰高手顿时展开了贴身肉搏,一道道力量溢走开来,震得所有人都是脚下踉跄,一退再退。

    让人奇怪的是,周恒却好像傻了似的,居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周宪明虽然出手,却对冯腾远顾忌重重,只是想要将他逼退,待看到周恒居然在这个节骨眼犯愣,顿时心中一喜,突然一爪划出,逼得冯腾远退开,然后向着周恒扑杀而去。

    “该死!”冯腾远不由地怒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骂周恒还是周宪明,他狂啸一声,身形急掠而回,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一掌向着周宪明背心拍去。

    他是动用了某种秘法才能将去势未尽的身形硬生生煞住,而这显然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甚至创伤!

    周宪明自然清楚这点,不由地怒哼一声,道:“冯腾远,这逆子与你非亲非故,你为何要如此拼命!”

    他只能身形一折,回过身来招架住冯腾远这一掌,否则他固然杀得了周恒,自己也要被拍中一掌!吃到炼体十二层高手一掌,这不死也得重伤啊!

    一旦重伤,那盯着他屁股下位置的几头恶狼又岂会不群起而攻?那几个老东西不一直在等这样的机会吗?

    他还没有和周恒同归于尽的觉悟。

    乒乒乓乓,两大强者再度缠斗起来,不过,因为周恒这个不能移动的靶子,周宪明却是占据了绝对的主动,逼得冯腾远不得不全力以赴,死命相保!

    到了这时,谁还能相信冯腾远只是惜才?便是亲爹遇到危险,也不过如此啊!

    “周宪明,你残害同族,老夫联合另几位长老,决定罢黜你的职责,押入家族刑堂受罚,还不快束手就擒,否则定杀不赦!”

    几道人影联袂跃来,人刚一站定,便立刻大喝起来。

    终于来了!

    这四人就是周家其他几个长老,他们之所以等到这时候才出现,自然是因为有了一个强力人物挡在前面,他们此时再加入的话,就有十成十的把握干掉周宪明了!

    周家诸人都是心中一叹,也难怪周宪明在大长老的位置上可以一手遮天,看看这四人的胆气便可知道,要靠他们几个推翻周宪明,成吗?

    便在此时,周恒突然睁开了双眼,瞳孔中两把黑剑一闪而逝,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可怕的肃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