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十二章 杀!
    “周恒,你想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儿!”周剑明的话声中带上了一丝惶恐。

    如果周恒还是以前的那个周恒,那便是他将剑架到了周坎的脖子上,周剑明也有能力在周恒动手的一瞬间将周坎救下来!

    可从之前那一剑的威力便可知道,周恒的实力十分强大,强大到他这个炼体九层的高手也完全没有把握战胜,更别提救人了!

    现在看到儿子被人像是死狗似地拎起来,周剑明关心之下自然方寸大乱。

    “时间也差不多了吧!”周恒突然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什么?”周剑明一愣,浑然不明白周恒说这句话的意思,但他静耳细听,很快就感应到许多人正在向这边赶过来,不一会儿,大门中就涌进来了十几个人。

    ——之前的动静可不小,而且这别院的位置也不算太偏,引来人查看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

    乍看到院子里的情形,众人都是一呆,因为根本认不出周坎的模样,他们更不知道是咋回事了,只以为哪个不长眼的毛贼跑来家族捣乱。

    “还少一个!”周恒目光游动,他在等周宪明的到来。

    “周恒,你究竟想干什么!”周剑明投鼠忌器,只能压着怒火沉声说道。

    “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父亲的?”周恒压着怒火说道,“我父亲是家族长老,为家族立下了多少功劳?可受了重创之后,家族不但不费心给他治疗,反倒剥夺了他的长老之位,连一个下人都能随意欺辱!”

    “这就是家族对待族人的态度吗?又或者说,有些人一手遮天,枉顾家族利益,只为公报私仇?”

    “黄口小儿,莫要血口喷人,胡说八道!”周剑明怒斥一声,若不是儿子还在周恒手里,他定然一跃扑出,将周恒擒下。有些事情尽管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可就是不能说破。

    “周恒,你已经被开革出家族,现在,立刻放下人滚出去!”

    “哼,周家不是你们父子可以一手遮天!”周恒淡淡一笑,将周坎的脖子捏得紧了些,顿时传来卡卡卡的骨节挤压声,憋气之下,周坎四肢一哆嗦,竟是醒了过来。

    “爹!爹!”周坎看到了自己的老子就在面前,顿时从嗓子里挤出来沙哑无比的声音,四肢牵动一下,似乎在向周剑明求救。

    “坎儿!”周剑明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时不知道宠到了什么程度,眼见爱子头肿如猪,看向自己那凄惨的眼神,不由地心如刀割。

    什么,这猪头一样的人是周坎?

    周家围过来的族人都是吓了一跳,才知道真是出了大事!

    周恒居然敢以此胁迫周剑明,这胆子可真是够肥的!

    不对啊!

    周坎不是一个月前刚刚突破了炼骨境,家族还为此大大地庆祝一番,怎么会像条死狗地被周恒抓在手里?难道中了周恒的暗算?

    更不对了,炼骨境的武者要是能被炼体一层的人暗算到,那不如找块豆腐将自己撞死算了。

    他们这才想到去感应一下周恒的气息。

    “炼骨境!”

    在场中不乏炼骨境的存在,感应到周恒或许差一点、但绝对是同一层次的气息后,顿时脸色一变,哼出了声来。

    其他人一听,立马傻眼了!

    周恒无法修炼,这是家族确认过很多次的,怎么突然就变成炼骨境的存在!

    “哼,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不怕被贵客取笑吗!”充满威严的喝斥声传来,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每一人都是露出绝对的恭敬之色。

    周宪明到了!

    家族六大炼血境高手,也是唯一一个达到炼体十二层的存在,正是这份独一无二的实力让他稳坐大长老之位,把周家几乎变成了一言堂。

    积威之下,谁敢不敬不畏?

    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道,只见两名老者联袂走了过来,一人白须白眉、身材魁梧,身上有一种久居高位形成的霸气。另一个看上去要稍微年轻些,大概五十出头,一身青色的袍子,倒是颇有种超脱尘世的洒脱。

    白须白眉的老者便是周家事实上的统治者周宪明,不过另一个半老头子是谁?

    能够让周宪明称一声贵客,联袂并进,那对方的地位肯定不在他之下!

    周恒感应一下那青袍老者的气息,不由地脸色一紧——他虽然无法直接看破对方的修为,却可以和周宪明明进行比较,而得出的结论就是,两人不相伯仲。

    又是一名炼体十二层的高手!

    周恒原本有几分把握鼓动周家另外四名长老向周宪明发难,可若是再多一个炼体十二层的高手,那二人联手就是铁桶江山之局,无人可破!

    这青袍老者究竟是何人?

    然而此时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难道要他坐看父亲被人羞辱、在伤病中慢慢死亡?

    他做不到!

    周恒露出一抹充满杀气的笑容,道:“谁要害我父亲,便得付出血的代价!”

    他毫不留情地挥出一剑,从周坎的下颌刺入,以霜寒剑的锋利、炼骨境的力量,这一剑直接从周坎的头顶穿出!噗,鲜血喷射,他右臂高举,将周坎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犹如挂着的一面旗帜。

    “坎儿!”周剑明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形扑出,不顾一切地向周恒扑了过去。

    他要杀掉这个小子!

    凌天第一式!

    周恒抽回长剑,整个人立刻进入了古井不波的状态,心神与天地相融,似能洞穿世间一切玄妙。

    天地压制、天地排斥,周剑明顿时身形一滞,心神受制,出现了绝不应该有的一顿!

    剑光掠至,如惊天匹练!

    咻,一颗人头扬天而起,划过一道弧线后,落到了地上。余力未消,又滴溜溜地滚了起来,正好滚到了周宪明的脚下。

    直到此时,周宪明才知道那被周恒抓在手里犹如死狗般的人正是他的孙子!而就在短短的几秒之内,他唯一的儿子、孙子居然都被周恒一剑干净利落地干掉!

    看着儿子的断头,他不由地身体一阵剧颤,胸口一痛,一口老血顿时喷了出来,染得他的胸口一片血渍。

    “小畜牲,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断!”周宪明手抚胸口,眼神中如欲喷出火来!

    炼血境的强者何等强大,浩荡的血气甚至可以将人生生震晕,周宪明这一怒整个人顿时爆发出可怕的威势,一股股无形力量从他的身上发出,犹如海浪激荡,震得四周的人不由自主地退后,一退再退!

    周恒却是不为所动,他好歹也是炼骨境的武者,岂可能被炼血境的气势吓倒。再说了,他修炼的凌天九式何等神妙,本来就讲得是以势压人,更不可能被周宪明压倒。

    “老家伙,你也有心,会感到痛吗?”周恒朗声说道,“你的儿子、孙子是亲人,我的父亲就不是亲人?你纵子行凶、纵孙为恶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大家都是周家的族人?”

    “只顾私利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长老的位置上?”

    “我提议,废黜周宪明的长老之职!”

    一石激起千层浪!

    直到此时,周家那些被震呆的人才回过神来。

    周恒杀了周坎!周恒杀了周剑明!

    嘶!

    他怎么敢!他又怎么能!

    周坎也就算了,可能是遭到了偷袭,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竟会突然拥有了炼骨境的修为!可周剑明暴怒出手,绝对是全力以赴,而且周剑明可是炼体九层啊!

    一剑秒杀!

    何等强大的战力!

    周家……要变天了吗?

    “黄口小儿,也配论老夫的功过是非!”周宪明冷哼一声,“大逆不道,残害族人,罪不可赦!”

    老家伙身形扑出,犹如一头苍鹰,向着周恒疾扑而去。

    飞云步!

    轰,周宪明势在必得的一击顿时击了个空,一爪子竟是生生击穿了青石铺成的地面,带着一块碎砖无数的泥土飞扬而起。

    众人再度狂吃一惊!

    周恒居然躲过了这一击!

    靠,这小子居然展开了反击!

    周恒没有用凌云九式,哪怕是凌云第一式对他的消耗也是极大,而他丝毫没有把握能够用十招便将一个炼体十二层巅峰的老牌高手轰杀!

    飞瀑剑法!

    周恒脚下展开飞云步,身形则是绕着周宪明滴溜溜地转了起来,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若是眼睛直盯着的话,不出几秒就会生起一种头晕脑涨的恶心感。

    战局、竟然僵持住了!

    怎么可能!

    一个炼骨境的小子,而且还是刚入炼骨境的小子,居然可以和一个炼血境、炼体十二层巅峰的高手打得有来有回?不,不是有来有回,而是压着在打!

    周恒居然压着周宪明在打!

    没错,凭借着飞云步的神妙,周恒完全不惧后顾之忧,只需要盯着周宪明狂攻即可!

    而飞瀑剑法虽然比不得凌云九式,可能够成为九灵宗的秘技又岂会平凡,长剑荡开如同一道道瀑布从天空中垂落下来,极是壮观。

    周宪明暴喝连连,论真实修为,周恒自然拍马比不上他,可这小子却有一套诡异无比的步法,让他根本打不中人!再加上霜寒剑实在锋利,竟能一剑斩断炼骨境武者的骨头,便是他也不敢硬扛!

    绝不能离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

    周宪明将目光看向了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