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十一章 狂扁
    这么热的天,想卖萌都没有力气,只能躺在电风扇下求收点推~

    ———————————————————————————

    周恒随手一甩,赵四的尸体立刻摔倒在地上,脸上毫无表情。

    赵四只是区区一个下人,听命行事,杀了也不能解恨,背后的主使者才是罪魁祸首!

    嘭!

    就在这时,院落门口再次响起了动静,只是这一次并不是被人推开,而是被一脚重重地踹开,走进来四个少年——周坎、还有他的三个跟班。

    “周恒,给我滚出来!”周坎大叫道,“本少知道你刚刚回来了,别想躲在屋里装死,现在,你那废物老子也保不了你!”

    自己找上门来送死了!

    周恒双眼一闭,复又睁开之余,已是做出了决定。

    他要大闹一场!

    大长老在周家确实一手遮天,但家族还有另外四位长老,早就对周宪明独霸大权心生不满,只要给这四人一个契机,看到推翻周宪明的希望,那他们绝对不会放过!

    拍了拍腰间的霜寒剑,周恒大步走出了屋子。

    “哈哈哈,缩头乌龟,躲了我三个月又如何,能够躲得了一辈子吗?”周坎大笑,“过来,给本少跪下,舔本少的鞋底!”

    那三个跟班则都是笑嘻嘻的,原本他们自然不敢如此嚣张,但谁让周定海已经成废人了呢,周恒本身又是无法修炼的废物,过了新年就要被剔出族谱,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周坎,给你一个机会,自断右手,把你那条只会喷脏话的舌头割了,我饶你一命!”周恒淡淡道,所有的怒火都化成森然入骨的杀气。

    “哈哈哈!”周坎一愣之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不能修炼的废物,也就能逞一下口舌之利了!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早在一个月前我就突破了炼体七层,现在——我是炼骨境了!”

    “废物,在本少耀眼的光芒面前跪拜臣服,我可以让你做我身边的一条狗!”

    周恒摇了摇头,道:“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你们三个,没听到本少说,要这废物给本少舔鞋子吗?”周坎向身边的三个跟班扫过一眼,鼻子里冷哼一声。

    那三人连忙走了出来,向周恒逼了过去,都没有亮武器——对付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还需要动用武器?

    他们都是大吼一声,纷纷扑出,如同恶狗扑食。

    嘭!嘭!嘭!

    三声重响,这三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齐齐倒飞出去,一一撞到了院墙之上,发出了重重的声响。两个人当场昏迷,只有一个人勉强爬了起来,嘴角溢出了一道鲜血。

    “咦!”周坎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他绝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这废物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他一凛之下,这才向周恒重新看了过去,感应着周恒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深沉、浩大,丝毫不弱于他!

    炼骨境!

    怎么可能!

    这家伙不是无法修炼的废物吗?三个多月前还是废得不能再废的存在,怎么就突然拥有了可以和他匹敌的力量?

    “周恒,你就算能修炼又如何,你老子已经废了,你又能翻天不成?”周坎再次叫嚣起来,十八岁的炼骨境确实不凡,可周家并不乏炼骨境的存在!

    天才是需要时间、空间来成长的,如果提前扼杀,那么天才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还是那句话,给本少跪下舔鞋底,本少可以考虑给你一条生路!”

    周恒表情冷然,周坎这一家子都公然杀到他头上来了,那就让他们以鲜血偿付!

    “死!”他平举长剑,父亲所受的屈辱在他的心头积压,化成无穷的戾气,他自责,若不是因为他的关系,父亲又岂会落到这一步!

    这强烈的自责化为无穷的杀意,他渴望着看到仇人的鲜血。

    他向着周坎步步紧逼而去,杀意有若实质,在他的身周扬动,竟是形成了一道道剑刃,仔细一看的话,与黑色断剑一模一样,不过是完全形态的黑剑。

    杀意与凌天九式暗合,虽然剑式未出,却依然形成了强大无比的压力,足以让修为弱点的人心脏爆裂而死!

    周坎不由自主地步步后退,他虽然同样是炼骨境的修为,可在周恒巨大的压力之下却是生不起半点抵抗之意,只觉对方是一座高山、一片大海,如何能够相抗?

    嘭,他只觉身后一重,却是无法再退,原来不知不觉间已是顶到了院墙上。他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却是连擦一下的功夫都没有,好像双手只要稍微做出一点动作就会引来周恒的雷霆重击!

    这样的感觉让他屈辱无比!

    不,他绝不能输给一个废物!

    周坎终是发出一声大吼,鼓起了一丝战意,锵,腰间长剑出鞘,他弹步向前,对着周恒重重地挥出了一剑。

    嘭!

    这一剑才挥出,却见周恒身体一晃,居然直接闪到了他的身前,一只拳头也在他的面前迅速放大,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一股奇痛袭来,周坎不由自主地头一偏,吐出了一道鲜血,其中还混杂着几颗牙齿,整个人腾腾腾地连退三步,再一次撞到了院墙上才停了下来。

    他哆嗦地抹了抹嘴,再看看周恒杀气腾腾的表情,突然意识到周恒不是在威胁他,而是真得会杀死他!

    为什么!

    为什么这小子突然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

    他可是周坎啊,大长老的独孙,十八岁之前就晋入了炼骨境,周家新的骄傲,怎么会输给一个废物!

    “你不敢杀我!这里是周家,我爹是家主,我爷爷是大长老,你杀我,就是跟整个周家为敌!”周坎大叫道,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与周家为敌又如何?”周恒淡淡说道,“而且,你们父子爷孙又岂能代表周家了!”

    刷,他一剑刺出。

    “混蛋!”周坎厉吼,连忙挥剑相挡,只听“叮”地一下,他手里的长剑顿时只剩下半截,霜寒剑毫不停留地刺了过来,一剑扎在了他的左肩上。

    “啊——”他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随着周恒将长剑收回,噗地一下,他的肩头立刻鲜血暴涌。

    周恒可不想他死得那么便宜!

    他们祖孙三代竟然如此对待他的父亲,要生生屈辱死他一生英雄的父亲,周恒岂能不怒?

    “周恒,你敢!你敢!”周坎真得怕了,掉了几颗牙齿,他说话的声音都走调了,肩上还有一个血窟窿,虽然被他以真元力暂时压住了鲜血的暴涌,可再被刺上几剑的话……

    “知道怕死,很好!”周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右手一抖,霜寒剑再次刺出。

    噗!

    周坎的反击在他看来如同儿戏,霜寒剑毫不受阻挡地刺到了周坎的身上,这一剑扎进了他的左腿。

    “啊——”周坎再次发出了惨叫,声音大得似乎要将屋顶都给掀翻一般。

    “叫这么大声,不怕吵着人吗?什么家教!”周恒冷哼一声,一拳头砸到了周坎的脸上。

    周坎的惨叫立刻一顿,但接着开始狂喷鲜血,又是几颗碎牙和血喷出,惨叫之声非但没有停下,反正变得更加大声起来。

    “都跟你说过了,不要吵着别人!”周恒连续几拳轰出,周坎的脸立刻肿了起来,这时候便是周剑明过来也不一定认得出这个猪头样的人是自己儿子。

    啪!

    一块砖掉在了地上,周恒扭头一看,只见周坎三个跟班中那唯一还清醒着的家伙正在不断地颤抖,将一块搁起来的砖都碰了下来。

    被周恒看了一眼,那人不由地浑身打了个冷战,只觉胯裆一热,竟是被吓得生生失禁了。

    ——这个疯子连周坎都敢如此折磨,那对上自己不是一剑直接杀了!

    周恒回过头来,嘭嘭嘭,又是好几拳轰出,周坎已是奄奄一息,倒真是乖乖地收嘴不再吭声了。

    哐,又是一记响声传来,周恒再次回头,只见周坎那跟班已是狼狈跑出了院子,身后一扇大门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可还没等他转过头,便见那条人影又回来了。

    不是一条、而是两条!

    多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中等,脸色十分阴沉,一看就是城府极深之人。

    周剑明,周坎的老子!

    他会这么快过来,是因为久久没有等到赵四回去汇报,一时心血来潮就跑过来看看,要当着周定海的面好好地奚落一下这个压制他几十年的老对头。

    谁想还没有走到门口就遇到了那惊惶无措逃走的家伙,然后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坎、坎儿!”周剑明目光扫到周坎身上,虽然已经完全无法从那张脸上辩出模样来,可父子连心,再加上周坎身上的衣物,他还是认了出来。

    他身形才刚扑出,却见一道剑光划过,凌厉无比,硬生生将他阻了下来。

    周剑明森冷的目光向持剑而立的周恒看去,双拳握紧,发出一连串的爆响。这时候他反倒冷静了下来,道:“周恒,你欲图谋害族人,证据确凿,本家主在此宣布,将你开革出家族!”

    “是吗?”周恒淡淡一笑,弯腰将周坎提了起来,脸上毫不掩饰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