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二十章 辱我父者,死!
    “父亲,你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周恒按下心中的愤怒,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但微微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出他愤怒到极点的情绪。

    周定海微一思忖,想道自己的儿子天生聪明,就是不说他也能猜到一二,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便道:“前些日子听说有一株神药出世,为父便去碰碰运气,与人斗了几招,技不如人罢了!”

    周恒一听便明白了,父亲又是为了给他找能够“治病”的灵药,冒险与人争抢,却是遭人重创!

    本来嘛,这个世界便是以实力称王,拳头比不过别人就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这点周恒可以接受,可自己的父亲为他受了重伤,却是他无法容忍的!

    父亲是他唯一的亲人,却因为为了自己而受伤,他愤怒无比,正是因为自己以前的“无能”,才害得父亲到处奔波,为了他而冒险!

    周恒这是自责,如果不是自己的没用,父亲又岂会因此受伤?

    他心里有一股邪火,几欲焚尽这个世界!

    不管那人是谁,不管那人有多么恐怖的背景,他死定了!

    周恒在心中发誓,脸上却是强行挤出了一团微笑,道:“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可以修炼了!”

    “什么、真的?”周定海略显无神的双眼中蓦然爆闪出一道精光,他仔细看了看周恒,立刻感觉到了周恒身上强大的气息,虽然比不得他的全盛时期,但绝对进入了炼骨境!

    他才离家四个多月,儿子就从无法修炼的废物达到了炼骨境?

    “哈哈、哈哈哈哈!”周定海猛地大笑起来,充满了欢愉之意,但笑声震到了伤口,他立刻又开始咳嗽起来,刚刚因为兴奋而多了几分红润之色的脸庞立刻又变得苍白无比。

    但他脸上却依然浮动着笑容,伸出一只大手拍了拍周恒的肩,道:“好孩子,好孩子,爹知道你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周恒也用力点头,抓着父亲的手,一时之间无语凝噎。

    “爹,是谁打伤你的?”周恒终于忍不住问道。

    周定海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恒儿,外面的世界并比你想像得要大上一百倍、一千倍,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专心修炼,不要为别的事情分心!”

    “爹,你为我受了重伤,我连仇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叫我如何能够安心修炼?”周恒激动地道。

    周定海摇摇头,道:“也不算是仇人,天材地宝并无主人,谁都可以争夺,爹已经说过了,技不如人、技不如人而已!”

    “爹!”周恒坚定地看着周定海,目光中充满了执拗。

    这孩子,像他,更像他的母亲!

    周定海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除非你能走过登天路,否则爹不会让你去送死!”

    周恒身体一颤,打伤父亲的竟是聚灵境级别的强者吗?

    那又如何!

    周恒用力握了握拳头,父仇不报,枉为人子!

    他现在确实不是聚灵境强者的对手,但终有一天他会达到聚灵境,而以他丹田空间的开阔,比起一般的聚灵境强者至少强出一倍!

    再配合凌天九式,他有信心斩杀任何聚灵境强者!

    “恒儿,你的病怎么会突然好的?”周定海不欲独子纠缠在自己的伤势上,很快就转过了话题。

    周恒一愣,迟疑了一下才道:“我在平天山里捡到一枚野果,吃下去之后浑身发热,昏迷了两天后就突然能够修炼了,而且速度飞快!”

    黑色断剑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而且事关重大,不是周恒不相信自己的父亲,而是这秘密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负担,由他一个人承受即可!

    周定海对此倒是深信不疑,因为支持他东奔西跑的动力就是寻到一味灵药将周恒的“顽疾”清除,生为人父,他现在有的只是无比的高兴和自豪!

    ——谁说他儿子是废物,谁见过四个月内就从炼体一层初期晋入炼体七层的废物吗?

    十八岁不到的炼骨境,周家现在能够拿得出几个来?

    虽然还比不过他十二岁晋入炼骨境的妖孽天份,但从周恒的修炼时间来看,却是将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得子如此,他复有何求?

    “爹,我偶尔之间进入了一座绝谷,得到了一份修炼功法,竟然比烈阳诀的修炼速度快了一倍多!”周恒献宝似地取出《月影心诀》来,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他可以无所顾忌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来。

    “什么!”周定海脸色一变,一惊之后又是大喜,颤抖着接过书帛,却居然连书都握不住,立刻又滑到了被子上。

    周恒脸色一变,父亲的伤势之重远远在他的估计之上。

    他连忙将书页打开,让周定海只需一眼扫过,等周定海微微点头之后,他就翻过一页。四千多字的功法虽然晦涩难解,但周定海也是一代天才,只是稍稍停顿便能豁然开朗,很快便将整篇功法浏览了一遍。

    “恒儿,这本功法可不得了!”周定海闭目想了一会,脸上露出无比慎重之色,“而且,关系太大,稍一走漏消息便将惹来杀身之祸!你立刻将它烧了,以后自己修炼即可,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传授给任何人!”

    果然姜是老的辣,周定海只是一瞬间就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

    周恒点点头,他确实想过要将《月影心诀》烧掉,不过,那得等到周定海学到手之后。

    “爹,你都记住了?”周恒问道。

    “七七八八,你记住就行,我可以问你!”周定海露出一丝微笑,得到这么一本功法他自然高兴了。

    周恒点点头,没敢浪费时间,立刻走到厨房生起火来,将《月影心诀》付之一炬。这书帛虽然百年不腐,却是不耐高湿,很快就化为一堆飞灰。

    吱呀一声,别院的门却是在这时候被推了开来,一个下人端着一只盘子走了进来,边走边叫道:“喂喂喂,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吭一声,吃饭了!”

    听到这话,周恒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咦?”那下人走进来,看到周恒的时候,脸上不由地露出一抹讶然,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归来,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托盘往桌上重重地一放,道,“你回来得正好,不用老子喂那废人了!嘿,原本只有一个废物儿子,现在老子也成了废物,真不愧是父子!”

    这下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周恒认识他,是周剑明身边的人,叫赵四,最早时是周剑明的小厮,现在则成了长房管事,在下人中颇有地位。

    可再有地位也是下人,居然敢公然犯上,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

    周恒将桌上的托盘盖子打开,目光扫过时,脸上的怒容更盛。

    这所谓的饭菜居然是馊饭霉菜,是给人吃的吗?

    这赵四凭什么敢这么对待自己的父亲?周恒愤怒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心——父亲的伤究竟重到了什么程度,连一个下人都敢欺到头上来?

    “哈哈,你老子没有告诉你吗?”赵四既然是周剑明身边的人,自然也跟他的主子一样,视周定海父子为眼中钉,“你老子被人废了一身修为,已经不是什么炼血境的高手,就他妈的一个废人!”

    “你是废物,你老子是废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赵四狂笑起来,毫无一丁点的顾忌——周剑明恨了周定海那么多年,如今抓到这个机会自然会将这对父子往死里整,他根本不需要害怕。

    周恒的脸上已经难以抑止地杀气溢动,父亲不但被废了修为、而且还伤了重伤,之前他情绪激动没有注意,但现在想来,他并没有在房中闻到药味!

    而赵四送来的,也只有让猪吃的馊饭,并没有熬煮的药,这意味着什么?

    家族已经放弃了周定海,任其自生自灭!

    失去了修为,就失去了价值?

    不,家族虽然现实,但还没有冷血到这种程度!这一定是周宪明在背后搞得鬼,也只有这位大长老一力坚持,才能让家族做出如此残酷的决定!

    父亲在这几天内,究竟承受了多少委屈!若是自己再晚回来几天,父亲失去了修为,又无药石治疗,再加上吃着这种饭菜,又还能坚持几天?

    辱我父!还欲杀我父!

    周恒心中充满了暴怒,杀意直冲云霄!

    他伸出手,向着赵四的头颈抓去。

    “敢对——呃!”赵四根本没将周恒放在眼里,正想随手一拳将周恒轰趴下,谁料拳头才刚刚挥出去脖子就已经被周恒捏了个正着,顿时力气全无,挥出的拳头无力垂下。

    卡卡卡,周恒的手越收越紧,赵四的喉间不断发出骨节挤压的声音,一张脸瞬间涨得紫红,并开始发黑。他无力地挣扎着,眼神中闪动着惊恐,还有深深的不解。

    ——周恒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让他这个炼体三层巅峰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这小子,不是无法修炼的废物吗?

    “辱我父者,死!”周恒冷冷地宣判,右手一折,卡地一声脆响,赵四双脚一蹬,脑袋一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