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剑动九天 > 第十一章 前辈!
    “不打了?”周恒随口说道,嘴角不由地勾起一抹笑容,对方这娇嗔模样很是诱人。

    林馥香原本确实想要罢手,可是听到周恒那懒洋洋的声音,一股怒气却又从心底冒了出来,一振长剑横驾于胸前,斥道:“你纯粹防守自然占优,现在换我防守,你能攻破吗?”

    周恒悟到凌天九式的一丝真意后,还没有与人交过手,听她这么一说,不禁有些跃跃欲试,他想了想,却是道:“还是算了,我跟你无怨无仇,伤了你不好!”

    林馥香差点气歪了鼻子,什么叫“伤了你不好”,她就一定会输吗?

    可恶的家伙!

    “少逞口舌之利,出手吧!”她喝道。

    “这可是你说的!”周恒心神一凛,顿时进入了无争无欲的奇妙境界,凌天第一式已是蓄势待发。

    林馥香大惊失色!

    在她眼中,周恒突然与整个天地融为了一体,好像他就是这片天、就是这片地!

    剑未出,光是气势便如此大气磅礴,那剑法一旦施展开来,又将拥有多么恐怖的威力?

    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趁着对方还没有打出这一剑时立刻展开强攻!可林馥香是震惊地发现,她竟不知道该怎么攻!

    这说来可笑,周恒不就站在那里吗?

    对于林馥香来说,这却是一点都不可笑!周恒已经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试问,她又如何向天地发起攻击?在天地面前,她渺小如蝼蚁!

    谁能战天?

    这也是她经历的战斗太少,若是换成血杀百战之人,杀气迸发,斩天灭地又如何,直接就一剑挥出去了!

    咻!

    周恒动了,一剑挥洒而出,如漫天星辰坠落,充满着无可抵抗莫大气势。

    闪!

    这是林馥香唯一的念头,可当她想要纵跃而行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重逾万斤,仿佛整个天地都在镇压她,无形的空气变成了坚硬的墙壁,让她连动弹一根手指都是困难无比!

    事实上,天地不仁,没有丝毫感情,自然不可能帮着谁谁谁,这只是她的心灵被周恒的剑势完全压制了!

    周恒一剑袭来!

    寒光凛冽,林馥香一个激灵,连忙将双眼闭上,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是怎样的一剑!

    便是她父亲、九灵宗宗主林剑尘也绝对使不出来!而她父亲可是聚灵境的高手,浸淫剑道超过百年,连他老人家都没有达到这样的意境,面前这少年又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据说,有些至强者修为达到出神入化之后,甚至可以返老还童,青春永驻!面前这少年绝对就是这样的绝世高人,没错,才能将她的飞瀑剑法从头到尾化解穷解!

    自己却是惹怒了这样的绝世高手!林馥香不由地后悔万分!

    并没有意想中的疼痛,她将双眼睁开了一条缝,只见那森森剑尖正停在自己高耸的胸部前面,只要再往前刺一点便能碰到她傲人的玉峰。

    如果这一幕出现在此之前,林馥香肯定会认为周恒是个登徒子、色狼,可她现在已经认定周恒是绝世高手,不知道多少岁的老怪物,又岂会将周恒往不堪之处想?

    既然这位前辈、绝世高手没有对自己下杀手,那说明这位前辈并没有生气!

    林馥香“福至心灵”,立刻一头拜倒下去,道:“晚辈不识前辈虎威,还请前辈原谅!”

    周恒被她的前倨后恭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就突然升格成为前辈了呢?不过,显然这架是不用打了,对方不但服气,而且服气过头了!

    他收起长剑,道:“我不是什么前辈!”

    “是,前辈要隐瞒身份,晚辈明白!”林馥香并没有起身,而是用美目灼灼生光地看着周恒,“先前晚辈不知前辈好意,辜负了前辈指点的良苦用心,还请前辈不要放在心上!”

    啥?

    周恒一阵晕晕的,怎么这女人就自说自唱了起来,怎么看她也不像是傻子啊!算了,她要误会就让她误会好了!不得不说,被一个极品大美女用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还是挺让人舒服的。

    “快起来!”他没有伸手去扶,男女授受不亲。

    “不,除非前辈答应晚辈的要求!”林馥香见周恒没有生气,却是趁机撒起了娇来。在她眼里周恒乃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装嫩老怪物,在对方面前撒撒娇又有什么难为情的。

    她本就是绝色佳人,妙目流盼之中,风情无限。

    周恒不由地心头一荡,连忙默念月影心诀将心湖平静下来,道:“好吧,好吧,先起来再说!”

    “多谢前辈!”林馥香很听话的站了起来,温柔无限。

    这被赶上架了,周恒想了想,道:“你之前那套剑法倒也不算太差,不过还有许多不足,我给你修改一下!”

    “请前辈指点!”林馥香恭敬抱拳。

    周恒凝神静气,一剑划出,正是飞瀑剑法。

    他虽然只是看过林馥香施展两遍,但掌握了凌天九式一丝玄妙后,任何武学在他面前仿佛都没有秘密可言,如同一本书,可以任他翻阅。

    林馥香则是大吃一惊,周恒这一剑已是完全掌握了飞瀑剑法的精髓,甚至比她使出来还要老道,仿佛在这套剑法上浸淫了几十年的时间。

    前辈就是前辈,高人就是高人,仅是看过她施展几遍就能掌握这套剑法的精髓,甚至不需要对应的剑诀,使出来的威力却是丝毫不减!

    不对,这剑招稍微有了点变化!

    手腕微微偏过了半寸!

    她并不明白这样改动的意义,但还是记在了心中,仔细观看着周恒使出第二招、第三招,自己则是跟着比划。

    “手腕再往上抬一些!”周恒时不时地出声指点,时间一长他也顾不得男女之嫌,手把手地进行指正。

    林馥香倒是没有什么,她已经将周恒完全当成了老前辈,可周恒却是地地道道的热血少年,从没有接近过女色的他闻着林馥香幽幽的体香,看着那绝美的娇靥,不由地脸色发红,心跳加速。

    三十六式剑法很快就重新演练完毕,基本上每一招都做了点变化,林馥香将改进后的剑法一气呵成地舞过一遍后,顿时露出又喜又惊的表情。

    以前她这将飞瀑剑法运转一遍后,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听父亲说,那是因为真正飞瀑剑法早已经失传了,现在九灵宗所得的乃是残本,三百多年前被一位天资惊人的前辈修补之后,才继续流传下来。

    虽说如此,这套飞瀑剑法依然威力强大,乃是九灵宗最上乘的三大武技之一!

    可现在她却是一气呵成,浑身真元力涌动如潮,竟是有突破炼体九层、进入炼血境的趋势!这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周恒彻底补完了飞瀑剑法,气机引动之下,让她获得了一丝突破大境界的契机!

    而有了这一丝契机,她以后突破炼血境的难度将大大降低!

    真正的飞瀑剑法!

    林馥香抓着周恒的手,神情激动无比,俏脸上浮起了两团晕红,娇艳绝美。

    周恒不由地尴尬,他可真不是什么前辈啊,而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哪经得起这样的诱惑,会闹出事情来的!他连忙将手抽了回来,重重地咳嗽一下。

    林馥香倒是丝毫不在意,在她心中完全将周恒当成了前辈高人,已经没有了男女符号。

    “你既然已经学会了,那我们便就此分别!”周恒心中的激荡也只是持续了一会儿,更多的却是对武道的追求。

    “前辈大恩,晚辈还没有报答呢,不如随晚辈去家里坐坐?”林馥香发出殷殷邀请,小妮子可不笨,这么一个“前辈高人”请回九灵宗的话,随便指点一二,还怕九灵宗不壮大吗?

    周恒连忙摆手,道:“我还有事!”

    “前辈——”林馥香拖着声音说道,还抓起周恒的手摇了摇,一副小儿女撒娇的模样。

    周恒的心又激跳了一下,暗道一声小妖精之后,将脸一摆,重重地哼了一声。

    前辈是要生气了!

    林馥香不敢再放肆,连忙将手松开,退开几步。

    “哈哈哈,香妹妹几天不见,长得又水灵了许多!”一声长笑中,四名男子从林中走了出来,领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十分英俊。

    咦,这不是一个多月前强夺三尾狼雕的那伙人吗?只是少了几个,领头的这个年轻人也没有见过。

    林馥香目光扫过,俏脸上立刻露出了恼怒之色,喝道:“金修明,休要胡说八道!”

    “金少,那小子——那小子就是杀了牛师弟的小杂种!”一人将周恒认了出来,立刻走上前几步,拿手指着周恒。

    “嗯?”金修明也向周恒看去,一双眼睛立刻变得凌厉起来,森森一笑,道,“竟然敢杀我白玉谷的人,小杂种,你死定了!”

    “休得对前辈无礼!”林馥香大怒,她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周恒替她补完了飞瀑剑法,这对于她、对于整个九灵宗都是天大的恩情,哪容旁人诋毁污蔑!

    她仗剑而出,横身挡在周恒前面,英姿飒爽。

    “前辈?”金修明四人面面相觑之后,莫不哈哈大笑起来。

    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叫前辈,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林馥香原本就心中生怒,被他们这么一笑,这火气自然更大了,她娇叱一声,莲足点过,身形已是弹了出去,长剑流转,飞瀑剑法荡开。

    “呸,本少还以为你三贞九烈,没想到却是个**,居然和一个野小子打情骂俏起来,枉我千里迢迢来找你!”金修明满脸鄙夷,“还前辈前辈的,真是拿肉麻当有趣,骚成这样!”